《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297章 編鍾之聲

  長老看著在場的所有弟子,徐徐地說道:“樂章分上、中、下三章,若是在第一章倒下的弟子,積分為零;第二章倒下的弟子,積分為十,能到第三章的,積分為二十。雜誌蟲”
  聽到長老的話,不少弟子都不由屏住呼吸,不少弟子心麵都在盤算著,不論如何,自己都要捱到第二章,隻要捱到第二章,就有機會了。
  “這一關,主要是考核所有弟子的道心,道心,乃是修道之本。”長老神態鄭重,徐徐地說道:“我們的祖師曾說過,天賦高低,是決定著你的起點有多高,但是,真正決定你能走多遠的,那不是你的天賦,也不是你修練過什麼功法,而是你的道心……”
  “……隻有道心堅定了,你才能在未來充滿著無限的可能,這才讓你在漫長的大道上,在充滿荊棘的道路上不會忘記自己的初衷。”
  長老徐徐道來,下麵的弟子都屏住呼吸,不過,對於道心的說辭,也有很多弟子不以為意,畢竟,對於他們來說,道心堅守於否,似乎有些遙遠,也有些漂緲,不如修練一門強大的功法、擁有一件無雙的兵器實在。
  盡管是如此,因為宗門麵有著這樣的一關考核,神玄宗的弟子也不得不鄭重以對,大家都想拿到更多的積分,為後麵的三個關卡打下更好的基礎。
  “大家先準備一下,等一會兒便是開始了。”講完了道心之後,這位長老提醒在場的所有弟子。
  “終章呢?”在這個時候,弓千月開口了,徐徐地說道:“長老,我所知,乃是有終章。”
  “千月是想挑戰終章是吧。”弓千月這麼一問,這位長老不由露出笑容,地說道:“一般來說,終章不考,不過,在上一次你是撐過了下章。”
  說到這,這位長老頓了一下,說道:“我與諸位師兄弟商量過,若是三章過了,你若還有餘力,我們就試一試終章,不過,終章十分冗長繁奧,比起前三章來還要長,到時候你能撐多久就試著看吧。”
  “好——”弓千月幹脆利索,也沒有談其他的東西。
  若是換作其他的弟子,有這樣的實力,會借著這一次十分難得的機會向長輩再要點好處,但是,弓千月不在乎,她就是想挑戰一下終章。
  聽到弓千月這樣的話,在場的許多弟子都不由為之羨慕,都不由驚歎弓千月的強大。
  多少弟子還盤算著自己該怎麼樣撐過上章或者中章,至於下章,想都不敢想,如果說,能撐到下章,那就是最圓滿的結果了,也是最好的成績了。
  但是,弓千月卻已經挑戰終章了,要知道,在這一關之中,很久很久沒有奏過終章了。
  甚至有人說,上一次奏終章的時候,還是宗主平蓑翁作為弟子的時候了。
  “好,開始了。”長老沉喝一聲,他的聲音猶如驚雷一樣,瞬間驚醒了所有的弟子。
  在這一聲沉喝聲中,所有弟子心神一下子清醒,大家都忙屏住心神,守道心,穩神誌,讓自己與外界隔離開來。
  “咚、咚、咚……”在這個時候,低沉的鍾聲響起了,這低沉的鍾聲是那麼的遙遠,是那麼的迷離,似乎這樣的鍾聲是來自於地下最深處一樣。
  在這“咚、咚、咚”的聲音響起的時候,在這瞬間,不管所有的弟子是怎麼樣守住心神,穩住道心,但是,在這一刻大家都感覺自己一下子被帶到了一個異域之中。
  隨著咚咚咚的鍾聲響起,昏暗的天地間泛起了迷霧,迷離的霧氣籠罩著整個大地,一切都顯得那麼的神秘,那麼的詭異。
  鍾聲迷離而低沉,好像是在給人招魂一樣,在恍然之間,耳邊好像響起了有人輕輕低喃的聲音。
  在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弟子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他們都不由毛骨悚然。
  就在這個時候,有道行淺、道心弱的弟子就忍不住張開了雙眼,在這一刻,他們哪還是坐在大殿之中。
  此時,他們是坐在亂墳崗上,在這,天地昏暗,有死人屍骨散落一地,不少墳墓林立,霧氣彌漫於整個天地之間,更為可怕的是,在這墳間墓林間,閃動著綠色的鬼火。
  而且,此時此刻,身邊根本就沒有什麼師兄弟,僅僅隻有自己一個人而已。
  試想一下,這對於一個剛剛入門的弟子來說,那是多麼森然恐怖的事情。
  ”我的媽呀——”有弟子嚇得魂都飛了起來,一下子站了起來,不由大叫道:“我是在哪。”
  也有的弟子忍不住轉身就逃走,想逃出眼前的亂墳崗。
  就在這些弟子道心失守的時候,他們眼前的景象一變,眼前一片明亮,天空上依然是太陽高掛,陽光明媚,這哪是什麼亂墳崗,他們是站在了第二關的大殿門外。
  隻不過,他們道心失守的那之間,便被送出了大殿了。
  被送出大殿的弟子,此時往麵看去,大殿之內什麼都沒變,隻不過諸位長老、護法敲響了編鍾而已,剩下的弟子都依然在那。
  大殿有封印,站在大殿之外,不受鍾聲的音響,就算鍾聲真的落入你的耳中了,聽起來,那都隻不過是普通的鍾聲而已,不再有剛才的異象。
  “唉——”在第一章還沒有奏完的時候,就已經有不少弟子被送出來了。
  這些被送出來的弟子,多數是剛拜入神玄宗沒有多久的弟子,他們都是道行淺薄,而且道心不堅。
  “我還是沒有選對地方,應該再離編鍾遠一點。”有弟子還不知道問題出在哪,不由遺憾地說道。
  也有弟子說道:“我是沒有準備好,早知道,就不睜開眼睛,死死閉著眼睛。”
  然而,並非是道行淺的弟子才會在第一章的時候被送出來,在第一章接近尾聲的時候,已經有好幾位優秀的弟子被送了出來。
  這幾位弟子雖然也是第一次參加大考核,但是,他們資質很好,已經在這一屆的弟子中嶄露頭角了,但是,他們卻在第一章還沒有奏完的時候,卻被送了出來了。
  “那個廢物呢?已經嚇跑了吧。”有一些弟子回過神來,這才想到了一個人——李七夜。
  被這麼一提醒,其他被送出來的弟子這才想到了李七夜,因為在這一屆的弟子中,以道行而論,李七夜就算不是最差的那個,隻怕也是差不了多少,絕對是能排名倒數的那麼幾個。
  所以,現在連幾個優秀的弟子都被送出來了,沒能撐過第一篇的樂章,在這些弟子看來,李七夜也肯定是最早被送出來的。
  但是,他們看了一下,人群中沒有李七夜的身影。
  “嘿,不會最早被嚇得逃出來的吧,覺得沒臉見人,所以逃之夭夭了吧。”有弟子冷笑一聲,幸災樂禍地說道。
  “不,看,他還在麵。”有弟子向殿張望了一下,看到了李七夜,他依然靠在弓千月的身上,睡著了,睡得很舒服。
  “這,這怎麼可能——”看到李七夜還在大殿之內,被淘汰出來的弟子覺得不可思議,都不願意去相信這樣的事實。
  “這不可能,他怎麼還會在麵呢?”另外一個弟子不相信這樣的事實。
  畢竟,他們中有道行比李七夜強出不知道多少的,但,都未能撐過第一章,被送出來了。
  “沒看到嗎?”有一個妖族的弟子冷笑一聲,說道:“一定是他睡著了,睡得死死的,所以沒有受到編鍾的影響。”
  “就是,一定是,一定是這樣。”其他的弟子紛紛附和。
  “編鍾之聲,乃是道音,不要說是你睡著了,就算是你耳朵聾了,也一樣能聽得到。”守在門口的護法徐徐地說道。
  聽到這位護法的話,在場的弟子,都你看我,我看你,他們並不相信這樣的事實。
  “那為什麼姓李的沒有被送出來,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或者他已經昏死在麵,沒有知覺了?”有一位年紀比較大的弟子不服氣地說道。
  這位護法看了看麵,輕輕搖了搖頭,說道:“沒有。”
  事實上,這位護法也覺得十分奇怪,李七夜的道行絕對是最低的一批弟子,現在比他還要強大的弟子,都沒能撐住,被送出來了,但是,李七夜,卻一點都不受影響,這未免太過於詭異了吧。
  “那一定是有問題,一定有邪門。”有弟子不服氣,但是,說不出所以然來。
  這位護法不說話,但,他也覺得這太邪門了。
  第一曲奏完,在殿中的弟子竟然被淘汰了一半,其中有一些是被稱之為小天才的弟子,都是資質很好的弟子。
  相反,一些道行相對比較差,在宗門呆得時間比較久,雖然他們資質是比較差,他們的道行進步也很緩慢,但,現在他們竟然能撐得過第一章,沒有被淘汰,反而一次資質比他好太多的,竟然在第一章中都沒有撐下來。
  這樣的結果,讓一些弟子都覺得不可思議。
  “為什麼我道行比他們好,他們卻沒有被淘汰。”有些小天才不服氣。
  

Snap Time:2018-11-19 10:51:53  ExecTime: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