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3414章 雞湯老店

  被李七夜這樣一說,青石不由怔了一下,然後說道:“曾有很多人傑來參悟過此碑,也有諸多驚豔萬古的天尊有所感悟……”
  “狗屁不通。雜の誌の蟲”李七夜笑了一下,看著石碑,淡淡地說道:“多少年了,還是這個卵樣,後世之人,也是蠢貨。”
  青石一下子無語,沒想到,這樣的石碑卻被李七夜評得一無是處,隻怕萬古以來沒有幾個人敢說出這樣的話。
  “這可是石祖留下的。”青石不由低聲地說道。
  他都怕有其他人聽見,畢竟,對於石人族來說,石祖在他們心目中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若被石人族聽到有人侮辱他們的石祖,說不定他會與李七夜拚個你死我活。
  “石祖留下的又怎麼樣。”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看了一下青石,說道:“難道你會認為石祖放一個屁,那都是香的嗎?”
  “呃——”青石頓時搭不上話來,李七夜這話是很粗鄙,但是,卻十分在理。
  “那,那這石碑上所書的意思呢?”青石都不是很肯定地說道。
  “忽悠你們這些傻子而已。”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說道:“難道你真以為這石碑上刻有什麼絕世功法不成?”
  青石不由怔了怔,他都搭不上話來,千百萬年以來,多少人認為這石碑之上藏著石祖那絕世無雙、亙古無敵的功法,畢竟,這是石祖親筆所書。
  如果不是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隻怕石祖不會閑到無聊寫出這麼深奧的東西了,畢竟這都是十分深澀難懂的符文。
  “真的,真的什麼東西都沒有?”青石回地神來,都不是很相信問道。
  “是不是真的,你去問石祖唄。”李七夜笑了一下,看了看石碑,都不由搖了搖頭,說道:“這也不算是壞事,萬世如長夜,有這麼一個奇葩,也算是為這個世界添增了不少的色彩。”說著,轉身就離開了。
  青石呆了一下,他還不是很懂李七夜的話,但,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李七夜已經走遠了,他忙是追了上去。
  李七夜走入祖城的巷子,七轉八拐,輕車熟駕,走起來特別的快,似乎他對這十分熟悉一樣。
  “少爺以前來過這嗎?”青石跟在李七夜身後,見李七夜在這一條條縱橫交錯的老巷子竟然如此的熟悉,輕車熟駕的模樣,這讓青石都不由驚訝。
  李七夜如此熟悉的程度,根本就不像是第一次來這,似乎他在這巷子走過千百次一樣,閉上眼睛都不會走錯。
  “沒有,第一次。”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如果別人聽到這樣的話,那一定不相信,畢竟,李七夜走在這錯綜複雜的老巷子中,那實在是太熟悉了,根本就不像是第一次。
  但是,看到李七夜好輕描淡寫的神態,青石卻相信李七夜,這絕對是李七夜第一次來,因為李七夜沒有任何理由需要去騙他。
  青石跟著李七夜不知道拐了多少個小巷子來,拐來拐去,他自己都走得頭昏了,都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青石從來不知道祖城還有這麼樣的一個地方,以前他從來沒有留意到,也從來不知道,當他跟李七夜來到這之後,就好像是新開辟了一個天地一樣。
  最終,李七夜走到了一個小巷子盡頭,他這才停下腳步來。
  青石也跟著停下腳步,隻見在眼前是有一個老店鋪,這個店鋪有多老,都已經看不出它的歲月了,店鋪的梁柱、瓦片都被煙火薰得一層厚厚的老灰了,都看不出這究竟是有多老了。
  在店鋪上,歪歪扭扭地掛著一個老匾,這老匾的掛扣好像是鬆動了,掛在那,一陣微風吹來的時候,“吱、吱、吱”作響,好像這一麵老匾隨時都有可能掉下來一樣。
  老匾上寫著四個字“雞湯老店”,這四個字寫得很端莊,至少從這四個字來看,寫字的人很努力,很認真,態度也是很端莊的,至於字體嘛,那就不敢說有多好看了,也沒有什麼鐵筆金鉤,也沒有什麼筆走龍蛇,也沒有什麼力透紙背雲雲的。
  這四個字隻能說是寫得很認真,寫字的功力嘛,可能和剛學寫字二三個人的小朋友差不了多少。
  就是這樣認真寫出來的字,掛在老匾之上,再配襯上這麼一個老到不知道歲月的店鋪,那還真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韻味。
  李七夜看著這個老匾,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然後邁了進去。
  青石也不知道李七夜來這樣的一家老店幹什麼,難道是喝雞湯嗎?他在祖城呆了那麼久,也從來不知道有這樣的一家老店。
  當然了,在祖城之內,各種老店皆有,數之不盡,不知道也是能理解的。
  走入老店鋪,隻見店擺著三五張小桌子,這三五張的小桌子也不知道有多少歲月了,烏黑黑的,有點油亮,似乎經曆了好多年的油浸和擦抹之後,就會變成這樣油亮了,好像你伸手去抹一下,手上都能抹點油星來。
  在不起眼的角落上,擺著一個小小的櫃台,好像掌櫃平日沒客人的時候能倦縮在那休息一下。
  不過,此時小角落沒有人,隻是擺著一個石雕像,與其說是一個石雕像,更不如說是一塊大石頭豎在那。
  這個石雕像估模有一個人高大,似乎石匠雕刻它的時候,那是十分的偷懶,隨意地雕鑿幾筆,隱隱約約勾勒出了一個人形模樣就收工,也算是完成了一件作品。
  就這麼一塊石雕像,連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看不出來,它擺在那,似乎也很久了,都被油煙薰得發黑了,都要變得烏亮烏亮的了。
  店麵還有一個後室,隻不過,門口掛著布簾,看不清後麵的情況,後簾也不知道掀過多少次了,都已經被油漬染得發亮了。
  不過,此時,後室傳來撲撲的沸騰聲音,一股誘人無比的雞湯味撲麵而來,讓人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看來,後室是一個廚房,那是專門**湯的地方。
  這麼一個雞湯老店,青石也從來沒有來過,這讓青石很奇怪,這樣的一個老店,李七夜從來沒有來過,他又怎麼知道這有著這個老店的呢?這讓青石百思不得其解。
  “老板——”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大馬金刀坐了下來,大聲吆喝了一聲。
  青石也跟著坐了下來,他坐下來的時候,都有點小心翼翼,因為這的桌椅似乎都有一層油膩,讓人不舒服,似乎這的環境衛生不怎麼好,這讓他有些不舒服,畢竟,他從來沒有來過這麼低檔次的地方吃過東西,更何況,這還是凡人所吃的雞湯。
  不過,這桌椅看起來有些油膩,坐著幸好沒事,也顯得幹淨。
  在這個時候,後室的門簾掀起,一個老人走了出來。
  這個老人穿著一身布衣,雖然說,這老店看起來都被煙火薰得看不清模樣,老店也都好像到處油漬發亮的模樣,然而,店老板身上的一身布衣穿得倒很幹淨。
  這個老人身上的布衣雖然有些破舊了,也有好幾個補丁,但是,卻洗得幹幹淨淨,甚至洗得有些發白了,他一身的布衣,連一點油漬都沒有。
  特別是老人的一雙老手,也是幹幹淨淨的,雖然他的一雙老手是生長滿了老繭,但是,十指很幹淨,指甲連一點汙垢都沒有。
  就是這樣的一個老人,站在這老店的時候,你會突然想到一朵蓮花生長在泥塘之中一樣。
  這種形容雖然不是很恰當,但是,恰恰的是,這就是整個畫麵給人的這種感覺。
  老人一出來,他的目光僅是在青石身上一掃而過,一看李七夜的時候,他目光一下子無比深邃,好像時光倒流一樣,一瞬而過,但是,青石沒有發現。
  “客人,要喝雞湯嗎?”老人立即彎腰,滿臉笑容,他滿臉的笑容擠在皺紋之上,似乎是那麼的和善,他笑著說道:“剛剛做好的雞湯,熱乎乎的,美味,要來兩碗嗎?”
  “要——”青石想都不想,脫口而出,一聞到那雞湯的味道,他都有些垂涎三尺,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這說也來奇怪,雞湯,那隻不過是凡世間的食物而已,又怎麼能讓他食欲大動呢。
  “不要。”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我隻想喝鴨湯。”
  “呃——”李七夜這樣的要求,不說老人,青石呆了一下,他回過神來,低聲地提醒李七夜,說道:“這是雞湯老店,沒有鴨湯。”
  但是,李七夜沒有理會。
  “,,,我老店隻有雞湯,沒有鴨湯。”老人忙是陪著笑臉說道:“客人要不要嚐嚐呢?我祖傳八代的手藝,雞湯美味無比,喝了一碗,回味無窮……”
  老人這樣說,連青石都不由流口水了,他不是那種貪吃之人,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就是很想喝喝這的雞湯。
  “不要。”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我隻想喝鴨湯,老鴨湯,三年的老鴨,文火燙,以瓦煲,要石水。”
  今天一更。
  

Snap Time:2018-11-16 17:33:19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