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3394章 想去哪

  小村的石道,一直綿延到了小村盡頭,那有一個不小的校場,校場乃是用麻石鋪成,雖然是十分的粗糙,但卻十分的用心思,每一塊石頭都很大,而且都很結實,看得出來,當時鋪造這個校場的人是很用心。∮雜∞誌∞蟲∮
  校場上生長了一些野草,旁邊散亂放了一些農具,看得出來,平日這上校場是用來晾曬一些農作物的。
  此時,校場之中坐著有三五十個孩子,雖然坐姿隊伍有點散亂,但是,看得出來每一個孩子都是很認真的。
  這都是劉村麵的孩子,小的隻有五六歲光景,大的也就是十歲出頭,他們都在認真地吞氣吐息。
  看著每一個孩子那認真稚氣的臉龐,這會讓你有點想象不到,這隻是一個普通的小村莊而已。
  在校場上,教導學生的正是劉付友,劉付友目光十分淩厲,時不時在這些孩子身上掃過,發現有修練錯誤的孩子,就立即糾集。
  劉付友也是村麵唯一修練過的人,所以他在村麵唯一可以傳授孩子的修士,他在村麵有著很高的權威。
  “努力,用不了多久,宗門就會來考察,到時候如果你們被刷下了,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到時後,聽怕你們就要繼續留在村種田!如果你們想像仙人一樣飛上天空,想去看看外麵的大世界,就給我努力!”當有孩子晃神的時候,劉付友就立即大聲地喝道。
  劉付友的聲音如打雷一樣,所以也有人叫他劉雷龍。
  聽到劉付友這如打雷一樣的聲音,有走神的孩子立即清醒過來,一聽到宗門考察,聽到能像仙人那樣能在天空上飛,那些孩子就立即雙目不由為之一亮,露出了希冀的光芒。
  回過神來之後,這些孩子又都紛紛地聚精匯神,努力去吐息納氣,努力去修練起來。
  畢竟,這是他們唯一走出劉村的機會,如果他們現在不修練出一點成績來,萬一宗門來考察,他們就會被刷下來,從此之後,隻怕他們就隻能像他們父母一樣在村麵種田了。
  在站石徑遠處,李七夜看著眼前這一幕,目光從這些孩子的身上一一掠過,最後又把目光落在了劉雷龍的身上。
  看了看之後,李七夜笑了笑而已,輕輕搖了搖頭,沒有說什麼,然後轉身,便隨處走走。
  劉村是一個並不大的村莊,李七夜沒有走多久便走完了,盡管是如此,李七夜很享受這樣的韻律,聽著山林之中時不時傳來的鳥叫聲,目光所及,能看到那些村民在田勞作,吆雞喝狗。
  雖然這些村民過得勞苦,日子也平淡,但卻沒有那種千百萬年戶負。
  就在這麼一個小村莊之中,一個凡人,什麼天地存亡,什麼黑暗恐怖,什麼一戰到最後……這都拋之腦後,一切都是那麼的遙遠。
  此時,他李七夜他隻是一個凡人,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而已,所以此時他愜意自在地享受著這很短暫的凡人時光,讓一切都拋之腦後。
  李七夜漫步而行,走得很慢,或許這是他這輩子走得最慢的時刻,偶爾之間,他也會站在路旁,看著溪水在流淌著,而且能看得十分入神。
  對於李七夜來說,什麼波瀾壯闊的風景沒有看過?什麼絕世無雙的美景他沒有看過?但是,此時看著這麼一條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溪,他一樣能看得津津有味。
  最後,李七夜來到村口,在村口立著一塊石碑,這塊石碑不知道樹立了多少年頭了,石碑已經長有青笞,在石碑上刻有文字。
  李七夜走近一看,隻見石碑上刻得乃是一門心法,整篇心法銘在這,洋洋灑灑,幾百字之多。
  刻在石碑上的心法,每一行一字,旁邊還有一一的注解。
  看了一會兒之後,李七夜不由輕輕地搖了搖頭,不過,看到這門心法,心麵那種熟悉感又湧了上來。
  “你看得懂這‘萬物心法’嗎?”就在李七夜欲轉身離開的時候,身後響起了一個聲音。
  這正是劉雷龍,他還沒有走近,很遠就能聽到他的聲音,真的猶如打雷一樣。
  李七夜轉過身來,笑了笑,說道:“萬物心法——”
  劉雷龍不由看了李七夜一眼,最後點了點頭,說道:“對,它就是世間最普通的七大心法之一,又叫大世七法之一,也有人把這七法稱之為摩仙七法。”說著,他的目光落在了石碑之上。
  這塊石碑乃是他們劉村第一位修士豎立在這的。
  當然,把這麼一篇“萬物心法”豎在村口,這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因為大世七法乃是八荒中傳播最廣的心法,這七大心法中的任何一篇心法,甚至連任何一個路邊書攤都能買得到。
  所以,大世七法並不是什麼秘不可傳的功法口訣,人人都能得之。
  劉村第一個走出來的修士,他回來之後,便在自己村莊路口樹了這麼一塊石碑,刻上大世七法之一的萬物心法,這就是希望自己村麵的後人有機會踏上修道這一條路。
  如果有一天沒有人指點了,但是,通過這一門最普通的心法,也能踏上這一條修道之路。
  大世七法這是世間傳播最廣的心法,但是,當今世上很多大教宗門的弟子都不修練大世七法了,他們都有自己的入門功法或者最為強大的道君心法。
  “摩仙七法?”李七夜不由問道。
  劉雷龍從石碑上收回了目光,不由多看了李七夜一眼,說道:“摩仙七法,指的就是此七法乃是由摩仙道君傳播出來的,甚至有人說,此七大心法乃是由摩仙所創,所以有人稱之為摩仙七法。”
  聽到這樣的話,李七夜不由莞爾一笑,自然,不語。
  不過,說完了這一席話,劉雷龍也不由愕了一下,因為他一向都寡言少語,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給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凡人去解說這一切。
  李七夜沒有多說什麼,轉身,沿著村麵的小徑慢慢地前行。
  劉雷龍也不由邁開步子,跟了上去,當他跟了上去的時候,他自己都呆了一下,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動作,跟在李七夜身後,跟上李七夜的步伐,似乎這一切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
  李七夜沒有說什麼,劉雷龍也變得很自然地跟在後麵,這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發生了,並沒有什麼不適當的地方,所以劉雷龍他自己也搞不明白了。
  “留在村麵,你甘心嗎?”在走了好一段路的時候,李七夜十分隨意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劉雷龍跟上的腳步不由僵了一下,李七夜這句話就好像閃電一樣一下子擊中了他的心房,讓他收麵收縮了一下,讓他猝然不妨。
  回過神來,劉雷龍又不由自覺地跟上了李七夜的腳步了,他愕了愕之後,有些驚疑未定地看著李七夜,說道:“你修練過嗎?”?“修練?”李七夜不由淡淡地笑了一下,悠悠地說道:“修練過,不過,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以前的東西,都已經忘記了,不記得了。”
  “很久以前?”劉雷龍聽這樣的話,就將信將疑了,不由多打量了李七夜幾眼,李七夜看起來那也隻不過是二十出頭而已,他很久以前,能久多少?他自己都不知道比李七夜大多少。
  “忘記了?”劉雷龍都不由挑了一下眉頭,對於這樣的話,都有點不是很相信了:“怎麼會忘記?”
  這也不怪劉雷龍不是很相信李七夜的話,對於一個修士來說,自己修練過的東西,又怎麼可能忘記呢?再說了,李七夜這麼年輕,又不是什麼老糊塗,更加不可能忘記自己所修練過的功法了。
  “大道相忘,何必去記。”李七夜很隨意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劉雷龍呆了一下,這話如閃電一樣掠過了天空,好像一下子觸動了他心麵的什麼東西,這讓他頓了一下,不由站在了那,回不過神來。
  這話很深奧,劉雷龍一時半刻都體會不過來,這就讓他不由多看了李七夜幾眼了,在他看來,李七夜隻不過是年輕人而已,而且還是一個凡人,肉身凡胎,根本就不是什麼高人,怎麼能說出如此深奧的話。
  如果說,李七夜是從什麼典故中摘錄下來的這句話,但,這又不像是李七夜去摘抄別人的話,這話從他口中說出來,是那麼的自然,是那麼隨意,猶如行雲流水。
  回過神來之後,劉雷龍忙是跟了上去。
  而此時李七夜依然是站在小溪旁邊,看著溪水在流淌,看著溪中的小魚在嬉戲。在水麵,有小魚在隨波追逐,三五成群。
  這是自然到不能再自然的景象了,這樣的情景,每天都能看得到,普通到不能再普通。
  但是,此時此刻,李七夜卻看得津津有味,似乎世間沒有什麼比這更美麗一樣。
  就是劉雷龍站在旁邊,也看不明白,他覺得李七夜為什麼看著這麼普通的景象會看得如此津津有味呢?
  在廣州開會,今天還是一更,7號恢複兩更,抱歉。
  

Snap Time:2018-11-14 19:07:25  ExecTime:2.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