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3340章 我就是喜歡護短

  當年三真教與神玄宗衝突,雙方戰得十分慘烈,作為神玄宗大弟子、翠鳥峰峰主的蘇旭,就在這一戰戰死。雜誌蟲
  盡管後來三真教與神玄宗達成了和平協議,但是,在這件事上,一直都成為了劉雷龍的心麵的坎,一直都耿耿於懷。
  現在舒氏兄弟這樣一說,這頓時讓劉雷龍怒火中燒。
  劉雷龍雙目眥裂,怒視舒氏兄弟,怒聲地喝道:“姓舒的,你們莫血口噴人,你們是有意衝著我們神玄宗而來,有意撕毀當年協議,現在竟然惡人先告狀……”
  劉雷龍這樣一聲怒斥,這讓神玄宗的不少弟子也都有著這樣的想法,劉雷龍他們在這采摘到血參,三真教的強者就一下子出現了,現在還咄咄逼人,寸步不讓,這是擺明有意與神玄宗過不去。?“劉道友,我們可沒有這個意思。”舒有有一下子滿臉笑容,搖了搖頭,說道:“我們三真教,可是遵守協議的人,這不,我們不也是休兵罷手了嗎?如果我們真的有意撕毀協議,試想一下,諸位神玄宗的道友還能活到現在嗎?”
  被舒有有這樣一說,不論是神玄宗的弟子,還是黃傑他們,都不由有些鬱悶,這讓舒有有他們占了一個理,他們有苦說不出。
  最重要的是,現在舒氏兄弟實力在他們之上,如此一來就一下子壓製住了他們所有人了,那怕他們神玄宗有理,也一樣說不出來。
  “但是,貴派就不見得真心有意遵守這一份協議了。”舒進橋也一下子換作了笑臉,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樣,就是一個笑麵虎,他笑著說道:“我們三真教已經鳴金收兵,以向貴派表達誠意,但是,貴派呢?貴派的支援越來越多也就罷了,而且一直沒有誠意交出血參,這是存心想獨吞我們三真教的寶藥,有意與我們三真教為敵。”
  舒進橋的話更是讓神玄宗的弟子憤怒了,他這一番話,那簡直就黑白顛倒,明明是劉雷龍采摘到的血參,現在卻成了他們三真教的東西,這怎麼不讓他們憤怒呢。
  “放你們的狗屁。”劉雷龍本就是急性子,本來就是暴躁的脾氣,被三真教如此的欺負,被三真教欺到頭上拉屎,他能咽得下這口氣嗎?他不由怒罵道:“這株血參,乃是我們采摘到的,何來是你們三真教的寶藥……”?“生於我們三真教的疆土之上,便是我們三真教的寶藥。”此時舒進橋打斷了劉雷龍的話,依然是滿臉笑容,但是,神態已冷。
  “你——”劉雷龍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現在交出血參還來得及。”舒有有也冷笑一聲,目露冷光,三真教的強者出現在這,就沒有想過要善終。
  “你們聽到了沒有。”此時陳塵大手一揮,他們又是把神玄宗的弟子給圍了起來,他們的目標重點是劉村的孩子們,對於他們來說,劉村的孩子們是神玄宗弟子中最弱的一環,一旦動手,他們就會第一個拿下劉村的孩子們。
  此時陳塵冷喝道:“如果你們不交出血參,就休怪我們三真教先禮後兵了,若是有什麼流血衝突,就不要怪我們心狠手辣,這是你們選的。”
  “好大的口氣!”黃傑也不由大怒,這還是神玄宗的地盤,被三真教欺到頭上,他能不憤怒嗎?
  “黃傑道友,年輕人的戰爭,就交給年輕人,若是黃傑道友一眾,想熱熱身,我陪你們便是。”舒氏兄弟中的舒有有站出來,擋著黃傑,冷笑了一聲,雙目如閃電。
  舒有有如此神態,這讓黃傑他們臉色十分難看,雖然他們之中有四個人是擁有真人寶身的實力,但是,與舒氏兄弟的三昧真身相比起來,那還是有著很大的差距。
  說句不好聽的,舒有有一個人就可以打他們四個人!
  這對於黃傑他們來說,是特別壓抑的事情,舒氏兄弟擺明就是要欺到他們頭上,但是,以他們現在的實力,卻無法與他們抗衡。
  “我們交出血參。”此時戰虎作決定,對黃傑他們說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黃寧也沉吟了一下,最後對劉雷龍他們說道:“交出血參,我們先撤,遲早有一日再討回來。”
  黃傑和劉雷龍他們都不由相視了一眼,這個道理他們能懂,但是,在自己的疆土之上,被人搶了如此珍貴的血參,對於他們來說,是十分難於忍受的。
  當然,血參不是黃寧、戰虎采摘到的,就算交給了舒氏兄弟,他們也沒有什麼損失。
  “我可沒有那個耐心等待。”舒進橋冷冷地說道:“若再不交出血參,那就休怪我們不講情麵了,到時候,隻怕就是收屍了!”
  “收屍,是收你們的屍嗎?”就在舒進橋話剛落下之時,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一個寶舟從天而降,寶舟之上,站著三個人,這正是李七夜他們三個人。
  “是千月師姐,千月師姐他們來了。”看到寶舟上的三個人,神玄宗的弟子都不由大呼一聲,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弟子興奮得臉色漲紅。
  在場的弟子都已經憋得一肚子憤怒,但,力不如人,無可奈何,現在弓千月他們到來,頓時引起了神玄宗弟子的歡呼,弓千月趕來,就是為神玄宗撐腰的。
  弓千月到來,頓時吸引住了三真教所有人的目光,包括了舒進橋和舒有有兄弟兩人,他們一看到弓千月,他們都不由神態一下子凝重起來。
  弓千月大名,不僅僅是局限於神玄宗,在北西皇,她也是赫赫有名,早就是出了名的天才。
  更何況,弓千月的實力也是達到了三昧真身的境界,乃是當下最年輕的三昧真身的天才。
  弓千月到來,就算是剛才咄咄逼人的陳塵都不由臉色一變,後退了一步。
  弓千月到來之後,神玄宗的弟子都不由激動,他們都不由緊緊地握住手,他們神玄宗也一樣高手如雲,絕對不允許三真教欺到頭上的。
  弓千月到來,秀目一掃,冷冷地說道:“當我們神玄宗好欺負的嗎?”
  此時舒氏兄弟相視了一眼,最後,舒進橋說道:“弓姑娘,我們可是沒有惡意,隻不過,你們神玄宗偷竊了我們三真教的寶藥,所以,我們三真教必須收回寶藥,其他的事情,我們可以既往不綹!”
  “鷹愁澗什麼時候成了你們三真教的地盤了。”弓千月秀目一寒,冷光綻放。
  舒有有也一點不著急,慢理斯條,說道:“如是弓姑娘不相信,隨時可以來我們三真教對質,我們三真教一定會給姑娘一個滿意的答複……”?“哆嗦那麼多道理幹什麼。”在這個時候,站在那的李七夜懶洋洋地說道:“斬了他們,收兵回家,我想睡個午覺。”
  弓千月的到來,三真教的所有人目光都停留在弓千月的身上,更何況,弓千月大名在外,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弓千月的身上,沒有誰會多看李七夜一眼。
  但是,現在李七夜這樣囂張的話,頓時引得三真教的所有弟子側目了,包括舒氏兄弟,他們立即向李七夜望去。
  至於神玄宗的弟子,都不說話了,大家都看著李七夜,如黃寧、戰虎,他們則是冷笑地看著這一幕,他們倒想是看到舒氏兄弟教訓一下李七夜。
  “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陳塵立即斥喝道:“長輩議事,給我閉嘴!”
  陳塵氣勢淩人,在他眼中看來,李七夜這點實力,那隻不過是神玄宗普通的弟子而已,最多也就是弓千月身邊的小跟班,他作為三真教的首席護法大弟子,又怎麼會把這樣的一個小人物放在眼中,所以立即斥喝。
  “斬了他——”李七夜隨意吩咐地說道。
  “不可——”黃寧和戰虎頓時一驚,他們兩個人大叫,他們都攔著反對。
  “有何不可。”弓千月隻是冷冷地看了他們兩個人一眼。
  黃寧和戰虎他們兩個人不由相視了一眼,最後戰虎沉聲地說道:“三真教與神玄宗有協議在,以和平為主,不可殺人,否則,將會燃起雙方戰火。”
  “戰火就戰火,打唄。”李七夜擺了擺手,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戰虎和黃寧頓時臉色一沉,黃寧冷喝道:“此乃是宗門大事,關係宗門生死存亡,休得由你胡來,也非由你能做主!”
  “退下——”弓千月冷冷地對黃寧和戰虎喝道。
  這頓時讓戰虎和黃寧兩個人臉色十分難看,他們都不由恨恨地瞪了李七夜一眼,隻好退到一邊。
  而舒氏兄弟他們冷笑看著這樣一幕,他們當然樂意看到神玄宗內訌了。
  “好了,我這個人就是有個壞脾氣,喜歡護短。”黃寧和戰虎退下之後,李七夜看了一眼三真教的弟子一眼,淡淡地說道:“敢搶我身邊人的東西,那是自尋死路,都給我斬了,免得礙眼。”
  李七夜這樣的態度,頓時讓三真教的所有弟子怒火直冒,李七夜簡直就是視他們無物。
  今天還是一更,明天恢複。
  

Snap Time:2018-11-18 09:34:26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