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3190章 大道何求

  餘生碌碌,無求也,這就是鄭帝,萬古十大璀璨之一的鄭帝,曾經是驚才絕豔的鄭帝,或許世人無法去理解鄭帝的心態,也無法理解鄭帝的無所求。=雜∥誌∥蟲=
  畢竟,世間沒有幾個人能如此的驚才絕豔,沒有幾個人天生便是天之驕子。
  “走過了,也就淡了。”李七夜輕輕點頭,徐徐地說道:“無所求,也是最好的所求也。”
  李七夜並沒有認為這是矯情,這也並非是矯情,高處不勝寒,這種滋味,這種人生經曆,又焉是凡夫俗子所能理解、所能體驗的?
  “是呀,走過了,也就淡了,生死也淡了。”鄭帝望著星空,目光深邃,他依然是鄭帝,還是那個鄭帝。
  但是,聽到這樣的話,或許有人不由為之驚悚。
  今日的鄭帝,看淡了生死,那又有何足為奇呢,他一生橫掃八方,經曆過無數的大風浪,也經曆過無數次的生死,特別是大戰贖地的時候,戰到天崩地裂,九死一生。
  人生經曆過最凶險的生死,經曆過一次又一次的生死之後,最後連生死也都看淡了。
  或許,這也是鄭帝並不求得長生的原因吧,因為他一切都看淡了。
  “或許,好死不如賴活吧,人之本性。”李七夜不由感慨。
  “又或行,活著也沒意思。”鄭帝笑著搖了搖頭,說道:“生又如何,死又如何,都無意義也,或許死了,也能解脫這無聊的餘生。”
  若是有其他人聽到這樣的話,心麵都不由毛骨悚然,如果說鄭帝這樣驚才絕豔的人物,竟然有想死的念頭,這是讓世人無法理解的理情。
  當然,在別人看來,鄭帝這樣的存在,已經是充滿著無限的可能,有著驚豔璀璨的人生,但,這是世人所渴望的一切,偏偏鄭帝他自己已經過膩了,已經活得不耐煩了。
  世間,也曾有人活得不耐煩了,在九界,木琢仙帝活得天棄鬼厭。
  但是,相比起這位仙帝了,鄭帝的活得不耐煩,那並不是因為他活得天棄鬼厭,而鄭帝的一生,實在是太精采了,經曆太豐富了,有著無數的精采之後,餘生的一切精采,一切美好,在他看來,那都已經是平淡到不能再平淡了,平淡得如白水一般,索然無味。
  正是因為如此,鄭帝餘生,已經變得索然無味,所以對於他而言,生死皆無所謂了。
  “當然,我是不會自殺的。”最後,鄭帝給自己補了這麼一句,笑了笑,依然是笑得那麼的瀟脫,依然是笑得那麼自在。
  但是,這樣的話聽得人的心麵,卻讓人有著說不出來的滋味,一位驚才絕豔的天才,無雙真帝,強大始祖,活到最後,卻有想自殺的念頭,這是多麼的讓人感慨,或許多麼讓人的難於想象。
  當然,鄭帝不會自殺,並非是他沒有那個勇氣,隻不過,他是一位始祖,是一位驚才絕豔的天才,如他這一般的存在,當然不會自殺了,也不會選擇如此沒有尊嚴的死法。
  如他這般的存在,就算是想要死了,或許會選擇一種與眾不同或許是可歌可泣、波瀾壯闊的死法。
  “或許,回三仙界看看。”最後,李七夜隻是輕輕地給了鄭帝一個建議。
  “想過。”鄭帝很認真地說道:“在很久以前,當我在不渡海無聊遊蕩的時候,也曾有過這樣的想法。不過,那個地方,已經不再是那個地方了,已物是人非,再去經曆一遍,也索然無味。”
  鄭帝說得很平淡,沒有任何情緒波動,但是,聽在別人耳中,卻有著說不出來的蒼涼。
  如鄭帝此般,活了無數的歲月發,就算他回到了九界,回到了九秘道統,回到了他所熟悉的地方,那又能怎麼樣?
  曾經熟悉的人,都已經是一個又一個不在了,他曾經愛過的人,曾經深愛著他的人,曾經忠於他的人,曾經跟隨著他的人……都已經一一逝去了,全部都化作了一捧黃土了。
  可以說,就算他回到了九秘道統,一切也都是那麼的陌生了。
  就算他真的回到九秘道統,一切重新來過,那也隻不過是重走當年的道路而已,所謂的精彩,也隻不過是把當年重播一遍而已。
  這就好像吃過的飯再嚼一次,那就是變得索然無味了。
  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的陌生,這才會使得如八寶始祖、飛蟬始祖他們這樣的存在,滅掉了自己新手所建的道統,也沒有任何傷感,沒有任何珍惜,似乎這一切都與他們無關一樣,是那麼的陌生。
  “這就是長生的代價。”李七夜笑笑,輕輕地說道。
  這話聽起來有些淒涼,在這句話背後,藏著太多的喜怒哀樂,藏著太多的悲歡離合。
  “也是。”鄭帝笑著點頭,說道:“如果我真的長生不死,我肯定會瘋掉,所以,長生不死,又有何意義呢!”
  說到這,鄭帝是那麼的灑脫,那麼自由,對於死亡,他看得風輕雲淡,甚至是一種最美好的歸宿,甘之如飴。
  千百萬年以來,多少人追求長生不死,就算很多驚豔無雙的始祖也不能免俗,但是,鄭帝卻看得很看,他並不去尋找長生不死。
  “若無執念,絢麗燦爛即可,不在於長短。”李七夜笑笑,說道:“無憾也,此乃是人生最難求。”
  “先生心有所求。”鄭帝看著李七夜,認真地說道。
  “是的,有所求。”李七夜輕輕點頭,說道:“隻求一戰到底而已,隻需要一個答案而已,僅此而已。”
  “先生高遠。”鄭帝不由肅然起敬,點頭,說道:“我雖不求正義永存,不求守望三仙界,但是,抱樸諸君所為,讓我心生敬意,他們才是世間最可愛的人,最讓人敬佩的始祖。”
  “如先生這般高義,或許,這才是我輩修道之人最高的追求。”鄭帝說到這,不由感慨,說道:“慚愧,我卻是無所求,沒有這般高尚。”
  “各人有所執念,沒有必要千人一麵。”李七夜輕輕搖頭,說道:“光明與黑暗,那是一念之間,沒有光明,又焉有黑暗。無所求,就是最好的所求。若是世間人人都無所求,還有黑暗嗎?又焉有光明?”
  “正是因為有所求,所以他們才有了黑暗。”說到這,李七夜指了指天空。
  鄭帝細細品味,不由點頭,笑著說道:“先生所言,乃是金言玉語,妙哉,妙哉!”
  李七夜笑了笑,看著天空,看得出神,好像天空最深處有著什麼東西在俯視著人世間的一切。
  “長生不死吧。”鄭帝不由感慨,頓了頓,最後說道:“在長生不死之前,又有誰能給得起誘惑呢?”說到這,他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這話說得意味深長。
  在這個時候,鄭帝都不由多看了李七夜一眼。
  “放心,如果我真的長生不死了,我不會成為變態,這不是我的選擇。”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
  “我不懷疑先生。”鄭帝幹笑了一下。
  “沒關係,你看過,也能明白。”李七夜笑了笑,說道:“長生不死,非天道所為,也是天所不容,又有何生命能長生不死?若真的有長生不死,那就必須有所代價,或許是你自己,或許這別人,乃至是一個世界!這就是一個選擇!”
  鄭帝也不由輕輕點頭,他在不渡海呆了那麼久,活了無數歲月,所見之廣,是世人無法想象的,所以,對於長生不死,他有著更多的感觸,也有著世人無法理解的想法。
  “人人都說,真仙,能長生不死。”鄭帝不由感慨,說道:“若世間真有真仙,又該是如何呢?”
  “見過那個黑暗沒有?”李七夜問了這麼一句。
  “未能見其真容。”鄭帝輕輕搖頭,說道:“但,所發生的一切,卻知道其多,諸祖大戰,有人墮落,都是他一手所造成。”
  “雖然他談不上真仙,也就是那麼一個偽仙而已,至少,和‘仙’沾上邊。”李七夜笑著說道:“所以,你想象一下,真仙會怎麼樣?”
  這樣的話,讓鄭帝不由沉默起來,他呆在不渡海這麼久,對於黑暗的存在,有著深刻的理解,所以此時他沉默了。
  “三仙呢?”最後鄭帝輕輕地說道。
  三仙,這在三仙界是一個很飄渺的話題,但是,對於鄭帝這樣的存在來說,卻又那麼的臨近,對之,還是抱有太多的敬意。
  “所以,成仙,要麼是瘋了,要麼是入聖了。”李七夜看了鄭帝一眼,笑笑,說道:“隻不過,這是世界乃是他們心所係也!”
  “心所係也。”鄭帝輕輕地昵喃著這句話,最後,他閉嘴了,不願意多談。
  心所係也,這四個字就足夠了,或許,有太多的東西,就不必要去深談了,這也是一種不敬。
  “不渡海很好玩。”最後,鄭帝隻能如此說:“就是未見傳說的彼岸,不過,就算有彼岸,又如何?若不能解脫自我,又焉能渡得彼岸,就算是渡得,也僅此而已,未曾能羽化登仙!”
  

Snap Time:2018-11-15 08:00:45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