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3265章 神玄五峰

  千手菩王目光深邃,他的目光閃動了一下,搖頭,說道:“運氣?沒有運氣,這種東西何來運氣,或許,這是……”說到這,頓住,不語。☆雜*誌*蟲☆
  門下弟子望著千手菩王,神態敬畏,在神玄宗,人人都知道宗主平蓑王最為強大,但,也有人說,千手菩王是最深藏不露的人。
  “這一世,宗門之中,人族興盛也,也是宗門大幸。”最終,千手菩王說了這麼一句話。
  “那該如何?”門下弟子不由問道。
  事實上,在神玄宗內,人族弟子與妖族弟子明爭暗鬥,這不是什麼秘密,可以說每一個弟子都知道的事情,每一個長輩也是一清二楚,而且大家也都不能幸免,都參於其中。
  “多觀望。”最後千手菩王說了這麼一句話,目光深邃,說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千手菩王做事往往深不可測,讓門下的弟子不敢輕易去揣測。
  在神玄宗之內,五峰之一的怒虎峰絕對是最壯麗的山峰,在這,山巒起伏,主峰直插雲霄,如同怒虎的利齒。
  在這,能聽到虎嘯狼嚎之聲,在怒虎峰所管轄的地盤之內,能感受到一股磅狂野的獸息,可以說,怒虎峰的大部分弟子都是出身於妖族,而且還是多數是屬於飛禽走獸的猛獸。
  在怒虎峰之中,聽到弟子的匯報之後,怒虎峰的峰主鐵鞭妖王頓時目光一寒,露出了可怕的光芒,讓匯報的弟子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不由毛骨悚然。
  “叩亮十三個方塊,這怎麼可能的事情,一個入門弟子而已!”如果不是這個消息已經得到了確定,鐵鞭妖王都會認為這是胡扯。
  “是呀,這太過於詭異了,或許這是作弊,說不定幾個負責核實的人已經商量好,動了手腳。”匯報的弟子立即附和。
  鐵鞭妖王立即轉過來,瞪了這個弟子一眼,說道:“誰能作弊?就算亮十三個方塊能作弊,‘仙古九法’怎麼說?”
  “這個,這個,這個……”這個弟子一時之間回答不上來。
  這也的確是如此,說算叩擊祖石動了手腳,作弊了,但是“仙古九法”是無法作弊的,如果神玄宗想取出“仙古九法”的秘笈,那是天大的事情,需要神玄宗的五大峰主同意才行。
  “蠢貨。”鐵鞭妖王冷冷地瞪了這個弟子一眼,這個弟子不由打了一個冷顫,忙是退到一邊,垂手而立,不敢再輕易發表意見。
  “一個入門弟子,凡胎肉身而已,竟然能叩亮十三個方塊,這實在是邪門透了,比千月那丫頭還要邪門多了。”鐵鞭妖王不由摸了摸下巴,沉吟地說道。
  當年弓千月叩擊亮了五個方塊,那都已經是十分驚動了,要知道,當年弓千月雖然年幼,但,她卻是天賦驚人,擁有著先天真命。
  甚至曾有人說,弓千月可以比肩於當年的蘇旭。
  現在一個剛入門的李七夜,竟然是叩擊亮了十三個方塊,更要命的是,他僅僅是凡胎肉身而已,而且還是三凡之姿,這才是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若是他有秘天之姿,那還能說得過去,凡天之姿,竟然可以叩亮十三個方塊,這是不可思議的事情。”鐵鞭妖王不由沉吟地說道:“此人,必有問題。”
  “必定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匯報的弟子忍不住接了這麼一句。
  鐵鞭妖王摸了摸下巴,目光冷厲,徐徐地說道:“先是出了一個弓千月,現在又來了一個李七夜,這葫蘆究竟賣什麼藥?”?這麼一個李七夜,叩擊亮十三個方塊,如果這麵有什麼妖孽的話,鐵鞭妖王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神玄宗當今的宗主平蓑翁。
  若真的是能叩擊亮十三個方塊,或許整個神玄宗也唯有平蓑翁有這樣的實力去安排這一切。
  想到這,鐵鞭妖王目光一下子冷厲起來,在神玄宗之中,自從有了弓千月這麼一個天才之後,人族在神玄宗的處境就變得更加微妙了。
  雖然說,在未來還未定下將會由誰接掌繼承平蓑翁的位置,但,大家都知道,總有一天,平蓑翁終究會從宗主的位置退下來的。
  在未來,不論是誰坐上宗主這個位置,都會對整個神玄宗有著很大的影響。
  就如今日一樣,人族在神玄宗擁有此般的地位,這也是與平蓑翁有著莫大的關係,畢竟,平蓑翁也是出身於人族。
  自從弓千月修練成了真人寶境的境界之後,神玄宗內部就有不少聲音在討論,未來弓千月有很大可能繼承神玄宗的大位。
  當然,僅僅是真人寶境就想繼承神玄宗的大位,那是遠遠不夠的,但是,弓千月乃是先天真命的天賦,年紀輕輕,擁有著極大的潛力,很多人都認為,她未來必定能超越平蓑翁。
  鐵鞭妖王,他當然是不希望弓千月繼承大位了,神玄宗的大權一定將會歸還於妖族,特別是他們鐵鞭妖虎的家族,曾經在神玄宗掌權很長一段時間,這也該回歸的時候了。
  “此子,大有問題。”鐵鞭妖王雙目一寒,目光冷厲。
  “峰主的意思——”匯報的弟子做了一個殺人的手勢。
  “蠢貨——”鐵鞭妖王頓時瞪了這個弟子一樣,冷冷地說道:“誰讓你擅作主張的,謀殺同門,死罪,你可別拖累怒虎一脈,有所差池,我扭下你狗頭。”
  “是,是,是。”這個弟子被嚇得冷汗涔涔,忙是點頭,不敢再多說。
  在翠鳥峰,這一片的熱鬧,十分的喧囂,入門弟子就居住在翠鳥峰,而且,翠鳥峰也是神玄宗五大峰之中實力最薄弱的一峰。
  翠鳥峰的峰主烈炎狼王,也是比其他四峰的峰主要矮一輩,他是神玄宗五大峰中實力最淺的一個。
  在丹室之中,翠鳥峰的峰主烈炎狼王張越,盤坐在石床之上修練,傾聽弟子匯報。
  事實上,還未匯報之時,他都已經知道了,此時,聽完匯報之後,他久久沉默不語。
  “峰主,該怎麼辦呢?”門下弟子匯報地說道。
  “查,一查到底!把這個李七夜的底細給我查清楚,絲毫都不能放過。”張越沉聲地說道。
  “真的要查嗎?”門下弟子不由猶豫了一下,輕輕地說道:“他,他可是劉師叔帶回來的人,而且,而且……說到這,他抬頭看了烈炎狼王一眼。
  低聲地說道:“這,這,這事之前也談好的,劉師叔背後有嶽王撐腰。”
  “哼,劉雷龍!”烈炎狼王冷冷地哼了一聲,冷冷地說道:“這是為宗門負責,萬一有來曆不明之人混入宗門,那就是對宗門大害。翠鳥峰作為入門弟子的第一堂,肩負著入門弟子甄選的重任,誰都不敢怠慢!”
  說到這,列炎狼王目光一冷,說道:“至於嶽王那,我自會親自去說。”
  “弟子明白,一定會去核查這個李七夜的底細。”匯報的弟子忙是說道。
  “記住。”這個弟子要離開的時候,烈炎狼王叫住了這個弟子,吩咐地說道:“此事,不得張揚,低調行事。”
  “弟子明白。”匯報的弟子忙是說道。
  “還有,叫戰虎來見我。”說完,他擺了擺手,讓匯報的弟子退下。
  弟子退下之後,張越目光冷了下來,徐徐地說道:“劉雷龍,難道你還能翻盤不成?”
  烈炎狼王張越,他現任為翠鳥峰的峰主,隻不過,他的輩份比千手菩王他們還要低。
  烈炎狼王張越,他是與劉雷龍同輩,也是同門師兄弟,當年他、劉雷龍、蘇旭是神玄宗天賦最高的弟子,他們並被稱之為三傑。
  在他們三個人之中,烈炎狼王張越的年紀最大,但是,蘇旭卻是平蓑翁的首徒,所以,蘇旭成了大師兄。
  而且,在他們三個人之中,蘇旭天賦最高,擁有先天真命,張越次之,劉雷龍再次。
  隻不過,後來蘇旭戰死,劉雷龍道行滯停,他們三傑之中,隻有張越依然是突飛猛進,最後不僅是道行深厚,也成為了翠鳥峰的峰主。
  要知道,當年,翠鳥峰的峰主人選乃是蘇旭,可惜,蘇旭當上峰主不久,卻戰死沙場,後來才是張越接任峰主之位。
  在當年峰主爭奪之中,張越還年輕,實力還不夠,乃是蘇旭與長老之間爭奪,但是,劉雷龍與蘇旭交情極好,是站在蘇旭這一邊的。
  隻不過,後來蘇旭戰死,劉雷龍因為道患,離開宗門,回到劉村,從此之後,三傑隻剩張越,隨著他的實力強大,他當上了峰主!
  但,沉寂了這麼久之後,劉雷龍又回到了宗門了,而且剛回宗門,就鬧出了如此大的事情來,這讓張越不由沉思起來。
  當然,僅僅是劉雷龍一個人,他不放在心上,畢竟,今天的劉雷龍與他相比,那實在是相差太遠了,劉雷龍不是當年的劉雷龍,而他更不是當年的張越,無法與之相比。
  劉雷龍若是想要搞出什麼大動作了,背後必定會有其他人支持,這才是張越所擔憂的事情。
  

Snap Time:2018-11-18 01:10:08  ExecTime:0.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