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195章 兩個始祖

  在負累巢的海域之中,李七夜大開殺戒,一步十殺,不管是什麼凶物,什麼毒物,都逃不過他的手掌,一一被擊殺。じ雜﹢誌﹢蟲じ
  李七夜一步十殺,一步一步殺了進去,在短短的時間之內,使得這一片海域哀嚎之聲響徹天地,海麵上飄著屍骨。
  最終,李七夜長驅而入,殺入了這片海域的深處,而海麵上飄浮著一具又一具的屍體,鮮血染紅了大海。
  就在李七夜殺入了這一片海域沒有多久之後,天空上有兩個人飛馳而來。
  這兩個人從天空中跨越而來,雖然他們氣息已經收斂,並沒有外放自己的無敵的氣息,但是,那怕他們收斂了氣息,始祖之威依然磅浩蕩,他們舉手投足之間,便給人一種揮斥天地的感覺。
  毫無疑問,這兩個人都是始祖,實力強悍無匹。
  這兩位始祖之中,一位始祖身材雖然不是特別的魁梧,但卻給人一種金山玉柱的感覺,似乎他就好像是一座山峰一樣,身體都有萬鈞之重。
  這位始祖有些不修邊幅,上半身什麼都沒有穿,袒胸相見,十分的豪邁。
  不過,這位始祖的一身肌肉也是十分的結實,甚至是結實到讓人無法想象,他胸前腹部的肌肉,就好像是銅鑄的一樣,每一塊肌肉都是線條淩厲,一塊肌肉就好像是從千錘百煉的赤銅上雕刻下來的一樣。
  他的一身肌肉可以說是堅硬得無法想象,給人一種特別安全的感覺,黃銅一般的膚色,這就使得讓人感覺他的一身肌肉就是用赤銅溶鑄而成。
  而且,他一雙手臂的肌肉,那更是結實無比了,賁起的肌肉如一座小山包,肉筋猶如一條條巨龍藏在皮膚之下。
  似乎,他這樣的一雙手臂,可以撐起天空,可以撕裂真龍。
  這位始祖一身肌肉,讓任何人一看,都明白他是修練了一身鐵骨銅筋,他的肉身之強大,隻怕能承受得起很強大的兵器攻擊。
  相比起這位全身肌肉賁起的始祖來,另一位始祖就是顯得文雅了許多,這位始祖腳踏雲彩,穿著一身雲霞所繡的衣裳,整個人看起來猶如雲中仙人,手執拂塵的時候,更給人一種出塵脫俗的感覺。
  這位始祖神態內斂,有著文質氣息,讓人一看,就覺得他是一個飽讀詩書、滿腹經倫的人。
  這是十分有意思的搭檔,肌肉賁起的始祖,就像是孔武有力的粗人,而文雅書氣的始祖則像是一個飽讀詩書的文人,他們一文一武,看起來十分的默契。
  “武道兄,還是不死心呀。”這位文質彬彬的始祖對全身肌肉賁起的始祖笑著說道。
  “這次我橫練之軀大成,正好試一試。”這位一身力量沒地方使的始祖大笑著說道:“正好挑戰挑戰負累,看能不能把它打得趴下。”
  “武道兄,我們這麼久的交情,也不怕我說實話。”文質彬彬的始祖笑著搖頭,說道:“隻怕,難呀。要知道,當年洗白灰曾欲滅之,都沒成功,負累巢太深了,而且那地方很凶險,進去之後不好出來,需要消耗大量的功力。”
  “我也知道。”全身肌肉的始祖笑著說道:“這不,我這也不是把你請來了嗎?我們相互輪著來打,你把它從老巢中誘出來,隻要它願意出來,那就好辦了。出來之後,我們圍攻它,說不定能把它堵死。”
  “我認為,都難。”文質彬彬的始祖搖頭,並不抱多大希望,說道:“這頭負累,早就成精了,智慧之高,不見得比我們差。它曾殺了好幾位道友,吞噬了他們的精華,也吞噬了他們的智慧,這幾十萬年以來,它是越來越強大了。”
  “是呀,九大怪,都是這樣,殺了一茬又一茬,它們都要劃地封疆了。”全身肌肉的始祖也不由為之感慨,說道:“再這樣下去,它們要成大氣候了。”
  “這終究是不渡海。”文質彬彬的始祖笑著說道:“這種東西,就順其自然吧,就算現在殺了九大怪,說不定,再過幾萬年,又會冒出什麼十大怪來。說到底,這個地方不缺怪物,這就是孕生這種怪物的地方。真的要說起來,我們還是外來者,它們才是這個天地的土著。”
  “管他什麼土著不土著,殺了再說。”全身肌肉賁起的始祖笑著說道:“這個地方,比起三仙界來,自在多了,打到天崩,也不用擔心什麼。”
  文質彬彬的始祖也不由笑了一下,能體會這種感受。
  畢竟,在三仙界的時候,他們作為始祖,顧忌太多了,連發動一場戰爭,都是有著各種的顧忌,萬一怕用力太猛,怕連同自己的道統都打穿了。
  而在這不渡海,一點顧忌都不需要,這天地廣袤,不管你打到天崩地裂,都無所謂,而且在這麼廣闊的大海中,說不定還沒有人知道這樣的天崩地裂呢,對於其他人,根本就沒有什麼波及!
  不渡海,實在是太大了,對於始祖來說,那是再好不過的戰場,他們可以放手而為,大戰而戰,有多強大的力量,都可以打出多強大的力量,沒有絲毫的束縛。
  這也是始祖們不願意回到三仙界的原因之一,那怕他們有能力回去!
  “難道雲兄就不想大開殺戒一場?”全身肌肉的始祖笑著說道:“我知道,你最近創出了一門秘術,也該是大成了,該是你發飆的時候了。”
  “談不上什麼秘術。”這位文質彬彬的始祖笑著說道:“是一門陣法,這十萬年來,在不渡海各地收集了一些好的材料,把它們好好打磨了一番,煉成了一門大陣。”
  “那最好不過。”全身肌肉的始祖笑著說道:“那我們把負累引出來,然後用大陣堵住它的退路,再把它幹掉。”
  “難呀。”這位文質彬彬的始祖搖了搖頭,說道:“我這大陣,是能堵住他的退路,不讓它逃回巢穴,但,困不了它多久。現在的它,比起當年來,更聰明了,它已經會破陣了。”
  “沒事,我們先試試刀鋒嘛。”全身肌肉的始祖大笑地說道:“這次不行,下次再來!如果再不行,再叫上幾個道兄,隻要我們想出好法子,肯定能把它幹掉的。”
  “說到底,武道兄還是要拿我來做誘餌,讓我去把這東西引出來。”文質彬彬的始祖不由抱怨地說道。
  “這沒辦法的事情。”全身肌肉的始祖大笑,說道:“我這麼一個大老粗,幹不成這種細活,論進退之術,我遠不如你呀。”
  “武道兄直接說我逃跑的功夫一流就行了。”文質彬彬的始祖不由苦笑了一下。
  全身肌肉的始祖笑著說道:“逃跑功夫,那也是功夫,不是誰都能修練出來,我就修練不出來。不過,我還真羨慕你的雲遁之術,這門秘術,我都想學,逃跑起來,誰都追不上。”
  文質彬彬的始祖不由笑了一下。
  當這兩位始祖跨入了負累巢的海域之時,他們突然停止了腳步,他們的目光瞬間落在了海麵上。
  這一片海域,此時海水通紅,在平日,這的海水都是渾濁不清的,但是,現在卻被鮮血染得通紅,一股腥濃無比的血腥味撲麵而來,十分刺鼻。
  在海麵上,無數的屍體,有巨大如一塊大陸的凶物屍體,也有小如拳頭的毒物屍體……所有凶物都被斬殺,而且是十分簡單粗暴,不是被撕成了兩半,就是被擊穿身體。
  看到這樣的傷口,就能想象,有人赤手空拳,把巨大無比的凶物撕成了兩半,或者是一拳就直接把凶物的巨大身體擊穿。
  看著這片海域一陣死寂,整片海域都是漂浮著屍體,使得這兩位始祖麵麵相覷。
  “有人,有人先我們一步。”文質彬彬的始祖神態凝重起來。
  在這個時候,這兩位始祖不由相視了一眼,緩緩地走了進去,他們的目光在一具又一具凶物的屍體掠過。
  看到這簡單粗暴的手段,這兩位強大無比的始祖,都不由為之動容,那怕是他們強大無匹了,依然心麵抽了一口冷氣。
  “夠凶猛、夠粗暴,簡直就是痛快淋漓。”全身肌肉的始祖也不由喝采一聲。
  “好強大,比我們強大得太多了。”文質彬彬的始祖不由神態凝重起來,單是看這些凶物的死法,他就能想象出手的人是強大到怎麼樣的地步。
  “難道是十大始祖之一?”全身肌肉的始祖也不由神態鄭重。
  “不可能,那一次災難之後,就已經改變了很多。”文質彬彬的始祖徐徐地說道:“就算他們還幸存,隻怕也沒有這個閑情,沒有這個時間。”
  “或許是那個恐怖存在?”全身肌肉的始祖想到了一個存在,不由臉色大變。
  那怕強大如他這樣的始祖,對於那個黑暗的大恐怖,也是十分的忌憚,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是那個存在的對手。
  “隻怕不可能。”文質彬彬的始祖徐徐地說道:“他消失很久了,如果他露臉,絕對會被狙擊,絕對會被圍攻!”
  

Snap Time:2018-11-20 07:57:49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