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3117章 我隻是想回憶一下

  所有人都不由屏著呼吸看著眼前這一幕,一切都陷入了寂靜之中。∮雜∞誌∞蟲∮
  夔牛,獨腳鎮壓萬古,一腳踩下,諸天神魔都無法掙紮,都會被鎮封在腳下,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
  但是,第一凶人可是一尊始祖呀,曾經殺戮八方,所向無敵呀,然而,他卻被夔牛的獨腳鎮壓在那了。
  看到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這不僅僅是因為蟄龍的強大,更是因為溪皇的可怕。
  溪皇的一曲“溫柔鄉”,那實在是太恐怖了,當笛聲一響的時候,成千上萬的人倒下,一下子陷入了沉睡之中。
  那怕是再強大的長存,在這笛聲之下,都難於抵抗,都會很快陷入熟睡之中。
  這樣的一曲“溫柔鄉”,無招無式,沒有任何殺戮,甚至可以說,它是充滿了無限的美好,讓人忍不住去回憶,讓人忍不住去淪陷,它實在是太美好了,讓人都不由心甘情願。
  就是因為如此,一曲終,不知道有多少人熟睡在了地上,久久無法醒過來。
  大家都看得出來,僅憑蟄龍的夔牛法相,不見得能傷得了第一凶人,就算是能傷得了第一凶人,但,也不可能把李七夜釘在地上,更不可能一腳把他鎮壓在那。
  第一凶人正是因為沉醉在了溪皇的一曲“溫柔鄉”之中,這才給蟄龍可乘之機,在第一凶人防禦最薄弱之時,給蟄龍造就了萬載難逢的機會,他的夔牛法相給了第一凶人致命一擊。
  “死了嗎?”看著被鎮壓在夔牛獨腳之下的第一凶人,大家都不知道是死是活,大足壓塌了大地,大家也沒有辦法看清楚腳下的李七夜是怎麼樣的情況。
  如果換作是其他人,在這樣的鎮殺之下,那是必死無疑,那怕就是有九條命,也難逃得過一死。
  然而,換作了第一凶人,那就不確定了,不少人都相信,第一凶人是沒有那麼容易殺得死的。
  “隻怕是死了吧。”也有強者覺得這樣都不死,那實在是太沒有天理了,忍不住嘀咕地說道:“他都已經在沉睡中了,他還有什麼力量去抵抗,先是被電矛釘殺,後又被踩入了大地之中,隻怕早就已經被踩成肉醬了,這樣不死那才叫怪呢。”
  這個強者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畢竟,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再強大的人,都會被踩成肉醬,隻怕始祖都不例外,如果這樣都安然無損的話,那實在是太沒有天理了。
  “溪皇的此道,太可怕了。”看到大地上還有成千上萬的強者沉睡著,久久無法醒過來,很多人都打了一個冷顫,他們都離得遠遠的,不敢靠近。
  這些沉陷入這一曲的“溫柔鄉”中的修士強者,有掌教皇主,更是有大教老祖,甚至還有一些是舉世無雙的長存不朽。
  連長存不朽這麼強大的存在都沉陷在了這一曲“溫柔鄉”中,這可以想象溪皇的此道是多麼可怕,她完全可以做到殺人無形。
  所以,在此時,不少人望向馬車之時,神態間都不由露出了敬畏神色,大家也總算明白,溪皇能成為金光上師的妻子,那不是沒有道理的。
  溪皇擁有著如此可怕的實力,難怪當年那怕是強大如金變戰神、明王佛這樣的無敵之輩,對於溪皇都是如此的忌憚。
  他們對於溪皇的忌憚,那不是因為她是金光上師的妻子這個身份,而是溪皇的實力,就足可以讓一尊十二宮真帝忌憚了。
  “轟、轟、轟”就在所有人都猜測第一凶人是死是活的時候,大地震動起來,而且,這樣的震動越來越強烈。
  在“轟、轟、轟”的震動聲不止之時,在這一刻,那踩在大地上的夔牛獨腳動了一下,好像腳底下有什麼強大無匹的力量撼動了夔牛的獨腳。
  “是第一凶人,第一凶人還沒有死。”看到夔牛的獨腳搖晃起來,有人立即知道這是什麼了,不由大叫了一聲。
  “劈啪——”的閃電聲響起,在這個時候,夔牛全身閃電竄動,電流猶如瀑布一樣垂落一樣,那之間,夔牛全身是電弧環繞,力量瞬間暴發。
  聽到“砰”的一聲巨響,夔牛的獨腳瞬間一沉,重重地碾壓下去,大地又是深深地陷了下去。
  但是,那怕夔牛的力量在這瞬間爆發,那也無濟於事,“轟、轟、轟”震動之聲,依然從地下傳了下來,而且,在這個時候,聽到“喀嚓”的碎裂之聲響起,大地出現了一條又一條的裂縫,整個大陸好像要在這一刻崩碎一樣。
  “轟——轟——轟——”在強大無匹的力量之下,整個大陸都搖晃起來。
  而且,在這個時候,不管夔牛的電流如何的傾瀉而下,不管夔牛的力量如何的瘋狂爆發,但,都無法鎮壓得住了。
  在這一陣陣的轟鳴聲中,隻見夔牛那一隻鎮壓在大地之上的獨腳冉冉升起,它是被巨大無比的力量慢慢地托起來的。
  “是第一凶人,第一凶人真的是沒有死,他沒有死!”看到眼前這一幕,有強者不由尖叫了一聲。
  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人抽了一口冷氣,心麵都不由發怵,第一凶人果真沒有死。
  “這樣都不死,這還有天理嗎?這樣的人,是金剛不壞嗎?”有強者忍不住嘀咕一聲,心麵都不由發毛。
  “喀嚓”的碎裂之聲響起,終於,夔牛的獨腳被高高地抬了起來,地麵出現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深坑,這個深坑崩裂,無數的泥石紛紛墜落。
  在這個時候,大家都看到,在夔牛的獨腳之下,有著閃電在竄動著,就是這麼一簇看起來小小的竄動電光托起了夔牛的巨足。
  “是第一凶人,就是他。”看到夔牛的獨腳被緩緩地抬起來的時候,大家都看清楚了那一簇的電光。
  大家放眼看去,此時第一凶人依然全身閃電繚繞,他身上還被閃電的一條條鎖鏈捆綁得緊緊的,他全身還被閃電包裹著,似乎這瘋狂竄動的閃電會把第一凶人一下子吞噬掉一樣。
  但是,第一凶人李七夜,似乎一點都不在意自己全身被閃電捆綁,甚至連電矛都依然釘在他的身上,他都一點反應都沒有。
  而且,此時的第一凶人好像是睡著了一樣,依然是閉著眼睛,看他的模樣,好像是進入了熟睡,在這樣的熟睡之中,他僅僅是以一隻手托著夔牛的巨足。
  就這樣以一隻手托著夔牛的巨足,他身體懸空,緩緩地把夔牛的巨足抬了起來。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不管夔牛的力量如何爆發,不管夔牛如何的發飆,但是,都無法壓下李七夜絲毫,它巨大的身體被李七夜隻手緩緩地托了起來。
  看李七夜那熟睡的模樣,如此托起夔牛,那是十分容易的事情,好像他手掌上所托著的那隻不過是輕若無物的鴻毛而已。
  看到熟睡之中的第一凶人竟然如此輕而易舉地托起了夔牛,這一下子徹底的讓人看得傻了眼了,大家久久反應不過來。
  第一凶人被夔牛踩在了腳下,不但沒有在大家想象中那樣被踩成肉醬,他是絲毫不損,更可怕的是,他在熟睡之中,隻手就輕而易舉地托起了夔牛,這樣的力量,那實在是太過於恐怖了。
  “這還是人嗎?”看到眼前這樣的一幕,有人不由嘀咕,毛骨悚然。
  至於其他人,看著眼前這樣的一幕,那已經是久久說不出話來了,他們心麵發怵,李七夜的實力,那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任何人此時看到李七夜,都會毛骨悚然。
  “好美的一覺。”在這個時候,一個輕歎之聲響起,是那麼的舒服,那麼的愜意,是那麼的滿足。
  這就好像一個人從美夢中清醒過來,美美的一覺,多麼的讓人滿足,多麼的讓人愉悅。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清醒過來了,他緩緩地睜開了雙眼,一副愜意滿足的模樣,似乎,也不介意被夔牛踩在腳下。
  “很久很久沒有睡過如此美好的一覺了,實在是太值得讓人懷念了。”此時李七夜向馬車望去,對溪皇說道:“能有如此的美夢,那實在是多謝你。”
  馬車之內,溪皇沉默了一下,徐徐地說道:“這並非是我的功勞,李公子本就擁有如此美麗的往事,隻是李公子把它深深地埋在了記憶的深處而已,不願意去回憶它。小妹所做的,隻是輕輕拔開記憶的一角而已……”?說到這,溪皇感歎一聲,說道:“……李公子若是不願意去回憶,我這一曲‘溫柔鄉’對於你也是無濟於事,隻是李公子想回憶往昔,我所做的,隻是順手推舟而已。”
  溪皇明白,這並不是李七夜沉陷在了她的“溫柔鄉”中,而是李七夜願意去回憶自己的美好往事,這才使得他陷入了“溫柔鄉”之中,否則,那怕她的一曲“溫柔鄉”再強大,都無濟於事。
  聽到溪皇這樣的一席話,很多人都麵麵相覷,在這個時候,他們才明白,是李七夜自己主動陷入“溫柔鄉”的。
  

Snap Time:2018-11-17 10:24:44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