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3112章 辛秘

  聽到蟄龍的話,李七夜笑了一下,隨意地說道:“對,我就是咄咄逼人,不服氣,就來送死,我不介意大開殺戒的。+雜誌蟲+”
  李七夜這話一出,頓時讓空氣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天地間的氣氛一下子凝固了。
  在這個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麵麵相覷,也有很多人都不由苦笑了一下。
  似乎,不論是什麼時候,第一凶人都是那麼的直接,都是那麼的簡單粗暴,似乎第一凶人好像不知道婉轉一點,或者把語言組織包裝一下。
  “第一凶人說話,難道就不能婉轉一點嗎?”有強者也不由喃喃地說道:“說句客氣的話,說不定大家都有回旋的餘地,用不著把大家都搞得這麼僵吧,把得大家都下不了台麵。”
  人,都是有皮有臉的,特別是無敵之輩,更是好麵子,甚至為了顏臉,不惜生死一搏。
  現在第一凶人當著天下人的麵,說出如此霸道的話,那簡直就是一下子把雙方的下台階都堵死了,彼此之間都沒有回旋餘地了,如此一來,雙方都一下子撕破臉皮了。
  就像剛才那般,不論是八尺真帝,還是溪皇,他們說話都顯得特別的有風度,都顯得特別的有水準,堪稱是字字珠璣,然而,第一凶人所說的話,卻是簡單粗暴,而且往往十分容易得罪人。
  “這家夥。”也有教主不由苦笑了一聲,說道:“難道他出身於荒莽,未有大教道統的涵養……”
  “笨。”有老祖搖頭,說道:“隻有笨蛋才會這樣認為,那隻不過是他懶得說而已。你會跟一隻蟻螻客客氣氣說話嗎?”?“可是,他,他麵對的乃是蟄龍呀,麵對的是金光上師呀。”有強者不由嘀咕地說道。
  這位老祖目光深邃,望著站在那的第一凶人,徐徐地說道:“自出道以來,第一凶人何時把人放在眼中了,不論是什麼人!”
  聽到這話,不少人都呆了一下,細細想來,似乎還真的是如此,自從第一凶人露臉以來,他都是如此的囂張,如此的霸道,似乎他從來都未曾把任何一個敵人當用一回事。
  “長江大浪,後浪推前浪。”此時蟄龍感慨一聲,說道:“我們這老骨頭,也老了,沒有了年少的霸氣了。”
  說到這,蟄龍的聲音頓了一下,徐徐地說道:“但,我這把老骨頭,還是想折折騰,如果道友執意要與我等為敵,我這把老骨頭,不自量力,戰一戰又何妨呢?”
  蟄龍這一席話雖然是說得十分客氣,但是,當這話一出口的時候,卻又霸氣側露,在這那之間,仿佛又看到了當年那個吒叱風雲的蟄龍。
  “一戰,又何妨。”李七夜笑了笑,說道:“我接著便是!”
  話說到這份上,大家都知道,雙方已經無法避免一戰了,這讓遠處觀望的所有修士強者都不由相視了一眼。
  隻不過,讓大家沒有想到的,第一凶人未與金光上師一戰,卻先與金光上師的護道人蟄龍一戰了。
  大家都知道,蟄龍作為遠道長存,他的道行之強,不見得會弱於金光上師的。
  “此間,對我等乃是有著重大意義。”此時,蟄龍徐徐地說道:“與道友一戰,我等隻怕不拘泥於任何手段!若是有得罪之處,那還請道友見諒。”
  “沒有什麼得不得罪的。”李七夜也不在意,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輸了,就是技不如人而已,有什麼手段,盡管使出來吧。說不定,以後沒有這個機會了。”
  “好,好,好,好霸氣。”蟄龍大笑起來,徐徐地說道:“多少年了,我這老骨頭多少年沒聽過這樣的話了,很好,很好!”
  當蟄龍大笑之時,天空上的星辰簌簌發抖,日月忽暗忽明,似乎萬物眾生都在這大笑之下顫抖起來,誠惶誠恐。
  雖然蟄龍乃是大笑,但是,不論是誰,都能聽得出來,在蟄龍這大笑之聲有了幾分的怒氣。
  聽到笑聲中有怒氣,大家都能理解,畢竟蟄龍這樣的存在,多少年以來,世人在他麵前都畢敬畢敬,不論是怎麼樣的人物,今日卻被李七夜如此的邈視,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泥性。
  在此時,蟄龍沒有發怒,那都已經是十分有風度了。
  “小妹不自量力。”此時馬車之中響起了溪皇的聲音,說道:“欲現醜一二,還望李公子見諒。”
  “又有何妨。”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我不也說了嗎?若是你們不走,我便橫掃這,血流萬。不管你們多少人聯手上,我都不介意的。”
  “多謝公子的體諒。”那怕雙方即將要動手了,此時的溪皇依然是風度翩翩,話說依然是那麼的客氣有禮。
  溪皇說出這番話之時,蟄龍也未有阻止,毫無疑問,他也是默認了溪皇出手。
  在這個時候,不少人都抽了一口冷氣,這就意味著,蟄龍也好,溪皇也罷,仙銅山並未打算與李七夜單打獨鬥,準備聯手大戰李七夜。
  到了始祖級別而言,他們往往喜歡單打獨鬥,這樣的強者,往往不喜歡別人助陣,更何況,這級別的戰爭,道行淺的人上去助陣,根本就幫不了什麼忙,反而會成為一種累贅。
  現在蟄龍卻允許溪皇助陣,這的確是讓不少人大吃一驚。
  溪皇雖然很強大,但,也僅是對於天下強者而言,就算她再強大,都未曾達到始祖的境界,根本就無法達到蟄龍這樣的高度。
  可以說,那怕溪皇盡全力,在這樣的戰鬥之中,都無法幫助上什麼忙,甚至有可能成為一種累贅,但是,蟄龍卻允許了,這僅僅是因為蟄龍需要幫手嗎??想到這一點,讓不少人麵麵相覷,大家都覺得,溪皇要出手,這是很出人意料的事情。
  “聽你口氣,倒是有幾分把握。”李七夜露出了笑容,說道:“你這麼聰明的女人,我倒是有幾分喜歡,按道理來說,你不會做愚蠢之事。”
  李七夜這話,又何嚐不是大家所想的呢,畢竟,溪皇插手這樣的決鬥,聽起來是十分的不明智。
  “公子之睿智,我輩無法企及也。”溪皇驚歎一聲,說道:“小妹隻是有淺道一技而已,談不上什麼手段。”
  溪皇這樣的女人,想讓人討厭都難,聽著她說話,似乎就是一種享受,就能讓人喜歡上,這樣的女人,的確也隻有金光上師之輩才能配得上。
  “當年,我祖困於凶地,有所悟,得驕橫相助,創一道,有別於他的本道。”溪皇徐徐道來,說道:“後我祖因此道與本道不符,所以悟而未修,後輩也未曾修之。小妹淺薄,誤打誤撞修之……”?聽到溪皇這一席話,所有人都吃驚,大家都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辛秘,大家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軼聞。
  天下人都知道,當年驕橫把洗溪的始祖洗白灰賣給了惡魔,但,現在聽溪皇這樣的話,好像當年沒有這麼簡單。
  似乎驕橫把洗白灰賣給了惡魔之後,又助洗白灰一臂之力?或者,驕橫把洗白灰賣給惡魔,那隻不過是苦肉計而已,那是算計惡魔!
  當年的秘事,今世隻怕沒有人知道具體的詳情了,不過,從這一段故事便讓後人明白,當年之事,遠沒有這麼簡單。
  “這麼說來,是把我當作試金石了。”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不敢,小妹不自量力而已。”溪皇十分的謙遜,說話實在是太好聽了。
  “也罷。”李七夜也不在意,無所謂,說道:“我倒想見識見識,驕橫與你們始祖有什麼驚人的創舉,畢竟,他是上天的寵兒,世間天才又焉能與之相比呢。”
  李七夜這樣的話,又讓不少人相視一眼,所有人都聽得出來,好像第一凶人很欣賞驕橫。
  大家都知道,第一凶人從來都沒把誰放在眼,簡直就是目無餘子,現在卻如此欣賞驕橫,而且,完全是不同一個時代,驕橫早就消失在了時間長河之中了,但,這一世的第一凶人,卻如此的欣賞驕橫,這就讓人覺得詭異了。
  “驕橫,不就是那個奸商嗎?”也有人嘀咕一聲,頗為不滿。
  驕橫這個奸商,也曾留下過惡名,雖然他創建了驕橫商行這樣的龐然大物,但,聽說,他當年在世,曾經不少道統栽在他的手中,在他手中吃了不少的虧。
  所以,後世之人,人人都知道驕橫這個奸商,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這樣的一個奸商,死了這麼久了,目中無人的第一凶人還如此的欣賞他,這的確是讓人意外,讓人吃驚。
  “小妹得罪了。”就在很多人心麵存疑的時候,溪皇說道。
  溪皇話落下,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都一雙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他們也想看看溪皇究竟有什麼樣逆天的手段。
  大家都知道,溪皇十分強大,那怕驕傲如金變戰神這樣的存在,也不敢在溪皇麵前放肆,那不僅是因為她是金光上師的妻子,更是因為溪皇本身就是十分的強大,強大到足可以讓一尊十二宮真帝忌憚!
  

Snap Time:2018-11-18 07:48:15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