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065章 蘭書才聖

  自己宗門、道統視為無上聖物、鎮教之寶的東西,而李七夜他們隻不過為了喝上那麼一鍋魚湯而已。﹥雜+誌+蟲﹥
  一對比之下,不管是什麼樣的宗門,不管是什麼樣的道統,不管是怎麼樣的無敵之輩,都一下子變得十分寒磣了。
  似乎,與李七夜他們一比起來,他們就真的是一群窮酸而已。
  在這個時候,很多人又不由再一次想到李七夜的另外一個外號了——李十億!
  “貧窮,限製了我的想象。”最後,有一位老祖不由苦澀地笑了一下。
  “他,他,他是蘭書才聖!”在這個時候,有一位強者認出了和李七夜在一起的喝湯的青年,不由駭然大叫一聲。
  “什麼,他,他就是蘭書才聖?真的假的?”一聽到這話,沒見過蘭書才聖的人覺得不可思議,一雙眼睛不由睜得大大的。
  “沒,沒錯。”這個強者一開始都不敢確定,再仔細看了一遍,說道:“他,他的確是蘭書才聖,雖然,雖然現在他穿著隨意,但,絕對不會錯。”
  這位強者曾經見過蘭書才聖一次,雖然上一次見蘭書才聖,那是始祖無敵,現在他卻穿著一身便裝,而且腰間還是係著圍裙,但是,他可以確定,眼前這個青年,的的確確是蘭書才聖。
  “的確是蘭書才聖。”有老祖看著這個青年,輕輕地歎息一聲。
  在這個時候,不少人都望向了卷雲神他們雲峰五友,看到卷雲神他們的神態,所有人都一下子明白了,眼前這個青年,的的確確是蘭書才聖。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呆住了,在剛才,聖霜真帝、紫龍女帝他們跪拜於地,致以最高的敬意,那都已經足夠震撼人心了,這都讓人想象不透了,為什麼紫龍女帝他們這樣的十二宮真帝,都要向李七夜行如此大禮。
  然而,現在更讓人震驚的是,蘭書才聖這樣的無敵始祖,竟然親自下廚,為第一凶人煮上一鍋魚湯。
  舉世之間,又有誰能有著這樣的待遇,蘭書才聖,當今天下最了不起的天才,站在最巔峰的存在,一世無敵的始祖,今日,他竟然為李七夜下廚煮那麼一鍋的魚湯。
  試問世間,還誰能有這樣的資格。多少人,見到蘭書才聖,都已經是十分自豪了,如果能與蘭書才聖說上那麼一二句話,那就引以為榮了,一輩子的榮幸了。
  但是,今日,蘭書才聖這樣的始祖,卻親自為李七夜下廚,煮一鍋魚湯,這是多麼震撼人心的事情,這樣的事情,那已經超出了所有人想象了。
  就算是吹牛皮,都沒有人敢吹出來。如果說,有一天有人跟你說,你看到了蘭書才聖給別人下廚,為別人煮上那麼一鍋的魚湯,那麼,所有人都認為你在吹牛。
  甚至連你自己,都不敢吹出這樣的牛皮了,最大的牛皮,你也隻能這樣吹,在某一天,你給蘭書才聖煮上一鍋魚湯,那都已經是你一輩子吹過最大的牛皮了,更別說是去吹蘭書才聖給你煮上一鍋魚湯這樣的牛皮。
  但是,現在,蘭書才聖的的確確是為李七夜煮上了那麼一鍋的魚湯,別人連吹牛都不敢吹的事情,卻真實的出現在這了。
  “吃飽喝足,也該幹點正事了。”在這個時候,李七夜伸了一個懶腰,懶洋洋地站了起來。
  在這一刻,李七夜雙目一張,從所有人身上一掃而過,輕輕擺手,說道:“這麼大的禮數,那是折我的壽,起身吧。”
  “謝大人——”長生殿皇再拜,神態恭敬。
  光明聖院、真龍庭的所有強者、所有老祖,在這個時候也都紛紛大拜,這才站了起來。
  當所有軍團都站起來之後,此時李七夜的目光才落在了三目神童的身上,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這個小子,倒是有勇有為,有情有義。不過嘛,若不急著施救,就算保住了小命,這一身道行就算是毀了,這一雙眼睛也算是毀了。”
  聽到李七夜這輕描淡寫的話,靈心真帝芳心一震,忙是大拜,說道:“請公子救救他。”
  李七夜笑笑,輕搖頭,說道:“有聖手在這,也不需要我出手。”
  說著,他笑著對蘭書才聖說道:“你不是煉了一爐好藥嗎?這個小夥子就交給你了。”
  蘭書才聖看了看昏死過去的三目神童,不由笑了一下,說道:“也罷,既然先生都如此說,我又怎麼會吝嗇這麼一爐好藥呢。”
  說著,他取出了一隻玉瓶,交給了靈心真帝,說道:“十五日服一顆,他施了‘輪寫天命’,跟死人差不多了,等他活過來之後,送來勁草道統,我為他再接道基。”
  “多謝公子、多謝才聖。”聽到蘭書才聖的話,靈心真帝大喜,再拜。
  天瞳道統的不少老祖一聽到這話,都不由為之大喜,三目神童這也算是因禍得福。
  聽到蘭書才聖這樣的話,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之羨慕無比,畢竟,這是蘭書才聖親療傷,就算是死人也能救活。
  “謝就不用了。”蘭書才聖笑著說道:“你們兩人,倒是很登對,同生死共患難,人生還有什麼不可求也?希望你們能早日成親,趁先生還在此,喝上你們一杯喜酒。”
  被蘭書才聖這麼一說,靈心真帝頓時粉臉通紅,那怕她是一尊真帝,當著天下人的麵,也不由嬌羞。
  所有人都呆呆,這簡直就是欽定的一樁親事,由始祖親自說親,這樣的一樁親事,比宗門老祖開口還管用。
  甚至可以說,蘭書才聖都開口說這麼一樁親事了,伊甸園的老祖也會十分樂見其成的。
  在這個時候,也有不少人偷偷地瞄了金變戰神一眼,金變戰神神態冷厲,殺意冰冷,整個人就像是一頭擇人而噬的凶獸。
  大家也明白,金變戰神與靈心真帝徹底沒戲了。
  在今天之前,靈心真帝還是金變戰神的未婚妻,可惜,當金變戰神出手要斬殺靈心真帝的那一刻起,他們兩個人就真的是一刀兩斷了。
  當伊甸園單方麵撕毀婚約之時,這也就意味著金變神庭與伊甸園斷絕了關係,這就意味著靈心真帝再也不是金變戰神的未婚妻了。
  現在蘭書才聖親自開口說親,這一下子就讓靈心真帝與三目神童之間的親事一下子就變成了事實了,他們這一對患難鴛鴦也算是修得了正果。
  “亂七八槽的事情也告一個段落。”李七夜笑了笑,懶洋洋地說道:“該處理處理一下我這點破事了。”
  說到這,目光往金變神庭、明王佛、雲峰五友他們身上一掃,悠然地說道:“既然是十日之約,當是要履行約定了,今日,那就一決生死吧。”
  當李七夜說出這樣的話之時,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在這個時候,金變戰神他們也不由神態一厲。
  蘭書才聖向卷雲神望去,徐徐地說道:“師伯,現在認輸還來得及,莫自誤。”
  蘭書才聖這是在勸卷雲神,這也是給了卷雲神最後一個機會。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望向卷雲神,在此之前,很多人都會認為,如果李七夜敢殺卷雲神,隻怕蘭書才聖會為他報仇,與一位始祖為敵,那是十分不明智的事情。
  但,現在卻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現在誰都看得出來,蘭書才聖與李七夜的關係那是非同小可。
  卷雲神此時望向其他四友,其他四友交了一個眼色,都鄭重地點頭,說道:“不論大哥作出怎麼樣的決定,我們都全力支持,大哥對我們恩重如山,碎身難報!”
  卷雲神深深地呼吸一口氣,拒絕了蘭書才聖的好意,徐徐地說道:“吾兒慘死,若不為他報仇,無法告慰他在天之靈,我終生不得安寧,也不得眠寐!不論生死,也要為吾兒報仇,以告慰他在天之靈!”
  “罷了,那就尊重師伯的決定。”蘭書才聖輕輕搖頭。
  蘭書才聖了解卷雲神的心態,他老來得子,寶貝得不得了,管雲鵬被殺之後,他老人家是食寐不安,心麵不得安寧,所以他才會不惜一切代價,為自己兒子報仇。
  “勁草道統,以後就交給你了。”卷雲神鄭重地向蘭書才聖說道。
  蘭書才聖笑了笑,最後說道:“我也該走了,以免得在這礙手礙腳。”說著,坐回了椅子上。
  “嘩啦”的聲音響起,浪潮卷雲,所有人的眼前一花,在這那之間,蘭書才聖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隨之消失的,還有那碧海藍天,還有那柔軟的沙灘,這一切都消失了。
  這一切都消失之後,這讓人感覺是恍然一夢,剛才好像是在做夢一樣,除了李七夜還站在天空上之外。
  “退後吧,以免得大家說我們以多欺少。”李七夜站在天空上,笑了笑,向聖霜真帝、紫龍女帝他們擺了擺手。
  聖霜真帝他們聽令,大手一揮,隨著他們一下令,光明聖院的軍團、真龍庭的軍團、仙魔道統的軍團……所有的兵馬都紛紛地退到了一旁。
  

Snap Time:2018-11-19 12:59:39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