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3045章 不一樣的解讀

  神古戰這話已經說得很直接了,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看著李七夜,隻不過沒有人動手而已。∮雜∞誌∞蟲∮
  雖然說,有一些大人物心麵的確有這個意思,對於他們而言,窮碧始祖的預言絕對是不會出錯。
  既然李七夜這個凶人就是窮碧始祖預言中的凶人,他甚至有可能成為仙統界的心頭大患。
  那麼,對於多少人大人物而言,他們是樂意先發製人,除之而後快,對於他們來說,如果能把災難消滅在萌芽之中,他們寧願是錯殺一萬,也不會放過一個。
  那怕有不少大人物心麵有這樣的想法,隻不過沒有人敢貿然出手而已,先不說李七夜實力有多強大,自己是否是他的對手。
  就在剛才,大家都看得出來,五行天女很明顯青睞李七夜,在這個時候對李七夜發難,豈不是與五行天女過不去,豈不是與五行山過不去?
  隻要聰明的人,都不願意與五行山為敵。就算他們對李七夜有除之而後快的決心,也不會在此時此刻動手。
  “來呀。”李七夜笑了一下,根本沒把神古戰放在眼中,風輕雲淡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李七夜如此的視自己無物,這頓時讓神古戰臉色大變,神態十分的難看,出自於神祗疆的他,實力強悍無匹,什麼時候被人如此輕視過了。
  “大覺師兄,我持完全不同的觀點。”就在很多人認為李七夜就是窮碧始祖預言中的“凶人”之時,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一個女子站了起來。
  這個女子一襲青衣,輕紗遮住容顏,但是,一雙秀目如寒星,猶如可以照亮夜空一樣,這一雙眼睛,十分的美麗。
  這個女子,正是曾在仙魔道統與李七夜相遇的徐蕭瑾,她曾言與李七夜有業緣。
  “原來是天算閣的徐姑娘。”在這個女子站起來之後,太尹喜向這個女子抱拳。
  “什麼,天算閣!”聽到太尹喜的話,在場的許多人心麵不由為之一震,更是有一些人驚呼起來。
  一時之間,不少人紛紛站了起來,都想看清楚徐蕭瑾的容顏。
  “天算閣這一世也有弟子入世了。”當看到徐蕭瑾之後,連真帝、長存都頗為動容,低聲議論地說道。
  天算閣,在仙統界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當很多人聽到“天算閣”這個名字之時,都不由為之肅然起敬。
  窮碧道統,乃是由窮碧始祖所創建的道統,在窮碧道統之中,有著千百萬的門派大教,像窺天帝國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窺天帝國乃是窮碧始祖的一位弟子所創建的,可以說,窺天帝國也是窮碧始祖的傳承之一。
  但是,在窮碧道統真正能算得上是窮碧始祖傳承的,那就是非天算閣莫屬。
  原因很簡單,天算閣,這就是窮碧始祖所居住的地方。甚至世間沒有人知道天算閣具體在什麼地方,除非是得到了邀請,外人是進不了天算閣的。
  天算閣十分神秘,但是,他們很少有弟子出世,盡管是如此,在窮碧道統,真正能號令整個道統的,不是實力最強大的窺天帝國,而是代表著窮碧始祖的天算閣。
  所以,一聽到徐蕭瑾是來自於天算閣之時,多少人為之心麵一震,畢竟,這是始祖所居住之地,在某種程度上而言,天算閣就代表著窮碧始祖的態度。
  一時之間,不少人向徐蕭瑾鞠首,向她致敬。千百萬年以來,不知道有多少了不起的大人物曾經想入天算閣,欲向窮碧始祖請教未來大勢,但是,都被拒絕了。
  “大覺師兄,始祖曾留下預言,這的確沒錯。”徐蕭瑾徐徐地說道:“但是,以我個人的爻算,與大覺師兄恰恰相反。未來仙統界的大勢,必定需要依仗李公子,李公子才是仙統界的希望所在。如果說,始祖預言所提的凶人便是李公子的話,那麼始祖所要說的,便是李公子才能在天下大變之時力挽狂瀾。”
  徐蕭瑾的話頓時讓在場的所有人麵麵相覷,一時之間,大家都不知道誰的話才是最真實,誰的話才是最靠譜的。
  大家都知道,不論是徐蕭瑾,還是大覺禪師,他們都是繼承了窮碧始祖的傳承,毫無疑問地說,在爻算之術上,不要說是舉世之間,就是萬古以來,隻怕都沒有人能與窮碧始祖相比了。
  而大覺禪師在爻算之術上的造詣,在整個時代以來,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他的爻算之精,當世除了窮碧始祖這樣的存在之外,隻怕是無人能及了。
  但是,徐蕭瑾可是出自於天算閣,雖然她還年輕,聲威不如大覺禪師,地位不如大覺禪師。
  不要忘記了,天算閣那可是比窺天道統要純正多了,天算閣就是窮碧始祖所居住的地方,在某個程度上來說,以傳承而言,天算閣是要遠遠超出窺天道統的,否則的話,天算閣在窮碧道統的地位也不會高於窺天帝國。
  徐蕭瑾既然能得到天算閣的允許,讓她入世,這就說明她的造詣已經是出神入化了,否則的話,以天算閣的風格,不可能讓徐蕭瑾出世。
  那麼,現在同樣是窮碧始祖的一句預言,到了徐蕭瑾和大覺禪師口中,那完全是兩種不同的解讀,甚至可以說,他們兩個人人的解讀,那完全是相反的。
  一時之間,讓不少大人物都有些發懵,他們都不知道該相信誰的話才好。
  如果說,以威望而言,大家下意識都會選擇大覺禪師,畢竟大覺禪師成名已久,而且,曾經不少大人物都向大覺禪師請教過,他推算得都是十分精準。
  隻不過,徐蕭瑾是出身於天算閣,在某種程度上可以代表著窮碧始祖,那怕不如窮碧始祖,那至少也是一種態度。
  “師妹話雖有道理。”大覺禪師徐徐地說道:“但是,小僧還是堅持自己的爻算。更何況,此乃關乎整個仙統界,關乎億萬生靈的存亡,此事不可掉於輕心,必有所防備,一步有所差池,說不定仙統界必定是萬劫不複。”
  大覺禪師的話引起了在場的許多大人物共鳴,不少大人物都暗暗點了點頭,有人低聲地說道:“此話有道理。”
  對於在場的大人物而言,他們寧是錯殺一萬,也不會放過一個,畢竟這是關乎整個仙統界,比起整個仙統界來,錯殺一個,又算得了什麼呢,他們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
  “師兄,此話差矣。”徐蕭瑾搖頭,鄭重地說道:“我們隻是觀未來,審大勢而已,幹涉天下,非我輩所為,這也有違此道初衷,更是泄露天機,必招天罰。”
  “天命,乃是用來改的。”大覺禪師神態鄭重,徐徐地說道:“若為天下蒼生,小僧願意承受萬劫不複的天罰,為蒼天謀救福祉……”?“好了,好了,你們就別在那羅嗦了。”李七夜揮了揮手,打斷了大覺禪師的話,說道:“這點水平也在這得瑟,丟人現眼,這點水平也敢說爻算之術,那簡直就是笑掉大牙,我閉著眼睛都算得比你準。一邊呆著去,別羅嗦。”
  李七夜一開口就打斷了大覺禪師和徐蕭瑾兩個人的辯論,這讓大家都不由相視了一眼,雖然說,他們兩個人對於窮碧始祖的預言有著完全不同的解讀,但是,此時不少人心麵對李七夜已經有所戒備了。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大覺禪師合什,宣佛號。
  “阿彌你妹——”李七夜不耐煩,擺手,說道:“我就是大凶又如何,不服氣就上呀,我一個打你們所有人,誰不服氣,盡管上,我三五下把你們全部滅了,以免得看得就眼煩。”
  如此霸道的話一說出來,這讓所有人都傻眼了,此話一出,那就是挑釁天下人,而且是視天下人無物。
  在場中,無敵的真帝都好幾尊,更是有強大無匹的長存,甚至連太尹喜這樣的存在都在這。
  李七夜卻完全不當作一回事,話說出來,好像一隻手就可以吊打他們所有人一樣。
  如此霸道不屑的話,這頓時讓在場的不少人心麵忿忿不平,一時之間,不少人瞪向李七夜的目光,已經有著火氣了,甚至有不少人的目光已是閃動著寒光。
  “怎麼,想動手嗎?來吧,人越多,越好,一下子解決了。”麵對那些噴著怒火的目光,李七夜渾然不在意,風輕雲淡地一笑。
  如此的態度,更是讓在場的很多人不爽了,一時之間,不少人為之冷哼一聲。
  “好大的口氣,你真以為以一已之力能與天下為敵……”神古戰冷聲地說道。
  “對,我就能與天下為敵。”李七夜打斷了神古戰的話,笑了一下,說道:“你們有幾個人能代表天下,來,來,來,我一隻手滅之!”說著,緩緩地伸出一隻手來。
  狂霸無雙,此時,大家隻能想到這麼一個詞了,一時之間,都麵麵相覷,有一些對李七夜不滿的人,在這一刻也有些進退兩難,對於他們來說,動手不是,不動手也不是!
  s:今晚九點,蕭生將會在公眾號“蕭府軍團”發放一千個新年紅包,請兄弟們關注公眾號“蕭府軍團”,前來可以來試試手氣!
  

Snap Time:2018-11-18 03:17:53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