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918章 聖獸園

  大黑牛撒蹄就逃,邊逃邊大叫,說道:“小夥子,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不對,說不定光明就是黑暗孕育而成,你自己保重吧,後會無期。”眨眼之間,逃之夭夭,消失在了天邊。
  看到大黑牛撒蹄就逃,這讓趙秋實他們都不由麵麵相覷,他們都不明白為什麼大黑牛為何逃得如此之。
  看到這樣的一幕,杜文蕊都不由搖了搖頭,事實上,大黑牛的來曆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謎,大家知道之時,它就已經在聖獸園了,沒有人知道它究竟是來自於哪。
  “走吧,我們走走看看。”杜文蕊吩咐趙秋實他們,在前麵帶路,趙秋實他們回過神來,忙是跟了上去。
  聖獸園,有很廣袤的大地,整個聖獸園都是連綿不斷的山嶺,一條條巨大的山脈如同巨龍一樣盤踞在大地上,一條條江河環繞於山脈之間。
  在這聖獸園中可謂是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在這有無數的飛禽走獸,有成群奔走的駿馬,也有成群飛舞的鶴鳥,所到之處,都能看到飛禽走獸的影子,而且,這些飛禽走獸和外麵的飛禽走獸完全不一樣。
  這的任何一隻飛禽走獸,都能感受到它們身上的光明力量在波動,那怕這光明力量是那麼的微弱,都依然讓人能感受得到,除此之外,這的飛禽走獸,看起來是比較聖潔,而且越是強大,那種聖潔的感覺就越明顯,這就是光明力量的作用。
  在途中,趙秋實他們遇到了很多奔走的野獸,飛翔的猛禽,這就讓趙秋實他們不由為之好奇了,有學生生忍不住說道:“院長,怎麼去分辨聖獸呢?”
  “分辨聖獸?”杜文蕊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這一點,隻怕你們是有所誤解了,以為聖獸就一定要強大無比嗎?不,事實上,這的所有飛禽走獸,都可以稱之為聖獸,那怕是一隻弱小的螞蟻……”
  “……在這都一樣可以稱之為聖獸。在這,聖獸不是一個物種,而是所有活在這聖獸園的所有飛禽走獸,所有擁有光明力量的飛禽走獸,那怕它們的光明力量是微小無比。”
  聽到杜文蕊這樣的話,趙秋實他們都不由怔了一下,在還沒有來聖獸園的時候,他們都認為聖獸都是通天徹地的存在,擁有著無窮的本事,原來他們是想多了。
  “當然,這也有很強大的聖獸,連真帝都不敢招惹的那種存在。”見到趙秋實他們有失望的神態,杜文蕊淡淡地笑著說道:“這樣強大的聖獸,你們不一定能看得到,不過,隻要越是往麵走,你能遇到的聖獸,就將會越強大。”
  “那我們走吧。”這話又不由讓洗罪院的學生為之精神一振。
  杜文蕊笑了笑,為學生帶路,邊走邊說:“事實上,也有人把聖獸園的聖獸細分,比如說,普通的聖獸,在很多人眼中,就是飛禽走獸,而通神修道的聖獸,才稱之為聖獸。看,比如那頭野豬。”說著,往前麵一指。
  趙秋實他們紛紛望去,此時隻見前麵有一條野豬,張口一吐,竟然吐出了一口劍胎,劍芒閃爍,聽到“鐺、鐺”的聲音響起,劍胎一舒,如長劍出鞘,瞬間削平了前麵的岩石。
  “聖獸——”看到這頭野豬口吐劍胎,洗罪院的學生都不由大叫了一聲,十分的興奮。
  此時,野獸也聽到了呼聲,回頭看了一下趙秋實他們,然後轉身就逃。
  “院長,我們可以降伏它嗎?”有學生看到這頭野豬不是特別的強大,不由躍躍欲試。
  “試試,看你們自己的實力了,看你們的機緣了。”杜文蕊笑了笑,鼓勵地說道。
  聽到杜文蕊的鼓勵,趙秋實他們這些學生歡呼一聲,立即向這頭野豬追趕而去。
  這頭野豬一見到有人追來,立即撒腳逃走,但是,趙秋實他們緊追不舍,似乎非要逮到這頭野豬不可。
  這一頭野豬實力還不強,雖然它是撒蹄逃跑,但是,沒多久之後,便被這些學生追上了,有學生大喝一聲,立即跳上了野豬背,欲壓住這頭野豬。
  但是,聽到“砰、砰、砰”的聲音響起,這頭野豬屁股一撅,一口氣把好幾個騎在身上的學生都掀翻下來。
  甚至這頭野豬一張口,便吐出劍胎,劍芒四射,向這些學生斬去,嚇得這些學生紛紛取出兵器防禦。
  最後,還是趙秋實實力最強大,以寶盾擋住了野豬的攻擊,聽到“砰”的一聲響起,一下子這頭野豬壓住了,這頭野豬再也逃跑不了,一下子趴在了地上。
  “孽畜,可否跟我走。”此時趙秋實壓住了野豬,大喝一聲。
  但是,野豬哼哼大叫,掙紮著,想站起來,根本就不理會趙秋實。
  “院長,不是說能把聖獸降伏,它就能跟你走嗎?”看到野豬不理會,有學生就完全不明白了。
  “這個,要看情況,看情況。”杜文蕊幹笑了一聲。
  “什麼看情況。”李七夜笑著搖頭,說道:“它們是被光明誘惑,你想讓它跟你,很簡單,一,你的光明力量對它有足夠的誘惑;二,聖獸園光明力量與它之間的紐帶,說句簡單的,就是你需要很強大,不是說,你打贏了它,就能讓它在聖獸園的光明迷失中清醒過來。”
  李七夜如此直接的話,讓杜文蕊有些尷尬,他隻好幹笑一聲。
  “那就是說,是無法降伏聖獸了?”有學生不由說道。
  “也不一定。”杜文蕊輕輕搖頭,說道:“看到聖督大人的那頭獅鷲了沒有?它就是出身於聖獸園,它在聖獸園可是很強大的聖獸,最後,還是跟聖督大人走了。”
  聽到杜文蕊的話,趙秋實他們都不由麵麵相覷,聖督大人的獅鷲,他們當然看過了,它的強大,是他們親眼所見的。
  最後,趙秋實他們也都知道自己還沒有強大到那種地步,趙秋實也放了這頭野豬,因為就算把這頭野豬強行從聖獸園帶走,那也無濟於事,說不定它遲早有一天會逃回來,再說了,這頭野豬如此的弱小,帶回去也用處不大。
  “去試試也好,不一定要降伏一頭聖獸,也算是提升一下你們的實戰。”杜文蕊吩咐。
  洗罪院的學生覺得有道理,就算不能降伏,但是,打敗一頭聖獸,對於他們來說,也是蠻有成就感的,所以,他們歡呼一聲,就急忙向前衝了,去找下一頭聖獸去。
  洗罪院的學生都衝在前麵的時候,李七夜和杜文蕊他們悠悠地在後麵跟著。
  “咳——”杜文蕊咳嗽了一聲,說道:“李同學,你來聖山,有什麼樣的打算呢?”“哦,不是院長大人要我來的嗎?”李七夜笑了笑,一副無辜的模樣,說道:“一切都是聽院長大人的吩咐,我還能有什麼打算。”
  杜文蕊苦笑了一下,無奈,搖了搖頭,說道:“李同學乃是絕世高人,又怎麼是我這種村夫能使喚得了的呢。”
  杜文蕊心麵清楚,如果李七夜對聖山沒興趣,他根本不可能來,而且,他這位院長也使喚不動李七夜。
  但是,在杜文蕊看來,李七夜既不是為聖果而來,也不是為聖獸而來,如果他是為這兩樣東西而來,他就不會把至尊果隨手送人了。
  “你覺得你們的始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看著杜文蕊。
  “這——”杜文蕊被這話問得有些措手不及,最後,他幹笑一聲,說道:“始祖,乃是萬世了不起的人,光明普照,普渡眾生……”
  “卻沒有普渡你們洗罪城。”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這話一說出來,一下子讓杜文蕊的話是嘎然而止了,都說不下去了。
  “人無完人,金無足赤。”最後杜文蕊隻好是這樣說道。
  “是嗎?”李七夜笑了笑,望著聖山的遠處,望著聖山的最深處,淡淡地說道:“我就是看看,去聖山最麵看看,那,就是你們光明力量的源泉吧,我去看看而已。”
  那怕李七夜說隻是去看看而已,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杜文蕊聽得都心驚肉跳。
  “在那麵,不好走。”杜文蕊沉默了一下,最後,輕輕說道:“進去的人,都沒出來過,聽說,不願意出來。就算有出來的人,後來都坐化了,不願多談。”
  “我知道,光明的力量,說好聽一點,就是皈依坐化,說不好聽點,就是迷惑洗腦,強大的光明力量把人牽製在那,誘惑了道心,道心不夠堅定,實力不夠對抗遠荒聖人,進去,那也是死路一條而已。”
  杜文蕊不由沉默起來,光明普照,這的確是讓世人受益,多少人沐浴在光明之下,但是,光明背後的東西,不一定光明。
  “所以,我要進去看看。”李七夜看了杜文蕊一眼,說道:“我不是什麼好人,但,你們的始祖,也不是什麼好人,要知道,這個的一個道統,乃是千百萬年的底蘊,大補呀!”
  

Snap Time:2018-11-16 02:48:47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