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911章 靈心真帝

  白衣勝雪,女子如雪山上的仙子,但是,此時很多人的目光都一下子聚集在了她身後的一對翅膀之上。Ψ雜&誌&蟲Ψ
  這個女子身後生有一對翅膀,這一對翅膀黃金奪目,如同是用最純正的黃金所鑄造的一樣,每一片的羽毛都是一個完美無匹的藝術品一樣。
  那怕是每一支羽毛薄如蟬翼,纖毫畢現,依然是如黃金所鑄造一樣,精細得無與倫比,如此一對黃金色的翅膀,堂皇貴胄,猶如是無上的皇者。
  這個女子頭頂上還懸著一隻光環,光環閃動著聖潔的光芒,雖然這聖潔的光芒並不是耀眼,但是,每一縷光芒在閃耀的時候,就猶如點亮了心靈的光輝一樣。
  雖然說,光明聖院的光明也是那麼的聖潔,但是,兩者給人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樣的。
  光明聖院的光明力量,在光明之下,蘊含著侵略與洗滌,所以,光明聖院的光明力量,往往能讓人皈依,容易被歸化。
  但眼前這位女子頭頂上光環所散發出來的光芒,就好像春天所融化的雪水一樣,悄悄地流淌在你的心麵,春天的氣息沁人心肺。
  “靈心真帝——”好一會兒,有學生在這個女子那無儔的氣息之中回過神來,驚呼一聲。
  “陛下——”道行相對淺一點的學生,見到女子,都紛紛行大禮,就算是擁有不朽真神實力的學生,也都向這個女子致敬。
  看著眼前這個女子,有不少人為之驚豔,也有不少人為之仰慕,也有些人為之敬畏……
  “靈心真帝來了。”有實力強大的學生輕聲低喃一聲,神態間有著愛慕神色。
  一時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這個女子身上,她就是人人皆知的——靈心真帝。
  靈心真帝,七宮真帝,如此的實力,可謂是強悍了,在學生中乃是最拔尖的存在之一了。
  靈心真帝是離明南部的學生,但,她出身於伊甸園,而且還也是出身於天羽族。
  伊甸園,乃是聖靈祖所創,被人稱之為聖靈的樂園,底蘊強悍無悍。一直以來,伊甸園乃是以聖靈為主,很少他族。
  而靈心真帝,作為天羽族,能繼承伊甸園的傳承,這的確是十分的了不起,足可以看得出來,伊甸園是多麼的看好她。
  除此之外,靈心真帝還有一個身份,那便是金變戰神的未婚妻,她自小便與金變戰神有著婚約。
  在光明聖院,有著這麼一句話:曙光東部的紫龍女帝、離明南部的金變戰神、聖陀西部的明王佛、北院的聖霜真帝。
  這四人齊名,站於當今仙統界的巔峰,而靈心真帝用是金變戰神的未婚妻,這足看得出她的尊貴。
  靈心真帝看著李七夜手中的洗罪劍,不由讚了一聲,說道:“當年聖霜真帝也隻是拿起此劍而已,今日認你為主,此機緣,萬古少有。”
  “因為我長得帥。”李七夜悠悠地說道:“人長得帥,走到哪都吃香,所以,這劍也是乖乖地跟著我。小妞,見過我這麼帥的男人嗎?”說著,揚了揚眉毛。
  “放肆——”見到李七夜如此的調戲靈心真帝,有人不由斥喝一聲,在光明聖院中,不知道有多少男學生對靈心真帝有愛慕之心。
  “容顏皮囊,那隻不過是浮雲而已,唯大道,才見真知。”靈心真帝搖了搖頭,隻是淡淡地笑了笑,她的笑容很純真,看著她的笑容,讓人不由忘記了她是一位真帝。
  “唉,我的大道內蘊,不是一二眼能看得出來的。”李七夜悠悠地說道:“唯有我的帥,就是那麼的奪目耀眼,所以,你要看到我的帥,當你看到我的帥之時,你就明白,我這個人是多麼的不簡單了。”
  “不要臉——”一時之間,不少學生紛紛鄙視李七夜,不論是男學生還是女學生。
  甚至有些學生是一副嘔吐惡心的模樣,一看李七夜,根本就與帥沾不上邊,一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男人而已,平凡到隨便扔入人群之中,都一下子之人讓人忘記,那容平凡的容顏,會一下子消失在茫茫雲海之中。
  長得如此平凡,還竟然自稱帥,這當然讓很多學生看不過眼了,甚至有學生是不屑一顧,更有甚者,是厭惡的嘔吐。
  “呸,醜人多作怪,就憑他那醜樣,也敢如此自戀。”有女學生對於李七夜的話是十分的厭惡,十分的鄙視,甚至不由一臉嘔吐的模樣。
  “你也得容許人家自戀一下,一個小人物,好不容易得到了一把祖器,能不得瑟一下嗎?”旁邊也有男同學嘲笑地說道:“有祖器在手,人家已經是膨脹到無天無地了,自認為自己是萬古獨一,舉世無雙的存在了。”
  對於李七夜,不少學生都不待見,如果不是剛才洗罪劍一出,就斬殺了一位實力不俗的學生,那些早就看李七夜不順眼的學生,已經要出手好好教訓教訓他一番了。
  靈心真帝唯有笑笑而已,也沒有生氣,她一步踏在至尊樹之上,踏著樹幹緩緩而上,往至尊樹最高處攀登而去。
  很多人都聽說過,至尊樹最頂端的至尊果,是最好的,聽說樹梢最頂尖的至尊果,那更是極品中的極品,隻不過,越是頂端,至尊果就越難采摘。
  “陛下——”在至尊樹高處,本來是被金蟒真帝、刻石真帝的門徒弟子所封閉,任何人上去都被阻攔,都會被勸回,因為他們是怕別人登上去,會打擾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的悟道。
  對於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們這樣霸道的做法,很多人也無可奈何,畢竟,兩位真帝聯手,實力強悍,任何人都會忌憚三分。
  現在靈心真帝登上了至尊樹,金蟒真帝、刻石真帝的門徒弟子,都不敢阻攔,都紛紛讓路,向靈心真帝行大禮。
  就是連參禪悟道的金蟒真帝、刻石真帝都紛紛睜開了眼睛,向靈心真帝點頭,致意。
  這樣的一幕,在任何人看來,那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任何人都不例外,畢竟,靈心真帝乃是一尊七宮真帝,實力比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不知道強大了多少。
  不要說是金蟒真帝、刻石真帝的門徒弟子,就算是他們本人,也不敢擋靈心真帝的路,連金蟒真帝、刻石真帝兩人聯手,都不是靈心真帝的對手,他們的門徒弟子算得了什麼?
  靈心真帝輕輕點頭,踏樹幹而上,登上了樹梢,輕輕側首,看著樹梢上一些已經成熟的至尊果。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不由為之屏住了呼吸,都看著靈心真帝能否采摘至尊果。
  “一顆足矣。”靈心真帝輕輕低語,含笑,然後輕輕叩擊一顆至尊果。
  聽到“啵”的一聲響起,這一顆至尊果應聲而落,落入了靈心真帝手中。
  “不愧是七宮真帝,了不起,太強大了。”看到靈心真帝一叩擊便落,引起了不少人的驚歎,大家都紛紛讚歎一聲。
  “此乃是我們離明南部的真帝,當是無雙了。”有離明南部的學生,當然是以靈心真帝為傲了。
  “難得呀,一叩擊必落,靈心真帝的道心何等的聖潔。”不少男學生都是愛慕萬分。
  此時,靈心真帝收起了這顆至尊果,落於樹下,含笑,聲音悅耳,說道:“諸位,不打擾了,告辭。”說完,輕頷首,然後飄然而去。
  看著靈心真帝遠去的背影,不少學生是神魂不守,久久回不過神來。
  就算有學生好不容易回過神來了,也不由輕輕地讚歎一聲,說道:“這是我見過最平易近人的真帝,最了不起的真帝。”
  “是呀,不論什麼時候,靈心真帝都沒有架子,給人十分貼心的感覺。”不少人點同讚同。
  此時,李七夜看了看趙秋實他們,伸了伸懶腰,說道:“時間也不早了,我們摘到至尊果,也該撤了。”
  畢竟,趙秋實他們實力有限,在至尊樹下呆得時間長了,對他們十分的不利。
  “憑你們洗罪院,也想采至尊果!”李七夜的話,頓時引得哄然大笑,很多人不屑地看著李七夜。
  “為什麼我們洗罪院就不能采摘至尊果?”李七夜笑著說道:“我們洗罪院不僅僅要采摘至尊果,甚得老子心情不好,把這的至尊果都采摘得精光。”
  “好大的口氣。”有學生不屑地說道:“就憑你們,也想把至尊果采得精光?做你的白日夢去吧,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斤兩。”
  李七夜悠悠地說道:“不用憑我們,憑我一個人就綽綽有餘,至於我的斤兩嘛,重到你們無法估計。”
  “大言不慚。”有不少學生冷笑,不屑地說道:“做人,最好學會低調,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件祖器,就算再強大,那也是有限。仙統界,強者多如牛毛,真帝、長存,才是這個世界的主宰。”
  “哦,那都是一群小屁孩而已。”李七夜隨意地一笑。
  “你——”不少人被李七夜如此狂妄囂張得話氣得怒視。
  “好你就采摘下至尊果,讓我們開開眼界,別盡在這吹牛皮。”有不少學生嘲笑地說道。
  

Snap Time:2018-11-16 17:55:43  ExecTime: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