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1)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1)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1)     

第2905章 金蒲真帝

  在眾目睽睽之下,虎王不得不拿起了地蓮果。☆雜〞誌〞蟲☆
  “哼,再吃一顆又何妨。”虎王拿起了地蓮果之後,冷哼了一聲,以他自己的估算,就算是再吃一顆百露丹果他都還是能承受的,現在這一顆地蓮果比起百露丹果來,藥力弱了不少,他再吃下這一顆地蓮果,也不會有什麼事情。
  在這個時候,虎王咬了一口地蓮果,咽了下去。
  一口地蓮果入口,不僅僅是虎王,在場的所有學生都以為無事,再吃一口又能怎麼樣呢?
  就在一口地蓮果咽了下去的時候,聽到“嗡”的一聲響起,就在那之間,虎王體內的所有光明力量一下子被點燃了一樣。
  在此之前,虎王體內的光明力量一直如千萬條巨龍在咆哮一樣,但是依然被虎王壓製住了,然而,這一口地蓮果下去,一下子改變了局麵。
  這就好像是一桶油一樣,瞬間被一點星火點燃了,就好像千萬條巨龍就在這瞬間掙脫了身上的鎖鏈一樣。
  聽到“轟”的一聲巨響,隻見虎王體內的所有光明力量瞬間炸開,猶如是火山爆發一樣。
  “降——”虎王駭然,大叫一聲,施展獸符,一聲狂吼,無數的獸符瞬間加持在自己的身上,欲借此壓製住這一下子爆發的光明力量。
  但是,在這個時候,虎王體內的光明力量就像是被點燃的油桶,就像是脫韁的巨龍,根本就是壓製不住了。
  “喀嚓、喀嚓、喀嚓……”的崩碎之聲響起,就在這那之間,本是加持在虎王身上的獸符竟然一寸寸碎裂,光明瞬間從他的身體照射出來,一縷縷的光明璀璨無比,好像是刺穿了他的身體一樣。
  最後,聽到“砰”的一聲,虎王身體的所有獸符加持都一下子崩碎,當獸符一下了崩碎的時候,虎王再也無法壓製狂暴的光明力量了,聽到“噗”的聲音響起,鮮血濺射。
  在這瞬間,虎王的身體出現了無數的裂縫,鮮血直接從裂縫中飆射出來,聽到“喀嚓、喀嚓”的碎裂聲音響起。
  在眨眼之間,隻見虎王的身體被撐開了,一條條裂縫瞬間被撐成了一道道傷口,當磅的光明力量奔騰而出的時候,就好像是要把虎王的身體撐得崩碎。
  “怎麼會這樣——”看到這樣的一幕,所有的學生都被嚇得一大跳,不由駭然大叫一聲。
  “師尊,救我——”在身體被撐得崩碎瞬間,虎王不由為之駭然,在自己身體要炸開的那之間,他尖叫起來。
  因為在這那之間,他已經感受到了,澎湃洶湧的光明力量不僅僅是要把他的身體炸開,也會把他的真命魂魄炸得灰飛煙滅。
  在生死的瞬間,他向自己的師父發出了求救音訊。
  “哼——”就在這那之間,一聲沉哼響起,這一聲沉哼瞬間響徹了九天十地,如同焦雷一樣在所有人耳邊炸開了。
  “愚昧!”在這瞬間,一個渾厚有力的聲音響起,一隻大手從天而降,這隻大手從天而降,金光吞吐,隻見一道道金色的法則如同是天瀑一樣傾瀉而下,瞬間籠罩住了虎王。
  就在這隻大手從天而降的瞬間,“轟”的一聲巨響,轟鳴不絕,真帝之威瞬間澎湃,如驚濤駭浪一樣拍來。
  與此同時,聽到“啵”的聲音響起,地上生長出了一條條金色的蔓藤,一條條金色的蔓藤如同黃金鑄造的一樣,這一條條的蔓藤如靈蛇一樣,以極快的速度纏繞虎王,欲包裹著虎王的身體,為他壓製住他身體的光明力量。
  “遲了。”看到金色的蔓藤纏繞的時候,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轟——”的一聲巨響,在金色的蔓藤還沒包裹住虎王的身軀之時,虎王體內的光明力量瞬間聚集到了一個臨界點,瞬間炸開了,在“轟”的一聲巨響中,隻見無窮無盡的光芒像星辰大海一樣瞬間炸開,無數的光粒子噴湧向天地,形成了光潮衝擊而出。
  “不——”在自己徹底炸開的時候,虎王尖叫一聲,他尖叫聲響徹了天地,在臨死的那之間,他是充滿著不甘,充滿著絕望。
  在生死瞬間,那怕他師父出手相助都未能救他一命,這一刻讓他是多麼的不甘心,讓他是多麼的絕望。
  當“轟”的一聲巨響之後,天地陷入了靜寂,所有的光明如同光潮一樣衝擊而出,瞬間轟向了四麵八方,這樣的一幕太震撼了,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得口瞪目呆,久久回不過神來,不少人被眼前這樣的一幕嚇傻了。
  “哼——”就在這一刻,一聲冷哼響起,這一聲冷哼雖然不像剛才一哼那樣如驚雷一樣炸開,但是,這一聲冷哼卻像是一個巨錘狠狠地砸在了所有人胸膛上,讓所有人都一窒息,差點趴在了地上。
  這一刻,有一人從天而降,當他落於地上之時,金光散漫,無數的金光從泥土之中鑽了出來,漫散於空中,而且與此同時,地上一下子生長出了一條條金色的蔓藤,每一條蔓藤如同靈蛇一樣,交纏在一起,輕輕地托起了這個從天而降的人。
  似乎,當這個人不論走到哪的時候,他都會讓蔓藤誕生,他每一步落下,就有蔓藤托起他的身體,似乎這就是步步生蓮,雖然他所生的不是蓮花,而是金色的蔓藤。
  此時,大家一望,隻見從天而降的是一個青年,他一身金衣,金衣上有大道符文遊走,似乎他身上所披的不是一件金衣,而是把金色的大道披在身上。
  這個青年目光如劍,目光轉動之間,可辟江斬海,在他舉止之間,有著揮天斥地的氣勢。
  當這個青年落於此地之時,聽到“轟”的一聲巨響,真帝氣息如同驚天巨濤一樣拍打著這方天地,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為之一窒息,這就好像是一掌重重地拍在所有人身上,讓人不由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而且,這個青年落下,真帝之威鎮壓著這片天地,讓很多學生都不由為之顫了一下,一時之間窒息,喘不過氣來。
  “金蒲真帝——”看到這個青年之時,有人不由為之駭然,抽了一口冷氣。
  一聽到這個帝號,趙秋實他們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在帝威之下,他們都站不穩身體了,他們都鞠下了身。
  金蒲真帝,曙光東部的學生,勁草道統的傳人,蘭書才聖的弟子,八宮真帝!
  不論是哪一個頭銜,都足可以讓他傲視八方,橫掃九天十地!
  “陛下——”看到這位青年,不少學生紛紛伏拜,道行淺的學生,根本就是承受不起金蒲真帝那磅浩瀚的真帝之威。
  唯有那些擁有不朽真神實力的學生,那才能真正承受金蒲真帝的帝威,畢竟作為一尊八宮真帝,這樣的實力,不是那些登天真神所能匹敵的。
  金蒲真帝目光如冷電,一掃而過,當他目光如冷電一般一掃而過的時候,所有人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好像是一把利劍刮在了自己的身上一樣,疼痛難忍。
  此時,金蒲真帝乃是抽了一下鼻子,目光一寒,說道:“百露丹果,地蓮果。”話一落下,他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
  “是你坑殺了我的徒弟!”此時,金蒲真帝目光一冷,讓人畏懼。
  金蒲真帝,乃是魔蒲成道,妖族一支,後來被蘭書才聖收為弟子,成為了一尊八宮真帝,一生造化,可謂是驚豔。
  而同為妖族,對於虎王這樣的一個弟子,金蒲真帝還是很龐愛的,而虎王也是十分孝順自己的師父。
  現在發現自己徒弟慘死在李七夜的算計之中,金蒲真帝當然不能平靜。
  雖然此時金蒲真帝沒有大怒,但是,真帝氣息咆哮,天地顫抖,讓所有人都不由悚然,趙秋實他們更是被嚇得哆嗦,這可是一尊真帝呀,隻要他一怒,一隻手指就可以滅掉他們所有人。
  一時之間,趙秋實他們都不由為李七夜擔憂起來,怕被金蒲真帝斬殺。
  “談不上坑殺。”李七夜聳了聳肩,笑著說道:“這隻是一局再普通不過的賭局而已,他吃百露丹果,我吃地蓮果。”
  “百露丹果至醇,地蓮果性親,但,百露丹果與地蓮果混吃,卻烈酒澆火!”金蒲真帝雙目一凝,冷視李七夜。
  他是魔蒲成道,在藥理方麵可謂是大師,一下子明白自己徒弟是怎麼樣死的,再看李七夜手握牛寶,他更是心麵憐惜。
  因為他是想得到這個牛寶,當時也隻是隨口一說,沒有想到自己的徒弟如此孝順,最後也搭上了自己性命。
  “這就不能怪我了。”李七夜聳了聳肩,說道:“我隻是想吃點地蓮果而已,是你的徒弟搶著要吃我最後一顆的地蓮果,隻能說,命也。”
  金蒲真帝雙目一厲,在這個時候,金蒲真帝沒有動怒,但,一尊真帝,不怒而威,可怕的真帝氣息在咆哮著,讓許多學生嚇得心驚膽顫,有人抬頭看了一眼,打了個哆嗦,都不敢去看金蒲真帝。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認為這一次李七夜是死定了。
  

Snap Time:2018-11-22 01:59:45  ExecTime: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