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413章 那塊石碑

  就在這個時候,聽到“軋、軋、軋”的聲音響起,沉重的馬車聲軋壓著石階,一支皇家衛隊出現在了街道上,緩緩駛到了石家的府門。∞雜誌蟲∞
  這支皇家衛隊甚為浩大,幾百精衛,十分的強大,精衛所拱護的馬車,乃是雕龍畫鳳,珍寶點綴,寶光騰騰,紫雲蓋頂,氣勢恢宏,讓人不敢靠近。
  “是天朗國的皇家衛隊。”看到這支皇家衛隊,石府之前來來往往的許多人都不由停下腳步,駐足觀望。
  “天朗國誰來了?”看到這樣的皇家衛隊,也有不少人低聲議論。
  “或許是天朗公主來了。”一時之間,看到皇宮衛隊停下來之後,在場的不少人翹首以觀。
  就在這個時候,隻見這支皇家衛隊在石府的門前停了下來。
  天朗國,乃是北西皇最強大的疆國,堪稱是可以與陰陽禪門齊名,天朗國的皇室老祖,更是有著天縱之才,實力之絕大,十分驚人。
  盡管是如此強大的疆國,但是,在石府之前,天朗國的皇家衛隊依然是停了下來,馬車上的人走下來。
  從馬車上走下來的乃是一個青年,這位青年身穿四爪龍袍,顧盼之間,虎目生威,走行走上石府的台階之時,乃是龍姿虎步,整個人有著一股懾人氣息,久居人上,一看就知道他是出身於尊貴之家。
  “是天朗國的大皇子。”看到這個青年,不少人驚歎一聲。
  天朗國的大皇子身份十分尊貴,但是,來到石府,他也不敢放肆,徒步走上石階,不敢擺出自己皇子的高姿。
  石府的弟子忙是相迎,接待天郎國的太皇子。
  “在下此次來拜見,隻想向石府求一顆丹藥。”天朗大皇子舉止得體,進退有度,初相見,就已經奉上了一份厚禮。
  出手如此大方,的確是符合他作為大皇子的身份,不僅是顯得尊貴,也是大方得體,讓人不喜歡都難。
  石府的弟子,立即把天朗國的大皇子迎入了府內。
  看到天朗國的大皇子被迎入了石府,不少人也為之驚訝,他們驚訝的不是天朗國大皇子有著這樣的待遇,他們驚訝的是,天朗國大皇子所求的是什麼丹藥呢?
  “難道天朗國大皇子是為皇室老祖求丹嗎?”不少人私底下輕聲議論,不敢大聲,以免招來不小的麻煩。
  “沒想到,天朗國的大皇子也來了。”有些修士強者看著天朗國大皇子消失在了石府之內後,就不由驚奇。
  “何止是天朗國大皇子來了,聽說,最近的祖城可熱鬧了,連真龍鳳女、周天聖子都來了。”有一位消息靈通的修士低聲地說道。
  “真龍鳳女,是與璣石聖女、天朗國公主齊名的真龍鳳女嗎?”周圍立即有其他個士忙是問道。
  在這個時候,許多修士先是忽略了“周天聖子”,而是直接問“真龍鳳女”。
  畢竟,真龍鳳女乃是北西皇三大美女之一,美名遠播,人人皆知。
  “世間還有幾個真龍鳳女。”另外一個修士白了他一眼,像看白癡一樣,盯著他。
  “天朗大皇子來了,真龍鳳女也來了,周天聖子都來了,祖城這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嗎?”有人不由好奇,嘀咕。
  但,有一些消息靈通的人,就立即閉上了嘴巴,不言不語。
  對於這些事情,李七夜一點興趣都沒有,他笑了一下,然後就走了,繼續前行。
  青石回過神來,忙是追上去,他笑著對李七夜說道:“祖城有一個地方,說不定少爺有興趣。”
  李七夜瞄了他一眼,青石也識相,立即說道:“就是祖碑,乃是我們石祖留下的,不知道少爺感不感興趣。”
  “看看又何妨。”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青石忙在前麵帶路。
  青石帶著李七夜七轉八拐,終於來到了他口中所說的祖碑。
  這是祖城內一個很大的廣場,這個廣場乃是以岩石所徹,整個廣場沒有什麼華麗的裝飾,沒有什麼精致的雕刻,整個廣場十分的簡樸,也顯得大氣。
  隻不過,這個廣場早就人氣已衰,冷冷清清,石縫之間,已經生長有雜草,顯得有些荒涼。
  在今日,此地也是人煙罕至,偌大的廣場,不見一個人影,此時也就隻有李七夜和青石。
  在廣場之上,樹立著一個石碑,這個石碑高大,看起來很宏偉。
  就是這麼一個高大的石碑,上麵銘刻著很多字,有古老的符文,有難懂的篆印,也有奇特的標號……形形色色,各樣各樣皆有。
  如此的符文刻在這樣的石碑之上,石碑又屹立在如此大的廣場之中,該是高深莫測,讓人肅然起敬才對。
  但是,當你仔細看這石碑上的符文之時,隻見這些符文有些像鬼畫符,有些像是三歲小孩塗鴉,有的像是蚯蚓爬行……
  種種皆有,所有的符文,總之可以歸納為一個字——醜,特別的醜!
  如此醜陋的符文,隻怕剛入門的修士都能寫出更加的漂亮的來,這樣醜的符文,也敢刻在石碑之上,未免會殆笑大方之家。
  當然,如果你知道這些符文是誰留來來的,就不敢出言嘲笑了,甚至是肅然起敬。
  “這是我們石祖親筆所書。”青石站在石碑之前,十分敬仰,對李七夜說道:“但是,碑上符文,從來沒有人能看得懂,沒有人知道上麵所書為何意。”
  就如青石所說,眼前的符文正是石祖所留,傳言說,石祖親筆所書,石碑乃是由石祖的弟子所樹立。
  至於樹起石碑是石祖的意思,還是石祖徒弟的意思,後世不得而知。
  但是,有一種傳言說,在這石碑上的符文之中,蘊藏著一個秘密,是石祖有意給後世之人去解開的秘密。
  至於這麵的秘密是什麼,沒有人知道標準的答案,有人說,這的秘密是一門絕世無雙的功法,驚豔萬古。
  這門功法,甚至石祖連自己的徒弟都沒有傳授,他寫下來留給後世有緣人!誰若是能參悟得透這門功法,那麼,這門功法就歸誰。
  也正是因為如此,石祖的徒弟才會把這石碑樹立在這,供後人共賞,天下所有人,都可以觀摩。
  也有人說,這符文所藏的秘密,乃是一個寶藏圖,石祖並沒有把自己一生最珍貴最無雙的寶藏傳給自己的徒弟,而是藏在了某一個地方,他在這符文中留下了線索,在未來若是有人能從這石碑上的符文參透其中的秘密,這個寶藏就歸誰所有。
  也有人說,這石碑的符文中,是藏著一件無上兵器,隻要誰能參悟石碑上的符文,就能得到這件最珍貴的兵器。
  不管這石碑上的符文究竟藏著什麼秘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石碑中的確藏著秘密,這件事情是得到了祖城的肯定,所以,絕對不會有假。
  也正是因為如此,在遙遠的年代,當這麵石碑一樹立起來的時候,那是引得八荒無數修士強者蜂湧而至,在那年代,這個寬闊的廣場之上,乃是人山人海,成千上萬的修士強者、天才人傑都紛紛前來參悟這石碑上的符文。
  這樣的盛況,那是經曆了一個又一個時代,但是,一個時代又一個時代過去之後,沒有任何人從這個符文中參悟出什麼來,連絲毫的收獲都沒有。
  說句不敬的話,這些符文,根本就是鬼畫符,根本就是三歲小孩塗鴉,根本就是一文不值。
  隻不過,這些符文乃是石祖所留,千百萬年以來,沒有幾個人敢這樣說而已。
  隨著時代推移,沒有誰能從這石碑上參悟出什麼來,最後這也慢慢的衰落了,後來,還有石人族的後人堅持前來,他們前來參悟也好,前來拜祭也罷,總之,陸陸續續都會有人來。
  但是,時長月久,最後,連石人族都慢慢不來這了,因為千百萬年之後,沒有任何人參悟出什麼東西來,所以,大家都不來這了,使得這也慢慢被荒廢下來。
  “此石碑,藏著天大的秘密,不知道少爺有沒有興趣參悟一下。”青石慫恿李七夜,說道:“以少爺的無雙,說不定能成為萬古以來第一個能參悟這個石碑的人。”
  李七夜看了青石一眼,淡淡地說道:“是你想知道這個秘密吧。”
  被李七夜一眼看穿,他不由幹笑一聲,最後隻好說道:“這個,我小時候對這個很感興趣,翻閱了很多古籍,也參考了很多的筆記以及後人的一些建解,就是沒有看出什麼來,一無所獲。”
  青石他自負天賦還可以,而且見識也廣博,但是,麵對這石碑上的符文之時,也是一竅不通,與前人一樣,在這石碑之前,都沒有什麼收獲。
  幸好,千百萬年以來,沒有任何人能破解這石碑的秘密,不然的話,這讓他心麵就不是滋味了。
  畢竟,千百萬年以來,不知道有多少天才人傑觀摩過這石碑,但最終都是一無所獲。
  李七夜看了看石碑,不由笑了一下,說道:“什麼後人建解,一文不值,狗屁不通。”
  今天一更。
  

Snap Time:2018-11-20 23:56:16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