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3401章 石殼郎

  石殼郎皇滾出來的原石,當然是人人心麵都想得到了。Ψ雜&誌&蟲Ψ
  隻不過,大家都不願意說出來而已,大家在心麵都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是打算豪奪還是巧取,每一個人心麵都有著自己的盤算。
  大家不願意說出來,隻是怕被其他人針對,成為其他人的獵物而已。
  現在石娃娃卻當眾問李七夜,這似乎戳破了大家心麵的那一層薄薄的隔膜,一時之間,在場不少強者都麵麵相覷。
  石娃娃問李七夜的時候,他也不由以渴望的眼神望著李七夜,他也曾經聽村的長輩說過,說石殼郎皇滾出來的原石,是多麼的珍貴,是多麼的了不得……雲雲之類的話。
  現在自己能有機會見到石殼郎皇滾出來的原石,對於他來說,那是多麼渴望的事情,那是多麼興奮的事情。
  若是李七夜能得到石殼郎皇滾出來的原石,石娃娃心麵也會替李七夜高興的。
  對於石娃娃這樣的問題,李七夜看了一眼一副渴望神態的石娃娃,他不由笑了一下,說道:“一顆原石而已,有興趣就隨手拈來唄。”
  李七夜這話也是隨口說出而已,閑定自在,他所說的都是實話。
  但是,這樣的大實話聽到別人的耳中,就不是那麼的中聽了,在場的很多人,聽到李七夜這樣的大實話,心麵多少都有點不痛快。
  有一些老一輩的修士強者也都不由麵麵相覷了一眼,不僅是對於他們,對於任何人來說,石殼郎皇本來就是十分的難於對付,它本身就是很強大,想從石殼郎皇手中搶走原石,那如同是石虎口奪食,更別談,在場中還有其他的修士強者虎視眈眈,那怕一旦得手,說不定就是被所有人圍剿。
  所以,想搶奪石殼郎皇滾出來的原石,不管是誰,不管是多麼強大的人都要三思而後行。
  但是,現在李七夜卻如此輕描淡寫,好像石殼郎皇滾出來的原石,那是俯身可撿一樣,這樣的話,讓任何人聽了都心麵不痛快,他們都覺得李七夜這話太過於囂張,太過於目中無人了。
  “哼,這話未免太狂了一點吧。”有在場的修士強者不由嘀咕了一聲。
  也有修士強者是冷笑了一聲,說道:“等一會兒,就能揭曉了,現在把話說得太滿也沒有用,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
  “石殼郎皇的原石,我要定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這冷冷的聲音,充滿了自負與傲慢。
  大家順著聲音望去,隻見在石殼郎穀之外的一座山峰上,有一個青年傲立在那,這個青年身後,跟隨著三五個老者,這三五個老者實力十分強悍不俗,他們雙目寒光一閃,便知道他們是強者中的強者。
  這個青年傲立在那,頗有幾分鶴立雞群的感覺,一身錦袍,繡有四爪真龍,貴氣逼人,讓人一看,便知道他是生於富貴之家。
  “吳世子”看到這個青年,不少人低叫了一聲。
  “是吳國的吳世子。”一時之間,不少人指指點點,也有一些強者,在神態之間,對於這個吳世子有著不小的忌憚。
  “陰陽禪門的旁支吳國呀。”有不少人也聽過吳國大名,不由低聲地說道。
  吳國,乃是北西皇的一個大疆國,實力強悍,赫赫有名,而且,吳國還是屬於陰陽禪門的一部分,是陰陽禪門的直係旁支,一直以來都得到了陰陽禪門的支持,可以說,吳國在北西皇有著不俗的影響力。
  “這是咄咄逼人。”有一些修士強者,對於吳世子的話也頗為不滿,忍不住嘀咕了一聲。
  畢竟,石殼郎皇的原石,足可讓任何人為之心動,現在吳世子卻當著所有人麵說出這樣的話,那簡直就是邈視在場的所有人。
  這當然讓在場一些有實力的強者心麵不痛快了,當然是忍不住嘀咕一聲了。
  “吳世子的兄長在陰陽禪門身居高位,與白翦禪白少主關係是非同小可。”有一位知道詳情的強者低聲地說道。
  “白翦禪白少主。”聽到這樣的關係,不少人心麵為之一寒。
  白翦禪白少主!這個名字頓時如驚雷一般,在所有人耳中炸開,讓所有人都不由為之一驚悚。
  陰陽禪門的白翦禪,乃是當今北西皇赫赫有名之輩,乃是不可一世的天才,乃是舉世無雙的少主,人人都說,陰陽禪門這世必出道君,而這個人就是白翦禪白少主。
  所以,在北西皇,提起白翦禪大名,誰人不知,無人不曉?
  聽到這層關係,不少人麵麵相覷,也有一些人心麵打消了念頭。吳世子他作為吳家的世子,身份已經足夠高貴了。
  更何況,他兄長在陰陽禪位身居高位,這樣的一個人,未來必定能成為北西皇吒叱風雲的人物,更何況,他兄長與白翦禪關係非同小可,同為陰陽禪門,說不定能成為白翦禪的左膀右臂,未來甚至能成為風雲整個八荒的大人物。
  這樣的關係,這毫無疑問使得吳世子的身份更顯高貴了,底氣不足的人,都不敢輕易去招惹他。
  更何況,吳世子除了他自己本身實力不俗之外,他身後的幾位老者,都是實力強大,任何人想與他搶石殼郎皇的原石,那都必須先掂量掂量自己。
  “當然,我不介意有人與本少主搶的。”此時,站在山峰之上的吳世子笑了一下,目光一掃,露出了冷冷的光芒。
  吳世子這樣的神態,讓不少人心麵一寒,誰都看得出來,吳世子說出這話的時候,已經露出了殺機了,隻要誰和他搶石殼郎皇的原石,他必定會大開殺戒,所以,任何想染指石殼郎皇原石的人,那都必須先掂量一下自己了。
  在吳世子說出這話的時候,他的目光還特意的從李七夜身上一掃而過,一看李七夜那一身道行,隻不過是銀甲戰軀而已,不屑一顧,冷冷地說道:“螢火之光,敢與皓月爭輝!”
  這也難怪吳世子針對李七夜,在剛才李七夜大言不慚,一副石殼郎皇的原石是手到擒來的模樣,這當然會被吳世子列為敵人了。
  隻不過,看到李七夜這樣的實力,吳世子根本就不把李七夜放在眼了,不屑一顧,這樣的弱者,在他眼中,一根手指都能碾死他。
  對於吳世子那不屑一顧的神態,李七夜也僅僅是笑了笑而已。
  “你小心了,到時候,吳世子一出手,說不定第一個要殺的,就是你了。”在吳世子冷冷看了李七夜一眼之時,此時李七夜身旁的一個青年修士輕聲善意提醒李七夜一聲。
  李七夜看了一眼這個青年修土,這個青年修士看起來十八光景,秀氣淨白,模樣頗為普通,實力平平的模樣。
  “我記住了。”對於這個青年的提醒,李七夜笑了笑。
  “我叫青石,不知道如何稱呼。”這個青年修士倒是熱情,向李七夜自我介紹。
  “李七夜。”李七夜也隻是笑了笑而已,多看了他一眼。
  聽到李七夜的名字,這個青年側首,想了想,然後說道:“久違,久違。”
  “隻怕你沒見過我,談不上久違。”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這個叫青石的青年不由臉一紅,神態有點小尷尬,他幹笑一聲,說道:“兄台這話,說得在理。”
  李七夜笑笑而已,也沒有往心去。
  當然,青石這麼一個普通的青年,一個道行看起來平平的修士,也沒有多少人去注意他。
  “時間到了。”在這個時候,有經驗豐富的老一輩強者不由看了一下天空,見時候不早了,不由喃喃地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聽到“沙、沙、沙”的聲音響起,這沙沙沙的聲音並不大,有點沉悶,乃是從地下傳出來的。
  緊接著,聽到“啪、啪、啪”的碎裂之聲響起,隻見石殼郎穀的地表岩石都破出一個個小洞,一時之間,隻見石殼郎穀出現了無數個小洞,看起來像是千瘡白孔。
  在這個時候,這破裂開的一個個小石洞之中,有東西蠕動,有觸角從洞中伸出來。
  要知道,在這個時候,石殼郎穀地表破裂出來的小洞是幾萬甚至是幾十萬之多,現在每一個小石洞之內都有觸角伸探出來,輕輕蠕動幾下,這樣的一幕,讓一些人看得毛骨悚然,不由起雞皮瘩疙。
  就在這個時候,一隻保石殼郎從小石洞之中爬了出來,這一隻隻的石殼郎蟲爬出來之後,整個石殼郎穀一下子是密密麻麻,這樣的一幕,讓人看得都不由頭皮發麻,都不由毛骨悚然。
  在眨眼之間,整個石殼郎穀都成了甲穀了,千萬隻蟲子從地下爬出來,這是多麼恐怖,多麼可怕的一幕。
  沒見過這樣一幕的人,全身都不由毛骨悚然,背脊是冷嗖嗖的。
  石殼郎,一身甲殼,身上的爪腿強壯有力,頭頂上長有一對利角,如同銳利無比的小刀。每一隻石殼郎全身都顯灰色,如果它們趴在地上不動,還會讓人以為這隻是一顆小石子呢。
  今天兩更。
  

Snap Time:2018-11-14 13:26:11  ExecTime: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