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3389章 遠行

  祭台飛馳而去,離開了神玄宗,李七夜也啟程離開的時候了。●雜/誌/蟲●
  李七夜離開之時,沒有打擾神玄宗的其他人,也唯有弓千月和平蓑翁他們兩個人知道,雖然平蓑翁想為李七夜舉行一個十分隆重的送別儀式,隻是李七夜沒有答應,他也不敢擅作主張。
  在離別之時,弓千月雖然沒有哭,但是一雙秀目已經紅了,不知道是否在夜偷偷哭過。
  “傻丫頭,好好努力吧,雲端之上,總會有你的位置。”見弓千月傷感的模樣,李七夜笑了笑,輕輕地擁抱她。
  弓千月不由緊緊地擁抱著李七夜,久久不舍,過了甚久之後,她才放手,不由猛然點頭,說道:“我一定會的,一定不會辜負少爺的期望。”說著,不知覺間,淚水已經不爭氣地濕了眼角。
  在這個時候,平蓑翁也向李七夜大拜,再三叩首,以表達神玄宗對李七夜的感恩與致敬。
  李七夜點了點頭,便飄然而去,也沒有回頭,更沒有再去看淚水模糊了雙眼的弓千月。
  這也並非是李七夜絕情無義,也並非是李七夜鐵石心腸,而是因為他經曆了太多了。
  千百萬年以來,生死別離,他是經曆了多少,這樣的場麵,他又曾經是經曆了多少,每次離別之時,他不再去多想,不願再去回首。
  弓千月與平蓑翁一直目送著李七夜離開,一直待到李七夜的背影消失在了天際間,在這個時候,平蓑翁才收回了目光,而弓千月卻是久久看著,看著李七夜背影所消失的方向。
  看著自己徒弟這番模樣,平蓑翁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他的這個弟子是十分的優秀,多少俊彥都未入她眼,未能得到她的青睞。
  “少爺終究與我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平蓑翁輕輕地說道,他都不得不承認這樣的一個事實上。
  雖然說,他平蓑翁作為大道聖體的實力,在北西皇也算得上是一個人物,也算是手握重權之人,但是,他卻很清楚,與李七夜相比起來,那是有著天壤之別。
  他們隻不過在這大地上的一隻隻蟻螻而已,而李七夜乃是在天穹之上的九天真仙,彼此之間有著無法跨越的鴻溝,隻能是仰望李七夜了。
  “我知道。”弓千月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不由緊緊地握著拳頭,輕輕地說道:“少爺乃天巔之人,我會更努力的,或許有一日,我能登於天巔之上,一見上麵的風采。”
  “你一定能行的。”見到弓千月並沒有因此而消沉,反而更加的壯誌淩雲,平蓑翁不由為之欣慰,他看好自己的徒弟,不論是道心,還是天賦,都是遠遠超過了他,未來就算弓千月不能成為一代道君,那也必定能成為登臨巔峰的存在,必定能成為一代強大無匹的天尊。
  平蓑翁也不由為自己的徒弟鼓氣,未來神玄宗的興盛強大,也寄托在了弓千月的身上。
  弓千月望著李七夜消失的方向,久久未收回目光,過了好一會兒,她輕輕問道:“少爺究竟是怎麼樣的人呢?”
  說出這話的時候,她都不由有些低喃,李七夜如同一團謎一般存在,讓人看不透,讓人摸不著,他似乎永遠是躲在了謎團的後麵,任誰都無法看清楚他,任誰都無法知道他。
  平蓑翁沉默了一下,沒有開口,過了一會兒,他神態謹慎,最終還是輕輕地說道:“仙人,傳說中的仙人。”
  “仙人”盡管心麵有所準備,弓千月心麵依然不由為之一震,她猶豫了一下,沉默,最後還是輕輕地說道:“宗門記載中的仙人嗎?”?“可能是。”平蓑翁謹慎,小心翼翼,不敢多言,輕輕地說道:“或許就是他所說的緣份,隻可惜,我們不如祖師……”說到這,他不由輕輕地歎息聲,心麵有些悵然。
  在神玄宗的宗門典籍記載中就曾經提到,他們神玄宗的祖師玄武就曾得到一個仙人的指點,得到了大造化,最終還隨仙人踏上了仙境……
  這樣的記載,這樣的傳說,猶如曆曆在目一般,神玄宗的每一個弟子都耳熟能詳。
  時至今日,經曆了今昔的種種,平蓑翁也心麵有所推測,也有所想法,他心麵謹慎地認為,李七夜就很有可能當年曾經指點過他們祖師玄武的仙人。
  隻不過,平蓑翁不敢去詢問李七夜,也不敢與別人說,隻能把這樣的一個秘密埋在心麵。
  時至如今,他也能明白,李七夜所說的緣份是什麼,他出現在神玄宗,那並非是簡簡單單的巧合,或許,這就是他與神玄宗的緣分,或許,這也就是他出手拯救神玄宗的原因。
  “我們愧對祖宗。”最後,平蓑翁不由如此說道。
  如此大的絕世機緣在自己的眼前,自己卻未能得得到大造化,這對於平蓑翁來說,那是十分愧疚的事情。
  他們的祖宗,都曾得到了仙人的絕世機緣,而他這位宗門,卻未能得到仙人的機緣,這隻能怪他自己有眼無珠,自己沒有那個智慧,未能是到仙人的青睞。
  這讓平蓑翁心麵不由為之內疚,畢竟,這對於宗門來說,乃是無比重要之事,他卻未能做到最好。
  本應有再次振興宗門千百萬年,但是,他卻錯過了如此仙緣,這讓平蓑翁在心麵十分的愧然。
  “仙人”弓千月輕輕昵喃,但是,最終,她輕輕地說道:“他還是少爺。”
  在她心麵,李七夜還是那個少爺,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少爺,一切都是風輕雲淡的少爺,這才是離她最近的少爺。
  “此事,莫與他人說。”平蓑翁神態鄭重,徐徐地說道:“任何人都不可告知。”
  在這一件事上,平蓑翁是十分的謹慎,也是十分的保守,不敢有絲毫的鬆懈,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這樣的事情若傳出去,隻怕會引得軒然大波,他更不願意給李七夜帶來不好的影響。
  “我知道。”弓千月輕輕地說道,這樣的秘密,她又怎麼會與人說呢。
  平蓑翁歎息一聲,看著弓千月,最終神態鄭重,說道:“神玄宗的未來,就肩負於你身上。”
  雖然說,他們是沒有得到仙人的指點,他們錯過了仙緣,辜負了仙人的期望。但是,弓千月卻沒有,從始至終,弓千月都得到了李七夜的欣賞與器重。
  弓千月也得到了李七夜的指點,在未來,以弓千月的天賦、道心,再加上如此的仙緣,她必定能站在天地的巔峰,她必將會為神玄宗帶向興盛。
  弓千月沒有說完,僅僅是望著李七夜背影消失的方向。
  “回去吧。”平蓑翁最終輕輕歎息一聲,他隻能如此說道,隨之他轉身而去,先回神玄宗了。
  弓千月沒有立即回去,她久久地站在那,也不知道多久,她輕輕地叫了一聲:“少爺。”這才回去了。
  當弓千月回去之後,立即閉關,不再理會俗事。
  而神玄宗之中,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內都沒有人知道李七夜已經離開了。
  李七夜離開了神玄宗之後,一路前行,前往石原。
  李七夜走得不快,但也不慢,雖然說,他僅僅是銅筋岩身,但是,他行走起來,那不是普通修士可以相比的,那怕他的功力再淺,他想跨越空間,那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李七夜並不著急趕到石原,他邊走邊看,感悟天地,比起當年的九界來,今日的八荒,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若不是對於九界有著無法磨滅的印記,那麼,在這一世隻怕也難於讓人能認出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了當年九界的輪廓了。
  李七夜一路前行,感悟天地,感悟奧妙,一切都在他的心中推演,一切都在他心中衍化,他就是道,道即是他。
  在這路途之中,李七夜也依然繼續修行,在修行過程之中,他已經突破了銅筋岩身的境界,邁入了銀甲戰軀的境界。
  達到這樣的境界之後,李七夜開始修練全新的功法,他在離開神玄宗的時候,隨手帶來了一門心法,這一門心法在神玄宗那是普通不到不能再普通的心法了封神心法。
  這也是大世七法之一,當然,神玄宗的“封神心法”那早就失去了它原本的麵目了,早就是麵目全非,整門心法都已經支離破碎。
  但是,這對於李七夜而言,這都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憑著這失去本有奧妙的秘笈,李七夜也一樣能推演出完整無比的“封神心法”來。
  封神心法,作為大世七法之一,它也有著它自己的絕世奧妙,這麵的奧妙,當然不是世人所能參悟的。
  封神心法,心有神念,我便是神,這便是封神心法最核心的奧妙之一,一念封神,隻不過,這樣的奧妙,一直以來未有幾個人能真正參悟。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使得千百萬年以來,無數的修士對於這門心法都不放在心上,都認為這隻不過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心法而已,並不值得一提。
  今天一更
  

Snap Time:2018-11-13 01:48:42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