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383章 想逃嗎

  屍體墜落,路依零也死而瞑目,他的屍體躺在那,鮮血染紅,猶如一朵盛開的紅蓮在托著他的身體一般。じ雜誌蟲じ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所有人都不由感到窒息。
  天才路依零,他的強大,天下人皆知,這不僅僅是在這片疆域之中,就是整個北西皇,路依零也是赫赫有名,但是,今日路依零卻死在了一劍之下。
  這不知道讓多少人為之感歎,也不知道多少人為之惋惜,也有不知道多少人為之害怕。
  路依零最後的一劍,是多麼的強大,多麼的恐怖,但是,都依然是無濟於事,都依然是被一劍斬斷,在一劍之下,徹底崩滅,似乎,當李七夜的一道劍芒掠過之時,一切都的掙紮都是白費力氣。
  “世間,又少了一個天才。”有人低聲地說道,不由為之扼腕,不由為之感慨。
  事實上,不管是誰,與路依零為敵的時候,都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他不僅僅是一個天才,也是一個磊落的漢子,讓很多曾與他為敵的人都不由對他十分的佩服。
  一個如此了不起的天才,今日就這樣隕落了,就這樣灰飛煙滅,這又讓多少人為之惋惜呢。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久久說不出話來,那怕是神玄宗的不少長老護法,看著路依零的屍體之時,也不由為之一陣惋惜。
  在神玄宗中,不少人曾是與路依零為敵過,盡管是如此,路依零依然是十分的讓人敬佩,隻可惜,今天他最終還是未能逃過這一劫。
  好一會兒之後,當大家回過神來之時,當所有人望向李七夜的時候,不管是誰,目光中都充滿了敬畏,不管是多麼強大的人,一看李七夜,都不由眼瞳收縮,在這個時候,他們心麵感到了害怕。
  在這個時候,無聲無息,但有一些修士強者,雙腿一軟,就不爭氣地跪在了那,而且並非隻有那麼三五個人,而是有不少的修士強者緩緩地跪下了,他們都低下了自己的頭顱,甚至不敢抬頭去看李七夜一眼,他們心麵感到了畏懼。
  李七夜依然是站在那,那怕他沒有散發出什麼驚天動地的氣息,也沒有散發出鎮壓諸天神魔的威力,他僅僅就是很隨意地站在那,和神玄宗的其他普通弟子沒有任何區別。
  但,就算此時他再不起眼,就算此時他十分隨意地站在那,此時的李七夜,在任何人眼中看來,那都是至高無上的,他都是舉世無敵的,任何人都不敢在他麵前放肆,甚至讓很多人都忍不住跪在了那。
  這也不僅僅是旁觀的修士強者,在這個時候,在神玄宗之內,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弟子跪在了那,神玄宗成千上萬的弟子跪倒在地上,五體投地,訇伏在那,久久不敢起身。
  在這個時候,一片寂靜,所有人甚至不敢大聲喘氣,都低著頭顱,不知道有多少人畏懼著李七夜。
  “不,不,不……”此時,三真教的掌門老淚縱橫,淚水模糊了老眼,他忍不住尖叫著。
  他在黃金巨龍的龍爪之下,動彈不得,但,在這個時候,對於他來說,生不如死。
  看到路依零被斬殺,這更是讓他絕望,這是崩碎了他的信心,讓他傷心欲絕。
  雖然說,他與路依零是師兄弟,事實上,他們情如師徒,自從路依零拜入三真教那一天起,都是他一手指點路依零,毫不誇張地說,在某種程度上,是他一手把路依零帶大的。
  他與路依零雖然為師兄弟,卻有著師徒之實,甚至是情如父子。
  三真教掌門一直以來也是路依零為傲,視為己出,在某種程度上把路依零視為自己的兒子。
  今日,不僅是他們三真教的百萬大軍被滅,連路依零也死了,三真教的希望徹底的熄滅,這一切的後果,都是由他所導致,這對於三真教的掌門來說,那是多麼沉重的打擊!
  所有人都靜靜地看著而已,沒有人出聲,也沒有人去可憐三真教掌門,沒有人去同情他。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這樣的事情,在修士界實在是太稀鬆平常了,太常見了,每日都在上演著。
  更何況,今日是三真教掌門親率著百萬大軍來攻打神玄宗,若是他們勝出,神玄宗也一樣會落個宗門被滅的下場。
  現在三真教敗北,百萬大軍被滅,那也隻不過是他們咎由自取罷了,怪不得誰。
  “既然來了,還想走嗎?”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悠悠地說道。
  大家回過神來,順著李七夜的目光望去,隻見想混入人群中逃走的天刀客徐楠此時身體一僵,站在了那,一動都不敢動。
  一時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徐楠身上,在這一場戰役之中,三真教掌門和徐楠是唯一的活口。
  李七夜的聲音響起的時候,徐楠也一下子魂都嚇得飛起來,差點膽子都被嚇破了。
  在這一刻,徐楠的雙腿不由直打哆嗦,他用了好大的努力才讓自己站穩,沒讓自己一不爭氣,就跪倒在那。
  好不容易,天刀客徐楠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努力地壓抑著自己心麵的恐懼,幹笑一聲,說道:“,,,此間諸事已了,李公子道行無敵,萬古唯一,小的也不敢繼續留在這,以礙公子的法眼。”
  徐楠這樣的話,讓在場的很多人都相視了一眼。
  天刀客徐楠,在北西皇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也算是叱吒一方的霸主,他更是陰陽禪門的客卿,更可謂是身份地位崇高。
  但是,此時此刻,他自稱為“小的”,把話說得多謙卑就有多謙卑。
  在這個時候,也沒有誰去嘲笑天刀客,換作是他們自己,麵對李七夜的時候,也不見得有這樣的勇氣,甚至有可能更不濟,說不定早就已經雙腿一軟,跪倒在地上,已經開始向李七夜磕頭求饒了。
  “難道你忘記我說的話了嗎?”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說道:“今天還有人想活著離開嗎?”
  李七夜這話是輕描淡寫,但是,頓時讓天刀客徐楠臉色煞白,他的臉色一下子死灰,他身體不由顫抖了一下。
  此時,天刀客的雙手都不由顫抖起來,他極力地控製著自己,不讓自己失態。
  天刀客徐楠這樣的反應,任何人都看得出來,大家都知道徐楠已經被嚇破了膽,但沒有多少人會去同情他。
  他與三真教一同入侵神玄宗,有今日的下場,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我對公子,並沒有惡意。”好不容易,徐楠撐起了自己的笑容,此時他笑的比哭還要難看,他說道:“今日之事,隻是因緣會際,是我的不對……”?“那又怎麼樣?”李七夜打斷了徐楠的話,笑笑,說道:“出手吧,我給你一個出手的機會。”
  徐楠不由顫了一下,雙腿都不由打了個哆嗦,在這個時候,他沒有出手的勇氣。
  事實上,不管是徐楠他自己,還是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徐楠出不出手,結局都是一樣的,連路依零都慘死在李七夜的一劍之下,更何況是徐楠呢。
  “李公子,殺人不過點地頭。”好不容易,徐楠穩住自己的情緒,說道:“今日我認輸了,公子饒我一命便是,何必趕盡殺絕呢?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好?更何況,我與陰陽禪門,他日或許對公子大有幫助都不一定。”
  徐楠這話已經說得很委婉了,可以說他也是在向李七夜求饒了。
  徐楠這樣的話,讓不少人麵麵相覷,他這話的確是向李七夜求饒,同時也是有弦外之音。
  畢竟,他徐楠乃是陰陽禪門的客卿,如果殺了徐楠,陰陽禪門絕對不會坐視不理。
  陰陽禪門的強大,北西皇的很多人都知道的,堪稱是北西皇的第一大教。
  不管是誰,若要與陰陽禪門為敵的話,那都必須先掂量掂量自己。不要說是個人,就是北西皇的任何一個門派,都不敢輕易與陰陽禪門為敵。
  一時之間,不少人望著李七夜。
  “什麼陽陰禪門的,沒聽過。”李七夜笑了笑,揮了揮手,說道:“不要羅嗦,出手吧。如果你不出手,那就不要怪我背後殺人了。”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徐楠一下子臉色煞白,他都不由為之絕望了,今日,他是逃不掉了。
  徐楠終究是一個大人物,在這個時候他沒有跪下來向李七夜求饒。
  他好不容易,穩住了自己的情緒,緩緩地轉過身來,麵對著李七夜。
  “公子真的有必要這樣嗎?”最後,徐楠依然不死心,他說出這話的時候,那都已經是一種哀求了,隻差是沒有跪在地上了。
  “如果你們攻破了神玄宗,你會饒了一個向你求饒的普通弟子嗎?”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徐楠一下子不由沉默了,其他人也是沉默了。
  宗門之戰,戰敗的一方被滅門,這樣的事情太常見了。
  就如徐楠,他們真的攻破了神玄宗,也不會饒恕一個普通弟子的。
  

Snap Time:2018-11-20 06:23:07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