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3344章 一劍斬之

  在這那之間,道君附體,弓千月身上散發出了道君神威,恍然之間,她就好像道君一樣,屹立在那,讓人不寒而栗,讓人感到了驚悚,甚至是讓人有著膜拜的衝動。+雜誌蟲+
  如此可怕的一幕,不僅僅是神玄宗的弟子心麵駭然,無比的震撼,就是舒氏兄弟、三真教的所有弟子,都被嚇得魂飛起來。
  在這那之間,聽到“鐺”的一聲劍鳴,弓千月手中的驚羽劍竟然自鳴起來,驚羽劍似乎一下子蘇醒了一樣,那之間感應到了弓千月身上的道君氣息。
  在這那之間,烙印在了弓千月體內的劍篆,使得驚羽劍鳴和,一下子從沉睡之中蘇醒過來。
  這樣的鳴和,也僅僅隻有道君才能做到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劍篆是南螺道君所留下的,而南螺道君留下這個劍篆,就是為了掌禦南螺峰上的那把傳世之劍。
  傳世之劍遠比這把驚羽劍強大,融合了這樣的一株劍篆,就能掌禦傳世之劍,那就意味著掌禦南螺道君的其他兵器是一點都不困難了。
  所以,也正是因為如此,神玄宗有不少的長老護法猜測,李七夜能掌禦兵墳之中的所有兵器,那是因為這枚劍篆的原因。
  現在李七夜是把劍篆烙印在了弓千月的身體之上,瞬間讓她擁有了強大的力量,可以掌禦道君兵器。
  “鐺”劍鳴天地,鳳舞九天,在這個時候,那怕弓千月還未驚羽劍出鞘,驚羽劍已經鳴動不止,似乎它自己都要跳出劍鞘,整把驚羽劍已經散發出了可怕無比的道君劍意了。
  “不好”感受到弓千月手中的驚羽劍爆發出了如此可怕的道君劍意,這頓時讓舒氏兄弟兩個人臉色煞白,不由大叫一聲,在這個時候,他們知道大事不妙了,他們一下子意識到了事情的可怕。
  “授首來!”弓千月秀目一寒,聽到“鐺”的一聲劍鳴,驚羽劍出鞘。
  在這瞬間,驚羽劍綻放了無窮的劍芒,劍芒綻放而出,猶如照亮了整個天地,在道君劍意之下,諸天生靈都顯得渺小無比,劍芒綻放之時,瞬間轟來,所有人都一下子睜不開眼睛。
  劍鳴八荒,道君劍意肆虐著九天十地,諸天生靈都為之駭然,在場的多少弟子在如此恐怖的道君劍意之下,那是戰戰兢兢,許多弟子被鎮壓得直接跪倒在地上,根本就無法抗拒如此可怕的劍意,直接被鎮壓在那。
  “殺”在這個時候,舒氏兄弟齊聲狂吼大叫,他們所有的血氣都瞬間轟了出來,在這一刻他們施出了自己所有的血氣、功力,所有的力量都在這瞬間傾瀉而出,沒有絲毫的保留,如同洪水決堤一樣。
  在這個時候,舒氏兄弟乃是垂死掙紮,放手一搏,以自己所有的力量去硬抗道君劍意,他們隻有全力一擊,別無選擇。
  當驚羽劍出鞘的時候,舒氏兄弟已經知道他們逃不掉了,一旦轉身而逃,死得更快,如果他們放手一搏,或許還有一線的希望。
  在“轟”的一聲巨響之下,隻見舒氏兄弟乃是猿猴擎天,棍鏟狂暴,從天直轟而下,要把敵人斬得分碎,要把大地轟成兩半。
  這已經是舒氏兄弟的最強大最可怕的一擊了,在這一擊之下,聽到“轟、轟、轟”的聲音不絕於耳,天搖地晃,飛沙走石,樹木崩碎,在場不知道有多少弟子被嚇得毛骨悚然。
  但是,如此可怕的一擊之下,弓千月都不為所動,在石火電光之間,驚羽劍出手了。
  驚羽劍一出,光芒一閃,在這一瞬間,驚羽劍反而沒有璀璨的光芒,在驚羽劍出的時候,似乎一下子收斂了所有的光芒,一下子天地晴朗。
  驚羽劍斬,一閃而過,那僅僅是一道劍芒掠過而已,就是這樣一道掠過的劍芒,如同天際驚羽,劃過了天空,留下了一道永的光芒。
  驚羽劍斬,在這一劍斬出的時候,雖然是僅僅隻有一道劍芒,這一道劍芒並不耀眼璀璨。
  但,就這麼一道斬過天空的劍芒,卻吸引住了所有的目光,似乎它才是天地間唯一的那道光芒,在它樣的一道劍芒斬過天空的時候,再璀璨的光芒,再耀眼的光芒,與之相比,都顯得黯然失色。
  驚羽劍斬,似乎一下子定格了一樣,連時間都好像是停留住了一般。
  天地定格,所有人都嘴巴張得大大的,都看著這被定格的一幕,驚羽劍斬,一劍斬落,隻見如瘋魔一般的銅棍、月牙鏟都被一斬為二,兵器斬斷,劍芒掠過,隻見舒氏兄弟的頭顱高高飛起,直飛上了天空。
  在青瞑之上,舒氏兄弟的脖子乃是鮮血直噴,如同兩道長虹一樣直貫於青冥,這樣的一幕,不僅僅是讓所有人看得都如同定格,就是舒氏兄弟那飛上天空的頭顱,也定格地看到了這一幕。
  他們看到了自己那無首之屍,看到了鮮血貫空,他們自己的感覺還是那麼的清醒,看著自己身首分離,這樣的一幕,對於他們自己來說,那是十分的震撼。
  定格的一幕,最後聽到“鐺”的一聲響起的時候,時光這才繼續流逝著,這“鐺”的一聲,乃是驚羽劍斬斷了銅棍和月牙鏟所響起的聲音。
  緊接著,聽到“砰、砰、砰”的墜地之聲,舒氏兄弟的屍首紛紛墜落在地上,當舒氏兄弟的頭顱滾落在地上的時候,他們張口欲言,但是,一點聲音都發不了來了。
  最後,舒氏兄弟的眼睛也緩緩閉上,他們也算是死而瞑目了。
  對於他們兄弟兩人來說,死在了驚羽劍之下,死在了道君之劍下,也沒有什麼好冤枉的了,隻能怪他們自己學藝不精。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呆呆地站在,不論是神玄宗的弟子,還是三真教的弟子,他們都呆住了。
  他們都震撼在這一劍之下,道君之劍,一劍而無敵,給他們留下了太震撼的一幕了,這一幕的印象,讓他們太深刻了,這才讓他們真正了解到了道君兵器的可怕。
  一劍斬之,舒氏兄弟的下場也是必然的,雖然他們比弓千月要強大,但是,彼此都是三昧真身的境界,這樣的實力差距不算是鴻溝的差距,隻不過是大小境之別而已。
  然而,舒氏兄弟的功法與弓千月的功法相比,那就是有著鴻溝一般的差距了,地階功法,再強大,都無法與天階相比。
  當弓千月能掌禦驚羽劍那一刻起,結局就一下子注定了,道君之劍,一斬而下,地階的兵器在它麵前就如不堪一擊,削鐵如泥,舒氏兄弟必死無疑!
  “耶”回過神來之後,神玄宗的弟子都不由歡呼一聲,他們興奮得不得了,弓千月再一次出手,逆轉局麵,斬了舒氏兄弟,這一下子使得三真教弟子再也沒有反抗之力。
  “大師姐無敵”一時之間,所有弟子都忍不住歡呼起來,大叫地說道:“大師姐第一,我們神玄宗的無敵天才!”
  麵對神玄宗的弟子歡呼,弓千月神態冰冷,沒有任何得意的神色。
  “哇”在這個時候,三真教有弟子被嚇破了膽,血腥味撲鼻而來的時候,有膽小的弟子不由嘔吐起來。
  一時之間,三真教的弟子臉色煞白,他們不由雙腿直打哆嗦,更是有弟子臉色灰白,一屁股坐在地上,被嚇得站都站不穩,甚至連逃走的勇氣都沒有了。
  當弓千月一個目光看來的時候,三真教的弟子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他們都不由毛骨悚然,有弟子不爭氣地牙齒格格打顫。
  舒氏兄弟被斬殺,這對於他們來說,衝擊太大了,沒有了舒氏兄弟這樣的強者撐著,麵對神玄宗的弟子,他們沒有什麼優勢可言。
  更可怕的是,弓千月懷抱驚羽劍,讓他們所有人都嚇得魂飛魄散,毫不誇張地說,就算弓千月驚羽劍不出手,憑她三昧真身的實力,也一樣能輕而易舉斬殺他們所有人。
  在這個時候,神玄宗的弟子已經緩緩地包圍過去了,這頓時嚇得三真教的弟子後退,但是,在場的神玄宗弟子比三真教的弟子還要多,他們還能往哪逃?
  在眨眼之間,三真教的幾十個弟子,被神玄宗的幾百個弟子圍得水泄不通。
  “你,你,你們想幹什麼?”看到神玄宗的弟子三層外三層地把自己圍住,三真教的弟子都被嚇破了膽,他們都臉色煞白,戰戰兢兢。
  在這個時候,他們恨不得能殺出重圍,但是,隨著舒氏兄弟死去,連大師兄陳塵也慘死,他們一時之間是沒有了主心骨,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好,連反抗都沒有人帶頭了。
  “大師姐,怎麼樣處置他們?”此時包圍了三真教的弟子,神玄宗的弟子都不由揚眉吐氣,他們都狠狠地出了一口惡氣。
  想想在剛才,是他們三真教欺負到他們的頭上,現在卻成了三真教他們被嚇得戰戰兢兢,甚至有弟子被嚇得尿褲子,這讓神玄宗的弟子都不由痛快淋漓。
  當然,神玄宗的弟子也不敢擅作主張,在這個時候他們都征求弓千月的意見。
  弓千月隻是看著李七夜而已,等待著李七夜發令施號。
  所有弟子也都順著弓千月的目光望著李七夜,若是在以前,還有弟子不服李七夜,但,現在哪一個弟子敢有半句的不服??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都懶得去看三真教的弟子,說道:“滾吧,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們,順便捎話回去,三真教弟子敢來,我就砍光你們!”
  “聽到沒有?”弓千月隻是冷冷地看著三真教的弟子。
  “聽到,聽到,一定帶到,一定帶到。”三真教的弟子被嚇得破了膽,現在聽饒自己一命,那是如同大赦一樣。
  神玄宗的弟子,在此時此刻,當然沒有任何人敢質疑李七夜的話了,在這個時候,神玄宗的弟子都讓出一條路來。
  見到讓出來的路,三真教的弟子連滾帶爬,立即逃之夭夭,他們恨不得有四條腿,以最快的速度逃離這。
  “耶”三真教的弟子嚇得屁滾尿流之後,神玄宗的弟子都不由歡呼起來。
  這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開心的事情,大獲全勝。
  “回去吧。“李七夜淡淡地說了一句,轉身就走。
  

Snap Time:2018-11-16 22:00:28  ExecTime: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