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3309章 一群蠢貨

  一堆如小山般的寶物,讓不知道多少弟子為之羨慕,讓不少弟子為之口水直流。※雜$誌$蟲※
  當然,那些輸了寶物的弟子,也是臉色十分不好看,這不僅僅是輸了寶物,他們還是被李七夜狠狠打臉了,當著所有人麵前丟臉,特別是在弓千月麵前丟盡了顏麵,這使得他們在心麵十分的不是滋味。
  至於諸位長老,看到這樣的一幕,他們都不由苦笑了一下,幸好他們沒有參加這樣的賭局,不然他們也一樣會輸慘。
  要知道,在此之前,就算是他們也一樣不相信李七夜可以演化出十塊道骨功法,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對於眼前這堆積如山的寶物,李七夜也僅僅地看了一眼而已,在他眼中,這麼多的寶物,那也隻不過是破銅爛鐵而已,甚至連破銅爛鐵都不如。
  “一群蠢貨。”李七夜看了一眼在場的弟子,淡淡地一笑。
  這樣的話,頓時讓許多弟子老臉是火辣辣的,雖然在此這前弓千月也曾這樣罵過他們,但是,李七夜能和弓千月相比嗎?被弓千月這麼一罵,不少弟子在心麵也能接受,但是,被李七夜這麼一罵,他們心麵就不是滋味了,對於他們來說,這是一種羞辱!
  在此之前,是他們各種的羞辱李七夜,是他們各種的瞧不起李七夜,甚至,到現在,他們心麵也不承認李七夜比他們強,他們在心麵依然對李七夜有著不屑。
  現在被李七夜當麵如此一罵,他們心麵好受嗎?他們都不由怒視李七夜,但,又不敢多言。
  “哼”此時,黃寧和戰虎都不由冷冷一哼!
  黃寧雖然沒有參加這一個賭局,但是,在弓千月麵前,被李七夜搶盡了風頭,他心麵能好受嗎?
  “不用不服氣,說的就是你們。”李七夜懶洋洋地看了黃寧和戰虎一眼,輕描淡寫,笑著說道:“你們就是蠢貨中的蠢貨!”
  李七夜這話,頓時不少弟子都望著李七夜和戰虎他們。
  “你”戰虎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冷冷地盯著李七夜。
  黃寧也有色十分難看,但,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他壓住自己心麵的怒火,徐徐地說道:“師弟,莫太過於得意忘形,成功乃是一件喜事,但是,未來的道路有很長要走……”
  此時,黃寧一副意味深長的態度跟李七夜說話,似乎他這位師兄是一副為了李七夜好一樣,作為一個長輩在規勸李七夜。
  “好了,不用跟我說道理。”李七夜打斷了黃寧那意味深長的話,笑著說道:“蠢貨就是蠢貨,不服氣?我就把你們踩在地上摩擦!”
  此時,在場的弟子都不由相互相視了一眼,在這個時候,不少弟子都感覺李七夜變了,以前李七夜好像懶得與人爭鋒一樣,現在李七夜是咄咄逼人。
  他們又怎麼知道,以前李七夜隻是懶得理會而已,現在他隻是想一腳踩下去而已,不需要什麼原因,就是有這個想法而已。
  這就好像一隻螻蟻一樣,一直在一個巨人麵前叫囂,巨人懶得理會,隨便他叫囂,但,當巨人想要一腳踩下去,那僅僅需要抬抬腳而已,不需要任何原因,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需要任何的情緒,僅僅是想而已,就完全可以了。
  李七夜這麼輕描淡寫地說要把他們踩在地上摩擦,這頓時讓戰虎和黃寧臉色難看到極點了。
  被弓千月挑釁,他們還能忍受一下,畢竟弓千月的實力擺在那,而且身份也高貴。
  李七夜僅僅是鐵皮強體,竟然敢要把他們踩在腳下,這讓他們怎麼能咽得下這口氣。
  戰虎是翠鳥峰的大弟子,鐵鞭妖王的兒子,而黃寧也是神玄宗的天才,千手菩王的關門弟子。
  放眼整個神玄宗,又幾個第三代弟子敢對他們不敬,現在李七夜當著所有人的麵,如此地羞辱他們,他們又能咽得下這口氣。
  “好大的口氣!”黃寧忍不下這樣的羞辱,冷冷地說道:“我倒要看一看你怎麼樣把我踩在地上!與我一戰嗎?”
  說到這,黃寧目光一寒,綻放出殺意。
  他就不相信,憑他真人寶身的實力,還能耐何不了李七夜這麼一個區區鐵皮強體的弟子,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哼,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戰虎也是目光一寒,躍躍欲試,在此之前,他早就想教訓教訓李七夜了,一直沒有適合正當的借口而已。
  如果今日李七夜敢挑戰他們,敢與他們為敵,他一定會好好教訓教訓李七夜,讓他好看,讓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同門之間,不一定要刀劍相見,不一定要刀劍相見。”此時,首席長老開口,輕輕搖頭,說道。
  首席長老這也是偏袒著李七夜了,現在李七夜隻是鐵皮強體,真的是打起來,不是戰虎和黃寧的對手,特別是黃寧,已經是真人寶身,李七夜和他的實力相差實在是太過於懸殊了。
  當真正的生死相搏之時,兩個人之間的實力相差太過於懸殊,完全是沒有辦法用其他的手段來彌補的。
  雖然首席長老他們都認為李七夜有著一些神秘奇妙的手段,但是,真正生死相拚,他們也不覺得李七夜有勝算。
  對於長老們來說,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好苗子,應該好好培養一下,沒有必要真的被黃寧、戰虎他們毀了。
  “哼”戰虎冷森一笑,說道:“看在諸位長老情麵上,我也不與你一般計較,若是下次再犯在我手中……”
  “不用。”李七夜輕輕揮手,笑了笑,打斷了戰虎的話,說道:“不服氣,就來比一場!我也不欺負你,一隻手指就夠。”
  “欺負我?”戰虎怒極而笑,不由大笑地說道:“好狂的口氣,我倒要看看,你是怎麼樣一隻手指解決我……”
  “不一定需要生死相決。”黃寧此時攔住了戰虎,冷冷地看著李七夜,冷聲地說道:“如果你要挑戰我們,那還有其他的方法一決勝負!”
  戰虎也目光一凝,他與黃寧相視了一眼,最後,他冷冷地說道:“好,如果你想挑戰我們,那就比一比,我們就不刀槍相見,以免得說我們欺負你,後麵還有兩關,敢不敢一比!”
  “這個主意好。”張越聽了也讚同,點頭,說道:“這個主意的確不錯,後麵還有兩關,你們都是可以闖關的人,可以比比,看誰能得到最好的收獲,成績最好的人,就是勝出。”
  “無所謂,比就比。”李七夜笑了一下,根本沒放在心上,隨意,說道:“你們想要怎麼樣比?”
  戰虎和黃寧他們兩個人相視了一眼,他們在短短的時間之內達成了默契。
  “我們兩人,一關一關與你相比。”最後,黃寧徐徐地說道:“第四關,我與你比,第五關,戰虎兄與你比!如何?”?“我同意,第五關,我與你比。”戰虎也讚同了黃寧的決定,點頭,冷冷地說道。
  黃寧和戰虎這樣的決定,在場不少弟子都意外,按道理來說,黃寧比戰虎更加強大,黃寧應該守第五關才對,現在卻變成了黃寧守第四關,戰虎守第五關,這一下子就讓其他的弟子不明白了。
  “看著吧,有好戲看了。”有了解戰虎的弟子冷冷地笑了一下,他們當然看李七夜不順眼了,在他們眼中,李七夜就是一個暴發戶!各種的狂拽囂張。
  “行。”李七夜笑了一下,無所謂,說道:“贏了怎麼樣,輸了怎麼樣?”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戰虎和黃寧兩個人都同時沉默了一下,他們當然想讓李七夜去死了!
  “同門切磋切磋就可,不必傷人,不必傷人。”首席長老第一個發聲了,他立即喝止住黃寧和戰虎。
  對於首席長老來說,他是有意栽培李七夜,當然不可能讓李七夜受到什麼重傷的。
  戰虎和黃寧相視了一眼,最後黃寧說道:“如果你輸了,就離開神玄宗!”說到這,目光一寒。
  “不必如此。”首席長老沉聲地說道。
  對於首席長老來說,他當然不會讓李七夜離開神玄宗,這麼一個人才,他當然是要把李七夜留下來了。
  “長老,我意已決。”黃寧神態鄭重,徐徐地說道:“你敢不敢一戰!”說著,目光一寒,挑釁地看著李七夜。
  對於黃寧來說,他有信心挑戰第四關,如果他贏了,李七夜立即滾出神玄宗,這就讓他拔掉一個眼中釘、肉中刺,至於後麵,就好辦了。
  如果現在李七夜不敢挑戰的話,他也沒有什麼損失,這將會讓李七夜在弓千月麵前是形象大損,說不定會讓弓千月厭惡。
  “有什麼不敢的。”李七夜隨意一笑,說道:“如果你輸了呢?”
  黃寧目光一寒,沉默了一下,然後猶豫了一下,冷冷地說道:“我祖上傳下我寶物一件,若是我輸了,就歸你。”說著,都不由有些肉痛。
  “沒必要這樣賭吧。”有長老知道黃寧的這件寶物,立即喝止。
  

Snap Time:2018-11-15 16:14:42  ExecTime: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