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335章 從何而來

  平蓑翁啜了一口茶,調整了一下心態,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沉吟了一下,最終,他徐徐地說道:“不知道少爺是從何而來?又是從何而去?”
  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平蓑翁在心麵已經是拿捏了很久,可以說是千回百轉,他在措辭上已經是很謹慎小心了。∞雜ぁ誌ぁ蟲∞
  平蓑翁沒有直接問李七夜是什麼人,而是十分婉轉地問李七夜是從哪來,又從何而去。
  在平日,以平蓑翁的實力和身份,根本就不需要如此的小心謹慎,更何況是在一個普通弟子的麵前。
  甚至可以說,以平蓑翁的身份和實力,那怕是在陰陽禪門的門主麵前,他也無需如此的小心謹慎。
  但,此時,平蓑翁對於李七夜有了一個前所未有的估計,直覺告訴他,隻怕李七夜會遠遠超出他的想象。
  這也就是讓平蓑翁很好奇,也是平蓑翁特別想搞明白的一個問題李七夜究竟是什麼人呢?
  如果再說,李七夜隻是一個從劉村出來的弟子,平蓑翁絕對是不會相信的,如此充滿奇跡的弟子,一個如同謎團的少年,這絕對不可能從劉村走出來的,劉村這要的一個淺窪,絕對不可能養得出這麼一條真龍。
  當問出了這個問題之後,平蓑翁握著茶杯的手都稍稍用力了一下,他自己心麵都有些稍稍的緊張,自從他成為神玄宗的宗主之後,自從他入聖之後,就很少有過這樣的緊張了。
  事實上,強大如他,他不知道見過多少的風浪,見過多少的危險,再大的事情,他都能應付自由,但,現在他卻無由地緊張了一下,心麵有點擔憂李七夜所說出的答案。
  李七夜在這個時候眼皮撩了一下,在這隨意撩了一下眼皮的時候,平蓑翁突然覺得李七夜的一雙眼睛深邃無比,好像可以吞噬世間的一切,讓他在心麵不由顫了一下。
  “從該來的地方而來,該去的地方而去。”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這樣的回答,讓平蓑翁不由怔了一下,他有些意外,依然不由再問:“什麼才是該來的地方,什麼才是該去的地方呢?”
  李七夜目光一凝,眯了一下,然後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這就不是你該問的了,也不是你能問的!”
  平蓑翁是神玄宗的宗主,大道聖體的強者,在別人看來,李七夜這樣的話,那是十分無禮,甚至是大逆不道。
  但,就在李七夜目光一凝的時候,他僅僅眯了一下的時候,平蓑翁突然間感受到危險,一種前所未有的危險直覺在他心麵升起,讓他心麵不由為之一寒!
  就在李七夜目光一凝的那之間,平蓑翁突然覺得,自己就如同一隻蟻螻一樣,李七夜是一尊高高在上的至尊,他隻需要稍稍地移一下腳,就能把他踩得粉碎。
  這樣的感覺十分的荒謬,但,卻讓平蓑翁手掌心直冒冷汗,這種直覺是十分的真實。
  回過神來之後,平蓑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他更加肯定,李七夜不是神玄宗的普通弟子,更不是劉村出來的一個山野小子,至於李七夜究竟是什麼樣的來曆,他究竟是什麼人,平蓑翁不敢再追問了。
  直覺告訴平蓑翁,如果他再追問下去,不僅僅有可能會為自己帶來殺身之禍,甚至有可能是為神玄宗帶來滅門之災。
  最終,平蓑翁不願再追問這個問題,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徐徐地說道:“少爺又為何來我們神玄宗呢?”
  明知道問這個問題,會給自己帶來風險,但,平蓑翁最終還是問了,他不僅僅要為自己安危著想,也要為整個神玄宗著想,畢竟,他是神玄宗的宗主,他麵要知道,李七夜究竟是為何而來。
  李七夜絕對不是什麼神玄宗的普通弟子了,他絕對是非凡之輩,他來到神玄宗,那一定會有著他的理由的。
  事實上,在問這個問題之時,平蓑翁心麵是千回百轉,他也在心麵揣測著李七夜究竟是為何而來,寶物,功法,或許還是其他的東西……
  在這那之間,平蓑翁在心麵可以說是千百個念頭一掠而過,但,很多念頭他又一一否認。
  如果李七夜真的是為寶物而來,隻怕他不會把兵墳之中成千上萬的兵器視之為破銅爛鐵了,畢竟,兵墳之中還是有道君兵器的。
  如果說,在神玄宗有比道君兵器更加強大的,那僅有一件,也就是放在他們南螺峰的那把神劍,南螺道君所留下的傳世之劍!
  但,平蓑翁又很快否了這個想法,直覺告訴他,李七夜不可能為寶物而來。
  如果說,為功法而來,平蓑翁也覺得可能性很低,畢竟,他也聽說了,李七夜所修練的,都是最不入門的功法,如果他為功法而來,絕對不會如此。
  “緣,緣份而已。”李七夜笑了一下,目光閃動了一下,淡淡地說道:“隻能說,我和神玄宗有些緣份。”
  緣份,這東西說起來十分的飄渺,但,從李七夜口中說出來,卻是那麼的真實。
  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世人又有多少人去在意這樣飄渺的東西呢,但,對於李七夜來說,卻不一樣。
  平蓑翁沉默了一下,最後他點了點頭,認真地說道:“我相信少爺的說話。”
  平蓑翁這話的確是出自於腑肺,也的確是很真誠。對於世人來說,他們更看重的乃是寶物、功法、實力等等這些更加實在的東西,至於“緣份”這樣飄渺的東西,隻怕沒有多少世人會看重。
  但,平蓑翁在心麵認為,世間這些俗物已經打不動李七夜了,或許,就如他所說的那樣,一切都是緣份,這才是真正的高人。
  “放心吧,如果我真對神玄宗不利,此時此刻,你也不會坐在我麵前。”李七夜不由笑著說道。
  得到了李七夜如此肯定的答複,平蓑翁在心麵也不由鬆了一口氣,這也的確是他所擔心的,也是他今日來見李七夜最想知道的答案,畢竟,他不希望在這節骨眼上有什麼不祥的事情發生。
  平蓑翁心麵長籲了一口氣之後,他不由問道:“少爺登祖峰,祖峰之上,可是有什麼呢?”?這是平蓑翁來見李七夜第二個關心的問題,他也一直想知道祖峰上的種種,可惜,他卻不上去,現在他想從李七夜口中知道這些東西。
  李七夜淡淡地一笑,看了平蓑翁一眼,輕描淡寫,說道:“這事情,你不用問我,你自己也心麵也有底。”
  李七夜這很輕淡的眼神,就是一切盡收眼底,似乎沒有什麼可以逃得過他的雙眼。
  被李七夜如此一眼看穿,頓時讓平蓑翁有些尷尬,他不由幹笑了一聲,說道:“我所知道,那也隻不過是鳳毛麟角而已,隻知道,祖峰之上,可通大脈,具體就不得而知了。”
  “差不多這樣。”李七夜也沒有仔細說,隻是隨意應了一句。
  平蓑翁不由輕輕地蹙了一下眉頭,這是他最擔心的事情,他不由低了低聲音,說道:“這,這麼說來,我們神玄宗,可入祖源之地了。”
  這就是平蓑翁所擔心的,戰仙帝的真言烙印在了他的心麵,如果神玄宗的祖峰真的可以進入祖源之地,這樣的一個消息一旦傳出去,隻怕整個神玄宗都會被天下人圍攻。
  “可以,也不可以。”李七夜淡淡地說道:“這就看是對誰而言了。”
  說到這,李七夜看了平蓑翁一眼,說道:“這也算是我與神玄宗有緣,該來的自然會來,但,不該發生的事情,自然不會發生。不然,當年你們南螺道君為何要登祖峰,他就是有所擔憂,怕今日的事情發生,為神玄宗招來滅門之災!”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聽到李七夜這樣一說,平蓑翁不由長長地籲了一口氣,雖然他無法意料未來會發生怎麼樣的事情,但,李七夜這樣說,他是能相信李七夜。
  得到了如此肯定的答複之後,也消除了平蓑翁心麵的憂患,他心態也輕鬆不少,最後,他不由有幾分好奇,問道:“戰仙帝所言的祖源之地呢?”
  戰仙帝所留下的真言,隻有那些老祖、天尊才能聽得到,像弓千月都聽不到,更別說其他的弟子了。
  “難道,戰仙帝真的是把自己的道藏留在了所謂的祖源之地嗎?”平蓑翁好奇問道。
  事實上,在當下整個北西皇也不知道有多少大教宗門在私底下尋找戰仙帝所說的“祖源之地”,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得到戰仙帝所留下的道藏,得到戰仙帝的傳承。
  “祖源之地呀。”李七夜不由眯了一下雙目,一時間出神,這讓他想到了一些東西。
  當李七夜收回目光的時候,看了平蓑翁一眼,淡淡地笑著說道:“怎麼,你對這地方感興趣嗎?”
  平蓑翁不由幹笑了一聲,說道:“如果說不感興趣,那就太違心了,也是自欺欺人。隻不過,我身負神玄宗安危,不敢有任何非份之想。”
  

Snap Time:2018-11-19 17:28:06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