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3245章 凡人李七夜

  readx();看著天凰太子被釘殺在賭桌之上,所有人都沉默起來,誰人敢去想象,一個凡人竟然敢殺一個帝統仙門的太子。;w
  換作是其他凡人,就算是天凰太子束手就擒讓他殺,隻怕都沒有凡人敢下手,但現在眼前這個凡人卻毫不猶豫地把天凰太子殺了,而且還是風輕雲淡,就像是殺了一隻雞鴨一樣。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有人不由打了一個寒顫,心麵發毛,感覺眼前這個道行淺到可以忽略的凡人就是一隻屠夫,他的一雙手不知道沾了多少鮮血。
  至於沈曉珊他們三個人不由嘴巴張得大大的,被震撼得久久說不出話來。
  對於他們來說,平日像天凰太子這樣的存在,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他們這些小門小派隻能是仰視這種存在,對於這種存在,沈曉珊他們心麵充滿敬畏,因為這樣的存在隨便一根手指就能把他們碾死。
  現在李七夜卻活生生地把天凰太子釘殺在了那,親眼看到這樣的一幕,這是何等的震撼著他們的心靈。
  “唉,何苦呢。”聖老六笑嘻嘻拍了拍手,然後鑽入人群中消失不見了。
  對於聖老六的行為,李七夜也隻是笑了一下而己,他也懶得去多看天凰太子的屍體一眼,淡淡地說道:“這樣的獵物,給我塞牙縫都不夠。”說完轉身就走。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下子讓人浮想聯翩,或者一開始天凰太子就已經是被人盯上了,一開始他就已經成了別人眼中的獵物了。
  而盯上天凰太子的這個凡人,不止是要榨幹他身上的最後一滴油水,而且還要把他生吞活剝了。
  想到這樣的一個可能,讓不少人打了一個冷顫,在不少人看來,此時眼前這個凡人不再是一個凡人,而是張開血盆大嘴隨時都能把人吞噬的凶獸,而且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凶獸。
  天凰太子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天凰太子不止是丟掉了性命,而且他的所有寶物錢財都被眼前這個凡人榨幹!
  這種感覺讓在場的很多人都不寒而栗,眼前這個凡人隻怕不止是一位石師那麼簡單!
  “不知尊駕如何稱呼。”在李七夜離開的時候,石坊的老位老祖露臉了,不失客氣與恭敬地問道。
  “第一凶人李七夜。”李七夜淡淡地報上名號,消失在門外。
  回過神來的沈曉珊他們急忙是追了上去,忙是跟在李七夜的身後。
  第一凶人李七夜,當李七夜報出名字之後,很多人搜腸刮肚,但是從來沒有人聽過這樣的一個名字,他們根本不知道第一凶人李七夜是誰。
  李七夜離開了西市之後,沒有再去逛了,因為西市沒有什麼東西能入他的法眼了。
  沈曉珊他們一路跟著李七夜回到客棧之中,一路走著回去,沈曉珊他們誰人都不敢吭一聲,在以前有一點脾氣的賀塵此時都不敢吭一聲,他把頭顱垂得很低很低。
  回到客棧之後,李七夜盤坐於床前,運轉功法,吞混沌之氣,納太初之力,隨著混沌之氣的彌漫,他命宮中的混純之氣越來越多,隨著李七夜吞納的混沌之氣越來越多,已經接近了一百鬥了,隻要滿了這一百鬥的混沌之氣,他就能突破道塵境界的瓶頸,邁入道蟻境界。
  “嗡”的一聲響起,最終李七夜吞納了足夠的一百鬥混沌之氣,瞬間讓他突破了道塵境界,邁入了道蟻境界。
  當李七夜突破了道塵境界的時候,不論是他的十三個命宮,還是體魄,竟然開始散發出了淡淡的光芒。
  在與世帝他們一戰之後,李七夜慘死,雖然死記讓他溯源重生,但是世帝他們太強大了,他們對李七夜造成的傷害遠遠不是其他人所能相比的,所以就算印記溯源了李七夜的十三命宮四大體魄這些東西,但是李七夜整個人的道行被毀,讓他消散了所有的功力。
  雖然十三命宮和四大體魄依然還在,但是此時此刻,沒有力量支撐,讓李七夜難於發揮它們無敵的神通。
  不過隨著李七夜現在重新修練,隨著他吞納的混沌之氣太初之力越來越多,十三命宮和四大體魄會慢慢恢複。
  突破了道塵境界,讓李七夜邁入了道蟻境界,道蟻境界需要五百鬥的混沌之氣,如果李七夜擁有了五百鬥的混沌之氣之後,他就能突破道蟻境界的瓶頸,讓他邁入道蟲境界。
  李七夜繼續吞納著混沌之氣,掌禦太初之力,感受著天地的脈動,他宛如與天地融為了一體。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外響起了一陣“篤篤篤”的敲門聲。
  “進來吧。”李七夜雙眼也未張開,淡淡地說道。
  “吱”的一聲響起,門推開了,隻見鐵樹翁從外麵走了進來,當看到李七夜坐在那吞納混沌之氣的時候,他一聲都不敢吭,垂手站在那。
  鐵樹翁他已經把事情處理好了,所以才趕來與李七夜他們匯合的。
  當從沈曉珊他們口中得知所發生的一切事情之後,這把鐵樹翁魂都嚇得飛起來了,這讓鐵樹翁明白他也是看走眼了,李七夜不止是一個滿腹經倫的凡人那麼簡單,特別是知道李七夜把天凰太子釘殺在賭桌的時候,他更是嚇得雙腿都發軟,差點是一屁股坐在地上。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李七夜這才緩緩睜開了雙眼,看著鐵樹翁。
  此時李七夜的目光是那麼的平淡,沒有任何威嚴而言,但是當被李七夜一看之時,鐵樹翁連站都站不穩,雙腿發軟。
  “撲”的一聲響起,鐵樹翁雙腿一軟,跪倒在地上,他誠惶誠恐地說道:“小的有眼無珠,不知仙人,小的得罪之處,還請仙人降罪……”?此時鐵樹翁真的是被嚇怕了,試想一下李七夜連天凰太子都敢釘殺,他們小小的鐵樹門算得了什麼,試想一下,以往他徒弟對李七夜的不敬,足可以讓他們鐵樹門被毀滅千百次。
  “起來吧,不知者不罪。”李七夜看了鐵樹翁一眼,輕輕地擺手說道。
  鐵樹翁心驚肉跳,好不容易爬起來,雙腿發軟,連站都站不穩。這麼大的一尊神就在眼前,他卻沒有發現,這怎麼不把他嚇壞了呢。
  站在李七夜麵前,鐵樹翁一時之間一雙手都不知道往哪放好,在李七夜麵前他就像是一隻伏在地上的一隻蟻螻而己。
  “你那事弄得怎麼樣了?”李七夜看著緊緊低著頭的鐵樹翁,隨意地問道。
  這話一問,把鐵樹翁嚇得魂都飛了起來了,他忙是擺手說道:“是小的有眼無珠,考核之事是小的胡鬧,妨了仙人大事……”?此時此刻就算鐵樹翁有一百個膽一千個膽他都不敢請李七夜參加考核這樣的事情,李七夜不罰他不敬之罪,他就已經是謝天謝地了。
  “算了,你也不需要緊張,我也沒有責怪你的意思,如果我是要責怪你的話,你也沒有機會站在我麵前。”李七夜平淡地說道。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鐵樹翁不由鬆了一口氣,他全身都直冒冷汗,這是差點把他嚇死了。
  “此事也就隨你吧,齊臨帝家,我會親自去一趟的,到了齊臨帝家,我會為你鐵樹門說上兩句好話的。”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聽到李七夜這話,鐵樹翁一下子呆在了那,剛才他是被嚇得半死,現在又聽得這一句話,對於他來說,驚喜來得太突然了,他一時之間都反應不過來。
  如果真的是能在齊臨帝家美言幾句,這對於他們鐵樹門來說那就不一樣了,甚至可以說能攀上齊臨帝家,這也正是他一直努力去實現的目標!
  “我能看得上你,不隻是因為你那份恭敬,也不止是因為你拍我的馬屁。”李七夜看著發呆的鐵樹翁,平淡地說道:“我能看得上你,是你的那份智慧,你的一雙慧眼,雖然你出身卑微,是出身於小門小派,但卻有著連很多大門派都沒有的那份理性,你把自己的心態放得很平,所以在這一點說你是做得很好!”
  聽到了李七夜這一席話之後,鐵樹翁打了一個激靈,急忙伏拜於地上,他恭聲地說道:“仙人對我們鐵樹門的大恩大德,我們鐵樹門沒齒難忘,必定會為仙人立長生牌,世代供奉仙人。”
  “也罷,下去吧。”李七夜點了點頭,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
  鐵樹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再拜,然後這才恭恭敬敬地退下了。
  當鐵樹翁離開之後,李七夜隨手一點,隱去了空間,在這個時候他才緩緩地取出了一件,這正是從齊鋪中得來的那隻木盒。
  這隻木盒渾然一體,整個木盒泛著淡淡的青色,好像這個木盒像是青玉檀所雕成一樣。
  取出了這隻木盒之後,李七夜神態難得鄭重。
  雖然李七夜曾對齊鋪的老掌櫃說,他也想知道這隻木盒麵裝著是什麼,事實上並非如此,他心麵知道這隻木盒的來曆。
  可以說,這隻木盒有著驚天的來曆,甚至曾經有很多人尋找過這件東西,但是卻從來沒有人見過這件東西的真麵目而己,也正是因為如此,一直以來沒有人識得這隻木盒的真正價值。
  

Snap Time:2018-11-17 02:19:40  ExecTime: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