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3220章 再閉關

  聽到彭威錦的話,楊勝平的確是臉色為之一變,王涵失勢,對於他們大劍門來說的確不是什麼好事,更何況,他們大劍門一直以來與王涵這一脈走得最近。
  “現在知道大勢已去了吧。”看到楊勝平臉色大變,彭威錦不由得意地說道:“你背後的靠山已倒,還有誰能給你撐腰,到時候,本大爺不止是把你一腳踩扁,還要把你們大劍門屠滅,讓它從這個世間上消失!”
  彭威錦說到這,得意的神態盡顯露於臉上,他從皇庭來的時候,就聽到了一些王府的傳聞,傳聞說王府的一些元老有黜免王涵的打算,欲扶持一個男性弟子來掌執王府的大權,甚至是扶持成為狂庭道統的新一代皇帝,隻有一位更加強大的男弟子,才有可能與其他三大勢力的人選相竟爭。
  彭威錦這樣的話讓在場的很多修士強者都聽到了,不少人麵麵相覷,也有一些人低聲議論。
  “原來他就是大劍門的老祖楊勝平,聽聞大劍門與王府走得近,難道說,王府真的是要易主了,狂庭道統真的是要變天了。”有一些門派、世家的大人物聽到彭威錦這樣的話,都不由為之臉色一變。
  畢竟彭威錦是從皇庭而來,他比很多人能更地得到一手消息,現在看來,王府真的有變,不然的話狂庭道統三大勢力都有軍團紮營於此,王府沒有道理不會紮營於此。
  彭威錦如此**裸威脅的話,讓楊勝平臉色為之一變,當然在這一次狠狠地掌嘴彭威錦,楊勝平也明白他與彭家莊的仇恨就已經結下了,當然他也不會後悔這樣的選擇。
  此時楊勝平不由望向李七夜,他是以李七夜馬是瞻,不論是什麼事情,隻需要李七夜一句話便可。
  當然,李七夜理都懶得去理彭威錦,依然是喝著杯中的美酒。
  彭威錦本來就是想先威脅一下楊勝平他們,畢竟現在楊勝平他們的靠山是大勢已去,自身難保,以後楊勝平他們還不是任他踩踏!
  見楊勝平沒有吭聲,隻望向李七夜,這讓彭威錦臉色冰冷,雙目露出更可怕的殺機,他冷森一笑,對李七夜說道:“嘿,小子,你也得意不了了,未來掌勢天下的不再是王府,沒有人能庇護得了你!到時候,隻怕你是生不如死!嘿,若是你現在想求饒還來得及,或者本大爺心軟,會饒你一命。”
  在彭威錦看來,王府已經陷入內鬥,大勢已去,現在隻怕自保都無暇!不管李七夜有什麼樣的來曆和身份,失去了王府這樣的靠山,那麼他要玩死李七夜,那是遲早的事情,在他看來,李七夜隻不過是他們砧板上的魚肉而已。
  所以彭威錦就先恫嚇一下李七夜,讓他們過著驚惶的日子,讓他們日夜都籠罩在他們彭家莊的陰影之中,整天都提心吊膽,等未來大勢已定之後,再好好折磨殺死李七夜他們也不遲。
  所以,這一次彭威錦有膽氣上前來說狠話,就是要威脅李七夜他們,給他們心麵投下陰影,這樣也好讓他出了一口惡氣,享受那一股報複的感。
  一時之間,不少人都望著李七夜,大家都不明白這個看起來默默無聞的小子究竟是怎麼樣得罪了彭威錦的,是怎麼樣得罪彭家莊的,如果這個默默無聞的小子真的是沒有強大靠山的話,那麼與彭威錦為敵,那必定是自尋死路了。
  “跪在地上磕頭請錯吧,我饒你一命。”對於彭威錦的話,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也沒有去看他一眼,淡淡地說道。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頓時讓整個客棧的氣息一下子凝固了,所有人都一下子睜大眼睛看著李七夜。
  “這話說得太過了吧,這小子究竟是何來曆,竟然敢向彭少主如此說話。”有人不知吃驚地說道。
  有些有意向彭威錦示好的世家弟子就冷笑了一下,冷聲地說道:“不知道死活的東西,竟然敢如此跟彭少主說話,不自量力,這是自尋死路!”
  “小畜生,我要宰了你!”本來彭威錦是想威脅一下李七夜他們,恫嚇一下李七夜他閃,以出心頭的一口惡氣!
  可是現在李七夜一句話瞬間觸到了彭威錦心中的痛處,忍不住大叫一聲,一隻大手向李七夜抓去。
  “砰”的一聲響起,在彭威錦手還沒有觸到李七夜之時,瞬間被楊勝平拍開了,彭威錦隻是一尊真傑而己,比起擁有真豪實力的楊勝平來,實在是相差得太遠了。
  “七叔,你斬了姓楊的,我收拾這小子!”被楊勝平擋開,彭威錦臉色大變,一咬牙,心麵狠,一不做二不休,徹底要狠幹一場了。
  “哼”彭威錦不是一個人走進來的,他身後還有不少彭家莊的弟子,其中有一位老者一直都是抱劍而立,此時他冷哼一聲,向楊勝平走去。
  這位老者也是彭家莊的強者,是一位真豪,所以一見到這位老者,楊勝平臉色一沉。
  “小畜生,乖乖跪下吧,否則,且讓我們打斷你的狗腿!”與此同時,彭家莊的弟子也不需要彭威錦令了,瞬間把李七夜他們一張桌子團團圍住了,露出了狠色。
  “楊勝平,你不該欺到我們彭家莊的頭上,這是你自尋死路!”這位被彭威錦稱為七叔的老者“鏗”的一聲響起,緩緩地抽出了自己的寶劍!
  “給我掌嘴!”李七夜吩咐楊勝平說道,從始至終都沒有看一眼他們。
  楊勝平一聽到李七夜的話,二話不說,沉喝一聲,大手向彭威錦抓去,彭威錦臉色一變,大喝道:“姓楊的,休得狂!”瞬間一把短戈在手,欲戰楊勝平。
  但是,他隻是真傑而己,又怎麼可能是楊勝平的對手呢,聽到“砰”的一聲響起,在那之間,彭威錦便被楊勝平鎮壓了,雙方實力懸殊,根本就沒得比。
  “楊勝平,休狂!”見到楊勝平對自己晚輩出手,那位老者覺喝一聲,長劍如江水,瞬間向楊勝平罩去。
  “砰”的一聲響起,老者的長劍還沒有斬到楊勝平,就瞬間崩碎了,隻見李七夜隻是五指輕微一張而己,他的長劍瞬間崩碎,同時宛如一座泰山壓在了他的身上一樣。
  “跪下!”李七夜吩咐道。
  老者又怎麼可能跪下呢,他全身真氣噴湧,欲再次動手,但是在李七夜麵前想反抗,那是自尋死路。
  聽到“砰”的一聲響起,李七夜隻是手指輕輕壓了一下,老者就身不由己地跪在了地上,雙膝重重地砸在了地板上,把地磚都撞得粉碎,鮮血直流。
  “起”老者不甘心,大喝一聲,爆了自己一生中最強大的力量,欲對抗李七夜的鎮壓,在狂暴的真氣之下,讓他稍微的站起了身體。
  但李七夜隻是淡淡笑了一下而己,聽到“喀嚓”的聲音響起,在這那之間,李七夜隻是稍微的動了動力量,老者瞬間被鎮壓得全身骨頭碎裂。
  聽到“砰”的一聲響起,在這一刻老者整個人跪倒在了地上,直接趴在了那,不止是膝蓋崩碎,連全身的骨頭都崩碎,整個人被鎮壓在那,連動都無法動一下,地上是鮮血彌漫。
  “殺”此時跟隨著彭威錦前來的彭家莊弟子救主心切,大喝一聲,紛紛向李七夜撲了過去。
  但李七夜隻是衣袖一甩而去,聽到“砰、砰、砰”的聲音響起,這些弟子全部被掃了出去,一時之間爬都爬不起來。
  看到這樣的一幕,在客棧中的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不少世家的長老都看得出來,這位老者乃是一位真豪,但是直接就被如此的鎮壓在地上,連爬都爬不起來,全身骨頭碎裂,而且從始至終,李七夜隻是動了動手指而己。
  “砰”的一聲響起,此時楊勝平鎮壓了彭威錦,一腳踩了下去,彭威錦是“啪”的一聲雙腿跪在了地上。
  “彭少主,你僭越了!”此時楊勝平冷冷地說道。
  彭威錦臉色大變,本來他帶了一位長輩而來,擁有著真豪的實力,他心麵也是底氣十足了,沒有想到會成為了如此的收場。
  “楊勝平,你,你敢動我一句毫毛,我,我彭家莊必屠滅你們大劍門,你們敢與我彭家莊為敵,就是與整個上部為敵……”此時彭威錦不由厲叫道。
  “啪”的一聲響起,楊勝平揪住了彭威錦的頭,一巴掌狠狠地抽了過去,徐徐地說道:“彭少主,得罪了。”
  “啪、啪、啪……”一時之間,楊勝平一巴掌一巴掌地狠狠抽在了彭威錦的臉上!
  在楊勝平一巴掌一巴掌抽在彭威錦的臉上,眨眼之間,彭威錦被抽得滿嘴是鮮血。
  “不長記性。”李七夜搖了搖頭,平淡地說道。
  彭威錦羞怒得狂,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如此的兩次被掌嘴,第一次好歹還有王涵鎮壓著他,這一次連王涵都不在,就被如此的大庭廣眾之下被狠狠抽耳光,這對於他來說,實在是一生的奇恥大辱!
  

Snap Time:2018-11-20 03:42:18  ExecTime:0.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