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3165章 十大始祖

  “轟”的巨響之聲響徹了九天十地,就在這那之間,可怕無比的黑暗力量席卷九天十地,瘋狂地肆虐著整個仙統界,當黑暗力量如同熾焰一般橫掃整個仙統界的時候,仙統界搖搖欲墜,整個三仙界都為之顫抖起來。々雜じ誌じ蟲々
  可怕的黑暗力量橫掃世間的一切,在如此可怕的力量之下,仙統界的所有生靈都戰戰兢兢,無數的生靈都猶如蟻螻一般訇伏在地上,顫抖不止。
  在這一刻,可怕的黑暗力量籠罩著整個仙統界,仙統界無數的修士強者在剛才好不容易才燃起了希望,但在這那之間又一下子被熄滅了。
  “不”看到這支黑暗大軍破天塹而入,不知道有多少修士絕望地尖叫一聲,甚至許多修士跪倒在地上,流淚祈禱地說道:“請先賢顯靈,救救仙統界,救救卑微的子孫後代。”
  在這一刻,仙統界無數的修士強者都不由絕望了,在剛才老樹妖他們力挽狂瀾,還讓大家多多少少看到了希望,但,當兩支黑暗大軍相匯合的時候,仙統界的所有修士都知道,仙統界隻怕要玩完了。
  此時兩支黑暗大軍匯合,那就意味著黑暗大軍一共有有十一位墮落黑暗的始祖,還有一位一尊遠道。
  而在仙統界這一方麵,除了老樹妖之外,也就隻有金光上師、蘭書才聖、青蓮木祖這三位始祖,以及薑長存和三才奇人這兩位長存。
  更為可怕的是,在黑鑽戰艦之中還有一位深不可測的黑暗巨頭一直都沒有露臉。
  “轟、轟、轟……”一陣轟鳴之聲不絕於耳,破城而入的黑暗大軍並沒有停留,也沒有攻擊天塹,而是直接往光明聖院駛了過去。
  整支強大無匹的艦隊極速航行,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就已經抵達了光明聖院,把光明聖院的兩個大戰場團團圍住了。
  一時之間,光明聖院的天空被黑暗戰艦所籠罩著,那怕光明聖院的每一寸土地都散發出了明亮的光明了,但是當黑暗艦隊投下如同瀑布一樣的黑暗光芒的時候,這頓時也使得光明聖院黯然失色。
  可怕的黑暗在光明聖院天空上籠罩著,黑暗就像是巨大無比的陰影籠罩在仙統界所有生靈的心上。
  “完蛋了,真的沒有能救仙統界了嗎?”看到黑暗大軍鋪天蓋日地把光明聖院圍得水泄不通,這頓時讓天下人都不由為之絕望。
  “轟”的一聲巨響,在古戰場之中,老樹妖光明璀璨,洗滌黑暗,璀璨無匹的光明一擊,轟飛眼前的所有敵人。
  在這“轟”的一聲巨響之下,左岸始祖他們頓時被擊退,此時左岸始他們全身鮮血淋漓,身上傷痕累累。
  在這一刻,左岸始祖他們都沒有再次撲殺向老樹妖,他們都立即後退,與老樹妖拉開了距離。
  “轟、轟、轟”一陣轟鳴之聲不絕於耳,在這個時候,隻見那一艘黑鑽戰艦緩緩地駛入了古戰場,黑鑽閃動著可怕的黑暗光芒。
  當這艦黑鑽戰艦駛入了古戰場之時,老樹妖都不由目光一凝,佇立在那,並沒有去追殺左岸始祖他們。
  事實上,在這一刻,兩個戰場的戰鬥也都停了下來。
  本是與黑暗大軍混戰的聯軍在這一刻也立即收攏陣營,重新整編隊伍,儼陣以待。
  在這個時候,仙統界聯軍麵對著黑暗大軍的外合擊,而且剛剛趕來的黑暗大軍比戰鬥中的黑暗大軍不知道要強大多少。
  在兩支黑暗大軍的外夾擊之下,仙統界的聯軍顯得渺小很多,根本就是無法與黑暗大軍相抗衡。
  “該怎麼辦?”當被兩支黑暗大軍外夾擊之下,仙統界的聯軍收縮陣營,有老祖不由焦急地說道。
  “血戰到底!”此時統率著聯軍的五行天女惠清璿神態堅毅,聲音鏘鏗有力。
  在這一刻,仙統界的聯軍都緊緊地握住自己的兵器,儼陣以待,所有修士都咬緊牙根,不論生死,今日他們唯有血戰到底,整個仙統界的希望,就落在他們的肩膀上了。
  “仙統界還真的是藏龍臥虎,多少年過去,還有尊駕這般的存在。”此時黑鑽戰艦傳出了平淡的聲音。
  在這一刻,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向老樹妖和黑暗戰艦之上,所有人都知道,今日仙統界的命運,隻怕是由他們兩個人所能左右了。
  “不敢,尊駕也是深不可測。”那怕是大敵當前,老樹妖依然鎮定,徐徐地說道:“尊駕何不出來一見?”
  聽到“嗡”的一聲響起,就在這一刻,隻見黑鑽戰艦光芒閃動,一個人已經站在了戰艦之上了。
  “是他”看到站在戰艦上的人,很多人都不由暗暗吃驚。
  很多人都見過這個人,他就是一開始之時前來傳話的黑暗信使,任誰都沒有想到的是,一開始來傳訊的信使竟然是黑暗大軍的真正領袖,一尊可怕的黑暗巨頭。
  “尊駕出身於何門何派呢?”老樹妖雙目一凝,光明綻放,猶如三千光明世界在他的雙目中沉浮一樣。
  這個信使有意遮去自己的腳根,此時那怕老樹妖的光明能明察秋毫,但依然無法窺得出他的腳根。
  毫無疑問,這個信使的實力絕對不會弱於老樹妖。
  “出身呀。”黑暗信使輕輕感歎,遠眺了一下,徐徐地說道:“我已經忘卻了,我已經斬了過去,未曾記得一人一事了。”
  黑暗信使這樣的話,頓時讓不少人心麵顫了一下,一尊強大如此的存在,竟然是可以斬去自己的過去,這是多麼逆天,多麼可怕的實力。
  “千百萬年以來,三仙界始祖,能與我一敵者,寥寥無幾,十個八個而已。”老樹妖目光盯著黑暗信使,徐徐地說道:“你是屬於哪一位呢?”
  老樹妖這樣的話,頓時讓所有人都不由為之一窒息,老樹妖曾獨戰左岸始祖他們四位始祖,他的實力之強,所有人有目共睹的。
  所有人都知道,能與老樹妖匹敵的,那必定是十大始祖之一了。
  而聽老樹妖這話,眼前這位黑暗信使是有資格與老樹妖一戰了!
  “十大始祖!”所有人都想到了這一點,無數的目光都看著眼前的黑暗信使,所有人都想從這位黑暗信使中的一舉一動之中能窺得出一些端倪來。
  但是,這位黑暗信使有意遮蔽自己的一切,根本就讓人無法窺視出什麼來。
  “十大始祖已有人墮入黑暗。”雖然不知道這位黑暗信使是屬於哪一位始祖,但,這樣驚天的消息,那都已經讓天下人為之顫抖了。
  那怕在此之前很多老祖在心麵都已經有準備了,但,當真正麵對這個事實之時,依然心麵不由顫抖起來。
  十大始祖,這已經是三仙界萬古以來最巔峰的存在了,現在十大始祖之中竟然有人墮入黑暗,這樣可怕的事實,對於多少人來說那是多大的打擊!
  “這並不重要。”黑暗信使笑笑,輕輕搖頭,說道:“尊駕之事跡,我一直有所耳聞。雖然當年尊駕敗在了遠荒聖人的手中,但,在我看來,尊敬雖敗猶榮,尊敬對光明的領悟,遠遠非我輩所能及也。”
  黑暗信使這話一出,許多人都不由向老樹妖望去,一開始,還有很多人認為老樹妖就是遠荒聖人,或者他是光明聖院某一位舉世無敵的老祖。
  現在大家才知道,老樹妖既不是光明聖院的始祖遠荒聖人,更不是光明聖院某位無敵的老祖,他竟然是遠荒聖人的敵人,這樣的事實讓許多人都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過往之事,不談也罷。”老樹妖輕輕搖頭。
  黑暗信使看著老樹妖徐徐地說道:“尊駕又何不仿效遠荒聖人呢?一走了之,天地廣袤,終有尊駕容身之處。”
  “可惜,我不是他。”老樹妖笑笑,說道:“他隻是個過客,而我,生於斯,長於斯,又焉會一走了之?”
  說到這,老樹妖頓了一下,看著黑暗信使,說道:“那你又為何不一走了之,為何又要墮入黑暗!”
  黑暗信使目光深邃,他的目光猶如跨越了亙古,徐徐地說道:“我是為三仙界作出一個全新的選擇而已,巔峰之上,還有值得我去追求的目標!”
  此時老樹妖與黑暗信使徐徐而談,其他的始祖都沒有出聲,他們兩個人是在場中最強大的存在,這一場戰爭勝負隻怕是掌握在了他們兩個人手中了。
  “大勢已去,三仙界必滅。”最終,黑暗信使徐徐說道,他聲音雖然不嘹亮,但是,卻如重錘一樣,重重地錘擊在了所有人的心麵。
  黑暗信使的話,頓時讓仙統界的所有人都不由為之一窒息,所有人心麵都不由絕望起來。
  “不,我的觀點剛好相反。”老樹妖笑笑,輕輕搖頭,說道:“是你們的末日來臨了,將會有人終結一切黑暗,讓你們灰飛煙滅。”
  “尊駕實在是樂觀。”黑暗信使笑著說道:“或許,在世人眼中,你我道行,已經是登峰造極了,然而,我們隻不過是螻蟻而已。如我此般,那隻不過是跑腿而已!”
  

Snap Time:2018-11-17 13:20:02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