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3085章 火祖

  “戰吧——”此時邪火人影也說道。÷雜∫誌∫蟲÷
  當這話一出之時,氣氛一下子肅殺,整個天地如同在這那之間凝固了一樣,連微風都不再吹拂,時光也猶如停止了流淌一樣。
  雖然戰還未開,他們也未爆發驚天氣息,然而,當他們一靜下來之時,天地的一切也都隨之安靜下來。
  在這個時候,聖霜真帝他們也都相視了一眼,往後撤退,拉開了足夠安全的距離,以免得被殃及池魚。
  雖然說,劍聖他們都已經是死人了,但是,他們都是仙統級別的始祖,都曾經是最強大最無雙的存在,作為死屍的他們,那怕沒辦法發揮他們最巔峰的力量,甚至有可能連他們生前的一半實力都發揮不出來。
  盡管是如此,作為站在最巔峰的始祖,他們的威力依然十分可怕,就算是聖霜真帝他們這樣的真帝、長存,也是難以承受這樣的力量。
  “蓬——”的一聲響起,在這瞬間,邪火人影瞬間爆發出了滔滔的邪火,當他的邪火焚天之時,猶如一下子把空間融化,把星空中的所有星辰燒融。
  在這一刻望去,讓人感覺空間彎曲,空間猶如水霧一樣在蒸發。
  邪火衝天,讓人不由為之一窒息,這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力量,但是,它卻強大到不可思議,每一縷火苗所蘊藏的力量,它可以毀滅一切,似乎它的力量才是這個世界的主宰一樣。
  在這一刻,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一片片的鎧甲覆蓋在邪火身影的身上,最後“鐺”的一聲中,最後一塊鎧甲完全覆蓋了邪火身影的時候,一個真實的身軀出現出在那。
  頎修壯實的身軀,從雙肩的寬度,再到雙腿的長度,都無不體現了力量的美感,這一副身軀,可以說是十分完美的架構,一分不多,一分也不少。
  整具身軀似乎都是最完美的力量劃分一樣,每一寸軀體都是以最完美的力量而存在,如此一來,當這樣的一副身軀出現在大家的麵前之時,讓人感覺,這是最完美的力量軀體,這樣的軀體才是真正蘊含著最完美力量的存在。
  也正是因為如此完美的身軀,它才能蘊含著世界最強大的力量。
  這樣的身軀穿著一身鎧甲,從鎧甲而看,在以前這一身鎧甲應該是赤金色,或許它本就是鳳凰赤金所鑄造的,但是,它在邪火的煉化之下,已經變了顏色,赤金變成了暗金。
  這樣的一身鎧甲,雙肩之處肩翎猶如是鳳凰之翅一般,鳳凰之翅左右張開,似乎可以撐起天地,承托眾生。
  在這一刻,一尊至高無上的存在就站在所有人麵前,一身鎧甲散發出來的始祖氣息,昭示著他曾經的無敵。
  當這樣真實的身軀出現之後,聖霜真帝他們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此時的真實身軀比剛才還是身影狀態的時候,不知道強大了多少百倍。
  在剛才還是邪火身影的時候,他總是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現在一具真實的身軀出現在眼前之時,他就是一尊真實無比的至尊!
  “變強大了。”看到邪火身影變成了真實身軀穿上自己的鎧甲之時,大黑牛也臉色微微一點,徐徐地說道。
  在召魂時刻,大黑牛是親眼所見的,現在當邪火身影化出真身的時候,他的實力比起剛開始召魂來,那不知道是強大了多少。
  “他逃走之後,又是恢複了黑暗力量,夯實了道基。”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在邪火身影剛剛被召魂複活之時,那是他最虛弱的時候,後來他不敵李七夜一拳,逃走躲了起來。
  他趁著這樣的時機,恢複了自己的力量,夯實了道基,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這鎧甲!”看到這個身影的一身鎧甲,皇尊真帝臉色大變,他想到了一個傳說,他想到了一個人,有一位驚豔無匹的始祖,他也是擁有著這樣的一身鎧甲。
  “他是一位始祖。”聖霜真帝隻能是輕輕地說道。
  “沒錯,他就是火祖!”五行天女惠清璿給出了很肯定的答案,徐徐地說道。
  不論是聖霜真帝,還是皇尊真帝,他們都不敢直接下斷論,畢竟,這是關係到一位始祖的一生清譽,這可是一位驚豔無雙的始祖。
  事實上,聖霜真帝他們心麵也都猜出了這鎧甲之下的是誰了。
  現在五行天女惠清璿說出了十分肯定的答案,那怕他們心麵並不意外,在心麵也有了準備,心麵依然為之一寒。
  火祖,十大始祖之一,曾經是最驚豔的始祖,他橫空出世,號令天下,多少真帝、長存願意為他效力,甚至連同一代的始祖,都願意與他並肩作戰。
  誰又為想到,曾經率領浩蕩大軍遠征不渡海的火祖,最終竟然淪陷了,這是多麼恐怖的事情。
  想到這一點,任何人都會心麵毛骨悚然,連火祖這樣的存在最終都沉淪了,最終作出了選擇,他究竟是遇到了怎麼樣可怕的存在!
  這就不由讓聖霜真帝他們相視了一眼,若是換作他們自己,如果說,真有那麼一天,他們同樣遇到這樣的存在,自己還能否守得住自己的初衷?
  想到這一點之後,聖霜真帝他們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因為他們心麵都沒有底,比實力,比天賦,比驚豔,比人生的經曆,他們誰能比得上火祖呢?但,火祖最終還是淪陷了!
  此時,火祖未出手,劍聖和開天刀祖也未出手,但,天地便凝固在了他們之間。
  他們一望去,在石火電光之間,在一念瞬間,已經是有了無數的招式,有了無限的可能,他們在對方的一呼一吸之間已經進行千萬招的演化,這一種演化推算,那不是別人能看得到的。
  “得罪了。”在這瞬間,劍聖徐徐說道,是那麼的優雅,那麼的坦率。
  “客氣,受教。”火祖也是自在,有著無比的安然,在這那之間,一切都勝券在握的感覺。
  劍聖出手,但,他劍未出鞘,身也未動,未見一招一式,但,就在這那之間,劍道亙橫,萬古唯一,此時,天地間唯有劍道而已。
  心動,劍道破,無形劍道瞬間刺向了火祖的身軀,無形無影,沒有聲威,但是,在這瞬間,沒有什麼可以擋得住劍道,一切的防禦在劍道之前都如同一層薄紙一樣。
  那怕你是最無敵的始祖,都會瞬間被這劍道刺穿,劍道無上,此時唯有它無敵。
  劍道刺身,火祖也出手了,那之間,火祖一下子變得高遠,他雖然沒有動,但,在這一刻卻讓人感覺如飛仙一樣,在這那之間,火祖好像是離開了這個世界,站在了遙遠無比的未來。
  然而,他卻一動都沒有動,他還是站在原地,隻不過,他不是站在現在的原地,而是站在了未來的原地。
  “嗤——”的一聲響起,劍道過,留下了天痕,劍道力衰之際,火祖又回到了原位,現在的原位。
  劍聖的劍道的確無敵,但是,從現在擊穿到未來,那是十分遙遠的跨越,那是在那之間跨越了無數的歲月、無數的時光,最終還是未能一劍刺穿火祖。
  事實上,一劍擊穿現在到未來,也唯有劍聖他們這樣的存在才對做得到,如真帝一般,也是無法做到的。
  “鐺——”的一聲刀鳴響起,在火祖一下子回到現在的原位之時,開天刀祖出手了,他懷中的長刀還沒有出鞘,但是,一道刀芒直斬而落。
  這一道的刀芒一斬落之時,不是斬在火祖的身上,而是斬斷了時光,在這那之間,火祖所在的時光一下子被斷了,他沒有未來,更是沒有退路。
  就在一道刀芒斬斷時光和退路的那之間,火祖一刀遞出,這一刀依然未出鞘,連刀帶鞘拍了過去。
  這一刀拍過去的時候,乃瞬間壓縮了現在,向火祖撞擊而去。
  試想一下,火祖的時光被斬斷了未來,被斷絕了退路,現在的時光又是被開天刀祖一刀拍了過去,時光狠狠地往火身的身上砸了過去。
  然而,就在這那之間,火祖的身體好像一下子虛淡了很多,他的身體猶如一下融化了一樣。
  聽到“啪”的一聲響起的時候,當火祖的時光重重地拍在一起的時候,火祖好像他自己穿透了過光一樣,這就好像流水衝擊而來,而他一下子逆水而上,穿透了流水,這使得流水未曾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跡。
  在這那之間,火祖還是站在了原位,一動都未動,從始至終,他都未有出手。
  眼前這樣的一幕,普通高手根本看不出什麼東西來,但是,對於聖霜真帝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震撼了。
  劍聖、火祖他們三個人,那隻不過是寥寥幾式而已,但是,一招一式,都是跨越了時光,這是世人根本無法做到的事情。
  就算是對於真帝而言,如此的跨越,如此的驅動,那都是十分費力的事情,然而,劍聖他們卻輕鬆自在,隻不過是舉手投足而已。
  

Snap Time:2018-11-18 11:42:02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