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3080章 銅鑄陰兵

  “轟轟轟”的一聲聲巨響不絕於耳,隻見火海的漩渦越來越大、越來越猛烈,最後整個火海都化作了漩渦了。■雜&誌&蟲■
  在轟鳴聲中,火海的漩渦形成了可怕無比的吸力,好像把天空上的星辰都要拽下來一樣,如此形成的漩渦以最高壓的力量向地麵衝擊而去。
  “啊”的慘叫聲響起,最後,連強大的老祖都擋不住如此火海漩渦的吸拽,一下子被吸入了巨大的漩渦之中,眨眼之間被火海燒成了灰。
  在這個時候,還沒有逃出火海的任何修士強者,都在眨眼之間被火海漩渦吸了進去,一下子燒成了灰。
  在如此凶猛的火海漩渦之中,唯有李七夜不為所動,依然是安靜地站在那,任何火海漩渦的拖拽。
  那怕火海漩渦的力量可以把天空上的日月星辰拖拽下來了,但是,李七夜隻是很隨便地站在那,火海漩渦都無法拽得動他。
  所以李七夜站在那,不管是多麼凶猛、多麼強烈的邪火都被辟開,在這的火海就好像是被撕裂了一條觸目驚心的傷口一樣。
  “轟轟轟”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又一陣的衝擊之聲響起,在這樣的一陣又一陣的衝擊聲之下,整個巨隕都搖晃起來。
  火海漩渦形成了可怕無比的吸力,在漩渦之中更是形成了可怕無比的高壓,這樣的漩渦中央的高壓力量,瘋狂地撞擊在了大地之上,撞擊在了這顆星球的某一個部位之上。
  在“轟、轟、轟”的一次又一次撞擊之下,整個巨隕都搖晃不止,好像再這樣撞擊下去,整顆巨隕都會被擊穿一樣。
  “這是要幹什麼?”看到火海漩渦如此地一次又一次高壓衝擊,聖霜真帝不由為之驚訝。
  “奶奶的熊,他們是想搶我們的寶物,那東西應該就在那了。”大黑牛看到火海漩渦的高壓力量瘋狂地撞擊著,不由跳了起來。
  “砰”的一聲巨響,就在火海漩渦一次又一次撞擊之後,終於,那有一個門戶被轟開了。
  隨著這一個門戶撞開之後,聽到“轟”的一聲巨響,無窮無盡的力量瞬間衝擊而起,在這那之間,隻見有著滔天無盡的始祖之威瞬間噴湧而出,始祖法則、始祖符文都在這一刻如同天瀑一樣衝擊而起。
  在這始祖法則、始祖之威衝天而起的時候,它們就化作了一支巨柱一樣,屹立在了那,瞬間刺穿了火海漩渦的中心部位。
  “有始祖的力量鎮守在那。”看到那個門戶之內瞬間噴湧出滔天的始祖之威,聖霜真帝一下子明白了。
  “始祖的對決。”大黑牛嘿嘿地笑著說道:“當年爆發過,現在依然還繼續,看來,雙方都還是不死心呀。”
  “鐺”的一聲劍鳴,在無窮無盡的始祖之威中,瞬間有著一道劍芒衝天而起,這一道劍芒瞬間撕破了天地間的一切,刺穿了萬道。
  在劍鳴之下,隻見一把巨劍從門戶之中冉冉升去,最終,隨著“鐺”的一聲劍鳴響起的時候,這把巨劍瞬間劈斬而下。
  一劍斬落,把整個世界劈斬成了兩半,這是無敵的一劍,就算是真帝在這一劍之下,都會瞬間被斬下頭顱。
  隨著“砰”的一聲響起,隻見一劍斬落之後,整個火海被劈成了兩半,火海漩渦一下子崩裂,盡管是如此,火海依然是十分的洶湧。
  “轟、轟、轟”火海的岩漿邪火依然是狂流一樣,門戶衝擊而去,而且一次又一次地撼動著整個門戶。
  這個門戶浮現了光膜,光膜之上閃動著符文,每一個符文都散發出了始祖的力量,而且浮現的符文有好幾種形態,磅大勢,讓人一看就知道,這個門戶不僅僅隻有一個始祖加持過,隻怕是曾有好幾位始祖加持過。
  “砰、砰、砰”的一陣陣衝擊之聲不絕於耳,隨著火海的岩漿邪火一次又一次地瘋狂衝擊著,整個門戶中的光膜開始明滅不定,再這樣下去,這個門戶會被洶湧的火海擊穿。
  “鐺、鐺、鐺”一陣陣金鳴之聲不絕於耳,在這個時候,火海之中冉冉升起了一把又一把的神劍,這一把又一把的神劍閃動著無窮的光芒。
  隨著劍鳴之聲不絕於耳的時候,眨眼之間,千萬神劍冉冉升起,這千萬把神劍相互交替,好像是巨齒一樣轉動,以門戶為中心,瘋狂地了轉動絞殺著,如此看來,。千萬把神劍所形成的劍陣就像是巨獸的嘴巴,而且這個巨嘴是長滿了倒刺,一層又一層地漩轉著。
  所以,隨著這樣的劍陣瘋狂絞殺的時候,聽到“砰、砰、砰”的撞擊之聲響起,劍陣絞碎了岩漿火海的衝擊力,使得岩漿邪火撞擊到門戶上的力量變得十分弱小。
  得到了劍陣的絞殺之後,門戶中的光膜光芒亮了起來,加持在上麵的始祖力量就一下子恢複了不少。
  “砰、砰、砰”在這個時候,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在遠征船中響起,在這一刻隻見遠征船的甲板上出現了一列又一列的隊伍。
  那是一支龐大無比的軍團,這一支軍團一一列隊於甲板之上。
  “那不是炸油的軍團嗎?”坐在大黑牛背上的柳燕白看到陣列於甲板上的軍團,不由花容失色,大叫一聲。
  陣列在甲板之上的軍團,這正是在遠征船內曾經被扔入了地鍋銅汁煎炸過的陰兵,這些陰兵曾在大地上排著長長的隊伍,最後全部跳進了地鍋中那沸騰的銅汁之中了。
  現在這整個陰兵軍團都閃動著銅光,每一個陰兵都已經成為了銅人了,它們的身軀都猶如用最堅硬的黃銅鑄造而成的一樣,它們堅硬的銅軀都閃動著寒光。
  “難怪它們會跳入銅汁麵煎炸,原來它們是在鑄造銅軀鐵身。”聖霜真帝看著這支龐大無比的陰兵軍團,不由喃喃地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隻見整個陰兵軍團一支支隊伍從遠征船中縱身跳跨下來,每一支隊伍都是五個陰兵,而且形成了一個十分堅固的陣勢。
  眼前這樣的一幕,那實在是太壯觀了,五個陰兵一支隊伍,當整個陰兵軍團的所有銅兵都一一跳下的時候,就好像是餃子下鍋一樣,撲撲地濺起了水花。
  “砰、砰、砰”的一聲聲響起,當這一個個陰兵跳入了火海之後,它們立即向劍陣發動起了攻擊。
  試想一下,整個劍陣乃是由千萬把神劍組成,當無數神劍轉動交替的時候,就像是長滿倒刺的巨獸怪嘴,當所有陰兵跳了進去,就給人一種羊入虎口的感覺。
  好像這些陰兵乃是被扔入怪獸巨嘴中喂食的食物一樣。
  在這個時候,一陣陣“砰、砰、砰”的撞擊之聲響起,所有陰兵對劍陣發動起了強勢的攻擊。
  一把把神劍斬在陰兵身上的時候,火星濺射,如同打鐵一樣,而且,陰兵五人成隊,它們手中的長槍凶猛無比地擊殺向了劍陣中的每一把神劍。
  所以,當銅槍與神劍重重地撞擊的時候,濺射起了無數的星火。
  一時之間,整個劍陣之內是星火濺射,好像是節日所放的煙火一樣,十分的壯觀。
  在劍陣的絞殺之下,也有不少陰兵被神劍斬斷了身體,被削下了手臂,甚至是被砍下了頭顱。
  但是,不管是這些陰兵被斬下了頭顱,又或者是身體被絞碎了,聽到“蓬、蓬、蓬”的聲音響起。
  這些陰兵的殘肢竟然在瞬間噴湧出了邪火,好像它們的身體麵充滿了邪火一樣。
  邪火相吸,所有的殘肢又在眨眼之間相拚湊在了一起,而且邪火一下子融化了陰兵的拚湊在一起的斷裂傷口,眨眼之間一具完整的陰兵又出現在那了,而且全身是完好無損,很難讓要相信,在剛才這些陰兵被劍陣絞成了碎片。
  隨著“砰、砰、砰”的聲音響起的時候,銅鑄的陰兵好像是殺不死一樣,它們對劍陣發動了一次又一次的攻擊。
  隨著陰兵攻勢毫無停歇,在“砰、砰、砰”的聲音中,一把又一把神劍被擊落,甚至是擊碎。
  隨著如此一支龐大無比的陰兵軍團擋住了劍陣之時,此時火海中的岩漿邪火又再一次發威了,再一次撞擊著門戶。
  聽到“轟、轟、轟”的一陣陣的撞擊聲響起,岩漿邪火瘋狂地撞擊在了門戶光膜之上,光膜上的始祖加持力量,隨著一次又一次撞擊,開始衰弱起來,光膜明滅不定,慢慢地支撐不住岩漿邪火的撞擊。
  “奶奶的,這一手夠巧的。”看到銅鑄的陰兵擋住了劍陣,大黑牛也不由讚了一聲,說道:“用這麼一支銅牆鐵壁的軍團擋住劍陣,的確是夠猛。”
  “隻不過是邪火的另外一個形態而已。”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不管是岩漿火海,還是銅鑄陰兵,事實上真正驅動它們的,還是邪火的力量,而不是岩漿本身或者陰兵它們自己。
  “喀嚓”的碎裂之聲響起,在這個時候,門戶上的光膜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縫了。
  

Snap Time:2018-11-14 10:31:16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