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3060章 不渡海漂來東西

  李七夜留於天塹源頭煉造兵器的時候,天雄關很安靜,不過,依然還有很多的大人物未離去,如皇尊真帝、聖霜真帝他們都依然還留在了天雄關。』雜誌蟲』
  但是,天雄關的安靜很快就被打破了。
  “看,快看,那是什麼?”這一日,有人驚呼一聲,往遙遠的不渡海指去。
  不少在場的人被驚動了,都紛紛望去,一開始,還很多人沒有看清楚什麼東西,甚至有人沒有看到任何東西。
  “什麼都沒有,大驚小怪幹什麼。”有人不由抱怨了一聲。
  “再看仔細,已經飄出了不渡海了,那個黑點看到了沒有。”最先發生的人向那邊指去,說得十分清楚了。
  不少人打開了天眼,仔細一看,終於看到了這個人所說的東西。
  那隻不過是一塊木板而已,這是一塊並不大的木板,而且已經是斷成了兩截的木板,現在漂出來了,隻剩下了一截,另一截已經不知道漂落到了什麼地方了。
  “一塊木板而已,值得大驚小怪嗎?”看到這樣的一塊木板之後,有些人不以為然,還沒有想到更深層次的東西,認為這麼一塊木板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但是,卻有一些大人物想到了更深層次的東西了,有人就不由說道:“沒什麼大不了?除了上次巨隕之外,不渡海什麼時候飄出了東西了?”
  這話一說出來,頓時提醒了所有人,一聽到這話,在場的所有人心麵都不由為之一震,一時之間,不少人麵麵相覷。
  是呀,除了上次不渡海飛出巨大無比的天隕之外,不渡海什麼時候有東西漂不出來了,不要說是活人了,那怕一塊破碎的木板都沒有。
  然而,今天竟然有一塊破碎的木板漂出來了,似乎這是有什麼不一樣的意義。
  一時之間,在場的許多人都不由麵麵相覷,經曆了上一次巨大的天隕衝擊而來之後,大家心麵都有些不舒服,都有些忐忑,不少人心麵開始不安。
  千百萬年以來,多少始祖、多少真帝、長存進入了不渡海,最後都消失在了茫茫的大海之中,從此杳無音訊,不管是誰進去,什麼東西都沒有再出來過了。
  千百萬年以來,似乎大家都形成了常識了,都會認為不渡海隻進不出,不管什麼東西進去,最後都沒有任何東西出來。
  但是,上次自從天隕飛來,這就一下子打破了大家對於不渡海的常識了,多少年之後,不渡海終於有東西衝出來了,但是,這樣的天隕衝擊而來,卻差點轟碎了天塹。
  現在,不渡海又漂出了這麼一塊破碎的木板,這一下子讓在場的不少人心麵都為之沉甸甸的。
  “有事情要發生了嗎?”有不朽真神心麵沉甸甸的,不由喃喃地說道。
  多少年了,不渡海都是平靜,但是,現在突然飄出了一塊破碎的木板,這讓大家都覺這是一個十分不祥的預兆。
  “看,又有東西漂來了。”在這個時候,又有人大叫了一聲。
  大家紛紛望去,果然,在這個時候有不少碎片從不渡海緩緩地漂了出來,大家仔細一看,這些從不渡海漂出來的都是一些碎片,有些是破碎的木板,有些是碎碎的金石,因為這些東西破碎得太厲害,也是年代太久遠了,已經看不出它原來的模樣了。
  但是,經過仔細地辨認之後,依然有人依稀能推論得出一些結果來。
  “難道,這,這是船隻或者小舟的碎片。”有一位半步長存仔細觀摩了好一會兒之後,不由有些肯定地說道。
  “船隻或者是小舟的碎片?”聽到這樣的推斷,有不少人相視了一眼,老一輩的存在更是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好像,千百萬年以來,有不少的真帝乃至是始祖,都是乘船進入不渡海的?”不知道是誰,輕輕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這一句話說出來,這就一下子讓不少人頭皮發麻了,一時之間,不少人臉色一變,不由相視了一眼。
  試想一下,當年多少真帝、始祖乘船進入了不渡海之後,沒有人知道他們進去之後的情況,也沒有人知道最終這些始祖、真帝是怎麼樣了。
  但,今天,從不渡海飄出了一些船隻或小舟的碎片,這一下子就讓所有人都浮想聯翩了。
  “難道這是當年某一位真帝或者始祖所乘的船隻。”不知道是誰,偏偏是說了這麼一句不該說的話。
  這樣的一句話說出來,就一下子讓大家毛骨悚然了,讓不少人打了一個冷顫。
  因為,千百萬年以來,雖然有很多始祖、真帝、長存不朽進入了不渡海,但是,很多真帝、長存乃至是始祖,都是結伴而行,他們不是帶著千軍萬馬,帶著自己座下最強大的戰將,就是三五個真帝或者三五個長存結伴而行。
  可以說,他們每一次出發的隊伍,實力都是十分的強悍,毫不誇張地說,每一次結伴而行的隊伍,他們的力量都可以橫掃當時的仙統界。
  如果說,這些從不渡海中漂出來的船隻、小舟碎片,真的是當年這些始祖或真帝所乘的船隻,那麼,這些始祖、真帝進去之後,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呢?
  如果說,這些始祖、真帝所乘的船隻或小舟已經成了碎片,那麼,當年這些進去的始祖、真帝呢,他們究竟是怎麼樣了?
  “船隻碎片而已,也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了。”也有人這樣說道:“船隻用多了,當然也有可能碎裂了,再說,也就是船隻而已。你總不能指望始祖他們把這麼一艘船隻使用千百萬年吧。”
  “是呀,說不定始祖、真帝他們已經到岸了,所以就棄了這些船隻,最後在不渡海漂泊了千百萬年之後,成為了碎片,最終在偶然的機會漂出了不渡海。”另一位強者是這樣說道的。
  他們這樣的話,聽起來似乎是有道理,但是,又有點自我安慰,因為在這個時候,已經有很多人心麵忐忑不安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好了。”也有人寧願相信始祖他們已經抵達了對岸,他們棄船登岸。
  盡管有不少人是這樣的自我安慰了,但是,很多人心麵越發不安。
  “看,又有了。”在大家都越發不安的時候,立即有人大叫了一聲,大家都紛紛望去。
  在這個時候,此時隻見不渡海中無數的碎片飄出來,而且不再是像剛才那些隻是一些的木板碎片那麼簡單了。
  在這個時候,無數的碎片漂出來之時,也有不少的殘骸也隨著泊了出來,這些殘骸仔細去看,是船隻的龍骨或者船舷。
  “是船隻的殘骸。”一會兒之後,終於看到了一艘船隻了,這一艘船隻還不算大,那隻是一艘小船而已。
  但是,這一艘小船似乎是被撕裂一般,從三分之一的位置斷裂,裂口是參差不齊,似乎是有什麼怪物或者強大的力量硬生生地把這樣的船隻撕開。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之下,越來越多的船隻碎片、殘骸從不渡海中緩緩地漂了出來。
  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著這無數的碎片和殘骸,一時之間,陰影籠罩在了大家的心頭上。
  所有的碎片、殘骸並沒有衝向天雄關或者衝向天塹,所有的碎片都在慢慢地漂泊著,經過了天塹,向茫茫的天墟漂泊而去。
  在這個時候,天雄關的所有大人物都被驚動了,不論是皇尊真帝、聖霜真帝或者是飛劍天驕他們都紛紛前來觀望。
  作為天雄關關守的太尹喜,也一下子接到了消息,他登樓遠眺,看著從天雄關漂泊出來的碎片、殘骸,在這個時候,太尹喜的臉色凝重起來。
  “傳我命令,所有士兵、將領都歸隊,取消一切休假。”太尹喜在這個時候心麵沉甸甸的,感覺將會有大事發生,立即傳下了軍令。
  “這究竟發生什麼事了。”看站無數的碎片、殘骸從不渡海緩緩地漂了出來,這讓所有人都覺得壓抑。
  千百萬年以來,不渡海沒有任何東西漂出來,但是,今天竟然有船隻的碎片、殘骸從不渡海漂了出來,這一下子讓大家心麵都不安起來。
  隨著漂出來的碎片、殘骸越來越多,從麵漂出來的船隻也是越來越巨大,有些船隻還能看到它們當年的輪廓。
  “那艘船,好像是八寶道統的。”在這個時候,有一位不朽真神仔細看著一艘船隻,低聲地說道。
  這艘船隻很大,至少可以載幾百人,但是,這艘船隻剩下了一半船體,好像是被人對半劈開一樣。
  “怎麼說是八寶道統的?”有人仔細看了看這船隻,看不出什麼端倪。
  “看一下船舷,那個位置不是有一個標記嗎?好像是八寶道統的徽章。”這個不朽真神往這艘船隻的船舷一個位置指去。
  大家看去,的確好像是有一個徽章,但是,年代久遠,有點模糊不清,大家也不敢肯定是八寶道統的徽章。
  “傳言說,當年八寶道統出了一位十分了不起的長存,已經達到了遠道境界,後來,他帶著一群人進入了不渡海。”一位熟讀史書的修士說道。
  

Snap Time:2018-11-17 02:59:59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