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988章 愛賣不賣

  白金寧今天並沒有出任務,恰好也休息,她便穿著一身便裝出來了,她本想隻是在城隨便走走逛逛的,沒有想到,剛一出門,便碰到了李七夜。↓雜『誌『蟲↓
  在這碰到李七夜,對於她來說,那真的是冤家路窄呀。
  當然,對於白金寧而言,她並不是說要找李七夜報仇,畢竟,她和李七夜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隻不過在天塹之上被李七夜調戲了一下,而且他們天塹軍團也不允許出現這種報私仇的事情。
  但是,隻要一看到李七夜,白金寧就心麵就惱氣,就是想琢磨一下他,在心麵就是想和他過不去。
  “無價寶。”李七夜閉上眼睛,也沒有再去看白金寧,懶洋洋地說道。
  “無價寶,你真的有無價寶嗎?”白金寧打量了一下李七夜麵前的木盒,她真看不出來這隻木盒哪像無價寶,她也不相信李七夜有什麼無價寶。
  “有。”李七夜回答十分的幹脆。
  “打開看看,讓我看一看你的無價寶是長什麼樣子的。”白金寧瞅了李七夜一眼,她就不相信這個不要臉的家夥還能拿得出什麼無價寶來。
  “看了也是白看。”李七夜懶洋洋地說道:“反正你買不起,不看也罷。”
  “你”白金寧頓時被李七夜氣得火氣直冒,她都覺得,自己是不是和這個自戀狂是八字不合,一見麵,她就會被他氣得不輕,惹得她滿肚子的怒火。
  “哼,你說來看看,你這是什麼無價寶,值得多少錢。”白金寧不由有些咬牙切齒,她就是不相信這個自戀狂能拿出什麼無價寶來。
  “不給看。”李七夜一口拒絕,說道:“就算把你當了,也買不起它。”
  “你”白金寧頓時被氣得說不出話來,杏眼怒視李七夜,酥胸起伏,被李七夜氣得哆嗦。
  白金寧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平息了一下自己心麵的怒火,瞅了李七夜一眼,冷冷地說道:“哼,哼,哼,不敢拿出來給人看,不會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吧。”
  “是又如何?”李七夜笑笑,也百無聊賴,隨意逗著她玩。
  “哼,是贓物嗎?”白金寧雙目一亮,磨了磨牙齒,說道:“如果是贓物,嘿,本姑娘就要收拾你了。”
  “是不是贓物,你能看得出來嗎?”李七夜悠閑地說道:“就算是贓物,那你也得找到苦主才行。如果你想找我的茬,先去找到苦主。”
  李七夜這話塞過來,白金寧又不由有些泄氣了,雖然說他們天塹軍團在天雄關有執法的權力,但是,這也不代表可以亂來。
  李七夜這句話明顯是開玩笑,就算李七夜這東西是贓物了,就如他所說的那樣,那也必須找到苦主才行,不然,她總不能無緣無故扣押李七夜的東西,更何況,今日她沒有公務在身,隻是休閑而已。
  “如果沒有,走吧。”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不要打擾我做買賣,我正等著買家上門呢。”
  “哼,哼,哼,你說走就走呀,沒那麼容易。”白金寧打算和李七夜耗下去了,在李七夜不遠處坐了下來。
  這還真有意思,白金寧一個女孩子,不能說有多麼絕世,但是,長得也算漂亮,她這麼一個女孩子,在街邊隨便坐了下來,和李七夜對峙著,這模樣,倒引得一些側目。
  “你這是要幹啥?”李七夜這個時候才瞅了一眼坐在自己不遠處的白金寧。
  “盯著你。”白金寧托著下巴,瞅著李七夜,說道:“如果你的東西是贓物,本姑娘盯緊你了,等著苦主上門。哼,如果你隻是拿假貨來騙人,那本姑娘也盯緊你了,以免你坑蒙拐騙。”說到這,她露出幾分得意的神態。
  現在,她就是要與李七夜過不去,更何況,現在她是便裝在身,隻代表自己,所以她就更沒有什麼顧忌了。
  “很不錯的借口。”李七夜瞅了白金寧一眼,悠然地說道:“你不會是看上了我吧,所以,想盯著我的帥臉看。哥是很帥,但是,你不用太過於迷戀哥的,畢竟,哥是傳說。”
  “放你狗屁”白金寧頓時臉色漲紅,氣得吐血,瞪了他一眼,不屑地說道:“你也不拿鏡子照一照自己,看你這張醜臉,也敢跟帥字扯上關係?要不要臉?”
  “照了,帥,帥得一塌糊塗。”李七夜悠閑地說道:“就算我要臉了,你有賣嗎?”
  “你”白金寧頓時被氣結,她一個小姑娘,論牙尖嘴利,如是李七夜的對手,她也一下子詞窮,對不上話來。
  “所以說,不要迷戀哥。”李七夜笑吟吟地看著氣得不行的白金寧,反正閑著無聊,就是逗一逗這個小姑娘。
  “自戀狂。”白金寧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李七夜笑了笑,閉上眼睛,靠在牆根上,好像是睡著了一樣。
  而白金寧坐在一旁,托著下巴,一雙眼睛盯著李七夜不放,她就要看看李七夜究竟要耍什麼花樣。
  就這樣,他們兩個人坐在這繁華的街邊,倒是成了一對看起來頗為怪異的存在。
  在這期間,也有人上前來搭話,有人看了看李七夜的木盒,問道:夥計,你這東西怎麼賣?”
  李七夜沒有去理會的時候,坐在旁邊的白金寧就立即插嘴了,說道:“他那是贓物,最好別買,否則,會惹上一身麻煩。”
  這個買家聽到這話,不由看了看白金寧,然後又看了看閉目養神的李七夜,覺得他們一對有些詭異,但是,在天雄關,怪事多著,所以這個買家也沒有再過問,便轉身離開了。
  見自己趕走了一個客人,白金寧就不免有些得意,瞅了李七夜一眼,說道:“哼,你今天別想做買賣了,本姑娘盯上你了。”
  對於白金寧這樣挑釁的話,李七夜也隻是笑了笑而已,並沒有去理會。
  在期間,都有好幾個人上前來搭話,對李七夜的這隻木盒有意思,但是,這些人搭話的時候,還沒待李七夜開口,在一旁的白金寧就立即告訴他們,李七夜這東西是贓物,不能要。
  如此來回,這些對李七夜木盒有意思的客人,那都搖頭離開了。
  盡管白金寧為李七夜趕走了一個又一個客人,而李七夜依然靠著牆根,閉目養神,就像是睡著了一樣,就算有反應,那也僅僅是笑了笑而已。
  連趕走幾個客人之後,這就讓白金寧覺得有些奇怪了,因為她把李七夜的客人都趕走了,但是,李七夜一點都不生氣,依然氣定神閑地靠著牆根睡覺,好像是她趕走的不是客人,而是替他趕走蒼蠅一樣。
  李七夜這樣的態度,這一下就讓白金寧感到很好奇。
  “喂,你是不是真的賣東西?”在這個時候,白金寧就懷疑,或者李七夜根本就不是來賣東西的。
  “賣呀,怎麼不賣。”李七夜依然閉目,悠閑地說道。
  白金寧不是很相信,說道:“那你為什麼沒去搭話。”在這個時候,她都懷疑,就算她不去趕走李七夜的這些客人,李七夜也不會去搭理他們。
  “因為他們買不起,就像你一樣。”李七夜悠悠地說道:“搭了也是白搭。”
  “你”白金寧被氣得怒視李七夜,但,又無可奈何,隻好把怒氣往肚子吞。
  “哼,哼,哼,本姑娘倒要看你玩什麼花樣。”白金寧鐵了心,要與李七夜耗下去了,所以,她托著下巴,盯著李七夜。
  李七夜笑了笑而已,沒去理會,依然靠著牆根。
  過了一會兒,依然有其他的人上前來搭話,他們都對李七夜的木盒有意思。
  但是,李七夜理都沒有理他們,閉著眼睛,好像睡著了一樣,根本就沒聽到他們的話一樣。
  這一下子就讓白金寧更加奇怪了,因為她已經沒有說話趕這些客人,而李七夜根本就不理他們,看他模樣,根本就不像是賣東西。
  這讓白金寧好奇,如果李七夜不是賣東西的話,他在這究竟是幹什麼的?
  “我來了。”就在白金寧好奇的時候,一個聲音響起,當她回過神來之時,已經有一個老人坐在了李七夜的麵前。
  白金寧雙眼一花,她感覺這個老人一直都坐在那一樣,隻不過是她剛剛才發現而已。
  白金寧立即看去,這一個穿著大棉袱的老人,這個老人戴著厚厚的冬帽,不止是遮住了自己的一雙耳朵了,都快把整張臉給遮住了。
  白金寧不由上下打量著這個老人,這個老人根本看不出什麼來,甚至連他長得是怎麼樣的,都無法看清。
  當然,白金寧並不知道,當年在萬統界的時候,李七夜就曾經和這個老人交易過,而當時李七夜還給這個老人講了一個故事。
  “來了就好。”李七夜這個時候張開了眼睛,隻是隨意地看了他一眼,說道:“我以為你死了。”
  李七夜的態度,也一下子讓白金寧奇怪了,在此之前,那些客人,李七夜理都不理,這個老人,卻讓他睜開了眼睛搭話。
  “我也想死,但,死不掉。”老人也不生氣。
  

Snap Time:2018-11-18 12:06:29  ExecTime: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