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922章 一口滅之

  但是,這看起來像普通火焰的火噴在火神鴉身上,所有的火神鴉一下子慘叫聲來,“”的一聲慘叫響起的時候,所有的火神鴉被燒成了飛灰。∪雜Ψ誌Ψ蟲∪
  “不好”看到自己苦心所養的千萬火神鴉被一下子燒成了飛灰,飛馬箭神不由大叫一聲。
  但是,在這刻一切都遲了,一點火星濺在了飛馬箭神的身上,聽到“蓬”的一聲響起,在這那之間,他全身一下子著起火來了。
  “滅”見自己全身著起火來,一開始,飛馬箭神還不驚,手捏神訣,冰封萬物,欲熄滅身上的焰火,但是,無濟於事,聽到“滋、滋、滋”的聲音響起,隻見所有的冰霜都瞬間被化掉。
  “啊”在這個時候,飛馬箭神不由慘叫一聲,因為火焰一下子燒入了他的身體,那怕他全身血氣磅,強大無匹的力量鎮壓而下,依然鎮壓不住這焚燒的火焰。
  飛馬箭神不由在地上打滾了起來,但是火勢依然不減,痛苦無比,不由慘叫起來。
  “跑吧,跑得越快,就越有機會甩掉它。”李七夜笑了笑,對滿地打滾的飛馬箭神悠悠地說道。
  一聽到李七夜的話,飛馬箭神一下子衝了起來,拔腳就跑,果然,聽到“蓬”的一聲響起,他身上的火焰一下子弱小了不少。
  這一刻,飛馬箭神立即使出了全力,使出了吃奶的力氣,撒腳就跑,向天邊逃遁而去,遠遠看去,隻見飛馬箭神拖著長長的火焰掠過天空,而且這火焰就在他屁股後麵燒著,看起來就好像他屁股上噴火,一下子把他送到天邊一樣。
  當飛馬箭神楊成利消失在天邊的時候,不僅是趙秋實他們,就是飛馬族的弟子都看得目瞪口呆,他們的首領可是一尊千萬世的不朽真神,實力滔天,現在竟然如此的狼狽逃遁而去,如果不是親眼看到這一幕,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好不容易,飛馬族的弟子回過神來的時候,都臉色煞白,都紛紛後退了好幾步,立即握緊了自己手中的長弓,作出了防禦戰鬥的姿態。
  李七夜隻是看了他們一眼,淡淡地說道:“滾吧,今天饒你們一命,下次再敢來,殺無赦。”
  飛馬族的弟子聽到這話,如遇大赦,立即轉身而走,不敢久留。
  “回來。”在飛馬族的弟子剛走,李七夜淡淡的聲音又響起,這頓時讓他們身體不由為之一僵,不敢造次。
  “幫我給你們女帝捎個信,我正缺一個侍女,讓她來待候我吧。”李七夜笑了笑,輕輕揮手,說道:“滾吧。”
  這個時候,飛馬族的弟子憤怒無比,這是對他們女帝的玷汙,但是,他們憤怒也無濟於事,他們已經明白,李七夜很強大。
  最後,飛馬族的弟子隻能是滿腔憤怒,逃遁而去。
  至於趙秋實他們,呆呆地站在那,久久說不出話來,就算他們回過神來,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竟然讓人馬族的弟子捎話給紫龍女帝,讓紫龍女帝給他當侍女,這樣的事情,想象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實在是太震撼人心了。
  杜文蕊隻是笑了笑而已,在他看來,這都是在意料之中。
  “出來吧,看夠了沒有。”在飛馬族的弟子遠遁而去之後,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李七夜話落下之後,隻見不遠處冒出一個人來,他手中緊緊地握住兵器,這正是在此之前曾來警告李七夜的寶源真神。
  寶源真神突然冒出來,把洗罪院的弟子嚇了一大跳,在他們身旁躲著一個人,他們竟然一點發覺都沒有。
  “怎麼,還考慮向我報仇嗎?”李七夜笑了一下,對於寶源真神,完全是沒放在眼中。
  被李七夜如此的邈視,對於寶源真神來說,那是十分的憤怒,他是第一次被人如此邈視,視之如蟻螻,但是,又是那麼的無可奈何,又是那麼的無力,他也隻能是憤怒而已,現在他知道李七夜比他強大了很多。
  連比他強大不少的飛馬箭神都在李七夜手中吃了大虧,逃遁而去。
  此時寶源真神緊緊地握著兵器,作出隨時拚命的準備,死死地盯著李七夜。
  “隻要我活著,就不會罷休。”見李七夜沒出手的意思,寶源真神這才稍稍安心了一下,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一咬牙,神態堅毅,冷冷地說道:“滴水之恩,湧泉相報!我一定會為鄧老報仇的。”
  “勇氣可嘉。”李七夜看了寶源真神一眼,笑了一下,搖頭,說道:“滾吧,今日,我饒你不死。但,下一次就必死。你最好有多遠走多遠吧,否則,自尋死路。”?寶源真神沉默了一下,收起了兵器,緩緩走了出來,但是,離開之時,他依然看了看李七夜,鄭重地說道:“我會為鄧老報仇的!一定會的。”
  “有顆報恩之心,倒是好,可惜。”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你永遠報不了這個仇,你隻有死路一條!”
  寶源真神沉默了一下,最後飄然而去。
  “他是不會放棄的。”看著寶源真神遠去的背影,杜文蕊淡淡地說道。
  杜文蕊閱人無數,他看得出來,寶源真神雖然明知道自己不是李七夜的對手,但,他依然是執著為鄧壬森報仇。
  “看來,他是受了不小的恩惠。”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無所謂,完全不介意多殺一人。
  “他倒是重恩情,可惜了。”杜文蕊也輕輕地搖了搖頭。
  寶源真神聽知道會有一死,依然要為鄧壬森報仇,看來,他的確是受了鄧壬森很大的恩惠。
  “看來,他有今日的成就,隻怕與鄧壬森有著某種關係。”杜文蕊說道:“作為北院的老師,鄧壬森也是平平而已,不過,死後,還有人承記恩情,這也算是對得起他授業解惑吧。”
  這樣的一幕,讓杜文蕊十分感觸,作為北院的老師,鄧壬森並不傑出,而且,胸懷也是比較狹隘。
  但是,他死後還有學生執意為他報仇,甚至不惜丟了性命,這也算是一種成就吧。
  李七夜笑了一下,無所謂。
  “轟”的一聲響起,就在這個時候,大地震動了一下,好像整個聖獸園搖晃了起來。
  “發生什麼事了?”趙秋實他們都被搖得七葷八素,好不容易站穩,臉色發白。
  “砰、砰、砰”就在這個時候,王空上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光斑,好像在聖獸園的某一個地方,有一股股光明轟在了天穹之上一樣,當光明璀璨灑落的時候,就好像是夜晚放煙花一樣。
  “不好”看到這樣的一幕,杜文蕊不由大吃一驚,吃驚地說道:“有人打開了古園!”
  “古園,古園是什麼?”洗罪院的學生不由一頭霧水,他們從來沒有聽過古園,在聖山,好像隻有聖果園、聖獸園,就是沒有古園。
  “古園,是聖獸園的一部分。”杜文蕊看了李七夜一眼,說道:“但是,它一直以來都是被封印的,一般而言,很少人能打開它,而且,知道它存在的人並不多。今天竟然有人打開古園,這,這是太奇怪了。”
  “說明,有人是有備而來。”李七夜笑了笑。
  “這隻怕不是什麼好事。”杜文蕊不由沉吟了一下,說道:“古園中,沉睡著大量遠古聖獸,為什麼有人偏要打開它呢?一旦是所有遠古聖獸蘇醒過來,就算是再強的人,都有可能被碾成肉醬。”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李七夜笑了一下。
  杜文蕊比誰都還要著急,立即向古園的方向而去,所有的學生也都紛紛跟上。
  “院長,什麼是遠古聖獸?是真正的聖獸嗎?”有學生好奇,問道。
  “不是什麼真正的聖獸。”杜文蕊說道:“當聖獸強大到很強大的地步之後,就會進入古園,在那沉睡,很久都不會蘇醒過來,這些沉睡的聖獸,就被稱之為遠古聖獸,它們的強大,連真帝都忌憚三分。”
  “原來是這樣。”學生聽到這樣的話,這才明白過來。
  就在杜文蕊趕向古園的時候,此時聖獸園也一片沸騰起來,各種消息都傳遍了整個聖山。
  “金蒲真帝在聖獸園發現了一處封印的遺跡,快進去看看。”有學生大叫。
  “是遺跡嗎?怎麼樣的遺跡。”其他學生都紛紛蜂湧而至,不由興奮。
  “不知道,聽說是沉睡中的聖獸,都是很強大。嘿,趁這些聖獸還在沉睡著,我們看能不能撿到寶物,比如說,聖獸蛋什麼的。”有學生向古園的方向衝去。
  聽到這樣的消息,聖獸園乃至是聖果園的所有學生都興奮了,一時之間,所有學生都放下了手中的活,全部向這個被金蒲真帝發現的遺跡蜂湧而去。
  “看來,金蒲這小子,有備而來。”在聖山某處,有幾個老人,其中一個便是聖督大人。
  “我們光明聖院,多少人垂涎。”另一個老人沉聲地說道:“就不知道這是金蒲獨自而為,還是蘭書才聖授意。”說到這,目光一厲。
  “靜觀其變。”有一個老者沉聲地說道。
  “就怕有異變”還有一個老者不由擔心。
  “放心,杜老頭去了,應該能平息。”聖督大人說道。
  其他老者相視了一眼,最後都沒有說什麼。
  

Snap Time:2018-11-16 21:45:27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