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880章 入聖山

  “進去吧。√雜々誌々蟲√”就在洗罪院的學生有些退縮膽怯的時候,李七夜笑了一下,跳下了船,閑定自在,隨意地看了一下聖山上的人來人往。
  看到李七夜那孰視無睹的模樣,不少洗罪院的學生相視了一眼,在這個時候,他們都有點羨慕李七夜那缺一根筋的個性,在這樣的地方也沒有什麼反應,那怕是四大院的學生從他麵前走過了,他也好像是沒有看到一樣。
  “努力吧,有一天,你們也能像他們一樣高來高往。”看到學生的神態,杜文蕊鼓勵地說道:“事不在遠,在於誌高,總有一天,你們也能搏擊雲空,隻要你們去努力,不要退縮。”
  得到了杜文蕊鼓勵之後,洗罪院的學生都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抬頭起來,壯了壯膽子,不少學生下意識地挺了挺胸膛,為自己鼓勁,為自己增加信心,畢竟,他們洗罪院也獲得來聖山的資格,又有什麼好怕的。
  最後,洗罪院的學生都紛紛下船,站在了聖山的這片土地上,當站在聖山這片土地上的時候,他們心麵也不由感觸很深,沒有想到,他們也有機會來到聖山。
  雖然洗罪院來了不少學生,但是,其他的學院來了更多的學生,畢竟,其他大學院的名額比洗罪院更多。
  在光明聖院,學院無數,有人說過,光明聖院這個道統中,建立的學院,沒有千萬之眾,也有百萬之眾,小的學院是數之不過來,當然,其中要以四大學院為翹首。
  在平時,四大學院各處一方,所有的小學院也是各自為營,相安無事。
  在整個光明聖院中,如果有有什麼地方能讓所有學院的學生都能聚集在這,隻怕也唯有聖山這樣的一個地方了。
  聖山這個地方具體是怎麼樣來的,很多人都說不清楚了,有一種說法,認為聖山乃是遠荒聖人當年悟道修行的地方。
  在聖山,盛產各種聖果,也是各種聖獸聚集居住的地方。對於光明聖院的學生來說,如果能進入聖山,就有機會摘采到聖果,就有機會抱養降伏聖獸。
  聖山的聖果是十分有名氣,如果你能吃到聖山的聖果,那將會對你大有益處,就算不是光明聖院的學生了,如果說,能吃到聖果,那麼,聖果能助你定心靜神,鎮魔驅邪,特別是對於衝擊瓶頸的修士強者來說,在要緊關頭有一顆聖果相助,能避免走火入魔。
  對於光明聖院的學生來說,那就更不用多說了,特別是那種土生土長的學生而言,因為他們自小就修練了光明功法,如果能服下一顆聖果,能增強功力,好處十分的多。
  當然,聖山不是誰都能進的,在每一個時間段,都有名額,隻有獲得名額的學生才能進入聖山。
  當李七夜他們走上聖山的時候,就有人檢驗他們的資格,當然,這也應該多謝聖督大人,聖督大人這一次給了洗罪院很大的一份名額。
  雖然說,這一次洗罪院來聖山,乃是為了李七夜的考驗,但是,而學院這些陪同而來的學生,都獲得了進入聖山的名額。
  這也難怪李七夜會笑杜文蕊和聖督大人他們兩個人把戲演得不錯,畢竟,單靠洗罪院,隻怕想獲得這樣的名額,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當李七夜他們這群洗罪院的學生登上聖山的時候,不少其他學院的學生就多看了他們幾眼了。
  因為洗罪院的學生實在是太弱了,在他們這些學生中,像趙秋實已經是最優秀的學生了,他作為真皇的實力,那可以說,在學院中沒有幾個學生能相比了。
  但是,要知道,一個學院而言,名額有限,進入聖院的學生,都是這個學院最優秀的,很多學院的學生都是以真聖甚至是以真神為起步,像四大院的學生,隻怕是登天真帝才有資格來了。
  而趙秋實他們這麼弱小的實力,與這是格格不入,所以,不少學院的學生望向他們的時候,眼神中多多少少有些不屑。
  這樣一來,讓趙秋實他們這些學生就不由有些自卑了,畢竟,他們最優秀的學生,隻怕連一些人的馬夫都比不上,這對於他們而言,的的確確是有些打擊。
  “洗罪院?”有學生看了一眼李七夜他們的校徽,不屑地說道:“那個地方不是連光明都照不進去的地方嗎?那地方不是連始祖都放棄的遺棄之地嗎?這種囚犯惡人的後代,也有資格來聖山?”
  這聲音不小,十分的刺耳,就是連其他沒有關注趙秋實他們的人都紛紛望了過來。
  “是洗罪院,他們怎麼會來這了?往年學罪院能來聖山嗎?”有學生不由好奇。
  有學生說道:“就算是能來,那也要排到最後麵吧,今年他們憑什麼第一批來聖山的,一般來說,四大院之後,實力最強大的學院才能第一批來的。”
  “這麼弱,也來聖山,能摘到幾個聖果,隻怕是空手而歸吧。”也有強大的學生在秀自己的優越感,不屑一顧。
  一時之間,招來了不少的目光,特別是在一些不屑的目光之下、冷言譏諷之下,這讓趙秋實他們這些學生心麵有些膽怯,不少學生低下了頭顱,心麵不是滋味。
  他們生活在洗罪城的時候,沒有特別的感覺,因為他們都是一樣,正常地生活,不論是他們,還是他們父輩,都沒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但是,當走出洗罪城的時候,他們在別人眼中,就成了罪犯惡人的後代,來自於墮落之地,似乎他們就是低人一等。
  “一群蠢貨!”李七夜淡淡地看了一眼這些學生一眼,徐徐地說道:“還敢自稱是光明聖院的學生,丟盡了光明聖院的臉!”
  “好大的口氣!”聽李七夜的話,立即有學生不服氣,冷笑一聲,說道:“就憑你們洗罪院這幫凶人之後,也敢大言不慚……”
  “蠢貨就是蠢貨,別在這得瑟。”李七夜揮手打斷了這學生的話,徐徐地說道:“光明,是什麼?普照眾生,渡化疾苦!願大世無憂。光明之下,萬物無類,凡人也好,惡人也罷,都應獲得渡化,脫離黑暗……”?“……看看你們,像什麼東西?不就是生在光明聖院嗎?不就是讀了一個好學院,有了個好父親嗎?就在弱者麵前得瑟個不停,秀自己的優越感。”李七夜淡淡地看了他們一眼,說道:“你們真心覺得自己強大,覺得自己優秀,就去比你更強者麵前,挺起自己的胸膛,去挑戰比你更強者,去挑戰那些真帝,去戰始祖,去戰九天之上的無上存在!”
  說到這,李七夜冷淡地看了他們一眼,淡淡地說道:“你們拍一下胸膛,問一下自己,有沒有自信去挑戰比你更強者,有沒有自信在未來超越那些真帝,超越那些始祖!如果沒有,閉嘴,滾一邊去,你和其他的弱者有什麼區別,隻會在更弱者麵前秀一下你們那少到可憐的優越。”
  李七夜這話冷厲,毫不客氣,一時之間,把這些學生說得臉紅耳赤,拿不出話來反駁李七夜。
  “你就繼續逞嘴舌之利吧。”最後,有學生冷笑一聲,依然不屑,說道:“這些大道理,屁用都沒有,現實會好好教你們做人!弱者就是弱者,螻蟻永遠都是螻蟻。”說完,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不少學生也都紛紛加速離開,留下了趙秋實他們。
  趙秋實他們神態各形,有人自卑,有人膽怯,也有人若有所思……
  “有什麼好自卑膽怯的。”李七夜看了趙秋實他們一眼,說道:“人,終究是螻蟻,但,記住一句話,那怕是螻蟻,也要露出自己的獠牙,讓賊老天看一看你的獠牙!隻要你不認命,總有一天,你那短小的獠牙,會叉翻你們頭頂上的天空!”說完,便邁步前行。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趙秋實他們這些洗罪院的學生都不由呆了呆,李七夜這話就像是一記棒喝重重地敲在了他們的頭頂之上。
  在此之前,他們心麵有所自卑,有所膽怯。
  但,現在想想,他們憑什麼要去自卑?他們又沒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就算人生而有三六九等,隻要他們去努力,去奮搏,總有一天,他們也能登臨巔峰!
  “不認命!”趙秋實都不由握了握拳頭,喃喃地說道:“那怕是蟻螻,也要露出自己的獠牙!”
  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讓不少學生心麵回蕩。
  “走吧,聖園就在前麵了。”就在這些學生發呆的時候,杜文蕊笑了笑,說道:“機會難得,好好珍惜吧,能摘到多少的聖果,就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
  回過神來,學生都紛紛跟上,跟著李七夜走入聖園。
  在這個時候,趙秋實他們都覺得,李七夜好像不一樣,具體怎麼不一樣,他們說不清楚,但是,他們覺得,李七夜不像他們一開始想象中那樣缺一根筋的人。
  

Snap Time:2018-11-16 16:13:09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