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816章 焰旗聖壇主

  焰旗聖壇主,這正是中域聖地門下的焰旗聖壇的壇主,而焰旗聖壇,也正是周孜晴所出身的地方。∪雜Ψ誌Ψ蟲∪
  在周孜晴還是中域聖地的普通弟子的時候,她就是焰旗聖壇門下的一個弟子,後來她表現出色,得到了宗門內的長輩培養。
  特別是周孜晴成為了中域聖女的貼身侍女之後,她的身份更是水漲船高,更何況,現在她還是隨嫁的侍女,將來還有機會成為八卦古國的妃子,可謂是前途無量。
  對於焰旗聖壇來說,他們雖然有著不少優秀的弟子,但是,出了周孜晴這樣的一位弟子,也是不容易的,所以,不論什麼情況,焰旗聖壇都會力保周孜晴,他們絕對不會讓這麼一個優秀的弟子就這樣損失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得知護山宗還有著李七夜這麼一位師祖之後,焰旗聖壇主是親自為周孜晴押陣,為周孜晴保駕護航,力挺周孜晴,絕對不讓她有任何閃失。
  如果說,有人對周孜晴有任何不利之舉,他們焰旗聖壇會不惜一切代價把周孜晴保下來。
  可以說,此時周孜晴在焰旗聖壇已經擁有了十分崇高的地位了,普通的弟子,根本就不可能有著這樣的待遇。
  此時,焰旗聖壇主站了出來,雙目一冷,目光一閃電一般,向郭佳慧他們掃去。
  當焰旗聖壇主的目光如同冷電一樣掃來,郭佳慧他們不由心麵一寒,感覺受到了一記重擊一樣,“咚、咚、咚”不由後退了好幾步。
  對於他們來說,焰旗聖壇主的實力太強大了,焰族聖壇主乃是一位五重天的登天真神,實力比當日去護山宗的符坤還要強大。
  換一句話說,單憑焰旗聖壇主的個人實力,就足可以滅掉護山宗,這也是為什麼周孜晴敢叫囂著要滅了護山宗了,這也是因為有焰旗聖壇主這樣強大的登天真神撐腰,這才讓周孜晴有了底氣,不畏懼李七夜這位護山宗的師祖。
  在周孜晴看來,李七夜這位護山宗這位師祖雖然比自己強大很多,但是,根本不是他們焰旗聖壇主的對手,隻要他們焰旗聖壇主出手,必定能斬殺他。
  在郭佳慧他們被震得咚咚咚後退的時候,周孜晴也一下子找到了機會,瞬間躍起,一下子逃竄而出,眨眼之間,她從郭佳慧他們的“寶璣七星神藏陣”中逃了出來,一下子躲在了焰旗聖壇主的身後。
  “你——”眼睜睜地看著周孜晴逃走了,修淩不由十分的憤怒,但又無可奈何。
  “不要臉——”陸若熙也忿忿不平,說道:“打不贏別人,就找長輩出手。”
  李建坤他們這些年紀比較大的人就沉默著,他們明白這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就算他們憤怒也無濟於事,隻有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哼,護山宗,這份仇本姑娘已經記下了,我一定會滅了你們護山宗的,讓你們護山宗灰飛煙滅,到時候,本姑娘會親手砍下你們的頭顱。”得救之後,周孜晴不由咬牙切齒,恨恨地說道。
  對於周孜晴來說,隻要她活下來了,總有一天她會滅掉護山宗的,隻要她成為了八卦古國的妃子之後,就算沒有中域聖地的長輩出手,隻要她一聲令下,也一樣有千軍萬馬滅掉護山宗。
  “今天之事,就到此為止!”此時焰旗聖壇主臉色一冷,沉聲地說道。
  他作為一尊五重天的登天真神,出手力挺自己的弟子,那已經不容易了,如果不是周孜晴有著遠大的前程,他也不會如此的勞師動眾。
  唯一讓焰旗聖壇主可惜的是,郭佳慧頭頂上的聖賢冠他們還沒有到手,這是他最遺憾的事情。
  看到這樣的一幕,在場的修士強者都不由麵麵相覷,周孜晴敗了,現在焰旗聖壇主強行出頭,這可以說是十分的不公平,但是,不公平又如何,誰叫護山宗隻是一個三流門派。
  如果說,護山宗的實力與中域聖地相當的話,那麼中域聖地絕對不敢如此的為所欲為,但是,現在護山宗根本就無法與中域聖地相比,所以焰旗聖壇主也根本不在乎護山宗有怎麼樣的態度。
  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周孜晴逃過一劫,李建坤他們心麵雖然忿忿不平,但又無可奈何,他們根本就沒有實力與焰旗聖壇主相抗衡。
  “既然來了,還想走嗎?”就在焰旗聖壇主想帶走周孜晴的時候,李七夜這才慢吞吞地說道:“來了就好,把你們的頭顱都留下吧。”
  聽到李七夜的話,焰旗聖壇主霍然轉過身來,冷視李七夜,他冷冷地看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今天之事,就到此為止,莫自尋煩惱,否則,今天便是你們的死期。”
  焰旗聖壇主這話已經再直白不過了,毫無疑問,不論是怎麼樣的代價,他們焰旗聖地都會把周孜晴保下來的。
  “是嗎?”李七夜懶洋洋地笑了一下,說道:“這話很多人對我說過,不過,說這話的人,都已經死了。”
  “不知死活的東西!”焰旗聖壇主雙目一厲,冷聲地說道:“你既是護山宗的師祖,就該為護山宗的福祉著想,否則,我中域聖地隨隨便便都可以讓你們護山宗灰飛煙滅,讓你們護山宗不複存在。”
  焰旗聖壇主這已經不是護短了,直接威脅護山宗了,也是視護山宗無物。
  這話雖然十分不好聽,也不中聽,但是,校場外的所有人都覺得,在這個時候如果李七依靠他們護山宗真的與中域聖地硬磕的話,那是十分不明智之舉,那是自尋滅亡,畢竟,中域聖地的強大,是天下人有目共睹的事情。
  就算李七夜這麼一位護山宗的師祖再強大,想與中域聖地對抗,那也無疑是以卵擊石,憑他一個人之力,根本就不可能撼動中域聖地,那隻不過是送死而已。
  “中域聖地,算什麼東西?”李七夜根本就懶得理會焰旗聖壇主,淡淡地說道:“惹得我不開心,滅你們中域聖地,那也是舉手之勞。”
  “這小子得了失心瘋了吧。”聽到李七夜這話的時候,校場外的所有人都不由相視了一眼,有些強者都覺得好笑,不由搖了搖頭。
  “這小子,雖然號稱是護山宗的師祖,但未免是太坐井觀天了吧,憑他一個人,就想撼動中域聖地,那實在是太不自量力了,他是在護山宗橫慣了吧,在護山宗他最強大,就認為自己天下無敵了。”有大教的長老聽到李七夜這樣囂張的話,也不由搖了搖頭。
  “不知死活的東西。”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周孜晴立即尖叫一聲,她怎麼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呢,對焰旗聖壇主說道:“壇主,他侮辱我們中域聖地,視我們中域聖地無物,該殺!”
  她在李七夜手中吃了大虧,被李七夜狠狠掌嘴,她視為奇恥大辱,懷恨於心,現在終於讓她抓到了報複的機會了,她又怎麼會放過呢。
  焰旗聖壇主頓時雙目一冷,露出了可怕的殺機,就算是沒有周孜晴的慫恿,他也不會放過李七夜。
  李七夜當著天下人的麵羞辱他們中域聖地,他又怎麼會就此罷休呢,更何況,他根本就不把護山宗放在眼中。
  現在護山宗的一位不知名的師祖竟然敢出言侮辱他們中域聖地,那是自尋死路。
  此時,焰旗聖壇主大手一揮,校場外瞬間奔襲進大隊人馬來,這一大隊人馬全是勁裝漢子,一看沒有一個是弱者,他們衝了進來,瞬間把郭佳慧他們團團圍住,聽到“鏘——”的長劍出鞘聲,隻見他們全部拔劍在手,冷冷地看著郭佳慧他們,隨時都會把郭佳慧他們砍殺。
  郭佳慧他們臉色大變,立即組成大陣,嚴陣以待。
  焰旗聖壇主上前跨了一步,“蓬”的一聲響起,他身後的一麵麵焰旗噴湧出了無窮無盡的光芒,他全身是神焰衝天而起,一時之間,旌旗遮天蔽日,在這旌旗之下,焰旗聖壇主就像是一尊巨人,神威滔滔,他挾著淩人的氣勢,向李七夜碾壓而去。
  “我倒要看看你這位護山宗的師祖,有幾分本事。”焰旗聖壇主冷森一笑。
  同時,他大手一揮,下令:“動手,把他們亂刀分屍,不留一個活口!”
  說完,焰旗聖壇主取下旌旗在手,對李七夜森然一笑,說道:“你是先自救你,還是先救你的晚輩呢?你自己選擇吧。”
  “鐺、鐺、鐺……”的一聲聲劍鳴響起,焰旗壇下的兵馬瞬間形陣,隻見劍浪滔滔,向郭佳慧他們斬殺而去,滔天的劍浪瞬間把郭佳慧他們淹沒。
  看到劍浪滔天,郭佳慧他們不由臉色一變,毫無疑問,焰旗壇下的兵馬,比他們七個人強大得太多了,那怕他們生死一搏,都遠不是他們的對手。
  與此同時,焰旗聖壇主長嘯一聲,手中的旌旗狂舞,向李七夜斬殺而下。
  在旌旗狂舞的時候,猶如周天在晃動,日月星辰在搖晃不止,乾坤好像是倒轉一樣,在焰旗斬下的時候,天空好像是被劈開一樣。
  

Snap Time:2018-11-16 17:51:45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