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811章 要開始了

  周孜靜來了之後,而李七夜他們護山宗的人還遲遲未現,一時之間,有不少人往入口處張望,等待著護山宗的弟子到來,當然,大家不是想看一看護山宗有什麼傑出的人才,大家隻是想看看聖賢冠而已。雜v誌v蟲
  “護山宗還沒有來,未免架子太大了吧。”見到護山宗的人遲遲未現,有人等得不耐煩,忍不住嘀咕地說道。
  “哼,隻怕不是架子大。”有強者不由冷笑一聲,說道:“說不定護山宗已經是潛逃而去,護山宗自知不是周姑娘的對手,所謂的決戰,那隻不過是緩兵之計而已,說不定早就逃之夭夭,已經逃回了護山宗了。”
  “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在這個時候,周孜晴冷笑一聲。
  周孜晴這樣的話,讓不少人心麵為之一凜,大家也覺得是,如果說現在護山宗的弟子現在用緩兵之計逃出輪回山城,那麼這更讓中域聖地更有借口向護山宗發兵了。
  到時候,中域聖地隨便以一個“不履行約定”的借口,就可以大軍壓境,理直氣壯地滅了護山宗,到時候,滅了護山宗,聖賢冠還不一樣是中域聖地的囊中之物。
  所以,此時大家都不由麵麵相覷,不管護山宗是應戰,還是逃竄而去,隻怕一開始就已經是一敗塗地了,聖賢冠也早早注定是周孜晴的囊中之物了。
  “看來,護山宗真的逃走了,要做縮頭烏龜了。”當太陽高掛的時候,隻見護山宗的弟子依然還沒有出現,有人張望了一下,不由幸災樂禍地說道。
  “誰說我護山宗逃走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沉穩的聲音響起。
  “來了,來了,護山宗來了。”有人立即認出了入口處進來的護山宗宗主陳惟正,不由大叫了一聲。
  大家都紛紛向入口處望去,隻見護山宗一共有九個人魚貫而入,而且其中還有一個殘廢,坐在輪椅之上。
  看到這樣的陣容,各大教疆國的修士強者不由麵麵相覷了一眼,護山宗這樣的實力,那的確是弱到不行,難怪大家都說護山宗是衰落了,今天看來,的確是傳聞不假。
  這也不怪各大教疆國的強者是如此的看輕護山宗,現在一眼望去,陳惟正他們的實力是一覽無餘。
  大家都看得出來,他們之中最強的也就是宗主陳惟正了,那也勉強邁入真神境界而已。
  而一尊真神,在仙魔道統而言,根本就算不了什麼,很多大教疆國所擁有的真神數量,那是眾多的,老一輩而言,在大教疆國之中,很多都能成就真神。
  至於郭佳慧他們年輕一輩的七個弟子,在很多大教疆國的強者眼中看來,那也隻能說還可以,或者還不錯,離優秀還有著很大的距離。
  像這樣的年輕一代弟子,在仙魔道統之中,數目是十分龐大的。
  所以,看到郭佳慧他們這七位弟子的時候,大家都不由多看了一眼周孜晴了,雖然說,周孜晴在大教疆國的年輕一代弟子中不是最頂尖的一批,也算是優秀的弟子,比郭佳慧他們不知道優秀了多少。
  雖然說,郭佳慧他們七個人是人數多了不少,但是,周孜晴比他們足足多出了兩個境界,這樣的差距,不是用人數可以彌補的。
  至於躺在輪椅之上的李七夜,大家也僅僅是看了一眼而已,沒放在心上,這麼一個廢人而已,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了。
  當看到陳惟正他們的實力之時,大家更加堅信,這一次護山宗必入無疑,這樣的實力,在中域聖地麵前,根本就是蟻螻而已。
  “護山宗,已經不是當年的護山宗了,現在隻不過是三流門派而已。”看到陳惟正他們這麼弱小的實力,有強者不屑一顧。
  試想當年,護山宗還強大之時,是多麼的威名赫赫,就算是沒有號令天下,那也是淩蓋諸天,擁有著讓天下伏首的資本,今天護山宗衰落到這樣的地步,所有人都不把它放在心上。
  “那就是聖賢冠嗎?”在這個時候,有不少強者的目光落在郭佳慧頭上所戴著的聖賢冠之上,看到聖賢冠沒有特別神奇之處,這都讓人懷疑這是不是真的聖賢冠。
  “的確是聖賢冠,和傳說中是一模一樣。”有老祖仔細地觀摩了一番聖賢冠,肯定地說道。
  對於一些老祖來說,一看到這聖賢冠,也不凡為之怦然心動,隻不過不敢動手而已,畢竟,沒有幾個人敢在中域聖地、八卦古國口中奪食。
  “該開始了——”此時周孜晴冷傲地環視了郭佳慧他們一眼,冷聲地說道:“你們讓本姑娘你久等了,該死!”
  郭佳慧他們七人站在李七夜身後,一聲不哼,等待著李七夜發令施號,比起以往來,他們沉穩了不少。
  可以說,在深層次空間磨礪訓練,讓他們成長了許多,也成熟了許多,那怕是周孜晴這樣的敵人就在眼前,他們都沒有勃然大怒。
  “今日,本姑娘必奪聖賢冠,也必取你們項上人頭!”周孜晴雙目一厲,露出了森然的殺機,她目光從李七夜身上掃過的時候,目光不由一縮,但還是挺了一下胸膛,想到自己背後還有強者撐腰,膽氣更壯。
  周孜晴此時目光露出濃烈無比的殺意,毫不掩飾,她一雙眼睛是牢牢地盯住了郭佳慧頭頂上的聖賢冠,此時她的目光盯著聖賢冠的時候,堅定無比,她對於聖賢冠是誌在必得。
  要知道,周孜晴現在要斬殺郭佳慧他們、奪取聖賢冠,她已經不僅僅是一洗前仇,也不僅僅是在李七夜手中所受到的奇恥大辱要在郭佳慧他們加倍找回來。
  更重要的是,現在她奪取聖賢完已經是八卦古國授意的了,對於她來說,絕不能有什麼閃失,絕不能有什麼絲毫的差錯。
  現在聖賢冠已經決定了她未來的命運了,如果她能拿到聖賢冠,未來她必定是飛騰黃達。
  要知道,如果她取得聖賢冠,那麼,這隻聖賢冠就會成為中域聖女的嫁妝,隨著一同嫁到八卦古國,而八卦古國能得到聖賢冠,好必定會重賞她,到時候,她成為妃子,那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到了那個時候,她就是貴不可言,可以呼風喚雨。
  所以,在這個時候,周孜晴雙目冰冷,露出濃烈無比的殺意,她對聖賢冠誌在必得,任何人都擋不住她。
  “去吧,沒斬她人頭,不要回來見我了,丟臉。”在這個時候,李七夜依然躺在輪椅之上,閉目如同睡著一樣,隻是淡淡地吩咐了一句話,沒有睜眼看周孜晴他們一眼,更是沒有看在場的所有強者、老祖一眼。
  “是,師祖——”李建坤他們一鞠身,恭聲地說道。
  “師祖。”聽到李建坤他們這樣的稱呼,很多人就為之好奇,不由相視了一眼,有人不由嘀咕,說道:“護山宗什麼時候冒出這麼一個年輕的師祖了?”
  盡管是如此,依然很多人不放在心上,因為就算李七夜是護山宗的師祖,那也強大不到哪去,畢竟,護山宗已經淪落為三流門派了,那怕是擁有一位師祖,最強也就是登天真神,對於一個大教疆國來說,登天真神算不了什麼,不朽真神才是真正能上得了台麵的。
  “哼——”被李七夜如此視之無物,周孜晴冷哼一聲,她心麵當然知道自己不是李七夜的對手了,遠遠不敵,但是,要知道今天他們中域聖地也有強者到場,而且是十分強大。
  “今天,你們護山宗誰都休想活著離開這!”周孜晴雙目露出森然的殺意,毫不掩飾,森然地說道:“與我中域聖地為敵者,殺無赦!”
  毫無疑問,周孜晴這話是衝著李七夜去的,今天她不僅僅是要殺了郭佳慧他們,同時他們中域聖地也要把李七夜、陳惟正他們斬殺了,可以說,他們中域聖地遲早會把護山宗滅掉。
  這不僅僅是私仇,同時也是因為聖賢冠,護山宗必須灰飛煙滅。隻要護山宗滅了,那麼擁有聖賢冠的人就完全有資格擁立先賢,也是理直氣壯、名正言順。
  但是,李七夜躺在那,理都沒有理周孜晴。
  “準備開始吧。”陳惟正吩咐郭佳慧他們一聲,說道:“小心點了,全力以赴。”
  比起李七夜來,陳惟正就信心不足了,他也沒信心認為郭佳慧他們七人聯手能把周孜晴斬殺了。
  郭佳慧他們應了一聲,魚貫而行地踏入了校場。
  “既然在輪回山城作一次生死決戰,那麼,老朽不自量力,毛遂自薦,充當雙方的裁判。”在這個時候,一個老人站了出來,聲音十分的洪亮。
  這個老人背上背著一把重劍,身上的劍氣彌漫不止,一看便知道是一位強大的登天真神。
  “是齊峰國的齊峰劍聖。”看到這個老人,有不少人認出他的來曆。
  “本姑娘沒意見。”對於齊峰劍聖擔當裁判,周孜晴讚同。
  “我護山宗也沒有意見。”陳惟正猶豫了一下,最後也同意了,雖然他也聽過齊峰劍聖的大名,但,並不是十分的信任,隻是現在他也沒有人選,隻好同意了。
  

Snap Time:2018-11-17 10:31:03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