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800章 一樁親事

  在這個時候,老人咳嗽了一聲,繼續說道:“我們家的那丫頭呀,一向自視甚高,雖然這丫頭沒把話說出來,我這個老頭子是看在眼中的,她那一雙眼睛,那是高高看的,沒把天下男兒看在眼,也沒喜歡上哪個男兒。じ雜﹢誌﹢蟲じ唉,她年紀也不小了,卻天天在那琢磨折騰,也不找個好人家嫁了……”
  “……現在也就巧了。”說到這,老人一拍自己的大腿,說道:“老朽看,小哥和我家的丫頭實在是太配了,你們就湊成一對吧,,,,這也遂了我老頭子的一樁心願,未來能好早早抱上一個胖小子。”
  說到這,老人都不由呲嘴笑了起來,好像現在就抱上了小胖孫一樣。
  “老人家,我們師祖眼界可高了,不是誰都能配得上我們家的師祖的。”那怕陸若熙被拉到一邊了,聽到這個老人要強行給自己師祖配對,她也忍不住嘀咕一聲。
  對於陸若熙的天真燦漫,陳惟正也沒有辦法了,也不再去阻止她,隻好苦笑了一聲。
  “那就更是一對了,我們家的丫頭,和小哥那絕對是相配的。”老人立即正色地說道:“我們家的丫頭,別的不敢說,那長得絕對的美麗,美若天仙,美貌無雙,傾國傾城,可以稱得上是世間第一美人。我們家丫頭的資質,那就更不用說了,冰雪聰明,聰慧無雙,智如浩海……”
  說到自己家的丫頭,老人不由眉開眼笑,十分的來勁,把他家的丫頭說得是天下無雙、獨一無二,此女隻應天上有,人間難得一見。
  “真的有這麼好嗎?”聽到老人把自己家的丫頭說得天花亂墜,猶如是成了仙統界的第一美女,這讓陸若熙都不由為之懷疑。
  “當然。”老人正色地說道:“隻要我們家的丫頭一露臉,隻怕是世間的所有姑娘都黯然失色,都會自慚形穢。”
  “既然你們家的姑娘是這麼的美麗無雙,這麼的聰明絕頂,上門求親的人那一定是絡繹不絕,天下俊傑都可以隨便挑選,為什麼還要和我們家的師祖配對呢。”陸若熙不由拄著下巴,好奇地說道。
  對於陸若熙這樣的天真燦漫,陳惟正都不由苦笑了一下,也不再去喝止她。
  “這個你就不懂了。”老人也沒有生氣,很認真地說道:“我們家丫頭,哪是一般的俊傑能配得上的,天下的才子、天才,我們家丫頭也是不屑一顧,這些天才哪及我們家的丫頭萬一……”
  “……再說了。”說到這,老人幹咳一聲,頓了頓,說道:“婚姻這事,講的就是緣份,老朽看,我們家的丫頭和小哥乃是極具有緣份,他們就是天造一雙、地設一對,天作之合……”
  “但是,我們師祖和你們家的姑娘還沒見過麵呢,他們兩個人認都不認識,怎麼會一下子就成了天造一對、地設一雙。”見老人說得如此的肯定,陸若熙忍不住嘀咕地說道。
  “這就是最玄妙之處,一看他們兩個人的手相,這就知道,他們有夫妻相。”老人正色地說道:“老朽我給人看了一輩子手相,從來沒有走眼過,絕對不會錯,他們兩個人,就是天造一對,地設一雙。”
  “真有這麼神奇。”陸若熙一下子被勾引了好奇心,忍不住伸出自己的手掌,高興地說道:“老人家,那你看看,看看我手相如何。”
  老人並沒有去接手,隻是看了一眼陸若熙的手掌,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看相,這事也講究緣份,若沒有緣份,強行解相,乃是泄露天機,使不得,使不得。”
  “小氣。”見老人不願意給自己看手相,陸若熙不由嘀咕地說道。
  老人也沒有理會陸若熙,看著李七夜,眉開眼笑,說道:“難得呀,難得,這樣的緣份,那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如果小哥沒有意見的話,那就和我們家的丫頭配成一對,和我們家的丫頭成為夫妻。”
  老人這話一說出來,頓時讓李建坤他們不由麵麵相覷,這是他們見過最離譜最誇張的提親,兩個人都還沒有見過麵,就這樣一下子要訂親了。
  “嗯,小哥不說話,這麼說來,小哥是沒意見了。”老人笑地說道:“如果是這樣,那我們就這樣說定了,他日小哥有空,上我們家來提親,迎娶我們家的丫頭……”?“老先生,使不得,使不得。”老人如此擅作主張,把陳惟正嚇了一大跳,忙是勸阻地說道:“我們師祖,乃是六識封閉,對外麵的諸事不聞不見,他隻是沒聽到你老人家的話,並不是說他同意你老人家的提議。”
  “沒事,沒事,就這麼說定了。”老人也不理會陳惟正,喜滋滋地說道:“小哥和我家的丫頭結成姻緣,那必將會成為這個時代最轟動的大事,必將會成為一樁讓世人傳頌的佳話。”
  說到這,老人從懷麵摸索了一下,取出了一物,當這東西取出來的時候,立即一縷縷的碧綠光芒綻放,這是一個玉佩。
  這隻玉佩碧綠無比,整個玉佩吊在那,猶是一個碧綠的世界一樣,似乎這不是一塊玉所雕琢而成的玉佩,而是把一個湖泊祭煉而成的玉佩,整隻玉佩是波光蕩漾。
  這隻玉佩上有著複雜無比的圖案,但是這個圖案讓人看不懂,因為這隻玉佩並不是一隻完整的玉佩,它隻有一半,它隻是半邊的玉佩而已。
  就算再不識貨的人,一看到這一隻玉佩,那也是知道這是一個了不得的寶物。
  能拿出這樣一隻玉佩的人,那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也能想象他的家底是有多麼的深厚。
  “,,,這是訂親之物。”老人笑地說道:“我們家丫頭那也有一塊,配對在一起,就是完整的一塊玉佩。他日小哥上門提親,就拿著這塊玉佩來便是了。”說著,他把玉佩戴在了李七夜的脖子上。
  “老人家——”見老人真的是把玉佩給李七夜戴上了,這把陳惟正嚇了一大跳,想他想阻止,但那都已經是遲了。
  “好了,老朽也總算是完成了一樁心願了,也該走的時候了。”給李七夜戴上玉佩之後,老人也心滿意足,打開了油紙傘,臨走之時還說了一句:“小哥,早日來提親,不要讓我們家的丫頭等太久。”說著就走出了亭子。
  這樣的事情,把郭佳慧他們都看得目瞪口呆,對於任何一個女孩子來說,嫁人是終身大事,任何一個女孩子的長輩,對於自己晚輩嫁人的事,都會謹慎以待,但是,這個老人卻是那麼的草率。
  這一對男女都還沒有見過麵,就這樣配對成了,而且就立即留下了訂親之物了。
  這隻怕是他們見過中最離譜最草率的訂親了,這樣的事情,不要說是世俗中,就算是修士界,那也算得上驚世駭俗了。
  “老人家——”當陳惟正回過神來的時候,不由大驚一聲,忙是要追出去,但是,此時此刻,亭子之外哪還有老人的蹤影。
  “不見了——”李建坤他們忙是往外麵望去,此時此刻,涼亭之外,哪還有什麼老人,古道冷冷清清,根本就沒有老人的身影。
  看到冷冷清清的古道,這頓時讓李建坤他們這些年輕的弟子麵麵相覷,在剛剛他們明明是看到老人從亭中走出去的,但是,就在這眨眼之間,老人就不見了。
  “我,我們不是遇到鬼了吧。”天真燦漫的陸若熙被嚇了一大跳,尖叫一聲,不由後退一步。
  這些日子,他們出生入死,不知道斬殺過多少怪獸了,膽量已經很大了,但是,陸若熙終究是小女孩,一提到“鬼”這樣的東西,依然是被嚇了一大跳,毛骨悚然。
  “不可能。”趙智婷也被陸若熙這樣的話弄得感覺四周也有點涼颼颼的。
  “世間哪有什麼鬼,有鬼,那也隻不過是怪物在作祟而已。”陳惟正搖了搖頭,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我們是遇到高人了。”
  “宗主,該怎麼辦?”此時郭佳慧看著戴在李七夜脖子上的那隻玉佩,不由說道。
  “我也不知道。”提到這事,陳惟正也不由為之頭痛,突然之間,他們的師祖有了一樁婚事了,突然有了一個從來沒有見過麵的未婚妻。
  這樣的一樁婚事,還是他們師祖昏迷沉睡中訂下的,要命的是,他們這些晚輩也都在場,他們都成了這一樁訂親婚事的見證人了。
  “雨停了——”在這個時候李建坤往外麵一看,見稀稀瀝瀝的雨水已經停下了。
  說來也怪,當老人一離開之後,雨水也就停了。
  “我們走吧。”陳惟正也不由為之頭痛,如果在這個時候,李七夜能蘇醒過來,那就好辦了,這樣的大事,他根本就是沒有辦法作主。
  而且,陳惟正心麵也很清楚,這個老人絕對是一個可怕的高人,就算他想阻止的話,也一樣無法阻止。
  

Snap Time:2018-11-20 08:15:53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