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2)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2)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2)     

第2799章 一個古怪的老人

  一路磨礪,李七夜帶著郭佳慧他們一路往輪回山殿而去,在途中,經曆了一次又一次的磨礪。∠雜±誌±蟲∠
  經曆了一次又一次的磨礪,經曆了一次又一次的激戰之後,郭佳慧他們也慢慢成長,也慢慢變得更成熟,他們七人的配合也越來越默契,他們一路激戰,相扶相持,情誼也越發深厚。
  在路途中,一開始李七夜給他們的磨礪是十分的密集,隨著他們磨礪得越來越多,李七夜給他們的磨勵也慢慢地少了起來。
  在後麵的路途中,李七夜給他們的磨礪也是少了很多,整人行程也開始輕鬆了不少,猶如是遊山玩水一般。
  隨著他們一路前行,他們離輪回山城也越來越近,他們在途中所遇到的行人也越來越多,而且途中所遇到的行人也是形形色色,有仙魔道統的弟子,也有其他道統的修士強者,更是有一些是平日十分罕見的外族強者。
  這一路走來,讓郭佳慧他們也是大開眼界,也讓他們漲了不少的見識。
  畢竟,這是郭佳慧他們第一次的遠離宗門,第一次遠行,平日在宗門麵見不到的形形色色的人、稀奇古怪的事情,在途中都能一一遇到,都能一一見到。
  這一日,李七夜他們一行人如往常一樣趕路,隻是行至途中,突然稀稀瀝瀝地下起了雨水來。
  當然對於郭佳慧他們這樣的修士來說,那怕是狂風暴雨也算不了什麼,隻是大家都不願意讓坐在輪椅上的李七夜被雨水淋到,恰巧路旁就有一個亭子,陳惟正就帶著大家進入亭子避雨。
  雨一直稀稀瀝瀝地下個不停,似乎這稀稀瀝瀝的雨水能下一整天。
  隨著時間一刻一刻過去,陳惟正他們正考慮要不要冒雨繼續趕路的時候,此時雨中來了一個人。
  隻見一個老者從雨中行走而來,手撐著一把油紙傘,緩緩走來,走得並不快,好像在雨中散步一樣。
  這個老者麵貌奇古,看起來年紀不小,卻是精神矍爍,步伐堅穩,看起來是十分的矯健,不像是上了年紀的人。
  這個老者穿著一身十分考究的衣裳,身上的衣裳雖然有些古舊,但是十分的幹淨,有料也是十分的講究,這也讓人一看便知道老者的出身非富即貴。
  這個老者看起來不像是修士,身上沒有修士所具有的氣息,也沒有修士所應有的真氣彌漫,這個老者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凡人,他身上有一股書卷氣息,看起來像是某個村麵或者是某個私塾的教書先生,或者是一個老學究。
  這樣的一個老者從雨中走來,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郭佳慧他們這些年輕人也隻是把他當作一個普通的老人而已,一個在雨中趕路的普通老人。
  但是,作為宗主的陳惟正見識就比郭佳慧他們這樣的年輕人更豐富,在這個時候陳惟正發現這個老人在雨中走來的時候,不管雨水是怎麼樣的稀稀瀝瀝地下,也不管道路是怎麼樣的泥濘,老人的一雙布鞋卻日滴水不沾。
  看到這樣的一幕,陳惟正就知道,這個雨中慢步的老人不是什麼凡人,絕對是一個了不得的高人。
  老人在雨中走著,在這個時候他也恰好看到了路邊的亭子,也走進來避雨。
  見老人走進來避雨,陳惟正給郭佳慧他們使了一個眼色,讓他們給老人讓出一個位置來。
  “老人家,你坐這。”當老人收起了油紙傘的時候,李建坤忙是讓出位置,給老人說道。
  “,,,現在有禮貌的年輕人不多,不多。”老人地一笑,就坐下了。
  老人坐下之後,陳惟正不由屏住呼吸,這樣的一個老人,突然出現在這雨中,他總覺得有些巧,但是又不敢去仔細琢磨。
  “小哥實在是一表人才,一表人才。”當老人理了理自己的油紙傘之後,目光落在了坐在輪椅之中的李七夜身上,然後讚歎一聲。
  聽到老人的話,李建坤他們這些年輕人心麵不由為之怔了一下,雖然說,他們也都知道他們師祖是十分的強大,也是十分的了不得。
  但,現在他們師祖這番模樣,怎麼也和一表人才靠不上邊,現在他們的師祖躺在輪椅之上,一動也不動,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是一個廢人。
  就算此時李七夜不躺在輪椅之中了,他的相貌看起來也是普普通通,十分的平凡,怎麼也談不上一表人才。
  在這個時候,聽到老人這樣的讚歎,李建坤他們這些年輕人心麵就不由覺得十分的奇怪了。
  陳惟正一聽到老人這麼讚了一聲,心麵就暗呼一聲,這隻怕是要糟了,隻怕這個老人不是這麼巧進來避雨的,隻怕是衝著他們的師祖來的。
  然而,李七夜靜靜地躺在輪椅之中,猶如是陷入了永久的沉睡之中,似乎是根本沒有聽到老人的話。
  “老朽自幼好三才,習有奇門看相之術,以老朽看小哥的相貌實在是了不得。”老人似乎也不在意李七夜有沒有反應,滿臉笑容地說道。
  “老人家,我們師祖已經睡著了,他是聽不到你的話的。”年紀小的陸若熙活潑可愛,好心地提醒老人。
  “沒事,沒事,我和小哥嘮嗑嘮嗑,老朽相信他心麵能聽得到。”老人滿臉和藹的笑容,笑地說道。
  陸若熙還欲說話,但是立即被旁邊的陳惟正拉開了,她還沒有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陳惟正已經向她搖了搖頭,示意她別說話。
  “老朽看小哥的麵相,乃是大富大貴的人呀。”在這個時候,老人又和李七夜嘮嗑起來,好像他們是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一樣,就這樣十分輕鬆自然地嘮起家常來。
  “小哥,乃是貴不可言呀。”老人也不管李七夜有沒有反應,也不管李七夜有沒有聽到自己的話,依然是自顧自地說。
  “以老朽看,小哥不僅僅是麵相貴不可言,而且是長命百歲,這樣的命相,那實在是百年難得一見。擁有這樣麵相的人,那是子孫滿堂,富貴尊榮。”老人笑的說道。
  見老人在笑地跟李七夜嘮嗑,陳惟正就是緊張到了極點了,不由屏住了呼吸,他心麵明白,這個老人的的確確是衝著他們的師祖來的,至於他是懷好意而來,還是懷惡意而來,那就不得而知了。
  至於陸若熙這樣活潑的小丫頭,倒是沒有發現什麼不妥之處,她還以為這個老人隻是寂寞想找人嘮嗑嘮嗑而已。
  “說到長命百歲,子孫滿堂,小哥,我們家的丫頭,也是和你一樣的命相。”老人笑地對李七夜說道:“咦,那還真不得不說,小哥和我們家的小丫頭,乃真的是命相一樣。小哥,要不要老朽給你看看手相,看和我們家的小丫頭有沒有緣份。”
  說到這,老人停頓了一下,看著李七夜,但是,李七夜一點反應都沒有,似乎根本沒有聽到老人的話。
  “這麼說來,小哥是同意了,來,來,來,老朽給小哥看看手相。”老人見李七夜沒有反應,笑地抄起了李七夜的手掌。
  當這個老人抄起李七夜的手掌之時,這把在旁邊的陳惟正嚇了一大跳,他差點叫了起來,但最後還是忍住了。
  在這個時候,李建坤也覺得這個老人是有問題,至於是什麼問題,他也說不上來。
  當老人抄起了李七夜手掌之時,不僅僅是陳惟正,就是李建坤、郭佳慧他們都不由緊張起來。
  老人似乎完全沒有看到陳惟正他們的緊張一樣,在抄起了李七夜的手掌之後,往自己的口袋摸索了一下,取出了一隻老花眼鏡,戴上,然後仔仔細細地琢磨起李七夜的手掌來。
  “老人家,怎麼樣?我們師祖的手相怎麼樣呢?”年紀最小的陸若熙還是有些天真爛漫,不由拄著下巴,眨了眨眼,十分好奇地看著老人。
  看到陸若熙這樣的神態,作為宗主的陳惟正也都有些哭笑不得,這個丫頭還真的是涉世未深,實在是太天真爛漫了,到現在還沒有發現這個老人有問題。
  “妙,妙,實在是妙,妙極了。”老人琢磨了好一會之後,取下了老花眼鏡,大聲讚歎。
  “怎麼樣的妙法?”陸若熙如同好奇寶寶,不由好奇地說道。
  老人意味深長一笑,說道:“這手相呀,那實在是妙極,和我們家的丫頭,那是配極了。這手相,和我們家的丫頭那是夫妻相,這簡直就是天造一對、地設一雙,他們這一生下來,就是夫妻。”
  “有這麼誇張嗎?”陸若熙聽到老人這樣的話,都覺得不可思議。
  “的確是如此。”老人眉開眼笑的模樣,立即對李七夜說道:“小哥呀,看來,你真的是和我們家的丫頭是十分的相配,就是一對夫妻相,要不,你我兩家對一門親如何?老朽覺得呢,你也會喜歡上我們家的丫頭,我們家的丫頭,也會喜歡上你的。”
  “老人家,隻怕你誤會了,我們家的師祖乃是高人……”陸若熙也是眉開眼笑,搖頭說道。
  但是,她話還沒有說完,便被陳惟正拉到一邊了。
  

Snap Time:2018-11-22 18:38:43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