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2794章 好一個巡使

  護山宗上下弟子都如火朝天地修練著,時間過得飛快,眨眼便半年過去,在這半年中,護山宗的上下修練可謂是用神速來形容,甚至對於一些人來說,這半年的修練勝過以前的十年甚至更長時間的修練。∠雜±誌±蟲∠
  特別是是對於護山宗的長老護法來說,他們在此之前已經是有過了積累、沉澱,隻是不過時至今日,他們是停滯在了某一個瓶頸,裹步不前。
  但是,今日得到了李七夜的指點,再加上護山宗噴湧不止的大道之力的輔助之下,不知道有多少的長老護法突破了瓶頸,進入了另外一個全新的層次。
  現在的護山宗,修練氣氛前所未有的高漲,護山宗上下弟子全部都投入到努力修行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弟子修練得廢寢忘食。
  在這一日,宗主陳惟正急匆匆地趕來,在李七夜身旁匯報,說道:“師祖,八卦古國的巡使符大人來了。”
  李七夜依然躺在那,好像睡著了一眼,似乎沒有聽到陳惟正的話。
  陳惟正已經習慣了李七夜這樣的情況了,他依然說道:“符大人乃是為聖賢冠此事而來的,隻怕八卦古國是不會允許我們護山宗出現新一代的先賢,會想奪走聖賢冠,請祖師定奪。”
  按道理來說,立先賢,乃是護山宗的宗門內務之事,根本就不需要外人來插手,仙魔道統的其他宗門大教也沒有這個資格去插手。
  可惜,現在時代不同了,護山宗已經衰弱了,而護山宗的先賢,可是肩負著迎接始祖長生老人輪回轉世的重任。
  可以說,先賢這個職位,這個身份,在仙魔道統有著非同小可的意義,地位是很尊崇。
  畢竟,在過去曆代以來,都是唯有先賢才有這個資格去迎接始祖長生老人的輪回轉世,試想一下,這是多麼崇高的地位,這是多麼尊貴的身份。
  這樣的身份,可以稱得上是根正苗紅,算得上是仙魔道統的正統了。
  但是,作為仙魔道統當今最為強大的門派傳承之一八卦古國,他們卻沒有這樣的一個身份,不能擁有著這樣的一個正統。
  試想一下,現在護山宗如果出一個先賢,或者說聖賢冠回歸護山宗,這能不讓八卦古國垂涎嗎?更何況,今天護山宗已經沒落了,八卦古國想奪走這麼一隻聖賢冠,那不是一件難事。
  也正是因為如此,得到這個消息之後,八卦古國派出了一位巡使前來。
  “來了,就見見唄,有什麼大不了的。”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這才淡淡地說道,也沒有睜開眼睛。
  “隻是,師祖,符巡使,乃是一尊三重天的登天真神。”陳惟正不由幹笑一聲,揉了揉手,神態有些尷尬為難。
  要知道,他們護山宗最強大的人也就是他了,隻是一位真神而已。
  而八卦古國派出一位三重天的登天真神前來,那麼,他們八卦古國想奪走聖賢冠,那護山宗還有誰能擋得住?
  現在陳惟正想保護聖賢冠,想保護郭佳慧,他也沒有這個能力,他們護山宗沒有人能擋得住八卦古國的巡使。
  這也是陳惟正向李七夜匯報的原因,如果不是大事,他也不敢來打擾李七夜。
  “推我去。”李七夜隻是淡淡地吩咐說道,郭佳慧推著輪椅而出。
  見李七夜願意出手,陳惟正大喜,大事已定。隻要李七夜願意出手,那就保住了聖賢冠了。
  在護山宗的議事大廳之中,這本來是護山宗高層議事的地方,不過,現在已經被八卦古國的來客占用了。
  八卦古國這一次派來的是一位巡使,名叫符坤。
  當八卦古國接到了護山宗新一代的先賢已立的消息之後,立即就派出了一位巡使而來。
  而巡使符坤,還帶來了一支隊伍,十分精銳的隊伍,其用意再明白不過了。
  毫無疑問,八卦古國當然不會讓先賢出現在護山宗,也不會讓聖賢冠這樣的東西留在護山宗,如果真有聖賢冠這樣的東西出世,那必須是留在他們八卦古國,也唯有他們八卦古國才能擁有這樣的東西!
  所以,對於符坤來說,他親自帶著一支精銳的隊伍前來,為了拿下聖賢冠,他不需一切代價,那怕血洗護山宗也是在所不惜。
  雖然說,符坤作為八卦古國的一位巡使,不能說是尊貴無比,但也是十分有份量,而且作為擁有三重天真神實力的他,想從護山宗這樣的一個小門派中奪走一隻聖賢冠,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從這也能看出實力差距,八卦古國隨便派出一位巡使,便能橫掃一個護山宗,這可想而知八卦古國本身的實力有多強大了。
  此時,符坤高坐在首位,這本是護山宗宗主的位置,隻不過,符坤根本就不當作一回事,對於他來說,護山宗這樣的一個小門派,他在這完全可以為所欲為。
  符坤左右各站著一排勁裝高手,每一個高手都散發出了淩厲殺伐的氣息,毫無疑問,這樣的一支隊伍,讓任何人一看都知道這是一支精銳的隊伍,實力十分強大。
  符坤這一支精銳的隊伍,的確是實力很強勁,在八卦古國曾經肩負著肅清叛逆的重任。
  此時,符坤高坐在那,完全是把護山宗當作自己家一樣,鳩占鵲巢,在這隨心所欲地發號施令。
  至於護山宗的長老護法,他們都坐於一旁,他們對於符坤這種喧兵奪主的做法,十分的不滿意,但又無可奈何,畢竟他們護山宗根本就無法與八卦古國這樣的龐然大物相抗衡,八卦古國要滅掉他們護山宗,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在這個時候,在陳惟正的陪同下,郭佳慧推著李七夜緩緩進來了。
  見到李七夜,護山宗的所有長老護法都不由鬆了一口氣,他們在心麵都暗暗慶幸,宗主終於把師祖請來了,這一下他們護山宗就能保住聖賢冠了。
  符坤看到陳惟正他們三個人進來,目光一凝,冷哼一聲,冷聲地說道:“陳宗主,你這是搞什麼,給我推一個廢人進來搪塞過去嗎?”
  此時符坤的口氣完全是咄咄逼人,頤指氣使,根本就不把護山宗放在眼中,也根本沒有把陳惟正當作是一門宗主。
  陳惟正心麵也不滿,但是技不如人,他也隻好吞聲忍氣了,他徐徐地說道:“回巡使的話,這位是我們護山宗的師祖。”
  “師祖”符坤雙目一冷,凝視李七夜,目光往李七夜身上一掃,此時在符坤看來,李七夜隻不過是一位躺在輪椅上連都動不能動的廢人而已。
  “陳宗主,你們護山宗這點小把戲,是瞞不過我的一雙眼睛的。你們護山宗不會是說,你們護山宗隱世的老祖宗歸來,帶回了聖賢冠,所以你們護山宗擁立了新一代先賢。”符坤冷冷地說道。
  “回巡使的話,差不多如此。”陳惟正徐徐地說道。
  “好一個掩人耳目。”符坤冷笑一聲,冷冷地說道:“這樣的手段,在我眼中,是行不通的。這就是你們的所謂先賢是吧,一個乳臭未幹的小丫頭,也敢成為先賢,不自量力!”
  此時,符坤的目光落在了郭佳慧的身上,更準確地說,他的目光落在了郭佳慧頭頂上的聖賢冠之上。
  “這就是流傳已久的聖賢冠是吧。”符坤盯著郭佳慧頭頂上的聖賢冠,事實上,他也從來沒有見過聖賢冠,而在這個時候,在他眼中看來,這隻聖賢冠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回巡使話,正是。”陳惟正回答,一看符坤的眼神,陳惟正也知道他想奪走聖賢冠了。
  如果沒能請到李七夜,他也不敢讓郭佳慧頭戴著聖賢冠出來,否則,符坤出手,誰人能擋得住?
  “哼,陳宗主,你們護山宗此等行為,乃是妖言惑眾,擾亂仙魔道統秩序,乃是重罪。”此時符坤冷冷地說道:“現在護山宗交出聖賢冠,將功贖罪,這還不遲,否則,這將會受到重罰。”
  “回巡使的話,立先賢,乃是我們護山宗份內之事,也是我們護山宗的內務之事。我們護山宗隻是通會一下各門各派而已,無需各門各派幹涉操勞。”陳惟真不亢不卑地說道。
  陳惟正這話是沒有任何問題,一直以來,立先賢都是護山宗的事情,其他的門派傳承是沒有資格去幹涉的,那怕是長生殿都沒有資格去幹涉護山宗立先賢的事情。
  “哼,陳宗主,你說話就要注意一點了。”符坤冷冷地說道:“時代不一樣了,你們護山宗已經沒落了,你們護山宗已經失去了擁有聖賢冠的資格,更是不允許你們護山宗擁立先賢,否則,這是對先賢的侮辱!”
  說到這,符坤雙目一厲,露出了冷厲的光芒,冷冷地說道:“陳宗主,識相的,就現在交出聖賢冠,以免得自誤。”
  陳惟正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神態鄭重,徐徐地說道:“回巡使,千百萬年以來,聖賢冠都是護山宗的東西,先賢,也唯能出自於護山宗,任何門派傳承都不能捋奪!”
  

Snap Time:2018-11-21 09:41:15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