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2686章 寂靜無聲

  猶如暴風雨狂虐過了一樣,隻見聞竹金石樹枝斷幹裂,整株巨大無比的聞竹石金樹沒有一塊完整之處,隻差那麼一點,整株聞竹金石樹都被轟斷。』雜誌蟲』
  一掌之後,整株巨大的聞竹金石樹狼藉無比,聞竹道統也不知道損失有多慘重,反正掛在聞竹金石樹上的高樓古殿,被崩碎得七七八八,有不少高樓古殿從高空中滾落,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就算聞竹道統的弟子死亡不是很嚴重,但是,那些逃過一劫的聞竹道統的弟子一下子成了無家可歸了,不少聞竹道統的弟子望著此時一片光禿禿的聞竹金石樹,都一下子懵了,顧盼四處,他們都不由茫然了,因為他們一下子沒有了曬身之所了。
  淩空一掌便差點轟碎聞竹金石樹,這瞬間使得聞竹金石樹最高處也一下子寂靜下來了,剛才還神威滔滔不絕、氣勢咄咄逼人的聞竹天王沙宇成一下子就沒有了聲音了。
  “什麼無敵之輩,那隻不過是一群螻蟻而已。”銅殿中傳出李七夜那悠閑自在的聲音,淡淡地說道:“這隻是一個警告,不服氣盡管放馬過來!”
  這話已經是夠霸道了,直接就是挑釁所有人了,這不僅僅是挑釁聞竹道統了,而且這風輕雲淡的話,那是視天下人無物。
  這話霸道囂張得一塌糊塗,但,這一刻聞竹金石樹最上空卻一片的寂靜,沒有滔滔不絕的神威,沒有咄咄逼人的聲音,在這那之間,聞竹天王沙宇成也沉默了,也一下子閉上了嘴巴了。
  看到一掌差點崩碎了聞竹金石樹,讓不少人心麵為之一震,大家心麵都毛骨悚然,似乎第一凶人的實力是無底洞一樣,永遠都讓人無法揣測他究竟是有多麼強大。
  見聞竹天王沙宇成一下子沒有了聲音,大家也不由麵麵相覷了。
  “聞竹天王沙宇成終究還是沒有見過第一凶人出手,否則就犯這樣的錯誤,他的實力也難與五大天客相比,在這個時候敢去招惹第一凶人,那豈不是自取其辱。”有老一輩的強者輕輕地搖了搖頭。
  雖然說,對於天下很多修士強者來說,沙宇成已經是很了不起了,雖然他年紀比沐劍真帝大一些,但依然是十分了不起的天才了,也算是帝統界年輕一輩唯一一個成為不朽真神的強者,這樣的實力,可謂是前途無量了。
  但是,聞竹天王這樣的實力還是無法與老一輩的不朽真神相比,特別是五位天客這樣早就威懾一個時代的存在。
  而五位天客都慘死在了第一凶人手中,至於聞竹天王沙宇成,那更不是第一凶人的對手了。
  在剛才聞竹天王沙宇成竟然敢向第一凶人擺架子,耍神威,豈不是自取其辱,第一凶人淩空一掌就毀了他們的聞竹金石樹,這也嚇得聞竹天王沙宇成乖乖的閉嘴了。
  “當強大到一定程度之後,一切都是浮雲,什麼底蘊,什麼出身,什麼血統,都變成了浮雲了。”看到聞竹天王沙宇成這樣的人都乖乖閉嘴了,有老祖不由苦笑了一下,感慨萬分。
  聞竹天王沙宇成在帝統界也算是強大的存在,更何況,他身後還有底蘊深厚的聞竹道統。
  就算遇到比自己強大的人,聞竹天王沙宇成往往很多時候還是有底氣的,那怕他不是這個人的對手了,但他身後還有聞竹道統,還有更強大的老祖,可以說,他們聞竹道統沒怕過誰了。
  如果真的要硬撼的話,要硬拚的話,在帝統界,除了三大巨頭之外,他們聞竹道統怕過誰了?
  但是,今日李七夜淩空一掌就毀了聞竹金石樹,這讓本是想擺一下架子、耍一下神威的聞竹天王沙宇成乖乖地閉嘴了。
  在這一刻,聞竹天王沙宇成也知道自己是踢到了鐵板了,他也明白過來,暫時以他們布置在這的力量,還是無法與第一凶人抗衡。
  所以,在這個時候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乖乖地閉嘴,否則的話,下一擊就不僅僅是聞竹金石樹受到重創,隻怕他們聞竹道統的弟子都有可能慘死在第一凶人手中了。
  “太霸道了。”看到聞竹天王沙宇成這樣的人物在這個時候都乖乖閉嘴了,不少人都苦笑了一下,為之感慨。
  “第一凶人,這已經是拉足了仇恨了。”也有老祖不由喃喃地說道:“難道他真的準備在這明洛城向天下人開戰嗎?”“或者他是想獨吞仙石。”也大教老祖雙目閃動著光芒,在目光深處也流露出了對仙石的貪婪。
  事實上,來明洛城的所有修士強者,都是衝著仙石而來的,隻不過,現在李七夜獨自把持了明洛城,誰都無可奈何。
  在這個時候,也有不少修士強者暗暗希望像沐家他們這樣的三大巨頭能早點出手,早日攻入明洛城中,隻有在大亂之時,他們才有機會渾水摸魚,隻有那個時候,才能趁亂奪得仙石。
  李七夜淩空一掌就毀了聞竹金石樹,一下子威懾住了沐家弟子。
  本來欲進入沐家的大隊兵馬也隻能是沉默了,在這個時候,楊庭宇也隻有乖乖閉嘴了,他的師父沐劍真帝沒有來,一切都沒有戲了。
  在這個時候,沐家、聞竹道統都陷入了沉默,而那隻落入於平原之上的紫金葫蘆了沒有動靜,似乎他們也不急著攻打明洛城一樣。
  就在同一日,聽到“哞”的一聲鹿鳴之聲,天空上出現了一個鹿影,這個鹿影隻是一掠而過,但是,天空上猶如是留下了它的足跡一樣,一朵朵的白花綻放。
  “怎麼了?”看到天空上突然間無端綻放出一朵朵的白花,很多人都不由為之愕了一下。
  “鹿客翁”有老祖一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由臉色一下子凝重起來。
  “嗡”的一聲響起,就在這一刻,天外突然飛來了一枝木杖,這枝木杖落入了明洛城外的森林之中。
  “嘩啦、嘩啦、嘩啦”一陣陣嘩啦的聲音響起,就當這樣的一枝木杖落入了森林中的時候,隻見這森林中的樹木藤草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生長,在短短的時間之內,這片森林一下子生長得如同一個古老的參天大樹森林一樣。
  更為神奇的是,在這森林之中,一株株參天大樹相互交織,竟然交織成了一座座的屋宇、殿堂,在短短的時間之內,這座森森好像是成了一個生機盎然的森林城市一樣,一座座的木屋殿堂從參天大樹叢中生長出來,十分有規律,猶如是一件件的藝術品一樣。
  “哞、哞、哞”一陣陣鹿鳴之聲響起,在這個時候,森林之中乃是生機勃勃,溪水潺潺而流,隻見有一群群的仙鹿出現在這森林之中。
  隻見這一群群的仙鹿有的在河邊漫步,低頭飲水,有的仙鹿在叢林中奔跑飛躍,也有的仙鹿在蔓藤中棲穴……
  一時之間,這片森林猶如是化作了一方樂土,好像是要成為一方仙境一樣,仙氣彌漫,而一頭頭的仙鹿似乎是要化作了這片森林的精靈。
  “鹿客翁來了。”看到這片森林猶如化作了一方樂土,有大教老祖神態凝重,徐徐地說道。
  “鹿客翁?在哪呀?”聽到老祖的話,不少晚輩紛紛張望,向天空四周望去,但是,沒有看到鹿客翁的蹤影。
  “他已經到了。”這位大教老祖看著那片已經化作樂土的森林,徐徐地說道:“他已經在那了,鹿客翁所在之處,便是化作樂土,鹿如精靈,所以他才會被稱之為鹿客翁。”
  不少晚輩看著這片猶如化作樂土的森林,看著仙鹿在森林中歡快地奔跑著,這個時候,就有弟子不由嘀咕地說道:“他真的就是鹿客翁嗎?這有點超出人的想象,一個這麼有品味,行事如仙翁的人,竟然會拿幾百萬條生命來血祭,這種慈眉善目的人,很難想象會做出如惡魔般的事情來。”
  毫無疑問,這個年輕弟子對於客盟他們拿幾百萬生命來祭煉禁器的做法是十分不滿意。
  “閉嘴”聽到自己弟子的話,長輩被嚇得一大跳,立即斥喝自己的弟子,怒目一瞪看了過去。
  這位弟子被嚇了縮了縮腦袋,不敢再多說。
  鹿客翁來了,一下子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鹿客翁,他不僅僅是客盟的盟主,傳說他也是帝統界活了最久的人,至少是大家所知道的不朽真神中是如此。
  鹿客翁的道行極高,有人說他可以與古一飛齊肩,也有人說他現在已經老了,血氣已衰,比起古一飛來還是弱了一點。
  但是,不管如何,如果說,在帝統界排出前三的強者,隻怕鹿客翁絕對能進入這個前三的名單。
  更何況鹿客翁親手組建客盟,德高望重,隻要他一聲令下,帝統界不知道有多少的不朽真神、多少的道統願意為他效力。
  所以,鹿客翁那怕他隻身一人前來,那也是代表著龐大無比的力量。
  看到鹿客翁來了,不少人都不敢輕舉妄動,都一下子變得謹慎起來。
  

Snap Time:2018-11-21 13:56:39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