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674章 軟硬兼施

  “可惜,世間沒有後悔藥。『雜-誌-蟲『”對於綠袍天客的服軟認慫、對於他的拍馬屁,李七夜不以為然,淡淡地說道:“今天,隻有一個結局——你們都必須死!”
  這話一出,不少人為之嘩然,五位天客都不由臉色大變。
  綠袍天客認慫,還大拍第一凶人的馬屁,大家以為第一凶人會就此揭過,不會與五位天客生死相拚,沒有想到,第一凶人竟然連一個順手推舟的人情都不給,非要來個魚死網破不可。
  “這做事,夠霸道的。”見李七夜不給五位天客任何回旋餘地,有強者不由暗暗地豎起了大拇指。
  對於很多修士來說,就是奉行著這種中庸之道,殺人不過點地頭,也正是因為如此,往往很多大是大非的事情也被和稀泥了。
  “第一凶人,這也太咄咄逼人了,俗話說得好,低頭不見,抬頭見,何必一定要一見生死呢。”也有一些修士強者不由嘀咕了一聲。
  他們覺得,綠袍天客已經服軟認慫了,在他們看來,這已經是足夠了,何必還要置五位天客於死地呢,畢竟,第一凶人他也沒有任何損失。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綠袍天客他們五位天客臉色是十分的難看了,他們當著天下人的麵如此的服軟認慫,那可以說已經是他們一生以來第一次如此的放低姿態了,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奇恥大辱了。
  然而,沒有想到,第一凶人李七夜竟然還不就此罷休,這簡直就是狠狠地往他們臉上抽了一個耳光。
  這就好像一個人已經向你點頭哈腰了,你還一巴掌狠狠地抽了過去,這怎麼不讓他難受呢?這怎麼不讓他一腔的怒火直冒呢?
  “小輩,你莫太過於咄咄逼人,欺人太甚!”金角天客再也沉不住氣了,不由怒喝一聲。
  雖然說,他們自知不是李七夜的對手,但是,被李七依靠如此的欺辱,他們又怎麼能咽得下這口氣呢。
  “咄咄逼人,欺人太甚?”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說道:“你們拿百姓血祭之時,可否想過咄咄逼人,欺人太甚呢?”
  李七夜這話,頓時讓綠袍天客他們五位天客一時之間是啞口無言,一時之間不由相視了一眼。
  “尊駕,息怒。”白髯天客抱拳,說道:“你我本無大仇,與我們客盟也無怨,揭過今日,大家還是朋友,我們客盟也樂意交尊駕這麼一個朋友,他日若有需要,我們客盟必鼎力相助。今日,尊駕不必為了區區幾個螻蟻而大動幹戈,我們向尊駕賠個不是。”
  白髯天客這話一說出來,在場的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不少人都相覷了一樣。
  可以說,白髯天客這樣的話足夠讓人心動,這已經不僅僅是向李七夜認慫那麼簡單了,這已經是給李七夜許諾了條件,答應了李七夜好處了。
  要知道,客盟是當今帝統界最大的聯盟,除了三大巨頭之外,沒有哪個聯盟比他們還要巨大了。
  現在作為五位副盟主之一的白髯天客親口許諾願鼎力相助李七夜,而且是當著天下人麵說出這樣的話,那麼他們就必須兌現這樣的承諾。
  試想一下,在帝統界有多少人想得到客盟的鼎力相助而不得,如果擁有了客盟的鼎力相助,那簡直就是等於擁有了一個強大無比的靠山了,甚至有可能擁有了源源不斷的資源。
  可以說,這樣的好處,那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對於多少人來說,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了,那簡直就像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一樣。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不由望著李七夜,在很多人看來,對於如此的條件、如此的好處,誰都拒絕不了,這樣的條件實在是太誘惑了。
  “會答應的。”有人低低地說了一聲,輕輕地說道:“為了幾個螻蟻,拒絕這樣的天大好處,那就是傻子。”
  雖然這話聽起來不是特別好聽,但卻是實情,為了幾個與自己素不相識、無親無相的平民百姓,從而去拒絕客盟許諾的天大好處,那簡直就是傻子才會做得出來的事情。
  此時,就算吳有正和林亦雪都不由緊張,都不由屏住呼吸看著李七夜,他們也明白,這樣的誘惑的確是很大很大。
  吳有正作為經曆過風浪的人也知道,世間從來沒有永遠的敵人,隻有永遠的利益。
  就算李七夜真的作出了選擇,與客盟握手言和了,吳有正也不會去怪李七夜,畢竟,這樣的好處,誰不會動心?更何況,現在李七夜已經把他們明洛城的平民百姓救下來了。
  李七夜可以說是與他們非親非故,他完全沒有義務為他們明洛城死去的百姓報仇,更沒有義務為了他們明洛城的平民百姓去與客盟拚個你死我活。
  不要說是李七夜了,將心比心,換作他站在這個位置之上,也一樣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螻蟻?”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在我眼中,你們和他們又有什麼區別呢?你們也不過是螻蟻而已。我斬你們,不是為誰報仇,僅僅是看你們不順眼,僅此而已。”
  “哇——”一聽李七夜這話,一片嘩然,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傻了眼,在場的很多人都不由麵麵相覷,很多人一下子都懵了。
  所有人都以為李七夜會和白髯天客握手言和,所有人都會以為李七夜不會再追究此事,沒有想到,李七夜竟然一口拒絕了白髯天客的好處,而且幹脆利索,沒有絲毫的回旋餘地。
  “他這是瘋了嗎——”有人傻了眼,不由喃喃地說道:“這,這,這樣的事情,隻有瘋子和傻子才能做得出來吧。”
  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怎麼樣做,一大塊肥肉送上門來了,竟然不要,非要與對方拚個你死我活,這未免太傻了吧,能做出這樣事的人,要麼是瘋子,要麼是傻子。
  “第一凶人,也唯有這麼狂霸的人才有資格稱之為’第一’。”好一會兒,有世家老祖不由回過神來,不由豎了豎大拇指,感慨地說道。
  “這才是狂霸之人,非那些凡夫俗子所能相比。”有智者也不由感慨地歎息一聲。
  白髯天客這樣的條件,很少人能拒絕得了,能拒絕的人,那都是擁有大魄力、大實力、大智慧的人,然而,李七夜一口拒絕了,這讓人明白,第一凶人,的確是無人能比。
  見李七夜一口拒絕,不覺間,林亦雪熱淚滿麵,眼前這個男人,是她一生中最偉大最了不起的男人!
  事實上,此時白髯天客和其他的四位天客都一下子懵了一下,比起綠袍天客的服軟認慫來,他的條件更有說服力,更能讓人心動,可以說,他所開出的條件是充滿了誘惑,讓人無法拒絕。
  沒有想到,李七夜想都不想,竟然是一口拒絕了,他們都一下子呆住,他們沒有想到世間竟然還有這般的人,不知道說他是傻好,還是說他瘋狂好。
  “尊駕想怎麼樣?”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白髯天客沉聲地說道:“隻要尊駕願揭過這一樁恩怨,尊駕開個價,隻要我們能做到,一定會盡力而為。”
  白髯天客也清楚他們聯手也不是李七夜的對手,所以,不得不忍疼割肉,現在他們想活著離開,那必須能讓李七夜滿意才行,否則,他們想逃走,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很簡單,要你們的命。”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你們自己砍下頭顱,我也不與你們客盟計較,也不去追究此事,不滅你們的客盟。”
  李七夜這話說得風輕雲淡,說得是那麼的輕描淡寫,卻霸道無匹,沒有絲毫的回旋餘地,讓人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尊駕欺人太甚,欺我客盟無人嗎?”金角天客再也忍不住了,怒吼一聲。
  “好了,不要廢話,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五個人聯手上吧,這是你們唯一的機會,如果你們能撐得住,那就是你們撿回一條命,撐不住,那就是你們自己學藝不精。”李七夜懶得去理會,輕輕地擺了擺手。
  見眨眼之間,第一凶人便談崩了,這讓許多人都不由苦笑了一下,這是他們見過的人中最瘋狂的人,那麼優渥的條件都一口拒絕,非要置人於死地不可,而且雙方還沒有什麼大仇恨,這樣的人,實在是太瘋狂了。
  一時之間,金角天客他們五個怒火衝天,氣得哆嗦,但這樣的怒火又被卡在了胸膛中,想發又發不出來。
  他們心麵清楚,他們聯手,傾力一擊,隻怕也無法斬殺李七夜。
  但,現在他們轉身逃走,隻會死得更快,畢竟,到了他們這種境界,一旦戰意喪失,很容易被比自己強大的人斬殺。
  “好,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是如此,那我們就來個魚死網破。”在這一刻,綠袍天客也豁出去了,不由怒吼一聲。
  “死的是你們,我沒有什麼事。”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你們太看得起自己了,還魚死網破,我三兩下就碾死你們。”
  被李七夜如此的藐視,這頓時讓五位天客氣得打哆嗦。
  

Snap Time:2018-11-18 07:44:02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