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608章 是仙還是魔

  看到了李七夜紛紛從死坑中回來,病君他們都一下子回過神來,伏拜於地,高呼說道:“拜見公子。∩雜Ψ誌Ψ蟲∩”
  可以說,在這個時候病君他們對於李七夜是心服口服,完全是臣伏於李七夜,對於他們來說,李七夜當他們的主子,那是綽綽有餘,能在李七夜座下效力,已經是一種榮幸了。
  “好了,這也沒有什麼事了,該離開的時候了。”李七夜走出死坑之後,拍了拍手,笑著說道。
  “公子成功了?”狂牛雖然急躁,但也是在所有人中口無遮攔的人,立即上前,笑著臉皮,說道:“公子從麵取出來的是何物呢?真的是長生之物嗎?”
  “怎麼,想看?”李七夜看了狂牛一眼,淡淡地笑著說道。
  李七夜這話一出,何止是狂牛,八臂金龍他們都不由雙眼一亮,連病君都有些不能自恃,忙是上前一步,眼巴巴地看著李七夜。
  毫無疑問,病君他們都想看一看李七夜從死坑中取出來的究竟是何物,隻不過他們有所顧忌,不敢直說而已。
  “,,,當然想,當然想看。”狂牛倒是口直心快,沒有多想什麼,搔了搔腦袋瓜子,說道:“我老牛這輩子還真的沒見過長生之物呢。”
  狂牛也開口了,八臂金龍他們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了,八臂金龍也嬉皮笑臉,說道:“公子,讓我們開開眼界如何,看一看這長生之物究竟有何等神奇之處。”
  “公子,這可是一株仙草?”毒鳳神姬也有些按捺不住,忙是問道。
  “也罷,既然你們都想看,那就給你們看看。”李七夜笑了笑,十分隨意地取出了那一堆黑泥,遞給了他們。
  最先從李七夜手中接過黑泥的就是狂牛,狂牛一接過這一堆黑泥的時候,不由為之呆了一下,傻傻地看著眼前這堆黑泥。
  “公子,你不會是耍我吧?這樣的泥巴,哪是什麼長生之物,不由是魚塘的淤泥嗎?”狂牛看著手中的黑泥,不由一臉發懵地說道。
  “蠢貨。”病君一巴掌抽在狂牛的後腦勺上,瞪了他一眼,說道:“你家魚塘的淤呢夫有著如此磅的生機嗎?有著這種蘊養三千世界的氣息嗎?如果有,你就是大羅金仙,你還會困在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嗎?”
  被病君一巴掌拍下去,狂牛一下子醒悟過來,他看著手中的黑泥,搔了搔頭,說道:“病君說得好像是有道理,好像真的是這樣。”
  “這是什麼泥?是仙泥嗎?”羽炎生仔細地琢磨著這一堆黑泥,不由吃驚,說道:“這樣神奇的泥,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一堆黑泥,簡直就像是可以蘊養三千世界一樣。”
  “如果世間真的有仙,那麼,你稱它為仙泥,那也不過份。”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不過,世間無仙,它是什麼泥,那就不好說了。”
  “如果沒仙,那這是什麼泥?”毒鳳神姬也不由為之驚奇,看著這一堆黑泥,說道:“這樣的一堆黑泥,我覺得,那簡直就是什麼仙草都能種出來一樣,甚至是可以種出一個世界來一樣。”
  “想種出一株仙草,那你也必須有一顆仙草的種子,你想種出一個世界,那也必須有一個世界的種子,不然巧婦難做無米之炊。”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這,這真的能種出一個世界來嗎?”八臂金龍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瞅著這堆黑泥。
  “你有世界種嗎?”李七夜看了他一眼。
  “呃”八臂金龍還真被問住了,他還真沒見過世界種,更不知道凡世間有沒有這種東西。
  “公子所言,世間無仙,若是無仙,此非仙土?那此土來於何處?”病君看待問題,比八臂金龍他們更深刻,八臂金龍他們隻是停於寶物仙珍這個層麵上而已。
  “這就不好說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有些東西,不是你們所能涉及的。”
  “嘿,公子,反正這左右無他人,說來聽聽。”狂牛口直心快,嘿嘿地笑了一聲,說道。
  “要我告訴你嗎?”李七夜看了狂牛一眼,淡淡地一笑,指了指這個天地,徐徐地說道:“你覺得這洪荒天牢是用來囚禁什麼人的?難道是你們這種存在嗎?不是,而且,它的囚禁,不是囚禁你們身體。看到那個死坑了沒有……”
  說到這,李七夜往死坑一指,淡淡地說道:“麵就曾經鎖著一尊生靈,這個洪荒天牢,那才是真正為他而打造的。至於你們這樣的,那隻不過是掉進來的蚊子而已……”
  “……看到了這的黃沙沒有?”李七夜淡淡地指著這滿天的黃沙,說道:“知道這滿天的黃沙為什麼會結晶嗎?那是因為被鎖在麵的生靈曾經以最為恐怖的真火焚燒著鎖住他的鐵鏈……”
  “……他不知道焚燒了多少的歲月,把這個死坑都焚燒成了水晶一般,至於這滿天的黃沙,在高溫的日月熾烤之下,每一粒的黃沙都結晶了。”說到這,李七夜看著狂牛他們。
  然後淡淡地說道:“你們可以試想一下,一尊生靈,被人鎮壓在這,被人鏈鎖在這,依然以恐怖無比的真火焚燒著鎖著自己的鐵鏈,隻怕那是他很微弱的力量而已。那你們可以想象一下,他生前是多麼的恐怖,多麼的強大。”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八臂金龍他們不由為之悚然,病君早就有所明悟了,但依然心麵為之一顫。
  “強大到如此的存在,究竟是誰人把他們鏈鎖在這?”病君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喃喃地說道。
  “這就是十分有意思的地方。”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說道:“一個這麼強大的生靈被鎖在這,那你覺得他是仙人,還是惡魔呢?如果他是仙人,那麼,鎖住他的隻怕是惡魔了,如果他是惡魔,鎖住他的人隻怕是仙人了,這個你們就可以去想象一下……”?這樣的話題如閃電一樣擊中了八臂金龍他們,他們心麵不由為之一顫,不由為之毛骨悚然。
  “但,世間無仙。”在這個時候,病君不由喃喃地說道。在這個時候,病君不由悚然,寒毛豎起,宛如炸開一樣。
  “世間的大恐怖,又焉是你們所想象的。”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一時之間,八臂金龍他們不由冷汗涔涔,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給他們打開了一個全新的門戶,讓他們見識到了世界之大。
  就算是病君也不例外,也不由為之悚然。
  病君也好,八臂金龍他們也罷,在以前他們心麵不是有著很強的自傲與優越感的,雖然他們自知無法與始祖相比,但,他們終究是站在帝統界巔峰的人,可以傲視眾生,在他們上麵,也就是始祖這樣的存在了,餘者碌碌而已。
  特別是強大到了病君這樣的地步,始祖之下,真正能入他法眼的強者並不多,但是,當今日見識之後。
  他們這才覺得世界遠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大,世間的強者遠比他們想象的還要恐怖。
  就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世間的大恐怖,又焉是他們所能想象的,比起這些大恐怖來,他們隻不過是蟻螻而已,是那麼的微不足道,是那麼的不值得一提。
  “世間,我等也如蟻螻。”就是高傲的病君也不由感慨萬分。
  至於八臂金龍他們就沉默了,連病君這麼強大的人都如此感慨了,他們隻怕連感慨的資格都沒有了。
  畢竟他們四人聯手,都不是病君的對手,更何況是更強者?
  “好了,我們也該走了。”李七夜淡淡地說道:“這個地方也沒有什麼好呆的了。”
  “現在就走嗎?”聽到這話,就算是羽炎生也不由雙眼發亮,頓時為之大喜。
  “哈,我們現在就走嗎?”口直心快的狂牛更是按捺不住了,興奮地說道:“終於要離開這個鬼地方了,哈,這個鬼地方困了我們足足一個時代了,也該離去的時候了。這樣的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都快把人憋瘋了。”
  不要說是八臂金龍他們,就算是病君了,他們也都不由為之一喜,一時之間躍躍欲試,十分的興奮。
  畢竟,他們在這呆得太久了,現在終於要離開了,這怎麼不讓他們興奮呢。
  在此之前,他們都已經認為他們也會像前人一樣,將會在這困死一輩子,最後在這化作白骨,可以說,對於活著離開,他們都不抱什麼希望了。
  今天,他們竟然真的能活著離開,這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這怎麼能不讓他們狂喜萬分呢。
  “我們從哪離開呢?”在這個時候,炎羽生都有些迫不急待地問道。
  “隻要你心在哪,你就從哪離開。”李七夜淡淡地說道:“離開洪荒天牢,沒有什麼固定的地方,它本來就是沒有出口,又談從何出離開?”
  “沒有出口?”這話說病君他們為之一怔,有些發懵,說道:“沒有出口,那我們是怎麼樣出去的?往哪出去的?”
  

Snap Time:2018-11-19 12:59:12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