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540章 蠢貨何其多

  新皇之名,早就在外,當下九秘道統誰不知新皇,所以看到新皇的時候,有不少人露出鄙夷之色,很多人對於新皇不屑一顧,就算沒有露出鄙夷之色,臉上也是帶著冷冷的笑容。雜÷誌÷蟲
  更多的人看到柳初晴的時候,都不由為她抱不平,都不由為柳初晴惋惜,臨海公主這樣的絕世美女,這樣的天之驕女,卻偏偏卻被新皇這樣的廢物害了一生。
  遙想當日,新皇還在位的時候,若是有機會遇到新皇,隻怕很多人是恨不得衝過來跪倒在新皇的腳下,跪舔新皇。
  但是,現在在這小小的碼頭之中,雖然站有不少九秘道統弟子,但沒有一個人願意,過來向新皇打一聲招呼,沒有任何人願意過來向新皇問候一聲,更多人是對新皇不屑一顧。
  盡管是很多人鄙夷新皇,對於新皇不屑一顧,柳初晴卻依然和李七夜是那麼的親密,在李七夜挽著她的手臂之時,她不由親蜜地靠著李七夜的肩膀。
  在這一刻對於柳初晴來說,心麵是甜甜蜜蜜,能與李七夜這樣並肩親密相挽,對於她來說已經是很快樂,已經是很充實了,她的一顆芳心已經浸泡在甜蜜了,至於別人怎麼去看李七夜,她並沒有放在心上。
  “轟”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轟鳴之聲響起,隻見一支鐵騎奔馳而來,宛如推山倒海一樣,這支鐵騎狂奔而來,速度十分的驚人,像鋼鐵洪流一樣衝擊而來,無堅不摧一般。
  這樣的一支鐵騎也就僅僅十幾個人而已,但是,能有如此可怕的聲勢,這可想而知這樣的鐵騎是多麼的恐怖,是多麼的可怕。
  “噅”一聲馬嘶之聲響起,這支鐵騎奔馳而來的速度極快,在奔馳而至的時候,十分的駭然,不少人被嚇得後退了好幾步。
  但是,在這一聲馬嘶聲中,馬這支鐵騎嘎然止步,戰馬躍起前蹄,宛如雕像一般,凝立在那,整個場麵充滿了氣勢。
  “好”見到這樣的場麵,不少人紛紛鼓掌,大叫一聲,為之喝采。
  “不愧是馬家軍,不愧是經久沙場的軍隊,不愧是中央軍團的精銳。”見到眼前這支十幾個人的鐵騎,不少人喝采,稱讚一聲。
  這支鐵騎正是由馬金明所統領的精銳隊伍,此時坐於戰馬之上,馬金明傲然而視,享受盡了他人的喝采之後,他這才從戰馬上跳了下來。
  “馬公子,久違了。”見馬金明跳下戰馬,不少人紛紛上前去向馬金明打招呼,很多年輕一輩的強者顯得與馬金明十分熟絡的模樣。
  一時之間,馬金明身邊圍有不少的年輕修士,其中不乏巴結他的人,馬金明身邊是眾星拱月,與李七夜這一邊冷冷清清的情景,形成了鮮明無比的對比。
  試想一下,當日新皇在位的時候,馬金明這樣的小角色,就算是想要跪舔,那也得排在金鑾殿之外,今日不如往昔,當下已經沒有人願意去巴結新皇了,甚至是棄而遠之。
  在眾生捧月之下,馬金明可謂是意氣風發,在年輕一代他也的確是佼佼者,人中龍鳳,就算是不如八陣真帝,不如湯鶴翔,但是他也算是站在年輕一代修士的巔峰,在年輕一代也是難逢對手。
  更何況他父親權傾天下,擁有著龐大無比的中央軍團,又得其他五大軍團擁護,這可想而知他馬金明的身份是何等的尊貴了。
  在眾星捧月之下,馬金明與諸人相互寒喧一番之後,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他是目光一冷,然後往李七夜走去。
  見馬金明往李七夜走去,在場的人頓時為他讓出一條路來,不少人嘴角上頓時蓄著冷笑,冷冷地看著李七夜。
  雖然說不少人對於新皇在心麵不屑一顧,甚至是鄙夷新皇,但多數的人還是不願意去招惹新皇,畢竟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新皇終究是掌執過九秘道統的權柄,多多少少還有餘威,特別當下鬥聖王朝依然還在。
  馬金明向李七夜走去,但是李七夜隻是看著湖光山色而已,未看他一眼。
  “李七夜”走近,馬金明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未看他一眼,也懶得去回應他,隻是看著湖光山色,似乎根本就沒有聽到他的話一樣。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大家都知道,新皇殺了曾逸彬,而曾逸彬正是馬金明的表弟,隻怕馬金明不會就此罷休。
  更何況,當下新皇已經是大勢已失,而馬金明卻如日中天,如果馬金明要殺新皇,那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但是,李七夜連理都不理馬金明,這頓時讓不少人麵麵相覷,新皇雖然已經丟失了江山,但是那架子還夠大的。
  “姓李的,你不會慫到連跟本將軍說話的勇氣都沒有了吧?”見李七夜不理自己,馬金明雙目一厲,冷冷地說道:“不過,這也不足為奇,像你這種昏庸無能的廢物,失去了皇位,一無所是,在本將軍麵前隻怕是連大氣都不敢喘。”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都不由麵麵相覷,雖然說大家都對新皇不屑一顧,甚至鄙夷,但是,還沒有誰敢直接指著李七夜的鼻子大罵。
  但是,此時馬金明卻當眾出新皇的醜,這樣的底氣不是誰都具備的。
  “叛將之子而已,何足為道。”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這才慢慢轉過頭來,看了他一眼,冷淡地說道:“就算你父親這等叛將在此,也隻能給我跪舔在地,至於你,連跪舔的資格都沒有。”
  “你”被李七夜如此一說,這頓時讓馬金明顏臉一下子掛不住了,雙目一厲,冷森地說道:“好狂的口氣,你還真以為你現在是皇帝嗎?現在你隻不過是喪家之犬而已,一文不值的廢物!本將軍倒要看你能傲多久,今天就好好教訓教訓你,讓你認清一下殘酷的現實!”
  說到這,馬金明一步邁了出去,想出手去教訓李七夜。
  但是,馬金明還沒能衝上去,立即被他身邊的一名老將拉住了,這位老將默默地對他搖了搖頭。
  這將非是說這名老將為自己少主的安危擔心,而是因為李七夜終究還是新皇,終究還是九秘道統的皇帝,他終究還沒有被廢掉。
  如果在這個時候衝上去教訓他,這怎麼都說不過去,畢竟中央軍團終究還是屬於鬥聖王朝的軍團,就算在此之前曾是倒戈相向,但那隻是民心所向而已。
  現在如果馬金明衝上去教訓新皇,那就欺淩孤寡,這對於他們少主的名聲不好,也是對於中央軍團的名聲不好。
  就算他們中央軍團大權在握,也不願意有把柄落於人手,落人口實。
  被老將拉住之後,馬金明好不容易才平息住自己的怒氣,冷冷地盯著李七夜,冷森地說道:“姓李的,我表弟不會白死的!”說到這,他重重地冷哼一聲。
  此時李七夜根本就懶得去理他,隻是看著湖光山色而已。
  “嘩啦”的一聲響起,就在這個時候,破浪的聲音響起,隻見一艘船隻飛馳而至,眨眼間便抵達碼頭。
  當船隻停下之時,頓時讓所有人眼前一亮,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船頭女子身上,這個女子站於船頭,迎風而立,宛如是仙子一般,飄然若仙。
  “秦仙子”看到眼前這位女子,不知道有多少人一下子為之傾倒,露出癡迷之色。
  站在船頭之上的正是靜蓮觀的秦劍瑤,此時她站在那,宛如出塵的仙子,十分的美麗,讓很多人看得如癡如醉。
  當船隻停下之後,秦劍瑤目光落於馬金明身上,徐徐地說道:“登島有所不便,讓馬公子久等了,請馬公子與諸位一同上船吧。”
  馬金明和在場的幾位年輕天才是第一批登島的人,所以秦劍瑤前來迎接,這也顯得他們身份的尊貴。
  “讓秦仙子勞心了。”馬金明大喜,登上船隻,走近秦劍瑤身旁,欣喜無比,抱拳地說道:“能與秦仙子一同觀湖,實是馬某的幸榮。”
  能得到秦劍瑤親自迎接,這是大大地滿足了馬金明的虛榮之心,站在船頭,他不由傲然而立,胸膛都挺得筆直。
  在這個時候,秦劍瑤的目光落於李七夜身上,然後輕輕點頭,頷首,以算是致意,打招呼說道:“李公子,柳姑娘,又見麵了。”
  這一次秦劍瑤直稱李七夜為“李公子”,而再也沒有稱他為“陛下”。
  柳初晴對於誰都是那麼的友善,所以她點頭打招呼,至於李七夜,根本就懶得去理會秦劍瑤。
  在別人眼中,秦劍瑤是高不可攀的仙子,在李七夜眼中,那與螻蟻沒有什麼區別,此時此刻根本就懶得去理會她。
  在李七夜理都懶得理會秦劍瑤的時候,秦劍瑤還沒生氣的時候,馬金明就一下子冷哼一聲了,冷笑一聲,冷冷地說道:“姓李的,你還真以為你還是皇帝呀,秦仙子給你打聲招呼,那是你三生有幸,別給臉不要臉。”
  在這個時候,馬金明當然是想好好表現一下了,以討得美人的歡心。
  

Snap Time:2018-11-18 09:35:00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