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529章 新皇的故事

  新皇居於洪荒山,這個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九連山,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來九連山居住悟道的九秘道統弟子也都知道了。√雜々誌々蟲√
  雖然說在九秘道統,不論是剛入門的年輕弟子,還是一般修士,又或者是老祖,他們都聽過新皇之名。
  畢竟當日新皇登基,乃是九秘道統天大之事,天下皆知。後來新皇丟了江山,九秘道統易主,這樣的事情動靜就更加大了,可以說,在九秘道統,不論老少,不知道新皇的人,隻怕是寥寥無幾。
  當然大家對於新皇的印象隻有一個荒淫無道!一個昏庸無能的昏君,否則就不會丟失江山了。
  特別是中央軍團他們六大軍團以及兵池世家、萬陣國掌控了帝都之後,他們更是有意宣傳新皇的荒淫無道。
  在萬陣國他們的宣傳之下,天下人都知道新皇在位的時候,什麼荒淫的事情都做過,什麼強奪良家婦女,強占人妻,奪臣子之愛,強征民女宮……甚至是為了強搶美女,曾經是是發兵滅人全族,荒淫無道、專橫獨斷、喜大好功……
  總之,在萬陣國他們宣傳之下,新皇已經是無惡不作、萬惡不赦的惡皇了,聽起來就像是讓人恨之入骨、人人誅之的暴君!
  當然,中央軍團他們如此去宣傳新皇,把新皇傳說得如此不堪,他們無非是隻想遮掩一個事實背叛!
  他們無非是想讓自己背叛王朝的行徑聽起來是理直氣壯而言,兵池世家和萬陣國如此宣傳,也是為了讓他們師出有名,而不是大家所想象的那種篡位奪權。
  不少老一輩的強者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多數的年輕修士,特別是剛入門的年輕弟子,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背後的種種,聽風便是雨。
  所以,當得知新皇便在洪荒山居住的時候,這引起了不少年輕一輩的弟子好奇,也都想看一看這位傳說中荒淫無道的新皇是長得怎麼樣的。
  所以,在這幾日來,洪荒山一帶出現了不少的年輕修士,他們雖然沒有登上洪荒山,但在隔著山頭,或者是在不遠處的空中,時不時有人來僚望一下,特別是每當早晨李七夜在山峰上麵對著洪荒天牢吞吐煞氣的時候,更是引得不少人注意了。
  “那個就是新皇呀。”看到李七夜之後,不少年輕修士遠遠地指指點點,低聲討論。
  “我還以為傳說是的暴君會是三六頭臂,長著長長的獠牙什麼的,他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人嘛。”有年輕女弟子本來是想看看熱鬧,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但看到李七夜那平凡無奇的模樣,不由為之失望。
  不少人聽說新皇荒淫無道、強搶民女、殺人放火,大家都以為新皇是一個長得麵目可憎或者是一個長得十分下流猥瑣的人,沒有想到,一看之下,新皇隻不過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凡人而矣,這實在是讓很多人失望了。
  “這麼一個普通的人,也能當皇帝?太不可思議了吧。”也有剛入門的小修士都不由奇怪了。
  畢竟當日鬥聖王朝獨掌天下大權,能當上皇帝的人,都是至高無上的,看著這麼一個平凡的人當上皇帝,第一次見新皇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誰叫人家有一個好爸爸呢。”旁邊有人忍不住酸了一句,哼聲地說道:“人家可是先皇的私生子,憑這一點就足夠了。那怕是阿貓阿狗也一樣能當上皇帝。隻不過,能不能坐穩皇位,那就是兩回事了。你不也看到嗎?有人在皇座上屁股都還沒有坐穩,就把江山搞丟了。哼,想掌天下大權,不是隨隨便便一個草包都行的。”
  “這話說得在理。”旁邊有年紀比較大一點的年輕弟子點頭,說道:“在我們九秘道統的當今局勢,我認為除了八陣真帝之外,再也沒有人夠資格當皇帝了,也唯有他才真正夠資格掌握九秘道統的大權,他現在可是兩宮真帝,未來可是有機會成為始祖的存在。”
  “是呀,我覺得也是,八陣真帝,天縱之才,乃是天之驕子,他當我們的皇帝,是理所當然的。哼,隻不過,有人出生就有一個好爸爸而已。”有人為八陣真帝鳴不平,冷笑一聲,說道:“不過,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未來八陣真帝才是我們九秘道統的真龍天子,所以,也隻有含玉公主才配得上八陣真帝。”
  “八陣真帝和含玉公主乃是天設一對、地造一雙。”也有同伴看了遠處的李七夜一眼,冷笑地說道:“幸好含玉公主也沒有嫁給這樣的草包,否則,那就真的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
  這樣的話得到不少的年輕修士附和讚同,紛紛點頭。
  兵池世家的公主兵池含玉,在九秘道統乃大美人一個,美豔之名天下皆知,不知道是多少人心目中的女神,在他們看來,如果真的讓含玉公主嫁給新皇,那就實在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
  “新皇在修練嗎?”看到李七夜每日早晨都坐在山峰上,對著洪荒天牢吞吐納息,有修士好奇。
  “是,他每天都會來修練。”有九秘道統的弟子早就關注過李七夜了,所以對於李七夜的情況十分明了,說道:“看起來新皇修練還是很奮勤,每天都很準時。”
  “或者丟失江山之後,對他打擊很大吧。”也有人不由為之感慨,說道:“說不定新皇想洗心革麵,從頭再來,所以他才會留在九連山,苦修不輟,他或者想成為高手之後,東山再起。”
  “癡人做夢。”有擁戴八陣真帝的年輕修士不屑一顧,說道:“就他那微不足道的實力,再給他修練一千年,那也是有限,連八陣真帝的一根手指頭都算不上。哼,到時候他想卷土重來,八陣真帝的一根手指頭就能滅了他。”
  對於這個年輕修士的話,所有人都不願意多說,因為現在九秘道統的局勢十分敏感,更何況,未來是不是八陣真帝能不能當皇帝,那都還不好說呢。
  不過,不少人在心麵也承認他的話說得不是沒有道理,就算現在新皇真的是洗心革麵,就算新皇再努力了,隻怕都無濟於事。
  畢竟誰都看得出來,新皇的道行太弱了,根本就無法與八陣真帝他們這樣的存在相比,想奪回大權,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那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對於那些圍觀閑談的人,李七夜根本沒有去理會,也未能對他造成影響,他依然是悠閑地每天準時對著洪荒天牢吞納煞氣。
  雖然很多九秘道統的年輕修士來圍觀一下新皇,但,他們更多的是滿足一下好奇心而已,沒有多少人會對李七夜想做什麼。
  畢竟,對於多數的年輕修士來說,新皇與他們沒有直接的衝突,也談不上仇恨,就算新皇在座的時候,不管是如何的荒淫無道,但,這都是離他們太遙遠的事情,畢竟,在那個時候,他們想見新皇一麵都不可能的事情。
  更何況,雖然新皇江山已滅,但王朝的餘威依然還在,很多年輕修士都不願意去招惹這等事情,一旦搞不好,說不定會招來滅頂之災。
  當然,也是有人沉不住氣的,這沉不住氣的人背後的原因當然是沒有那麼簡單了。
  在這一日,有一個青年登上洪荒山,這個青年身後還帶著十幾個束裝勁漢,每一個都雙目吞吐著閃電,氣勢淩厲,一看便知道他們是軍旅出身的人。
  這個青年雖然穿著一身月衣寶衫,但是全身肌肉賁起的他,一看也便知道是上過戰場的人。
  “曾逸彬去找新皇了。”當這個青年帶著十幾個束裝勁漢登上洪荒山的時候,被人發現了,立即傳了出去。
  “他這是要幹什麼?”看到曾逸彬帶著十幾個壯漢,氣勢洶洶,也有人不由好奇。
  “隻怕是找茬吧。”有一位從帝都來的年輕修士,低聲地說道:“不要忘記了,曾逸彬和馬家少主是表兄弟。”
  “馬家。”聽到這話,有人心麵一凜,暗暗吃驚,說道:“馬家軍嗎?中央軍團的馬家軍,軍團長馬明春的直係。”
  “我們九秘道統隻有一個馬家吧。”有人低聲說了一聲。
  聽到這樣的少,不少人暗暗相視了一眼,有人抽了一口冷氣。
  中央軍團,那可是九秘道統最大的軍團之一,那怕是在太清皇時代,中央軍團也曾經是鬥聖王朝的主力軍團之一,受到四方軍團的拱護。
  而且,作為軍團長的馬明春,也是一尊了不得的不朽真帝,備受各方將領愛戴,可以說,馬春明登高一呼,天下景從。
  大家都知道,當日鬥聖王朝的六大軍團背叛新皇的時候,倒戈討伐新皇的時候,就是以馬春明為首的。
  而曾逸彬乃是馬春明的外甥,曾在中央軍團效過力,所以現在他卻找上新皇了,那隻怕不是什麼臣子拜見皇帝吧。
  一時之間,不少人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曾逸彬的身上。
  

Snap Time:2018-11-19 21:44:22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