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506章 天下在握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張建川不由心麵為之一震,雖然他還不能完全理會,但是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宛如是緩緩地給他打開了一扇窗戶一樣。雜♀誌♀蟲
  “博學而知,善用之,未來必成大事。”李七夜看了張建川一眼,淡淡地說道:“可惜,空有一座寶庫,卻未有人再去善用它。”
  說到這,李七夜看了眼前這書山書海的秘庫,笑了一下,搖了搖頭。
  一時之間,張建川不由呆在了那,細細地品味李七夜的話之時,他似乎又有了一點明悟。
  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內,他們神行門乃是以靠打探消息、挖掘秘聞起家,可以說,在很長一段時間他們神行門憑著完善成熟的情報係統,握著了帝統界的很多秘密,也正是因為如此,這給他們神行門帶來了很大益處。
  在那個時代,往往在很多大事發生之時,他們神行門都能搶人先一步,這使得神行門在好幾次大動蕩之中收獲了大量的利益,也讓他們在好幾次的大動蕩中占據了優勢。
  如此一來,這讓他們神行門慢慢強大,最終成為五強之一。
  但是隨著神行門的日益強大,越來越少的弟子從事這一項事業,也正是因為如此,神行門的情報一落千丈,而且秘庫中的無數軼聞古卷,也再沒有人去閱讀,從此之後,也意味著神行門手中所掌握的秘密是越來越少,甚至是不再占有優勢。
  當然,在神行門的很多老祖看來,憑著他們神行門今天的強大,已經不再需要以前的那種東西來作為依托了,在很多老祖看來,憑著他們神行門的強大實力,就足可以橫掃八方!
  現在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讓張建川心麵一下子有了一點點的明悟,好像在迷霧之中有一束光芒一樣,一下子點亮了他的心堂,讓他一下子看到了光明,似乎這讓他有了一個方向一樣。
  呆在李七夜身邊侍候的這些日子,張建川越來越覺得的新皇和傳說中完全不一樣,在這個時候,張建川隱隱意識到了一點,很有可能世人所知道的新皇,並不是真正的新皇,那隻不過是一個假象而已。
  但為什麼新皇要給人這樣的一個假象,甚至是國破山河滅,這一點就是張建川無法想明白的地方了。
  李七認呆在了神行門,可以說如同苦僧一樣過日子,以青燈古書作伴,而且兩耳不關心窗外事,對於外麵的事情甚至是一句話都懶得去過問。
  “陛下不想知道一下王朝的情況嗎?”跟李七夜慢慢熟了之後,見李七夜以青燈古書作伴,根本不問世事,張建川不由好奇地問道。
  因為張建川是負責神行門的情報係統,所以每天有大量的消息從外麵傳回來,雖然他沒有離開神行門,但對外麵的情況卻知道得甚多。
  “有什麼好關注的。”李七夜隨意地笑了一下,說道:“鬥聖失鹿,天下逐之。不過,誰都得不到。憑現在的九秘道統大勢,誰又能握天下權柄,又有誰能號令天下?”
  “其他道統門派,庸庸碌碌而已。能分天下者,無非是五強而已,再加上大不如前的鬥聖王朝,所謂的六大軍團!但,五強也好,鬥聖王朝也罷,不論是那些所謂的軍團長、真神,又或者你們的五大至尊老祖,又有誰能服誰的?誰都無法讓人臣伏,天下的權柄,也隻能束之高閣,也隻能擱淺商談而已。”李七夜隨口道來。
  說到這,看了一眼張建川,笑著說道:“風老頭這些日子都沒露臉,想必也是去了皇城吧。這些日子,所謂的五大至尊老祖沒少在皇城吼嗓門吧,就算他們吼啞了嗓門,也一樣是誰都無法服誰。”
  李七夜這隨口道來的話,頓時讓張建川震撼在了那,嘴巴張得大大的,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因為李七夜這隨口道來,便把天下局勢說得一清二楚,李七夜隨口說來的話,竟然把天下大勢說得絲毫不差。
  正如李七夜所謂,雖然國滅山河破,太清皇所建的無上權威一夜之間崩滅,使得九秘道統一夜之間無主,但是在整個九秘道統,誰都無法服誰,不像太清皇那樣,可以鎮壓八方,也不像新皇那樣,擁有著合法的繼承權。
  所以,雖然兵池世家他們攻破了皇城,但是,誰都未能坐上皇位,誰都未能如願地掌握著九秘道統的權柄。
  因為五強中的任何一強都不會允許他人掌握權柄,獨尊天下,第二個太清皇絕對不可能出現,整個九秘道統最好的局麵就是製衡。
  所以一時之間,各方人馬僵持在了皇城,五強、鬥聖王朝等等各大傳承的軍團都出現在了皇城,皇城外外都被圍得水泄不通。
  在皇城,此時聚集了五強的大量兵馬,甚至連五大至尊老祖都沉不住氣,親自坐鎮,畢竟皇權變更,關係到任何一個門派的萬年大計,不論是神行門還是臨海閣,沒有任何一個門派傳承願意錯過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作為五強之一的神行閣當然不能免席了,風神親自坐鎮皇城,壯大神行門的聲勢。
  一時之間,張建川呆呆地看著李七夜,他也沒有想到李七夜隨口道來,便是把天下大勢說得一清二楚,而且這些日子以來,李七夜可謂是足不出戶,依然能對天下大勢了如指掌,這實在是太不過思議了。
  張建川驚歎一聲,回過神來,低聲地說道:“回陛下,老祖宗正是在皇城。”
  “竹籃打水,一場空而已。”李七夜搖頭,笑著說道:“五強也好,五大至尊老祖也好,總有一天會發現,這隻不過是瞎忙活而已。這江山該是誰的,那還是誰的,至於其他人,那隻不過是舞台上的跳梁小醜,也隻不過是棋盤的棋子而已,真正能決定九秘道統歸宿的,那是下棋的人。”說到這,不由笑了起來。
  張建川聽得有些茫然,不由輕輕地問道:“陛下,誰才是下棋的人呢?”
  “以後你便知道了。”李七夜神秘一笑,說道:“謎底,往往是出人意料的,當揭開謎底的時候,隻怕很多人都想象不到。不過,有一句老話說得好,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誰才是真正的下棋人,那就不好說了,有些人自認為自己是下棋的人,隻是他不知道自己也隻不過是棋盤上的一枚棋子而已。”
  張建川不由心麵一凜,雖然他不能完全理解這話,也不知道背後的下棋人是誰,但是他也明白,有大事要發生了,而且是天大一般的事情。
  秘庫的書雖然眾多,李七夜博覽之後,也看得七七八八了,該被他壓榨出來的信息,也都被他壓榨出來了,可以說,他想要的東西基本上是了然於胸了。
  “你們的始祖不是留下一塊無字碑嗎?”這一天,李七夜收起書卷,抬頭看了一眼張建川。
  張建川點頭,說道:“是的,無字碑就在祖峰那。”
  “也罷,去看看吧。”李七夜點頭,說道:“你們神行門已經沒有什麼好看的了,就去看一下你們這個所謂的無字碑究竟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
  張建川不由愕了一下,他在李七夜身邊侍候了這麼多天,李七夜基本上是足不出戶,沒有去過其他的地方,突然之間竟然要去看無字碑,這也讓他十分的意外。
  “小的這就為陛下準備。”張建川忙是應了一聲,為李七夜張羅。
  張建川張羅好之後,立即為李七夜帶路,前往祖峰,去觀無字碑。
  神行門的祖峰,傳言說,乃是神行真帝當年靜修的地方,後來這成了神行門曆代弟子瞻仰祖師的地方。
  神峰是神行門最高的山峰之上,巍峨高聳,在這祖峰之中有古殿林立,但最讓人感興趣的還是立於峰頂的那座無字石碑。
  無字石碑立於峰頂的懸崖旁邊,傳言說,這塊無字石碑是由神行真帝親手所立,而且整塊石碑沒有文字。
  沒有人知道神行真帝為什麼立下這樣的一塊無字石碑,有人說,這是神行真帝要考驗後人,在這無字石碑之中藏有無敵之術,也有人說,這塊無字石碑乃是一方天外仙隕,神行真帝把這塊無字石碑立在這,是為了給後世參悟。
  但是,自從神行門建立以來,從來沒有人能參悟透這一塊無字石碑,在神行真帝之後,神行門也曾出過真帝,也有過無敵的不朽真神,但是,卻依然未能從這塊無字石碑參悟過什麼來。
  後來,神行門曾經請過沐家絕世天才沐少晨來參悟這塊石碑,但都未能參悟透,所以關於這一塊無字石碑一直以一都是一個謎。
  沒有人知道這一塊無字石碑隱藏著怎麼樣的秘密,也沒有人知道神行真帝當年把這一塊無字石碑立在這,究竟是什麼的目的。
  盡管一直以來都沒有人能參悟這一塊無字石碑,但一直以來,有很多神行門的弟子都前來參悟,希望奇跡會出現在自己的身上。
  

Snap Time:2018-11-16 03:50:43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