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499章 皇城破

  “陛下,不好了,湯將軍已倒戈,陛下,快逃吧。√雜々誌々蟲√”在皇宮中亂得一塌糊塗的時候,有一個老臣在逃走的時候,見到李七夜還悠哉悠哉地呆在皇宮之中,欣賞著皇宮中的壁畫,所以他在臨逃走的時候,大叫一聲。
  看到這個老臣背得滿包滿缽的,李七夜也不去點破,揮了揮手,笑著說道:“去吧,我自有分寸。”
  “陛下,保重。”見李七夜沒有離開的意思,老臣拜了一下,然後逃之夭夭。
  雖然說江山即倒,皇宮必破,但在皇宮中,還沒有哪個人要去把李七夜這個皇帝抓去向叛軍領賞。
  雖然說,大家都說新皇荒淫無道,但皇宮中的許多宮女、侍者、老臣們都沒有覺得新皇如何荒淫無道了。
  反而,新皇十分的寬鬆,就是江山要倒的時候,也放任皇宮中的人逃離,而且皇宮中的寶物珍品,任由人奪取,從來不加於幹涉,所以就算很多的侍者、老臣忙著搶寶逃命,但也沒有人會喪心病狂到去把新皇抓去向叛軍領賞。
  在他們看來,新皇對他們已經很不錯了,如果在江山即倒的時候,還抓新皇去向叛軍領賞,那就實在是太喪心病狂,太忘恩負義了。
  所以,在皇宮中出現了很有意思的一幕,很多宮女侍者、老臣紛紛逃走,而且他們逃走的時候依然忘不了趕機把皇宮中的一些寶物珍品占為己有,搬著逃離而去。
  但是,李七夜孤身一人行走在這兵荒馬亂的皇宮之中,是那麼的自在,是那麼的逍遙,更要命的是,有些搶奪寶物珍品的老臣宮女看到李七夜從身邊走過的時候,還能恭敬地彎腰叫一聲“陛下”,然後繼續搬運寶物珍品。
  這一幕看起來是那麼的自然,是那麼的和諧,似乎一點衝突都沒有。
  “軋、軋、軋……”沉重的城門聲響起,在湯鶴翔的一聲令下,守衛軍終於打開了括蒼城的城門,允許五大軍團、兵池世家、萬陣國的軍團進入皇城。
  在一刻起,湯鶴翔已經與八陣真帝、各大軍團長達成了協議,湯鶴翔也是臨陣倒戈,與八陣真帝他們站在了同一個陣營之中。
  看到這樣的一幕,不少人輕輕地歎息一聲,有教主輕輕地說道:“最終連湯鶴翔都未能堅定住自己的立場。”
  畢竟,畢起五大軍團來,守衛軍稱得上是鬥聖王朝的親兵了,而且守衛軍的不少將領是出身於鬥聖王朝,甚至是出自於皇室,這不像五大軍團,五大軍團長往往是出自於九秘道統的其他世家或大教疆國!
  湯鶴翔更是出身於皇室,比起五大軍團長來說,他更應該維持鬥聖王朝,堅持江山。
  但,最終湯鶴翔還是和八陣真帝他們達成了協議,與叛軍站在了同一陣線上,討伐新皇。
  “這也不能怪湯將軍,隻能是說新皇荒淫無道,人神共憤。”也有人為湯鶴翔開脫。
  對於這樣的說法,甚至對於新皇“荒淫無道”這樣的說法,不少老祖也就笑笑而已,沒有人會當作一回事。
  坐在新皇這樣的一個位置上,什麼荒淫無道,什麼強搶民女,那都隻不過是一個笑話而已。這種手握巔峰大權的皇帝,不要說是三五個女人,就算是把後宮填上幾萬美女,那也不足為奇,那都是小事情。
  新皇唯一的錯誤,就是未能握牢手中的兵權而已。若是他手中有橫掃九天十地的兵權,哪來什麼荒淫無道,像兵池含玉這樣的千金,那還不是以嫁入皇宮為榮。
  當年太清皇時代,兵池世家、臨海閣等等大教疆國,他們的聖女公主,那是多麼的渴望能嫁入皇宮,然而,太清皇是不屑一顧!
  今天新皇隻不過是想搶一個兵池含玉而已,更何況,太清皇還在世的時候,兵池世家已經答應了這樁婚事,也簽下了婚契的。現在新皇無能,兵池世家反悔而已。
  所謂的荒淫無道,無非是叛軍給自己一個堂皇王道的借口而已。
  弱肉強食,所有老祖都明白的道理,新皇弱而無能,什麼罪名、什麼帽子都可以扣在了他的頭上了。
  “請新皇讓賢,明主上位。”在這個時候,湯鶴翔沉喝一聲,他已經帶著浩浩湯湯的兵馬往皇宮而去了。
  看著眨眼之間千軍萬馬把皇宮圍得水泄不通,不少人為之感慨籲噓,在幾天前鬥聖王朝還是鼎盛無敵,今天卻皇宮被叛軍包圍。
  看到皇宮被圍,大家都知道,新皇完了,鼎盛的鬥聖王朝也完了,所位的新皇讓賢,隻怕也是難逃一死了。
  “轟、轟、轟……”在這個時候,一陣陣轟鳴之聲不絕於耳,八陣真帝他們對皇宮發動起了攻擊。
  雖然說,此時皇宮已經沒有一兵一卒把守,但是,皇宮中升起的一層層防禦,那是牢不可破的,把整個皇宮包圍得固若金湯,這樣的防禦是經曆了鬥聖王朝的一尊尊真帝加持過,經曆過了太清皇他們這樣的無敵不朽夯實過,就算八陣真帝他們這樣強大的人出手,一時半刻,都無法攻破皇宮。
  聽到了“轟、轟、轟”的一陣陣轟鳴聲,李七夜笑了笑,閑庭信步,走到了金鑾大殿,十分自然,緩緩地坐在龍椅之上。
  坐在龍椅之上,他閉上了眼睛,宛如是睡著了一樣。此時偌大的皇宮,也就隻有他一個人了,整個皇宮顯得空蕩蕩的。
  而且,在八陣真帝他們的攻伐之下,“轟、轟、轟”的轟隆之聲不絕於耳,整個皇宮都搖晃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七夜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笑了笑,說道:“該來了。”
  “轟——”的一聲巨響,終於,在八陣真帝他們聯手之下,攻破了皇宮的防禦,聽到“轟、轟、轟”的一陣陣崩破之聲響起,在強霸無匹的力量之下,推枯拉朽,隻見一片片大殿樓宇崩塌,塵灰飛揚。
  “破了——”看到八陣真帝他們攻破了皇宮,不少人為之精神一振,大呼一聲,一時之間,皇城之外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關注著眼前這一切。
  “看來,真能沉得住氣呀,江山崩破,還有人能坐得住,了不得呀,這盤棋下得真有意思。”李七夜坐在龍椅之上,笑著說道:“也好,那看一看我這枚棋子究竟有沒有用,是不是廢棋。”說到這,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砰——”的一聲巨響,在這個時候,八陣真帝一掌擊落,崩山滅地,聽到“轟、轟、轟”的聲音響起,整座金鑾殿的殿頂被擊碎,四麵高牆一下子崩裂,穩住在龍椅上的李七夜一下子暴露在了所有人麵前。
  “陛下——”一看到李七夜並沒有想象中逃走,不少人暗呼一聲,叛軍中不少人後退了一步,臉色變了一下。
  不論李七夜這尊新皇如何的荒淫無道,如何的軟弱無能,但,他終究是由太清皇親手所立的新皇,換一句話說,他才是真正合法的皇帝,他才是正統。
  在他之後,其他人想坐上皇位,那都是篡位!正統的餘威依然還在,所以看到新皇高坐在龍椅之上的時候,不少叛軍都為之心虛,後退了一步。
  “新皇——”看到李七夜高坐於龍椅之上,並沒有像大家想象中那樣逃亡而去,這讓觀望的不少老祖都暗呼一聲,暗暗相視一眼。
  “他是要以身殉國嗎?”看到李七夜穩住於龍椅之上,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畢竟,作為新皇,他如果要逃亡的話,在此之前早就有機會棄城而去,但他這位新皇卻依然留在了皇宮之中,那怕整個偌大的皇宮隻剩下他一個人了,他依然端坐在那。
  在不少人看來,這至少是讓人肅然起敬的,所有人都逃走了,他這麼一個弱小的晚輩竟然留下來麵對千萬叛軍,這樣的一份勇氣不是誰都能有的。
  “隻可惜,他是生在了帝皇之家,他也沒有什麼十惡不赦的。”有教主輕輕地歎息一聲。
  比起太清皇當年血洗天下,新皇所做的事情,那簡直就是不值得一提,比起雙手染滿了鮮血的太清皇來,新皇那簡直就是六畜無害的小善良。
  可惜,作為一代新皇,最終他還是不能逃脫被殺的宿命。
  “新皇——”看到李七夜穩坐在龍椅之上,八陣真帝雙目一厲,露出了殺意。
  毫無疑問,八陣真帝有取而代之的野心,在他眼中,新皇那隻不過是廢物而已,他可是一尊貨真價實的真帝。
  現在讓一個廢物坐在這權力巔峰的皇座之上,他這一位真帝能有不取而代之的野心嗎?
  “你就是八陣國的那個小皇帝是吧。”李七夜穩住在龍椅之上,撩了一下眼皮,看了一眼八陣真帝。
  八陣真帝雙目一凝,宛如寒星璀璨,徐徐地說道:“我乃是八陣真帝!掌萬陣國!”
  被一個廢物稱之為小皇帝,八陣真帝胸襟再廣,也多少有點不爽。
  “你這個真帝,有點浪得虛名,眼界太低了。”李七夜笑了笑,依然端坐在那。
  

Snap Time:2018-11-19 19:17:43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