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493章 代嫁

  鬥聖王朝,雖然平靜無比,銀秘軍團撤離消失之後,其他的六大軍團也沒有輕舉妄動,其他的大教疆國也沒有絲毫的動靜。雜@[email protected]
  但,這隻不過是風暴前的平靜而已,在九秘道統,不論是誰都已經聞到了一股不安的氣息,一股躁動的氣息。
  事實上,就算是六大軍團沒有任何舉動,而且九秘道統的大教疆國也是按兵不動,但在暗中已經有人是蠢蠢欲動了。
  試想一下,太清皇三世為皇,整個鬥聖王朝的皇權是前所未有的高度集中,整個鬥聖王朝不論是疆土還是寶物的積累,那都已經是達到了讓天下人眼紅的地步了,現在新皇無能,這怎麼不讓天下人為之垂涎三尺,蠢蠢欲動呢??對於天下大勢,李七夜兩耳不聞,完全當作沒發生過什麼事情一樣,反而是張甲第焦慮,時不時派人打探天下大勢,關注各大門派、六大軍團的一舉一動。
  張甲第對於李七夜還是忠心耿耿的,他不希望鬥聖王朝的江山就這樣崩塌了,他希望能為李七夜做點什麼。
  但,張甲第終究是張甲第,那怕他是一尊不朽真神,但能力也是有限,畢竟在九秘道統這樣的巨頭道統之中,不朽真神並不少。
  張甲第不論是底蘊還是威望都是淺了一點,無法與孫冷影相比,畢竟,孫冷影跟隨了太清皇三世了,而且他一直大權在握,殺伐天下,這讓孫冷影積累了足夠威懾天下的權威。
  像五大至尊老祖這樣的存在,孫冷影還能威懾得住,但是換作是張甲第就不行了,不要說是五大至尊老祖,就算是銀秘軍團的大將軍,張甲第也無法造成足夠的影響力。
  事實上,在銀秘軍團要撤離的時候,張甲第曾經苦勸過秘銀軍團的將領,但是,秘銀軍團的將領還是沒有給女張甲第情麵,依然我行我素,撤離而去。
  如果孫冷影還在的話,他隻需要一句話足夠,就能穩住整具銀秘軍團。
  對於張甲第的操心,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而已,並不在乎,也沒有在意。
  “陛下,池兵世家已經把妃子送來了。”李七夜依然閑定自在的時候,張甲第向李七夜匯報說道。
  張甲第也隻稱“妃子”,並沒有稱“皇後”,畢竟當時太清皇一口氣為李七夜訂下了五個太子妃,誰當皇後還說不準呢。
  “兵池世家的千金小姐嗎?”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看來還是蠻有速度的嘛,讓她來見我吧。”
  “先讓妃子準備一二吧。”看到李七夜那急不可待的模樣,張甲第也不由苦笑了一下。
  “嗯。”李七夜隻是隨意地應了一聲,不置可與否。
  兵池世家的妃子一番洗漱準備之後,最終在侍女的陪伴之下,前來晉見新皇。
  聽到一陣環佩之聲響起,在侍女們簇擁之下,隻見一個女子緩緩而來,這個女子穿著一身紅衣,衣裳描金繡鳳,高貴顯氣質,讓人一看便知非貴即富。
  這便是兵池世家送來的妃子,此時這個兵池世家的姑娘也不由緊張,因為她知道今晚必定是新皇幸臨她,作為一個黃花閨女的大姑娘,突然要成為一個從來沒有見過麵男人的新娘,而且還不知道這個男人是老是醜,這怎麼不讓她心麵忐忑緊張呢。
  遠遠便看到一個男子坐在那,兵池家的姑娘看了一眼,就垂下了眼皮,不敢多看,走近的時候,伏拜於地,呼道:“拜見陛下。”
  “抬起頭來。”李七夜看著眼前伏拜於地的女子,徐徐地說道。
  一聽到耳邊這個男人的聲音,兵池家的姑娘怔了一下,這聲音有點耳熟,好像是在哪聽過一樣,她不由緩緩抬起頭來。
  看著眼前這個姑娘,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而兵池家的姑娘一下子目瞪口呆,回過神來的時候,嚇得差點跳了起來。
  “起來吧。”李七夜露出笑容,輕輕地擺了擺手。
  至於站在李七夜身後的張甲第,頓時目光一凝,露出了寒光。
  兵池家的姑娘站起來之後,一時之間都束手無策,她自己都發懵,一雙手都不知道該放在哪好。
  “姑娘,有緣,哪都會相見呀。”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我,我,我……”兵池家的姑娘,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她做夢都沒有想到,新皇竟然是皇城中惡名昭著的混世小魔王。
  眼前這位兵池家的姑娘正是李七夜在鐵鋪遇到的兵池映劍,現在她竟然以兵池家的聖女嫁入了皇宮,這真是一件十分有意思的事情。
  兵池映劍也是臨危受命,被封為兵池世家的聖女,作為妃子嫁入皇宮。
  “這麼說來,你是代表著兵池世家了?”李七夜摸了摸下巴,悠閑地笑著說道。
  兵池映劍心麵一寒,她願意回兵池世家,願意成為聖女嫁入皇宮,那是為了他們這一脈,為了讓破兵真帝一脈人能重回兵池世家,能再次延續下去。
  “我,我是破兵真帝的後人,也,也算是能代表著兵池家的正統。”兵池映劍咬了咬嘴唇,最後輕輕地說道。
  她也沒有想到,新皇竟然是皇城惡名昭著的混世小魔王,而且他們之間有過這樣的一段經曆,這讓兵池映劍一時之間腦袋也是亂槽槽的。
  “好像也沒有什麼毛病。”李七夜笑著說道:“真帝的血統,那還真是高貴,更何況,破兵真帝,也的確是一位驚豔的仙帝,在池兵世家來說,也能代表著整個世家的正統。”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兵池映劍不由鬆了一口氣。
  “甲第呀。”李七夜笑著說道:“按理來說,兵池世家的妃子是哪一位呀。”
  “回陛下,是兵池含玉,也是兵池絕尊的後人,以先皇的意思,是讓兵池含玉嫁入皇宮。”張甲第沉聲地說道。
  “有意思呀。”李七夜笑著摸了摸下巴,悠閑地說道:“看來兵池世家也隻是糊弄一下而已。”
  當日兵池絕尊答應太清皇,把他們兵池世家最高貴的血統嫁入皇宮,在當時當然是指兵池世家的公主兵池含玉了。
  但,現在太清皇崩駕,孫冷影離開,銀秘軍團消失,這讓兵池世家一下子反悔了,因為他們已經不看好新皇,也不看好現在的鬥聖王朝,所以就不願意讓他們兵池世家的公主兵池含玉嫁入皇宮。
  所以,臨時受命,找回了兵池映劍這位落難公主來頂替,讓兵池映劍代替兵池含玉嫁入了皇宮。
  按道理來說,這也算是合情合理,畢竟,兵池映劍的血統也是很高貴,作為破兵真帝的後人,單是以血統而論,她比兵池含玉還要高,更何況,兵池映劍現在也被封為兵池世家的公主,所以她作為妃子嫁過來,也不算不違抗太清皇的遺命。
  “這,這,這和兵池世家沒關係。”兵池映劍一急,忙是低聲說道:“是,是,是我自己願意嫁過來的。”說到這,她都低著頭,不敢去看李七夜。
  “自從兵池狂放兵敗之後,你們一脈已經被革出了兵池世家,你們一脈還能代表著兵池世家嗎?”張甲第雙目一冷,徐徐地說道。
  當一尊不朽真神雙目一冷的時候,那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兵池映劍不由顫抖了一下,不敢再吭聲。
  “甲第呀,你這是嚇了人家小姑娘了。”李七夜笑了起來,對兵池映劍揮了揮手,說道:“你回宮中休息吧,一路奔池,也累了。”
  兵池映劍一時間愕在了那,一直以來,皇城都傳說混世小魔王是好色如命,當街就強搶民女,現在看來,似乎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兵池映劍嚅了嚅嘴,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閉著嘴巴,拜了拜,便退下了。
  “有意思呀。”李七夜笑著說道:“甲第,傳我命令,命中央軍團,立即拔營,攻打兵池世家。”
  “陛下——”李七夜這話一冒出來,這把張甲第都嚇了一大跳,突然之間,就命令中央軍團,發兵兵池世家,這簡直就是太過於兒戲了。
  “怎麼,有問題嗎?”李七夜笑著說道。
  “陛下,這,這,這使不得呀。”張甲第忙是說道:“兵池世家以假當真,糊弄皇婚,這是罪該萬死,屬下也知道陛下心麵憤怒,但,這真的是使不得呀,當下大勢動蕩,中央軍團不能輕舉妄動呀……”
  天大的皇婚,兵池世家用一個假的公主嫁了過來,這當然是糊弄當今皇帝了,換作是任何一個皇帝都會憤怒。
  “不,你錯了。”李七夜笑著說道:“我一點都不憤怒,這樣的事情,有什麼好憤怒的。隻不過,這是多麼好的機會,我本來還想被別人罵我是瘋子,或者罵我是戰爭狂什麼的,現在兵池世家連這個機會都不給我。”
  “我本就打算發兵橫掃天下,什麼兵池世家,什麼臨海閣,都來給我轟一輪再說。”李七夜笑著說道:“現在兵池世家就先把一個假公主嫁過來了,也好,那我也不找借口了,就直接發兵吧,把他們往死打。”
  s:累,天天往外跑。
  

Snap Time:2018-11-19 09:27:43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