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2463章 以死承諾

  看到裂天狂虺的選擇,不少都心麵為之敬佩,可以說裂天狂虺完全可以放手離開,隻要他願意,他可以活著離開這,但他卻選擇了留下。雜∩誌∩蟲
  這一點是十分的難能可貴,不管裂天狂虺是怎麼樣的一個人,至少這一點上他是一條漢子,值得人去敬佩。
  對於多少人來說,還有什麼比性命更加珍貴的,有多少人為了活下去,願意放棄一切,但是裂天狂虺卻遵守自己的諾言,那怕明知道要把自己的性命搭進去,那怕他明知道就算自己留下來也改變不了什麼。
  但是,裂天狂虺依然留下來,那怕他知道自己留下來,那也隻不過是白白死去而已,根本就救不了沐少晨。
  盡管是如此,他依然是留下來了,因為他曾經答應過沐家,一定要保護好沐少晨的安全,所以不論是誰想要沐少晨的性命,那麼就必須從他的屍體上走過去。
  對於裂天狂虺而言,在這個時候遵守自己的諾言,比他自己的性命還要珍貴。
  “好,既然是如此,那我就成全你。”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說道:“你出手吧,以免得你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裂天狂虺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取出了兵器,他回頭看了沐少晨一眼,徐徐地說道:“少主,老奴先走一步了,保重。”
  “王老”沐少晨一驚,但此時他也無可奈何了,在以前他可以威風八麵,可以為所欲為,但現在他是窮途末路了。
  “殺”就在這那之間,裂天狂虺怒響一聲,手中的兵器金光一閃,宛如金蛇一樣竄了出去,在這那之間,聽到“轟”的一聲巨響,裂天狂虺的血氣一下子燃燒起來,在“轟”的一聲巨響之中,他手中的兵器噴湧出了無窮無盡的金光,宛如一顆巨大無比的金色太陽升起一樣。
  當這樣的一件兵器打出的時候,聽到了“滋”的一聲響起,空間都一下子融化了,宛如天地一下子融化成了金水一樣。
  裂天狂虺也知道那怕他打出了自己一生中最強大的一擊都是無濟於事,但是,他還是打出了自己最強的兵器,打出了自己最強的一招,那怕明知道這一切都是徒勞,都是無用功,但他依然是需要掙紮一下,至少他努力去做,用自己的生命去遵守自己的諾言。
  也正是因為如此,裂天狂虺轟出自己最無敵一招之時,瞬間燃燒著自己的血氣,燃燒著自己的壽命,讓自己的一招威力瞬間飆升了一倍都不止,一下子把整個空間融成了金水。
  這一招威力絕倫,可以說是震懾人心。
  換作是在以前,一尊不朽打出了一招如此狂霸如此凶猛的一招,不知道會多少人驚呼一聲,不知道多少人都覺得這一招已經無敵了,已經沒有人能接得住了。
  但現在當裂天狂虺打出如此一招無敵之時,所有人反應都平淡了,因為大家都知道,不管裂天狂虺這一招是何等的無敵,何等的霸道,何等的凶猛,這都是無濟於事,結果已經是注定了,再無敵的一招,也改變不了結局。
  因為他麵對的是第一凶人,當第一凶人出手的瞬間,一切都將會注定。
  在這那之間,李七夜手握一把金劍,劍光一閃,這一劍太快了,沒有人看到李七夜是怎麼樣出手的,甚至可以說沒有人看到李七夜手中的金劍。
  隻是過了很久之後,大家才看到金光一閃,至於這金光是從哪閃出來的,很多人都沒有看清楚。
  裂天狂虺站在那,一動都沒有動,在這個時候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一片的寂靜,似乎時間又回到了原點一樣,好像就在裂天狂虺沒有出手的那一刻一樣。
  “碌”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隻見裂天狂虺的頭顱從脖子上滾落下來,“啪”的一聲落到地上。
  就在這一刻才響起了“噗”的一聲,鮮血如同噴泉一樣從脖子斷口直噴出來,噴灑向天空,灑落在地上。
  而他裂天狂虺滾落在地上的頭顱還是一雙眼睛睜開,但他已經死亡了,那怕他已死亡了,過了好一會兒之後,“啪”的一聲響起,他的一雙眼睛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身體倒在地上了。
  李七夜的劍實在是太快了,快到讓人無法看清楚,那怕道統老祖也沒有真正看清楚李七夜這一劍。
  當裂天狂虺的身體倒在地上的時候,李七夜手中的金劍也消失了。
  金劍,此乃是《止劍》之一,此劍代表著速度,一劍的風情,說多快就有多快,瞬間一劍致命。
  當金劍出手的時候,很多人都還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但他已經是被奪走了性命了。
  可以說,當李七夜金劍在手的時候,不知道多少人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金劍一出,就注定著結局了。
  像裂天狂虺,作為一尊不朽,他足夠強大了吧,但是,金劍一出手,他也一樣是一劍致命,在這一劍之下,根本就改變不了什麼,麵對的唯有就是死亡。
  甚至可以說,在這一劍之下,很多人連自己是怎麼樣死的都不知道。
  當然,死在金劍之下,也算是一種幸運,至少死亡就在瞬間而至,瞬間而去,沒有絲毫的痛苦,在不知覺中,你已經被收割了生命,無聲無息地離開了人世間,沒有絲毫的痛苦,甚至連恐怖的機會都來不及。
  “王老”看到裂天狂虺倒在地上,沐少晨不由大叫一聲。他當然不是為裂天狂虺惜命,而是因為現在裂天狂虺是他唯一的依靠,現在連裂天狂虺都倒下了,可以說他現在是成為了真正的孤家寡人了。
  “該你了。”李七夜看著駭然失色的沐少晨,淡淡地笑著說道。
  “你,你,你不要亂來,不要亂來。”沐少晨被李七夜嚇破了膽,臉色煞白,連連後退,此時他恨不得逃離這,但是他又逃不掉。
  “放心,不是讓你現在就死,我會讓你死在沐家的。”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你,你,你想幹什麼?”沐少晨臉色大變,駭然,他也不是個蠢蛋,他一下子感到不妙了,這嚇得他雙腿都發軟。
  “不幹什麼,這說明我仁慈,至少能讓你死在自己家,這多多少少也有點溫馨,有一點點的溫情吧。”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不可能的,我是回不了帝統界,我自己是上不去的,這根本就不可能回去的。”沐少晨不由尖叫一聲。
  如果說現在就能回沐家,難道他不想回去嗎?憑他一個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登上帝統界,雖然他有其他手段,但是,一般情況之下,他們沐家是不會接他回去的。
  “這不是沒辦法。”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你們沐家也不可能眼睜睜地讓你死在這萬統界,你說是吧,當你真正要死的時候,比如說,真命在焚燒的時候,你說你們老祖宗能讓你死在這嗎?他們好歹也在你身上留下了手段。”
  “你,你,你不要亂來,不要亂來。”沐少晨被嚇得臉色煞白,在這個時候他知道李七夜要幹什麼了,尖叫地說道:“如果你真的殺了我,你也沒有什麼好日子過。在帝統界,我大哥是無敵的真帝,我們沐家是帝統界是最強大的世家,隻手遮天。你如果殺了我,隻要你一旦登上帝統界,你,你,你就無立足之地……”
  這一下把沐少晨膽子都嚇破了,因為最恐怖的事情要降臨在他的身上了,他尖叫一聲,連連後退。
  “那又怎麼樣?”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這不也是正好嗎?這麼好的機會,滅了你沐家怎麼樣?既然你都要回去了,那正好也給我帶個話。”
  “回去之後,記得幫我帶過話。”李七夜看著沐少晨,徐徐地說道:“我要上帝統界了,如果你們沐家識相的,就乖乖地做人,不然,我上去就滅了你們沐家。”
  “你,你,你……”沐少晨嚇得雙腿發軟,直接哆嗦,尖叫地說道:“你,你,你這是要向我們沐家宣戰。”
  “對,你沒說錯,我就是向你們沐家宣戰。”李七夜溫柔一笑,說道:“記住,一定要把我的話帶到!我第一凶人向你們沐家宣戰。”
  所有人震撼地看著這一幕,在萬統界而言,多少道統談到沐家都不由為之色變,畢竟這是帝統界最強大的世家,帝統界三大巨頭之一,不要說是萬統界,就是帝統界也沒有幾個道統能惹得起。
  現在第一凶人就是要向沐家宣戰,這是多麼霸氣的做法。
  “你”一時之間,沐少晨說不出話來,整個人發抖,在這個時候他知道死亡離自己很近很近了。
  “去吧,該上路的時候了。”李七夜淡淡一笑,大手隻是輕輕一點。
  “啵”的一聲響起,李七夜大手輕輕一點,有一點火星落在了沐少晨的身上,瞬間沾住了沐少晨。
  這僅僅是一點點的火星而已,看起來是那麼的微不足道,甚至可以說隨便都能把它熄滅。
  

Snap Time:2018-11-16 11:17:53  ExecTime: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