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2462章 喪家之犬完畢請大家投

  看到李七夜,不論是裂天狂虺還是沐少晨,都臉色駭然,連退了好幾步。-雜∮誌∮蟲-
  裂天狂虺,曾經是敢與真帝為敵的人,現在一見到李七夜,也一樣是駭然失色,他這尊不朽在李七夜麵前已經沒有對抗的勇氣,因為他已經知道自己遠遠不是李七夜的對手,他們之間的差距鴻溝,不是用寶物或功法所能彌補的。
  沐少晨更是被嚇得臉色發白,自從來到了萬統界之後,他可謂是呼風喚雨,所向披靡,不管是哪一個道統、哪一個老祖,都要給他三分情麵,都要忌憚他三分。
  但今天他就如喪家之犬一般逃走,而且是被嚇破了膽,就算是在帝統界的時候,都沒有如此狼狽過。
  雖然說在帝統界他是惹上了不該惹的人,但終究有他們沐家庇護他,有他兄長和老祖庇護他,最終讓他安然無恙地逃離到了萬統界。
  現在就不一樣了,那簡直就是把他膽子都嚇破了,狼狽到不能再狼狽了。
  在此時此刻,對於沐少晨來說他已經是走投無路了,在萬統界沒有哪一個道統傳承會庇護他,麵對李七夜這樣的敵人,也沒有哪一個道統傳承有那個實力庇護他。
  現在在他身邊唯一能作依靠的也就是裂天狂虺了,可惜,裂天狂虺已經是李七夜的手下敗將了,根本不是李七夜的對手。
  所以此時此刻,沐少晨何止是喪家之犬,他已經是走入了絕境了。
  “李七夜”看到李七夜,此時沐少晨毛骨悚然,被嚇破了膽。曾幾何時,他威風八麵,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何時知道“怕”字,但現在卻嚇得他雙腿發軟,從來不知道怕為何物的他,此時被嚇得心麵直打哆嗦。
  “既然都來了,還想走嗎?”李七夜笑吟吟地看著他們。
  此時李七夜完全一副無所謂的態度,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是和老朋友聊天,在挽留老朋友留下呢。
  沐少晨雖然是天賦無雙,但他終究是少年,一直生活於金衣玉食之中,沒有經曆過災難的打磨,所以道心隨時都會崩滅,在這個時候,被嚇破膽的他根本就沒有勇氣去與李七夜對抗了,一下子退到了裂天狂虺的身後,躲在了裂天狂虺的身邊,在這個時候他唯一能指望的也就隻有裂天狂虺了。
  裂天狂虺也明知道自己不是李七夜對手,但在這個時候他沒得選擇,隻有硬對上李七夜。
  裂天狂虺隻能是像母雞護小雞一樣,把沐少晨護於身後,他深深地呼吸一口氣,向李七夜抱拳,說道:“前輩,我們這些人是愚蠢無知,得罪冒犯了你老人家,你老人家大人有大量,還望你能網開一麵……”
  “不,你說錯了。”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我這個人很年輕,一個小夥子而已,一個又粉嫩又年輕又帥氣的小少年而已,所以,像我這種心高氣傲的小少年,哪來什麼大人大量,我就是一個熱血毛頭小夥子,睚眥必報,有人與我為敵,我就要滅了他,這是很簡單的,沒有什麼我老人家大人有大量,更沒有什麼網開一麵。”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頓時讓裂天狂虺無話可說了。
  最後裂天狂虺一咬牙,抱拳,說道:“李公子,你乃是一代偉才,公子也明白,就算殺了我們,也無濟於事,殺了我們的少主,也不能挽回什麼。不知道李公子該怎麼樣才網開一麵,饒我們少主一麵?公子有什麼條件,請盡管開口。”
  求情不行,此時裂天狂虺隻能談條件了,隻能用利益來動人心弦,畢竟沐少晨的性命還是十分值錢,隻要在沐家能承受的範圍之內,那怕是李七夜獅子大開口,隻怕沐家都願意大出血來換女沐少晨一命。
  “對,你要什麼,盡管開口。”沐少晨也被嚇怕了,立即說道:“隻要你開口,不管你想要什麼,我們沐家都會答應你,要寶物,要秘笈,要仙物,我們沐家都有,隻要你願意揭過這場恩怨,你要什麼都行。”
  此時沐少晨也急不可待地為自己贖命了,他可真的怕李七夜要殺他,所以他直接把條件抬得高高的,他就不相信絕世珍寶還不能動李七夜的心。
  以於沐少晨來說,隻要能讓他活下去,不論如何要什麼寶物,他都願意拿來給自己贖命。
  “這話聽起來蠻誘人的。”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摸了摸下巴,悠然地說道:“這麼說來,我要什麼,你們沐家都願意給了。”
  見沐少晨與李七夜在作交易,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這也讓很多人好奇,財大氣粗的沐家為了贖下沐少晨,究竟願意花多少的大價錢呢?
  “沒錯。”裂天狂虺還沒有開口,沐少晨立即點頭,如小雞琢米一樣,急忙著點頭說道:“你要什麼東西,盡管開口便是,我們沐家絕對說得到做得到,一定滿足你的要求。”
  此時,隻要自己能活下去,對於沐少晨來說,那多的寶物他也願意給。
  “我要的也很簡單。”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什麼寶物秘笈的,我就不怎麼感興趣了,我就隻要你的狗命,就不知道你們沐家給不給。”
  “你”沐少晨臉色大變,他還以為迎來了轉機了,沒有想到李七夜根本就沒有放過他的意思。
  沐少晨此時又隻好躲回裂天狂虺的身後,他又驚又怒,但又無可奈何。
  “李公子不妨再考慮一下。”裂天狂虺隻好硬著頭皮,徐徐地說道:“沐家財富無數,諸位老祖皆是不朽,大公子更是一尊無雙真帝,隻要李公子能開個條件,沐家絕對有那個實力滿足李公子的要求。”
  聽到裂天狂虺的話,不少人心麵為之一震,抽了一口冷氣。沐家老祖是一尊尊不朽,這是大家並不意外的事情。
  現在從裂天狂虺口中得知,沐少晨的大哥竟然是一尊真帝。
  “威脅我嗎?”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意。
  “不敢,公子誤會了。”裂天狂虺忙是說道:“隻是公子多一個朋友又有何妨呢?大公子絕世無雙,未來必定是登臨始祖,相信對於公子而言……”?“那也隻是未來而已。”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打斷了裂天狂虺的話,淡淡地笑著說道:“不要說是未來要成為始祖,就算是現在是始祖了,那又如何。萬古以來,三仙界出的始祖還少嗎?多他一個不多,我又會把他放在眼中嗎?”?這話一說出來,所有人抽了一口冷氣,但此時沒有任何人覺得李七夜這話囂張,也沒有任何人覺得李七夜這話狂妄。當這樣的話從李七夜口中說出來的時候,那已經是非常的正常了,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現在李七夜也有這個資格說這樣的話,現在他也一樣有這個資格去挑戰一尊始祖。
  所以,對於第一凶人而言,一尊真帝,那已經是無所謂的地步,隻有真正的始祖,那才是有資格與他一決高低了。
  李七夜這話頓時讓裂天狂虺為之窒息,一下子說不出話來,這話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也唯有始祖這樣的存在才真正有資格與李七夜平等對話了,至於什麼無雙真帝,那都隻不過是浮雲而已,餘者根本就已經沒有和他討價還價的地步了。
  他裂天狂虺,雖然不是最巔峰的不朽,但,以他的實力而言,不論是放在萬統界,還是帝統界,那都依然是一個人物,是一個強者。
  然而,現在在李七夜的眼中,他這樣的一尊不朽,那跟蟻螻沒有什麼區別,他所說的話根本就已經沒有任何份量可言了。
  在這那之間,裂天狂虺不由為之一窒息,心麵一下子知道了絕望,他明白,自己的死期到了。
  “我也可以不為難你。”李七夜看了窒息的裂天狂虺一眼,笑了笑,說道:“對於我來說,你的命可有可無,如果你現在離開,我可以饒你一命。”
  這樣的話讓裂天狂虺都不由看了沐少晨一眼。
  這把沐少晨給嚇壞了,他立即拉住了裂天狂虺的衣服,大叫一聲,說道:“王老,你可不能丟下我不管,你可是答應我父親要照顧好我的。”
  在這個時候,曾經是威風八方的沐少晨也像是一個被嚇破膽的小孩一樣,裂天狂虺已經成了他唯一的依靠了。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都看著裂天狂虺,都想知道裂天狂虺會作出怎麼樣的選擇。
  如果說,現在裂天狂虺離開,隻怕都沒有人會嘲笑他,畢竟第一凶人術強大了,連武祖心魔都不是對手,向第一凶人認慫服軟,這也不算是什麼丟人的事情,換作誰上去都一樣認慫服軟。
  “公子的厚意,我謝過了。”裂天狂虺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徐徐地說道:“受人托,忠於事,既然我答應人家,就有責任去保護少主的安全。李公子想取少主的性命,也唯有從我的屍體上走過去了。”
  裂天狂虺終究是一尊不朽,終究是一個大人物,不管他是好人還是壞人,但他這樣的一個人言出必行,他答應別人的事情,他一定會做到。
  這就是一個強者的魄力。
  

Snap Time:2018-11-15 07:49:52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