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2444章 裂天狂虺

  所有人看著這樣的一幕,都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更讓人不敢相信的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作為萬統界第一強者的龍象武神竟然沒有出手救自己的徒弟,這讓人看來是十分不可思議的事情。雜誌蟲
  追風神嫗可是龍象武神的徒弟呀,而且現在還在武庭之中,這可以說是在龍象武神的眼皮底下了,可以說是近在咫尺了。
  但是,龍象武神卻沒有出手救自己徒弟一命,這實在是讓人覺得太不可思議了,就這樣追風神嫗被李七夜斬殺了。
  “還有人要來嗎?”李七夜站在那,淡淡地笑著說道。
  “道友,若你來作客,我們朱襄武庭歡迎,但,若是尋事,還是請離開吧。”此時龍象武神的聲音響起,徐徐說道:“我徒弟頑劣,今日之事,也是她不知進退,該有一劫。”
  聽到龍象武神這樣的話,所有人都麵麵相覷,追風神嫗被殺,作為師尊的龍象武神竟然不追究李七夜的責任,這實在是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在大家的想象中,李七夜在龍象武神的眼皮底下殺了追風神嫗,作為師父的龍象武神應該暴怒如雷一般才對,一定會怒火衝天,為自己死去的徒弟報仇。
  但是,龍象武神卻沒有暴怒如雷,也沒有怒火衝天,反而是平淡中的一句話揭過此事,並沒有追究這件事情。
  “我離開也不難。”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一,放了武冰疑,讓她跟我走;二,交出沐少晨。我就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轉身就走。”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天下人都苦笑了一下,砸人城門,屠人禁軍,甚至斬殺了人家的徒弟,還理直氣壯地說,隻要滿足他條件就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轉身離開。
  這樣理直氣壯而又霸道的話,也唯有第一凶人說得出來了,也唯有第一凶人才能把霸道的事情做得如此理直氣壯了。
  “論霸道,也唯有第一凶人耳。”有道統老祖都不由如此驚歎一聲,舉世之間還有誰敢如此的與龍象武神說話。
  “此乃是我們朱襄武庭的家務事,還望道友莫過多關涉。”龍象武神徐徐地說道。
  “現在就不是了。”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暫且不說武丫頭投靠了我,就憑姓沐的與我為敵,那就玩完了。我今天就是要取他的狗命,誰擋我的道,殺無赦!”
  這樣的話一出,天下人除了苦笑還是苦笑,在整個萬統界,敢跟龍象武神這樣說話的,也就唯有第一凶人而已。
  李七夜這樣的話,龍象武神沒有大怒,一下子沉默了。
  “哈,哈,哈,姓李的,我就在武庭之中,今天本少爺就是要娶武冰凝,你奈得我何。”就在這個時候,沐少晨狂笑一聲,他赤裸裸的挑釁毫無保留。
  “啵——”的一聲響起,在沐少晨話還沒有落下的瞬間,虛空破碎,整個武庭的空間都一下子受到了強大無匹的衝擊,這就好像整個朱襄武庭的空間都一下子被擊得粉碎,所有的坐標都在這那之間崩滅。
  就在這那之間,聽到“轟”的一聲巨響,隻見武庭之內的一座古殿一下子崩碎,李七夜瞬間站在了這座武庭之中。
  這座古殿本來是居雲端,此時沐少晨端坐於一張皇椅之上,他身邊站著一個老人,這個老人戴著大帽,遮著臉龐。
  當李七夜擊碎空間,崩碎古殿,一下子出現在沐少晨的麵前之時,這一下子把沐少晨嚇得一大跳,嚇得他從寶座中跳了起來。
  “李七夜——”看到李七夜近在咫尺,這讓沐少晨頓時臉色大變,連後退了好幾步。
  就在這那之間,一切都凝固了一樣,似乎一切在李七夜麵前都算不了什麼,都隻不過是風輕雲淡而已。
  沐少晨也被嚇得不輕,他躲在朱襄武庭之內,在這片天地之中,可以說是一步一天地,處處都是屏障,外人想進來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李七夜瞬間穿透了整個空間,瞬間崩碎了這片天地的防禦,瞬間出現在了他的麵前,這一步是讓沐少晨想象不到的,這太強大了。
  “知道嗎?上次沒殺你,隻是不急著殺你而已?”李七夜看著沐少晨,淡淡地笑著說道:“知道我為什麼不急著殺你嗎?隻是因為我想讓你死在沐家而已。現在我剛好有這個時間,也正好有這個閑情,那就慢慢地把你焚滅。我相信,當沐家的人看著你慘死的樣子,一定會很有意思的。”
  “姓李的,你休得狂。”沐少晨深深地呼吸一口氣,冷厲地說道:“想殺本少爺,你做夢吧,你今天能活著離開朱襄武庭,那都已經是老天開眼了。”
  “區區朱襄武庭而來,我不也是來去自由。”李七夜無所謂的態度,風輕雲淡,說道:“如果我想殺一個人,誰都擋不住,你們家的始祖沐雲也一樣不行,他敢擋我的道,也一樣殺無赦。”
  “你——”沐少晨頓時被李七夜這樣的話氣得哆嗦,不由怒視李七夜。
  “我覺得,你應該打開道門了,不然,那種痛苦,是不好受的。”此時此刻,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當李七夜露出濃濃的笑容之時,對他了解的人一定會打了一個冷顫,一定會毛骨悚然,有時候李七夜發怒還不是最可怕的,當他怒怒一笑,那就是最可怕的,當他濃濃一笑的時候,那就意味著有人是死定了,誰都救不了。
  “尊駕,請止步。”就在李七夜上前一步的時候,站在沐少晨身邊的那個老人跨前一步,擋住了李七夜的去路。
  這個老人一直是大帽蓋頭,遮住自己的臉龐,但他說話冷如水,宛如把整個人浸泡在冷水中一樣,讓人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雖然這個人沒有驚天的聲勢,沒有鎮壓人的神威,但當他一開腔的時候,讓人心麵誕生一種畏懼,這就好像是羔羊遇到餓虎的時候所誕生的那種恐懼。
  “你就是沐少晨身邊的那位不朽吧。”李七夜看了一眼這位擋住去路的老人,也無所謂,十分隨意。
  “正是,老夫王世華。”這個老人依然大帽蓋頭,徐徐地說道:“在帝統界隻是一個不怎麼起眼的不朽而已。”
  “的確不怎麼起眼。”李七夜隨意地說道:“長存之下,皆是蟻螻。這就是我對於你們不朽的定義。又不是什麼長存不朽,的確是不足為道。”
  李七夜這話一出,頓時讓這位大帽蓋頭的王世華抬起頭來,雙目一厲,他的一雙眼睛就好像是黑暗中的毒蛇之眼,冷厲陰寒,單是一個眼神就讓人不寒而栗。
  “這話,霸道得無法形容了。”就算是道統老祖也不由苦笑了一下,喃喃地說道:“換句話來說,也隻有長存不朽才能入第一凶人的法眼,這可是比肩於始祖的不朽呀。難道說,也隻有始祖這種級別的存在,才有資格入第一凶人的法眼。”
  “我,我知道他是誰了。”在這個時候,有一位道統的老祖抽了一口冷氣,吃驚地說道:“我,我知道這個王世華是誰了。”
  “他,他是誰?”有人立即問道:“是何方神聖?”?“他就是裂天狂虺!當年他在萬統界的威名極盛,傳言說,當年他曾重傷了一位年輕真帝,在那個時候他的威名之盛不亞於今天的龍象武神,隻是後來他登上了帝統界,從此消失無聲訊,沒有想到他竟然成了沐家的賓客。”這個老祖喃喃地說道。
  被人道破了來曆,這位王世華雙目一凝,但也沒有什麼表態,依然是大帽蓋臉,似乎不願意以真麵目見人一樣。
  不過這位老祖說的沒錯,眼前這位王世華就是當年在萬統界威名赫赫的裂天狂虺,他當年威名之盛,也的確正是因為他曾在萬統界重傷了一位年輕的真帝。
  隻不過,後麵的故事是萬統界的人所不知道的。當年王世華登上了帝統界之後,那位曾經被他重傷的年輕真帝也登上了帝統界。
  隻不過日不比往日,這位年輕的真帝比當年更加強大了,在帝統界這位真帝找王世華報仇,大敗王世華,殺得王世華走投無路。
  在被這位真帝追殺得走投無路的時候,沐家出手為王世華解圍,把他攬入了沐家之中,正好救了他一命。
  從此之後,王世華正式投奔入沐家,成為了沐家的一名賓客。
  這一次沐少晨因為某種原因被貶下了萬統界,作為萬統界出身的王世華比沐家的其他人更熟悉萬統界,更何況他這樣強大的不朽在萬統界也罕有敵手。
  也正是因為如此,王世華成為了下萬統界保護沐少晨的不二人選。
  對於不朽來說,當然不願意回歸萬統界了,畢竟回歸萬統界,對壽命影響很大,但沐家對他有恩,王世華不得不回到萬統界,隨於沐少晨身邊,以保護沐少晨。
  也正是因為有著這樣的一尊不朽在身邊保護,這也讓沐少晨囂張不少。
  

Snap Time:2018-11-18 16:26:19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