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2432章 炎劍

  看著冰封成冰塊的世界,所有人心麵寒氣直寒,如此這樣的一束光芒射到了自己的道統之中,隻怕自己的道統也有可能會被冰封成這樣的一個巨大冰塊,如此一來隻怕整個道統都會被毀滅。±雜誌蟲±
  “這,這,這僅僅隻是半重器而已,如果是真正的重器,那是多麼的恐怖呀,真正的重器一擊,那豈不是真正的滅世,能把整個萬統界毀滅?”有人不由喃喃地說道。
  聽到這樣的話,就算是道統老祖也不由打了一個冷顫,難怪始祖不會把重器留下來,這樣的重器威力實在是太恐怖了!
  “完了嗎?”看到這樣的一幕,連道統老祖也打了一個冷顫,看著冰封中的李七夜,不由喃喃地說道:“這隻怕是死定了。”
  “如此恐怖的冰封力量,隻怕再強大的肉身都承受不住,必死無疑呀,不要說是真神,就是不朽在這樣的冰封之下,也隻怕是必死無疑。”有一位老祖看著被冰封的李七夜,也是認為李七夜死定了。
  “終於死了。”看到李七夜被冰封住,不知道有多少人紛紛鬆了一口氣,一下子雀躍起來。
  畢竟支持力挺沐少晨的道統不在於少數,他們都是看好沐少晨,他們甚至把未來押在了沐少晨的身上了,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會敢跟著沐少晨去撼動陽明教的領袖地位。
  如果沐少晨敗在李七夜手中,對於這些站在沐少晨這個陣營中的道統來說,他們未來是可以想象了,隻怕是一片灰暗。
  現在沐少晨冰封了李七夜,戰勝了李七夜,這就一下子讓他們所有人鬆了一口氣,沐少晨有這樣恐怖的實力,未來絕對是能領袖整個萬統界,他們站在沐少晨這一邊,那是絕對不會錯了。
  “哼,李七夜再強大又如何,但依然比不上沐少主。”有道統的神子冷笑一聲,不屑地說道:“要知道,沐少主乃是沐家的傳人,擁有寶物無數,不要說是斬殺區區一個李七夜,就算是滅一個道統,那也是舉手之勞而已。’
  “就是,姓李的不自量力,竟然敢與少主為敵,那是自尋死路。”其他道統的聖子都不由紛紛附和。
  有道統的老祖也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看著被冰封的李七夜,有些遺憾地說道:“與沐家相比起來,底蘊終究是差一點,如果不死在此地,未來注定是驚才絕豔,舉世無雙呀。”
  “哼,跟我始祖的力量相比,簡直就是不值得一提。”沐少晨看著被冰封的李七夜,不屑地說道。
  此時沐少晨抬起頭來,看著遠處的武冰凝一眼,大笑,說道:“你沒有找對人,就憑區區一個姓李的,也夠資格與我為敵?你們還是乖乖地從了本少主吧,乖乖做我沐家的媳婦吧,有著讓你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
  “自鳴得意。”武冰凝冷漠地看了沐少晨一眼,冷淡地說道:“你永遠不知道自己與多麼可怕的存在為敵,等你真正明白了,你已經離死不遠了。”
  “大言不慚,姓李的已無回天之力。”沐少晨狂笑,傲然,冷冷地說道:“本少主不怕你現在不從,本少主有的是方法,遲早會讓你心服口服,讓你乖乖地從了本少主。”
  “看,那是什麼”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大叫一聲,望巨大的冰塊望去。
  在這個時候,大家看到李七夜胸膛閃動著一縷的光芒,這一縷的光芒就好像是火焰一樣跳動著。
  “滋”的一聲,就在這之間,李七夜動了,他怕冰封的力量恐怖無邊,冰封了一切,但在這那之間,他卻一點都不受影響,動作沒有絲毫的僵硬,每一個舉止都流暢無比。
  而且冰封在這個時候竟然在他身上不起任何作用,他一步一步地走了上來,好像是踏空而上一樣,並不像是從冰塊之中走出來一樣。
  不可思議的是,在眨眼之間,李七夜已經從冰塊之中走了出來,站在冰封之上,此時他依然從容不迫,身上沒沾有半點的水滴,也沒有一點點的冰屑,似乎剛才被冰封的不是他一樣。
  “你”看到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為之駭然,最為之駭然的當數是沐少晨了,他不相信自己的半重器竟然對李七夜沒造成絲毫的傷害。
  “半重器而已。”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淡淡地一笑,說道:“這也終究隻是半重器,與真正的重器差得太遠了。”
  此時李七夜是那麼的風輕雲淡,淡淡地笑著說道:“我可執極陰,也可以掌至陽,這等冰封力量,對於我而言,那隻不過是陽春融雪而已,暖暖中帶點冷意。水見寒則冰,我本是試一試這半重器的冰封力量有多大,可惜,讓我失望了。”
  “以身試半重器!”聽到這樣的話,所有人都徹底的傻眼了,在這一刻大家才真正明白,李七夜隻不過是試試這件半重器的冰封力量有多強大而已。
  畢竟,有一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遇到這樣的寒冰力量,應該以至陽或至剛的力量去對抗,而不是轟出水劍,水乃是可至陰可至柔,這樣的力量對轟向寒冰的力量,豈不是火上添油,自尋死路。
  李七夜竟然犯了普通人都不會犯的錯,他並不是犯錯,隻是以身試半重器而已。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瞠目結舌,那怕再強大的老祖都徹底傻了眼,喃喃地說道:“這,這,這太瘋狂了,世間還有誰比他更瘋狂,以身試半重器,這,這簡直就是活得不耐煩了。”
  “半重器,蠻無聊的。”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以後有機會,一定會領教一下你們沐家始祖的重器,這才有點看頭。現在,該結束了。”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人抽了一口駭然,這是真正的要去挑戰始祖呀,年輕一輩,誰人敢挑戰始祖呀,不要說是年輕一輩,舉世之間,敢挑戰始祖的人隻怕是寥寥無舉。
  “鐺”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手中已經握著一把劍了,一把赤劍,不對,仔細一看,這不是一把赤劍,而是一把火劍,或者更準確地說是離火之劍。
  這把劍通體赤紅,它就像是一把神鐵劍被烈火焚燒成通紅一樣,但這樣一把赤紅的火劍卻不冒著火焰,它所有的高溫、所有的烈火都凝集在這把劍體之中。
  這樣的一把劍是蘊有世間最可怕最極限的高溫,就算是天空上的太陽跟與相比,隻怕太陽都隻不過是冰冷如鐵而已。
  更為恐怖的不是這把劍的高溫,而是李七夜對於這把劍的烈火收發由心,再高的溫度,再強的烈火,都全部凝集在這把劍身之上,沒有絲毫的火焰、力量外泄,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看到這樣的一劍,所有人都打了一個冷顫,不管是什麼東西,寶物也好,真神也罷,甚至是天地,一旦觸到這把劍,都會被一下子焚燒掉,甚至連灰都不留下,直接會被蒸發。
  “滋”的一聲響起,就算是空間一下子觸到這把劍,都一下子被融化掉,整個空間一下子都扭曲,似乎變得黏稠一樣。
  炎劍,李七夜手中的這把劍就是《止劍》中的一劍,此劍最至剛最至陽,它擁有世間最高最熾熱的溫度,它可以瞬間焚燒掉一切,所有觸及的人都會那之間蒸發掉。
  “殺”見到李七夜手中的炎劍,沐少晨心麵頓生懼意,“嗡”的一聲響起,手中的寶珠瞬間噴湧出了一束晶瑩璀璨的光芒。
  “來得好。”李七夜麵對這冰封無匹的力量,風輕雲淡,笑了一下手中的炎劍隨手一揮,“嗡”的一聲響起,炎劍便直劈了出去
  “滋”的一聲響起,在這那之間,極寒和極熾一下子碰撞整個空間被蒸發掉,天地一下子茫茫一片。
  “滋”的一聲響起,極寒敵不住極熾,可怕無匹的高溫向沐少晨和雲渡鷹神卷去。
  “轟”的一聲巨響,就在這那之間,沐少晨所借的大勢宛如一堵巨牆一樣衝天而起,一下子擋住在了他們的麵前。
  就在沐少晨如同金蟬脫殼一般轟出了大勢之時,他整個人如同閃電一樣逃遁而去,他瞬間穿越了空間,一下子消失在天邊。
  看來沐少晨早就給自己留了退路,早就在外麵鎖定有坐標,見情況不妙,瞬間逃遁而去。
  雲渡鷹神愕了一下,他也沒有想到沐少晨一聲不吭就逃走了。
  “滋”的一聲響起,就在雲渡鷹神一愕瞬間,大勢也擋不住極熾,瞬間被蒸發掉。
  “破”雲渡鷹神大驚,橫掃一推,瞬間轟出了自己一生中最強的一招守式,這是他一生中最強大的防禦,在這那之間他想逃都來不及了。
  “啊”淒厲的慘叫起回蕩於天地之間,那怕雲渡鷹神最強大的守式也依然未能擋住如此極熾,瞬間被焚化,整個人連灰都沒有留下,直接被蒸發了。
  極熾瞬間洞穿了虛空,似乎遙遙一點,向逃遁而去的沐少晨一擊。
  

Snap Time:2018-11-13 08:24:25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