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391章 巨脈

  夔牛幣獸馱著李七夜他們前行,慢慢地走入了這條山脈,走入了這條山脈沒有多久,它便停了下來。雜誌蟲
  夔牛幣獸停了下來之後,隻見這乃是山澗,眼前有一個幹涸的石池,這石池不像是人工築成,乃是有許多亂石間於其中,似乎是渾然天成,隻不過來這喝水的幣獸多了,日長月久,便有了這樣的一個石池。
  隻是此時眼前這個石池已經幹涸,沒有任何東西,夔牛幣獸停留在這之後,也一動不動地站著,似乎是靜靜地等待一樣。
  如果站在高空處一看,仔細看一下夔牛幣獸所停留的位置,你會現,如果說這一條山脈是一頭趴在大地上的巨獸,那麼此時夔牛幣獸所站的位置就是巨獸下頜之前,似乎在以前這樣的一頭巨獸了曾在這低飲水一樣。
  “這是幹什麼?”見到夔牛幣獸一動不動地站在這,武冰凝不由問道。
  “等。”李七夜坐在夔牛幣獸肩膀上,閉目養神,似乎一點都不著急一樣。
  武冰凝和淩夕墨也隻有跟著靜靜地等待著,她們都不知道李七夜來幣獸真正為的是什麼東西。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聽到嘩啦一聲響起,隻見石池突然冒出了泉水了,從地下噴湧出來的泉水逞乳白色,而且這樣的泉水從地下冒出來的時候,一股香味撲鼻而來,似乎這是奶香味。
  在這個時候,這片天地的許多地方都冒出了如此的獸泉,如果有人會對比一下眼前的獸泉與其他地方的獸泉的話,那一定會現,眼前的獸泉似乎更加的乳白,而且也更加的濃稠,濃稠得如同獸乳一般。
  而且細細聞一聞的話,就會現眼前的獸泉所散出來的奶香更加的醇正,甚至是在這奶香之中有著一股說不出來的清洌氣味。
  比起其他的獸泉來,似乎眼前這的獸泉才是所有獸泉的源地一樣,而其他地方的獸泉,似乎是經過了稀釋一樣,完全無法與眼前的獸泉相比。
  當獸泉出現之後,夔牛幣獸低頭飲了起來,十分的豪飲,因為沒有其他的幣獸與它相爭,夔牛獸幣獨占了整個獸泉。
  “獸泉”看到噴湧而出的泉水,武冰凝不由吃驚,她也聽過這個傳說,隻是沒有想到自己能親眼見到。
  “這獸泉有什麼用處?”淩夕墨都不由好奇。
  “可以益壽延年。”李七夜淡淡地說道:“而對於幣獸來說,效果就更大了,它甚至可以返老還童。”
  “益壽延年!”聽到這話,淩夕墨都不由心麵一震,看著眼前汩汩冒個不停的獸泉,她也不由怦然心動。
  當然了,以淩夕墨現在這樣的年紀也不需要獸泉來益壽延年,但是他們淩家的老人要呀,以他們淩家老人的實力,也沒有資本來這樣的地方。
  雖然淩夕墨是怦然心動,但看著夔牛幣獸低頭狂飲,她也不敢造次,她這樣弱小的道行,若敢與夔牛幣獸爭獸泉,隻怕它輕輕吹一口氣,就可以讓她灰飛煙滅。
  “去吧,帶點回去也好。”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不然也枉來一趟幣獸城了,而且,這的獸泉比其他的獸泉不知道珍貴多少,如果你不乘坐這樣級別的幣獸前來,隻怕你也沒有機會得到這種獸泉。”
  見李七夜都開口了,淩夕墨心麵一喜,忙是下來,去盛裝獸泉。
  “我也帶點回去。”武冰凝也跳了下來,取出寶瓶,盛裝獸泉,雖然她也一樣不需要獸泉,但也可以用來孝敬一下長輩,或者留於以後他用。
  也不知道是因為李七夜開口了,又或者是因為在這沒有其他的幣獸與它爭獸泉,夔牛幣獸在牛飲的時候,也隻是瞥了淩夕墨她們一眼而已,繼續狂飲著獸泉,也懶得去理會她們兩個。
  隨後,李七夜也隻是隨手盛裝了一瓶獸泉,看了一下天空,淡淡地說道:“該繼續起程的時候了。”
  果然,在李七夜話一落下之後,聽到咕嚕咕嚕的聲音響起,在剛才還滿滿一水池的獸泉竟然一下子漏入了地下,眨眼之間,石池又變得一滴獸泉都不留下。
  在與此同時,這片天地間的所有獸泉都一下子幹涸,所有的獸泉都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消失,不論是不是所有的幣獸有沒有喝到獸泉,似乎時間一到,所有的獸泉都同一時間消失。
  “我靠,我還沒有裝到獸泉呢!”見到獸泉一下子消失幹涸了,有修士忍不住破口大罵。
  “來遲了”有修士剛趕到,獸泉就消失了,不由悔恨地大吼一聲。
  不止是修士悔恨,甚至有不少幣獸見到獸泉消失了,也不由昂大吼,顯得憤怒,不知道有多少幣獸還來不及喝上獸泉呢,就眼睜睜地看著獸泉消失了,一時之間,這片大地響起了一聲聲的獸吼,獸吼聲撼動天地,嚇得很多人都不由毛心毛。
  當獸泉消失之後,夔牛幣獸反應十分平靜,似乎它已經是司空見慣一般,一點都不奇怪。
  “我們走吧。”看到獸泉消失之後,李七夜吩咐說道。
  武冰凝和淩夕墨她們回過神來,都紛紛跳上了夔牛幣獸的肩膀,準備繼續上路。
  在這個時候,夔牛幣獸又繼續前行,往這條山脈更深處而去。似乎它並不是第一次來這一條山脈,對於路徑十分的熟悉,甚至說得上是輕車熟駕了。
  這條山脈綿延十萬,廣袤無比,在這樣一條龐大無比的山脈之中,奇峰峻嶺處處皆是,勝景也是美不勝收,有瀑布從天而降,有雪峰如玉龍盤繞,也有湖泊如碧玉明珠……
  在這宛如自成一片天地一樣,讓任何人進來都會為之驚歎。
  當然,在這樣的一條山脈之中,有一些寶物是無法想象的,當夔牛幣獸經過一座山峰的時候,隻見這座山峰的石壁之上,有一個巢穴。
  隻見巢穴,乃是以神禽的羽毛築成,羽毛流淌著金光,十分的柔軟,似乎這是世間最柔軟的羽毛一般。
  在這樣羽毛所築成的巢穴之中,靜靜地躺著一顆獸蛋,這顆獸蛋並不大,也僅僅隻有海碗太小而已,比起其他地方動不動就麵盆大小的獸蛋來,眼前這顆獸蛋顯得袖珍多了。
  這樣的一顆獸蛋宛如碧玉一般,散出了柔和的碧光,如此一顆美麗的獸蛋,一看去宛如是一件藝術品,讓人難於想象是一顆蛋。
  就是這樣的一顆獸蛋,竟然時不時冒出了真火,這種真火很恐怖,莫說是一般修士強者,隻怕普通的真神隻要手一觸及,都會被燒成飛灰。
  “獸蛋呀。”看到這顆獸蛋,武冰凝也不由動容地說道。
  “好蛋。”李七夜看了看這樣的一顆幣獸,淡淡地一笑,說道:“雖然孵不出一隻朱雀來,但,它的血統也接近朱雀了,說不定未來有機會成為像這頭幣獸一樣的存在。”說著輕輕地拍了一下夔牛幣獸的頭顱。
  “如此強大的獸蛋!”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武冰凝和淩夕墨都不由為之動容。
  就算她們沒有見過眼前這頭幣獸出手了,但當它一出場之時,讓所有的幣獸為之膜拜,就知道它本身是有多麼的恐怖強大了。
  “是的。”李七夜點了點頭,但並不所動,由幣獸馱著離開。
  “為什麼不要呢?”見李七夜不為所動,武冰凝都不由好奇,要知道,如果讓人知道這樣的一顆獸幣,那絕對不知道讓多少人為之瘋狂。
  “隻是血統接近朱雀而已,又不是真正的朱雀。”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如果說真正的朱雀,那還讓人有些感興趣,但隻是血統上接近,那就差得太遠了,這不是它本身強大與否的問題。神獸,有著它本身的價值,它本身的價值遠遠高於它本身的力量,那才是真正無價的東西。”
  “有心思培養一頭強大的幣獸,那還不如培養一尊始祖。”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就如這頭幣獸,真正對決始祖的時候,那就占不了便宜了,特別是那種仙統始祖,根本就無法與之抗衡的。”說著拍了一下夔牛幣獸的頭顱。
  夔牛幣獸似乎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不滿,不由低聲吼了一下,但也沒有怒,似乎它已經開智,不是一般幣獸所能相比,它已經擁有了真正的智慧了。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武冰凝都不由呆了一下,對於多少人來說,若是能孵化出一頭強大的幣獸,那就已經讓人羨慕無比了,就像當年的道解真帝,他就是孵化出了一頭狴犴,而這頭狴犴現在就是伏牛道統的守護神獸。
  淩夕墨也不由看了這顆獸蛋一眼,這樣的一顆獸蛋她想都不敢去想了,先不說她沒有那個實力去取下這顆獸蛋,就算被她得到了,她也沒有那樣的條件去孵化和培養這樣的一頭神獸。
  畢竟,神獸這樣的存在,不是誰都有資格擁有的,隻有真正強大到一定程度的人,才有實力去孵化和培養一頭神獸。
  s:昨晚九點多才到酒店,折騰到十二點多才睡,今天六點又起來碼字,累。
  

Snap Time:2018-11-19 21:39:05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