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2385章 零花錢

  始祖真幣,一下子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傻了眼了,不要說是一般的小修士了,就算是多少大教的老祖,窮其一生,都沒有見過始祖真幣。ぁ雜誌蟲ぁ
  甚至就算是一些道統的老祖了,那怕他們見過始祖真幣,說不定也隻不過是匆匆一瞥而已,並沒有資格擁有始祖真幣。
  雖然說淩夕墨手中的始祖真幣那也就十幾個而已,但這就已經足矣,那怕是十幾枚的始祖真幣,也比你一大堆的真帝真幣要強,除非你能拿得出最頂級的真帝真幣了,否則,隨隨便便的幾枚始祖真幣,也能把一大堆的真帝級別真幣比下去。
  此時淩夕墨手中握著始祖真幣,她手掌都哆嗦,她這一輩子也第一次見到始祖真幣,也是第一次拿始祖真幣,而且此時此刻,始祖真幣就在她手中。
  此時此刻,淩夕墨十分清晰感受到始祖真幣在自己手掌中所彌漫著的力量,似乎一枚真幣就像是一個世界一樣,擁有著舉世無匹的力量,那怕僅僅是一枚真幣,都可以壓塌諸天,鎮壓真神,強大得無與倫比。
  如果這樣的真幣不是經過了始祖的祭煉,讓真氣內斂封存的話,以淩夕墨這麼弱的道行還真的拿不起這樣一枚始祖真幣。
  淩夕墨震撼得無與倫比,小心翼翼地把一枚一枚的始祖真幣擺放在了前麵的岩石上,而且一枚一枚地整齊無比排放著,那怕有一絲的怠慢,都似乎是對始祖真幣的不敬。
  淩夕墨一枚枚地排放著始祖真幣,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的虔誠,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的小心翼翼,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的恭敬,好像怕一不小心會把手中的始祖真幣打碎一樣。
  淩夕墨始此小心恭敬的動作,沒有任何人嘲笑她,不要說是淩夕墨這種小修士,就算是大教長老,真的讓他們擁有始祖真幣,那也一樣會小心翼翼,說不定會含在嘴怕化,捧在手心怕碎,畢竟,幾枚的始祖真幣,就可以讓一個人一生受益,可以讓你一生富貴。
  試想一下,如此珍貴無雙的真幣,誰不會小心翼翼呢?誰不會慎謹無比呢。
  當淩夕墨從小小的乾坤袋中掏出十幾枚的始祖真幣的時候,有心理準備的武冰凝也被嚇了一大跳,她以為李七作會砸出大量的真帝級別真幣,甚至是十二宮真帝級別的真幣,沒有想到,出手就是始祖真幣,這樣的手筆用闊綽已經無法形容它了,隻能說是奢侈了。
  看著淩夕墨一枚枚地把始祖真幣排放在那,不知道多少目光聚集在始祖真幣之上,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著晶光閃爍的始祖真幣,不知道多少人為之怦然心動呢。看著這樣晶光閃爍的真幣,就好像是每一枚真幣之中都孕養有億萬星辰,每一枚真幣都是一個世界,擁有著無窮的力量。
  “始祖真幣。”就是有道統的老祖都不由咽了一口口水,喃喃地說道。
  雖然說,萬統界有道統成千上萬,但,真正擁有著始祖真幣的道統不見得有多少,就算一些道統是擁有著始祖真幣了,那都會當作是壓寶庫的資產,不要說一般弟子,就算一般老祖都沒有權力去動用它了。
  畢竟萬世以來,許多的道統已經是傳承了千百萬年,甚至是億萬年之久,就算他們的始祖曾經留下有真幣給後人,但在如此漫長的歲月中,隻怕這些始祖真幣早就花完了。
  更何況,有很多道統隨著時代變遷,早就更換了一個又一個王朝,掌握權柄,早就換了一批又一批人了,很多掌執道統的王朝早就不是當年的始祖後人了,這些王朝傳承,擁有始祖真幣的機會就更少了。
  就像蟠龍道統,就像劍塚一樣,他們早就不是始祖傳承的後人,他們雖然曾經出過真幣,他們也擁有真帝級別的真幣拿出來交易,但,讓他們拿出始祖真幣,那就真的是很困難了。那怕他們道統真的是庫存有始祖真幣,他們也沒有資格動用,最多也就看上一眼,解解眼饞而已。
  看著淩夕墨一枚枚地擺出始祖真幣,蟠龍公子和劍尊兩個人臉色一下子變黑了,在剛才他們都有幾分的炫耀,炫富一下他們的真帝級別真幣,甚至是對李七夜有所挑釁。
  現在淩夕墨一枚枚擺出始祖真幣,事實上淩夕墨並沒有炫耀之心,隻是出於虔誠和恭敬而已。
  但,就是這樣淩夕墨一枚又一枚地始祖真幣擺放好,而且還小心翼翼,每一枚都要對得整整齊齊,每一枚的始祖真幣擺放好,都需要一點時間。
  這樣的動作在蟠龍公子和劍尊眼中就一下子變成了炫耀了,就變成了在狠狠地抽他們耳光了。在剛才他們都還向李七夜示威,一副挑釁的模樣。
  現在倒好了,李七夜隨手就扔出了始祖真幣,一下子碾壓了他們的真帝真幣了,所以,當淩夕墨每擺好一枚始祖真幣的時候,就好像是一個耳光抽在了他們的臉上,一下子是“啪啪啪”十幾個耳光狠狠地抽在了他們的臉上。
  所以,淩夕墨擺弄得始祖真幣時間越久,這讓蟠龍公子和劍尊臉色就越難看,特別是當這十幾枚的始祖真幣擺子之後,那就顯得特別的刺眼了,蟠龍公子和劍尊兩個人都黑著臉,別過臉去,不再去看這十幾枚的始祖真幣,他們也不好意思再去看。
  看到淩夕墨這樣擺弄著始祖真幣,武冰凝都不由抿嘴輕笑了,淩夕墨本是無意,她的確不是炫耀,也不是嘲笑蟠龍公子他們,但她的無心之舉,在蟠龍公子他們眼中就顯得那麼的刺眼了,讓他們那麼的不舒服了。
  至於剛才那些嘲笑李七夜的修士此時已經低下了頭,一句話都不敢吭了,隨便就扔出了始祖真幣,那已經是狠狠抽了他們耳光了。
  “零花錢。”就是一些道統始祖也都不由苦澀地笑了一下,說道:“多少人一輩子都賺不了這個零花錢,不,一輩子都賺不了一枚這樣的零花錢。”
  大家都被李七夜這樣的霸氣所鎮壓得不敢喘氣了,他的霸道已經無法用筆墨來形容了。
  多少修士強者一輩子都無法擁有一枚的始祖真幣,現在到了李七夜手中,隨便扔出十幾枚的始祖真幣,那還是零花錢。
  如果有誰還敢在李七夜麵前炫富,那是活生生地被打臉。
  最後,大家都無話可說了,李七夜隨手扔出了始祖真幣,那注定就一下子結束了這一場鬥富之舉,誰還敢跟李七夜比富?
  “轟”的一聲響起,就在這個時候,在遙遠的海洋之中,隻見狂風大作,駭浪滔天,搏擊於空,而且一浪高過一浪,宛如是暴風雨要來臨一樣。
  在如此巨浪搏空之下,浪滔之聲不絕於耳,似乎整個海洋都要掀起一樣。
  “要來了。”有老祖打開天眼,遠眺遙遠的海洋之時,不由喃喃地說道。
  “轟、轟、轟”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陣轟鳴之聲從遙遠的地方傳來,當傳到這邊的時候已經是很久之後了。
  最終,聽到“嘩啦”的巨浪掀起之聲響起,隻見巨浪掀起的時候,整個海洋都像毛毯一樣被掀開,海底下黑壓壓的一片,這黑壓壓的一片如狂潮一樣衝湧向了海岸。
  “轟、轟、轟”一陣急劇無比的轟鳴聲不絕於耳,隻見在短短的時間之內,黑壓壓一片的狂潮一下子席卷海卷給,甚至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席卷了天空。
  “幣獸來了。”有老祖遠眺,目光能看到千萬之外,看到黑潮席卷的時候,不由大叫一聲。
  不少人紛紛打開天眼望去,果真是如此,此時隻見無數的幣獸都紛紛登岸了,登上海岸之後,有幣獸撒腳狂跑,往幣獸城這個方向狂奔而來,也有幣獸張開了雙翅,翔飛於空,向幣獸城這邊飛馳而來。
  幣獸被在是太多了,當所有的幣獸狂奔而來的時候,就像是狂潮一樣席卷整個天地一樣,而且在海洋之下,依然還有源源不斷的幣獸爬上岸來,似乎是無窮無盡一樣。
  沒有人知道在海洋之下究竟有多少的幣獸,眨眼之間,似乎有億萬的幣獸爬上岸來,向幣獸城衝去,如此恐怖的獸潮實在是太過於駭人了。
  “轟轟轟”一陣陣轟鳴之聲不絕於耳,撼動了天地,隻聽到大地如同擂鼓一樣,山河搖晃起來。
  如此恐怖的獸潮席卷而來,撼動了天地,聽到“轟、轟、轟”的聲音響起的時候,恐怖無比的獸潮席卷而來的時候那是摧枯拉朽,無物可擋,隻見前麵道路的所有參天巨樹或者森林一下子被踐踏得光禿禿的,本是蔥蔥綠綠的一片,一下子被踏出了一條康莊大道來了。
  而且有巨大的幣獸衝撞而來,強硬地撞碎了一座座山峰,隻見碎石飛灑,場麵十分的壯觀,大地搖晃。
  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知道多少人抽了一口冷氣,大家才明白為什麼幣獸城門前會有一條平坦的筆直通向大海了,這不是修建的,而是被幣獸硬生生踩出來的。
  

Snap Time:2018-11-13 02:39:26  ExecTime: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