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371章 又見故人

  攀貴興突然逃遁而去,讓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大家都沒有想到攀貴興會突然逃走,畢竟他在某種程度上是代表著沐家呀,很多人以為攀貴興會硬撐到底,沒有想到現在竟然見勢不妙,逃得比誰都還要快,而且連場麵話都不說一句。雜#誌#蟲
  “砰——”的一聲響起,就在攀貴興逃遁而去的那之間,突然被人斷去了退路,那之間,宛如空間封閉一般,一股磅無匹的力量瞬間轟來。
  攀貴興頓時為之一驚,那之間後退,躲避開了這股磅無匹的力量。
  “攀老,為什麼急著走呢?”此時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就在這一刻有一個人已經擋住了攀貴興的去路了。
  擋住攀貴興去路的是一個女子,英姿颯爽,美貌傾國傾城,堪稱絕世無雙。
  “女武神——”看到這個擋住攀貴興去路的女子,不少人一下子認出了她來了。
  突然出現的人正是朱襄武庭的女武神武冰凝,在萬統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天才,也讓無數青年修士夢繞魂縈的神女。
  “賢侄女——”看到武冰凝擋住了去路,攀貴興也不由暗暗吃驚。
  “攀老既然來了,又何需急著走呢。”武冰凝秀目如寒星,她徐徐道來,聲音如金石,空穀而冷清。
  一時之間,在場的不少人都相視了一眼,甚至有不少人低聲細語,特別是大教老祖這樣的存在,他們更是為之吃驚。
  “朱庭武庭不是與沐少主走得很近嗎?”有世家的元老也不由暗暗吃驚。
  在萬統界不少大人物都知道,自從沐少主來到了萬統界之後,與沐少主走得最近的就是朱襄武庭了,甚至可以說沐少主很長一段時間之內停留在朱襄武庭。
  雖然沐家不在萬統界,但現在以沐少主與朱襄武庭的關係,朱襄武庭都快成了沐少主背後所依仗的武力了。
  甚至在萬統界曾經有消息傳出,沐家與朱襄武庭將會聯姻,對於這樣的傳言,朱襄武庭既沒有否定,也沒有肯定,但,很多人認為十之不離**了。
  然而,現在武冰凝卻擋住了攀貴興的去路,看武冰凝的態度並不像是幫助攀貴興逃走,反而更像是截擋攀貴興。
  “不是傳言說朱襄武庭與沐家聯姻嗎?”有人不由低聲說道。
  如果說,朱襄武庭與沐家聯姻,大家都明白,肯定是沐少主迎娶武冰凝,在萬統界不知道多少青年男子對武冰凝夢繞魂縈,多少人都不願意這樣的事情發生,但事實讓大家都很清楚,一旦朱襄武庭與沐家聯姻,沐少主迎娶武冰凝這是鐵一樣的事實。
  但,現在武冰凝的態度卻似乎有些微妙,如果兩家真的是聯姻,按理來說,武冰凝是站在攀貴興這一邊才對。
  “靜觀其變。”連老一輩的大人物也看不明白,輕輕搖頭,說道。
  “賢侄女,你這是何意?”被武冰凝擋住了去路,攀貴興不由臉色一變,感到不妙。
  “沒有何意。”武冰凝徐徐地說道:“我隻想看看攀老威風八麵,揚沐家神威,就不知攀老能否斬李公子。”
  武冰凝這話說出來,不少人麵麵相覷,更加搞不明白武冰凝的態度了。
  攀貴興臉色一變,不由後退了一步,他知道武冰凝是不會站在自己這一邊的。
  “其實嘛,我要殺一個人,就算他真的要逃走了,也逃不到哪去。”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懶洋洋地走了過來,他似乎一點都不著急,根本就不怕攀貴興逃走一樣。
  攀貴興立即轉身,麵對李七夜,但,又不敢背對武冰凝,隻能是側著身子,形成犄角的姿態。
  “你現在是想做喪家之犬一般逃走,在背後被我一劍殺死,還是挺直胸膛正麵接我一劍呢?”李七夜手中的竹劍輕輕地揮了一下,十分隨意。
  攀貴興臉色十分難怪,他心麵已經很清楚,自己不是李七夜的對手,因為李七夜的劍太快了。
  至於李七夜實力究竟是強是弱,那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的劍實在是太快了,快到無法想象,一劍出,便是收割性命,讓人根本就看不清他的一劍,更別說是招架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這讓攀貴興心麵發寒,極致的速度,足可以破滅一切功法,任何奧妙都難於施展。
  “賢侄女,你應該助我一臂之力。”此時攀貴興如臨大敵,看著李七夜,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因為他怕李七夜突然出劍。
  “憑什麼要助你一臂之力?”武冰凝冷冷淡淡地說道:“再說,沐家是威風八麵,所向無敵,區區一個敵人,攀老又何需我出手相助呢。”
  攀貴興臉色十分難看,他向武冰凝求助,但卻被拒絕了。
  “賢侄女,莫忘了兩家的關係,我們應該同仇敵愾。”攀貴興忙是說道:“若是未來能得我等相助,賢侄女也是貴不可言……”
  “不用往自己臉上貼金。”武冰凝打斷他的話,淡淡地說道:“我不出手殺你,已經是大恩大德,你自求多福吧。”
  武冰凝的態度讓在場的不少人暗暗吃驚,很多人相覷了一眼,看來有些事情並不像大家所想象的那一般。
  “你——”沒有想到自己會被武冰凝當眾斥喝,這讓攀貴興老臉更加難看,他不由說道:“賢侄女,若是你執意孤行,這將會損害兩家的友誼,隻怕這後果是你承擋不起……”
  “老奴,信不信我現在就抽死你!”武冰凝秀目一凝,露出了殺意,冷冷地說道:“你還真以為沐家是天下第一不成?今日我親手殺了你,沐家就算再通天,救得了你嗎?”
  攀貴興臉色大變,看武冰凝秀目露出殺機,瞬間不由後退了一步,明白武冰凝這話並不是開玩笑,是真的了。
  “這等小事,何需你來出手,我來吧。”李七夜淡淡一笑,上前跨了一步,笑著對攀貴興說道:“出手吧,給你一個機會,能接下我的一劍,便饒你一命。否則,誰來了都救不了你,不要說是什麼沐家,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都救不了你。”
  攀貴興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李七夜這樣的話是**裸地蔑視他,似乎在他的眼中自己宛如是砧板上的魚肉,任由李七夜宰割一般。
  “小輩,太狂了。”攀貴興怒到了極點,厲喝道:“你真以為天下無敵嗎?”
  “差不多吧。”李七夜懶洋洋地說道:“至少一劍斬你不成問題,好了,不要多說廢話了,準備出手吧。”
  “來真的了。”看到事情發展到這樣的一幕,很多人都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知道李七夜真的是鐵了心要殺攀貴興了。
  “你此話當真?”被李七夜如此蔑視,攀貴興心麵雖然十分憤怒,但李七夜的話也讓他看到了希望。
  “比珍珠還真。”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準備接劍吧,若是你能擋得住這一劍,便可以讓你自由離開。”
  “好,這麼可是你說的。”攀貴興立下斷機,說道。
  “沒錯。”李七夜拂了一下手中的竹劍,徐徐地說道:“一劍足矣。”
  “老夫就不信連一劍都接不下。”攀貴興冷喝了一聲,不信邪,就在這那之間,“嗡”的一聲響起,他身上已經披上了一件羽衣。
  “轟——”的一聲巨響,就在這那之間,攀貴興身上的羽衣噴湧出了無窮無盡的帝芒,宛如是真帝加持一樣,真氣滔天浩瀚,宛如瞬間淹沒了天與地。
  在這那之間,攀貴興身上的光芒十分的耀眼,與此同時噴湧出了滔滔不絕的帝威,聽到了“啾”的一聲長吟,隻見攀貴興身上的羽毛浮現了一個圖案,隻見一隻青鳥騰空飛起,有淩駕九天之勢。
  “帝衣嗎?”看到攀貴興身上的羽毛散發出了真帝之威,有青鳥騰飛九天,那股磅的氣勢讓人暗暗吃驚。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攀貴興的羽毛之上,認貨之人一看便知道這是一件帝衣。
  “是真帝所織的帝衣,擁有著真帝的力量。”有一位道統的老祖識貨,徐徐地說道:“此衣乃是以青鸞之羽揉百鳥之編織而成,而且出自於真帝之手,十分的了不得,的確是一件強大的防禦帝衣。”
  “鐺”的一聲響起,在帝衣披身的時候,攀貴興已經手握著一隻巨盾了,這隻巨盾乃是以神金所鑄,吞吐著光芒,攝人心魂。
  身披帝衣,手握巨盾,這對於攀貴興來說,可是兩層的防禦了。
  他身上的帝衣可真的是出身於真帝之手,此乃曾經是沐家一位真帝所披的羽衣,後來沐家含攀貴興有功,所以賞賜帝衣一件。
  此帝衣防禦極為強大,莫說是一般的真神之兵,就算是登天真神的兵器都難於攻破。
  再加上他手中的巨盾,那就防禦更加強大了,就算他這隻巨盾比不上身上的帝衣,但也是出自於登天真神的神盾呀。
  “了不得,不愧是沐家的人。”看到攀貴興手握巨盾,身披帝衣,有人不由為之羨慕。
  攀貴興隻不過是沐家的老奴而已,都擁有這樣的寶物,太讓人羨慕了。換作是其他的道統,擁有這樣寶物的,那至少是道統的老祖。
  

Snap Time:2018-11-17 12:52:06  ExecTime:0.412